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三四 法陣魔宗  
   
一零三四 法陣魔宗

"終于有人來救我們了,真是謝天謝地,這該死的隕石."兩個鐵甲人笑著走過來.

葉空保持著警惕,可是易曼影卻毫無覺悟地迎上去,笑道:"是呀,你們也真夠倒黴的."

葉空的心里覺得這兩人不是什麼好人,可又不出什麼異樣≤覺得易曼影不該這麼魯莽,他想要傳音給易曼影讓她心些.可在這時,異變突生!

先動的竟然是易曼影!

只見她猶如閃電般射了出去,隨後,幾道凌厲的刀光閃現,那詭異的光線在幽暗中,比月光石還要明亮!

走在前邊的鐵甲人根本毫無防備,易曼影迅捷的幾刀之下,他身體外包裹的鐵甲轟然粉碎,一個元嬰修士的身影出現!

"不要!"那個元嬰修士全身暴露的蒼冥中,沒有鐵甲的保護,他的結果只有死.不過在他死之前,易曼影又是一擊,轟地一聲,元嬰修士隕落.

殺掉一個,易曼影這才冷哼一聲,"本姑娘行走江湖這麼多年,想騙我,嫩了點!"

不但另一個鐵甲人,就連葉空也愣住了.易曼影的襲擊太突然了,誰也沒想到最先飆的居然是她.

日他先人板板,比我還快呢.葉空不由得微微一笑,自己剛才真是多慮了,象易曼影這樣精明的女人,自己懷疑的,她怎麼會上當受騙?

另一個鐵甲人頓時吼道:"你們這是干什麼?你們這些蒼冥海盜!我們已經遭災了,你們是不是想要殺人搶貨?"

"你少賊喊捉賊了."易曼影一甩頭,道:"老實交代吧,老實交代本姑娘還可以留你一條命."

葉空也吐出了飛劍,冷冷看著那鐵甲人.

剛才被殺的修士大約在元嬰中期的樣子,現在這個修士也是剛結嬰,看見眼前兩個都是元嬰真君,他嚇得忙跪下道:"二位道友,我我,我全都."

聽這修士一番講訴,葉空才知道,原來他們還真是海盜,經過路過這片地域,現了這艘受損的星舟.不過星舟里邊有陣法保護,他們無法攻破,于是便放下這兩人,然後其他海盜回去叫人了.

他們兩人守在這里,正在無聊,就感覺到外邊的光線,兩人略一商量便決定冒充主家,蒙騙過路之人,趁其不備時下手.

當他們看見葉空他們竟然不用穿那麼厚的鐵甲就可以行走在蒼冥中,兩人更加眼了,迫不及待就想殺死對方,奪來寶物.

卻沒想到易曼影竟然毫不客氣地先出手,把修為高的一個殺了.

聽這個海盜完,易曼影問道,"里邊有陣法?那就是還有活人了?帶我們過去,不要想磨蹭拖延,若是其他海盜來到,本姑娘必先殺你!"

那海盜苦笑道,"大姐,你剛才殺掉的是我們頭的干兒子,她視這干兒子如同性命一般,我就算回去也活不成了,所以我更加怕他們來啊."

易曼影瞪了他一眼,喝道,"還不快帶路!"

海盜連忙站起來,帶著他們走進前艙的深處.

走向前艙的路上,海盜又是一番介紹,讓葉空他們想不到的是,這伙蒼冥海盜的匪竟然是個女人,綽號叫做麻臉婆.

麻臉婆化神中期修為,辦事更是心狠手辣,絲毫不亞于男人,所以在這一片的海盜團中,也算是聲名赫赫.

聽馬上還要有個化神中期的要過來,葉空他們更是加快動作一會,就來到前艙的一處陣法之外.

那陣法如同灰蒙蒙的一道光霧,看不見里邊的況.葉空用手推了一下,現竟然有種陷入棉花糖一樣的感覺.

"這個防陣倒是奇怪,我從來沒見過這種陣法."葉空好奇的道.

正在這時,里邊卻傳出聲音,一個男子道,"這是我家少主人研究出的陣法."男子完又道,"海盜橫行,為防不測,我家少主人請這位影族道友先進入問話."

里邊的人竟然要易曼影先進去,讓葉空在外等待♀就讓葉空大怒了.

"喂!搞搞清楚,是我們來救你們!不是我們求著你們!不要我們幫忙,我們掉頭就走!"

里邊的聲音為之一滯,隨後尷尬道,"道友,確實有些失禮,不過也只能這樣,因為我們里邊……大家修為都不高,也就是看見她是影族人才讓她進來."

"你修為不高就修為不高?萬一你們是的謊話,過路誘騙過往好心人,又或者和這些海盜互相勾結,那她進去不是羊入虎口?"

那個鐵甲人嚇得連忙搖手,"大哥,我們沒有勾結,我真不認識里邊人啊."

這時里邊也不話,好象很為難的樣子.

易曼影卻站出來,道,"我進去,我相信你們是落難的商船,我去見見你們少主人,大批海盜隨後就來,時間不等人."

里邊的人道,"前輩請."

當易曼影走進那灰蒙蒙的棉花糖時,葉空也想趁機沖進去……噗!那棉花糖又把葉空彈了回去.

里邊那人笑道,"這位前輩別試了,我家少主人在陣法上的造詣堪稱曠古絕今,他放個女人進來,男人就不會進,哪怕你裝得再象也沒有用."

陣法還可以驗性別?這陣法果然奇特.

不過葉空心里還是很不爽,哼,少主人,少主人,很了不起嘛?富二代而已!哼,易曼影是易家少主,那子也不知道是哪家少主,少主對少主,一個都不吃苦……

葉某人雖然口口聲聲不要接受這個精明女人,可是卻又不由得吃起飛醋來了.

不過還好,沒一會,陣里又傳來易曼影的聲音,"喂,你家少主人同意他們進來了."

那個守陣者答道,"好的,前輩,請進吧."

這時,葉空和鐵甲人才暢通無阻地走進陣法,進入一看,這是一個挺寬闊的大廳,廳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站了好幾十個,果然修為都不高,都是結丹和築基修為,而後邊的竟然還有沒有修為的凡人……

看見這景象,葉空相信這些人不是歹人∥時也很疑惑,在蒼冥中飛行,帶著這麼多低階修士和凡人干什麼?

易曼影站在大廳一角的門前,對葉空招手道,"這邊,胡少主在這邊."

葉某人更是滿肚子不爽,沒好氣道,"知道知道,胡少主,叫得多親熱."

易曼影一愣,隨後紫色的瞳孔深處映出淡淡笑意,等葉空來到面前,她又低聲道,"你話斯文聲,胡少主是斯文有禮的人."

葉空大怒,道,"對不起,請恕我不懂什麼叫斯文,我只知道我是來救人的,不是來參加她媽的聖誕舞會!"

易曼影笑了起來,而里邊傳出一個蒼老聲音,道,"在我們少主面前休得放肆!"

葉空剛要飆,卻聽一個更蒼老的聲音道,"這位葉友的有理,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刻,不是參加那什麼……生蛋舞會?"

"是,少主."

葉空聽見這個聲音一陣愕然,忙上前一步,把腦袋往里一探.

這個少主還真夠"少"的.

只見屋里一輛棗木打制的木輪椅上歪坐著一個老的不能再老的哥們,恩,都不能叫哥們,嚴格應該叫爺爺♀位爺爺看年紀至少八十歲向上,滿臉都是刀刻一樣的褶子,嘴還有點不正……

葉空的心里一驚,俺的娘,少主都這模樣了,老主那不得躺墳墓里?

不過也難,修仙者年齡是根據修為來的,這位爺爺的修為不過是築基期,如果他爹是真君神君的,就會比他活得久很多.

看見這位胡少主,葉空心也靜了,氣也順了.易曼影就是眼光再劣,也不會看上這位"爺爺"吧?畢竟翁帆楊振甯這樣的況還是鳳毛麟角.

看見葉空進來,那位"爺爺"話了,很費勁的一抱拳,道:"在下法陣魔宗胡海龍,這次行走蒼冥,卻遇隕石突襲,又遭海盜覬覦,感謝少俠仗義援手,在下代表法陣魔宗人等感激不盡……"

葉空也顧不得跟他拽文了,擺手道:"免了免了,在下葉空,現在況緊急,馬上就會有海盜前來……只是現在想要修複你們的星舟已經不可能,而且你們人數太多,我那星舟又裝不下……"

胡海龍笑道:"這倒無妨,我們星舟的後艙有一艘星舟,應該可以裝下這里的人,只是那隕石撞擊之處,剛巧是前後艙之間,我們星舟上的兩位神君卻剛好在隕石撞擊中隕落,如果二位可以幫我們把後邊的星舟開過來,所有問題迎刃而解."

葉空點頭,道:"這樣最好,我和曼影就去幫你們把星舟給開過來,只是……"葉空一扭頭看見了那鐵甲人.

鐵甲人嚇得趕忙跪下,道:"各位前輩饒命,的王瑞克,也是苦人家出身,實在沒辦法才去做海盜,而且剛才這位大姐已經殺了我們頭的干兒子,我已經無路可去,只要前輩願意,的給前輩做碰馬都可以."

鐵甲人完,也不管葉空願意不願意,取下鐵甲頭盔,取出一塊玉柬,下精血誓.

接著把精血玉柬遞給葉空,道:"的修為雖然也不高,可是卻對這邊的地形況非常的熟悉,就請前輩饒我一命."

葉空想想也對,便收下精血玉柬,帶著易曼影和王瑞克去後艙尋找星舟.

根據胡海龍所,那星舟就捆綁在後甲板上醒目處,應該很容易找到.

三人走出前艙.易曼影不由得回頭看看,道:"法陣魔宗,為何我從未聽過?而且這一行人全部修為低劣,其中更有沒有修為的凡人,真是讓人好奇."

那海盜王瑞克也開口道:"是呀是呀,大姐果然慧眼如炬,我做海盜這麼多年,劫了這麼多船,也沒見過修為這麼低的乘客……我看二位前輩法寶強橫,神通驚人,我們不如也組成一個海盜團,先干了這一票,大家吃香的喝辣的如何?"

葉空啞然失笑,"日你先人,你做海盜做傻了吧?你看哥哥是缺吃喝的人嘛?"

給讀者的話:

今天就兩章了,明天三章,嘿嘿.

上篇:一零三三 受損的星舟     下篇:一零三五 前後夾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