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四四 蜘絲馬跡  
   
一零四四 蜘絲馬跡

"家法?"葉空冷哼一聲,"這王瑞克已經下精血誓,成為我的奴仆,你們有什麼權利執行家法?"

麻臉婆沒理葉空,反倒對她的女兒哈哈笑道,"浪蹄子,聽見沒,有人我們無權使用家法."

麻臉也翠翠一笑,看著自己的手指甲道,"那你就跟他算算干兒子的賬,你干兒子被他殺了,此仇若是輕易揭過,以後我們娘倆在道上還怎麼混?"

麻臉婆點頭道,"這倒不錯,我干兒子死了,這可是一條命啊!讓他怎麼賠合適呢?"

麻臉笑道,"死個兒子,再認個兒子,只要他認你,那不就賠上了?就怕老娘你歲數大了,沒有奶水給他喝."

麻臉婆旁若無人,哈哈大笑道,"蹄子你放心,老娘奶水多得很."

麻臉婆完,放肆地大笑起來◎天晚上,她和女兒忙著伺候城主大人,今天天不亮就帶人過來了,所以也並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

在麻臉婆看來,她和女兒的對話已經放出意思了.只要這姓葉的識相,就會立即跪下認主.等到葉空成為她們倆手下的海盜,她們就可以把葉空帶出黑盜城,為所欲為了.

不過在她們看來,這個剛結嬰的子很不識相.

葉空依然坐著,動都沒動,用一種好像看猴戲一樣的眼神看著她們.臨了,扔出一句:"雖然我是個流氓,可是……我不喜歡跟我一樣的人,尤其是這樣的女人."

葉空完站起來,揮手道:"好了,現在你們給我把人送回來了,那麼,你們可以走了,我就不計較你們在這里胡亂語的罪責了."

倆女人聽見都要暈倒了.她們一個是化神中期,一個是元嬰後期,後邊還帶著大片的手下……而這個剛結嬰的家伙竟然對她們出這樣的話.

麻臉吃驚道:"老娘們,我是不是聽錯了?他居然要追究我們的罪責?我真是,沒有聽過比這個還可笑的笑話了."

麻臉婆雖然是個女人,可是做海盜頭頭,又怎麼會是心慈手軟之輩.當即站起來,冷哼道:"子,你想找死嘛?我們給你一個機會想要招攬你而已,莫非你以為我們怕你不成?"

正在這時,諸凌飛走了出來,她擔心飛天犴狼王認主時會有什麼意外,所以慢了一步,她走出來,站在葉空身後,笑道:"母不像母,女不像女,兩個混賬而已,憑你們也想招攬我相公?莫非你們以為我們怕你們不成?"

諸凌飛毫不客氣地把她們的話又還了回去.

麻臉婆哈哈大笑:"居然敢罵我們,你們真是一個比一個狂妄,自以為是神君就了不起嘛?拜托你看看我們的修為再話!"

諸凌飛也哈哈笑起來,回敬道:"就是看了你們的修為才話的."

麻臉婆母女對視一眼,都知道此事只有動手了,對葉空和諸凌飛的修為,她們還真沒有什麼擔心的.

"把他們圍起來,不要讓他們逃了,那個姓葉的,要活口!"麻臉婆一聲令下,後邊的修士一下蜂擁而上,就想要把葉空和諸凌飛包圍.

可就在這時,後邊的院子里突然傳出一聲妖獸的長鳴……"嗷!"

鳴叫的正是飛天犴狼王,這會它剛和易曼影訂下主寵契約,心中極為不爽,所以這才嘶鳴一聲.

這一聲立即把那些海盜們都驚到了,不知道後邊還有什麼玩意,都吐腳步回頭看著麻臉婆母女.

麻臉婆母女看見葉空有恃無恐的樣子,心里就已經在嘀咕這子是不是有什麼依仗,現在聽見後院的一聲驚天長鳴,也都是一愣.

不過事到如今,如果不下點很辣手段就不能服眾,自己的威望就要受影響.

麻臉婆冷哼一聲,"後院還要什麼玩意?我倒要看看,什麼妖獸在胡鳴亂叫!"

麻臉婆眼中閃過一道殺機,一個瞬移就站在了中門口,可是,當她一步踏進去,卻又立即後退了回來,臉上有些色變.

麻臉心中生疑,也跟上去,不過往後邊一看,也隨即臉上變色.

眾多海盜就看見他們的倆主子往前踏了一步,卻都後退了三步,接著,兩人逃也似的後退了好多步.

而那門口中,走出一直全身烏黑的肥碩大狼……,

"飛天犴狼!"一個海盜驚呼出口,酬在蒼冥行走的人,怎麼能不認識這種強大的蒼冥獸呢?

不過葉空卻微微一笑,補充一句,"錯了,是飛天犴狼王!"

"飛天犴狼王!"麻臉婆母女的臉上都為之色變了,這種蒼冥獸實在太強大了,從來沒聽收伏過,這子他怎麼會帶著這種東西?

她們倆昨夜伺候城主,可其他海盜還是消息靈通的,立即有海盜驚道:"我知道他是誰了!"

隨即,那個海盜用傳音告訴了麻臉婆消息.

"一大塊蒼冥星砂!從煉虛修士手中搶來的飛天犴狼王!"

聽見這一切,麻臉婆第一個反應是不信.不過再看面前的大狼,這可作不得假……

麻臉婆知道憑著自己這點實力想要戰勝葉空是可能了,不過她隨即有了想法.

"子,你果然有些道行."麻臉婆冷哼一聲,揮手道,"我們走!"

"放開王瑞克!"葉空吼了一聲.

麻臉婆母女示意手下放開王瑞克,接著回頭對著葉空冷冷一笑,魚貫而出.

依葉空以往的性子,絕不會讓這些家伙輕松離開,他從來不是寬宏大量的人.依某人肚雞腸的性子,一定要給這對母女點深刻教訓.

不過,葉空為了避免觸動黑盜城的禁武令,他還要在這里呆些日子等消息,所以還是忍了.

但是他心里疑惑的是,麻臉婆母女為何敢無視禁武令,如此劍拔弩張呢?

這給葉空一絲不祥的預感.

麻臉婆母女剛出門,就遇上了熟人,正是昨天前來邀請葉空入伙的海盜團頭頭,領頭的叫做朱宗麟,當初也是和麻臉婆一起呆過的,不過為了地盤,大家鬧得很不愉快,最後朱宗麟被麻臉徹底趕出了那塊星域,事才算了結.

事了結,可疙瘩仍在.

朱宗麟看見她們母女,還以為她們也是想邀請葉空入伙吃了閉門羹,所以朱宗麟少不得要譏諷幾句.

朱宗麟笑著對身邊人道,"這年頭野雞也想上台面勾男人,也不看看人家葉道友兩個道侶,豈是這些殘花敗柳能比?"

麻臉婆母女頓時大怒.不過這對母女也都是精明人,聽朱宗麟這句話,就明白他的來意了.

麻臉冷哼道,"來拉慮個姓葉的,哼,你們死的快了,到時候我會給你們送花圈的."

麻臉一話,麻臉婆一拉她,使了個眼色,道,"別跟他廢話了,我們走."

朱宗麟也是精明人,腳步一停,略一沉吟,對身邊的弟道,"我還有點事,你進去把你看見的事告訴葉道友就行,他自然有所賞賜."朱宗麟完,又想起什麼,取出一塊碧綠的玉柬放在額頭一靠,又道,"還有這塊玉柬幫我帶給葉道友."

朱宗麟完,趕緊離開.

那海盜心里好笑,自己老大真是越來越膽了,竟然被麻臉婆一句話給嚇到了.

沒一會,海盜走進口腹樓,找到葉空,他知道典當魔宗的消息.

葉空大喜,連忙引著海盜走進雅間,馬上有人奉上靈茶.

那海盜道,"葉前輩,在下上次駕駛一艘星舟追擊一只肥羊,可追了好久,卻把對方給追丟了.在下正在懊惱返航途中,卻又現了一艘更加巨大的商用星舟,在下心中大喜,心道撞上了更肥的肥羊."

"在下趕緊吐星舟,卻現那艘巨大的星舟也停了,飛出八個神君,分成兩隊.在下見他們舟上竟有這麼多神君,心中有些擔心,不敢接近,剛好那邊有塊漂浮的巨石,便躲在後邊觀看≈那八個神君,一邊四個,竟然是去換星舟標志的,也不知道怎麼擺弄的,星舟船體兩側的標志就從你的那種標志變成了另一種……"

"原先是不是這種標志!"葉空立即用手蘸著桌上的茶水,簡單勾勒出典當魔宗的標志.

"對對對,就是這種."海盜連忙點頭.

換標志,典當魔宗果然狡猾.葉空一喜,又問道,"那他們後來換成了什麼標志?"

"是這樣,我畫的不好……"海盜也學著葉空,手蘸茶水,將那個圖案給勾畫出來.

"法陣魔宗……這不可能吧."葉空看見海盜畫的標志就是一愣,因為海盜畫的標志,赫然就是他來時救的那艘被隕石撞毀的星舟上的標志.

海盜被葉空質疑,急道,"葉前輩,我真的沒謊,確實是這個標志,而且這個法陣魔宗也確實有大星舟,我不止一次看他們的大星舟停在碎石陣外,接著派星舟進入黑盜星."

"哦?法陣魔宗的星舟經常來麼?"葉空又追問.

"也不是常來,一般四五個月才會來一次,最近有好久不來了,也該到了過來的時候≌開始我們還想打他們的主意,後來一看他們星舟上的實力,神君都有十多個,我們就不敢……"

給讀者的話:

有點況,今天只能第2章還得下午,抱歉抱歉~

上篇:一零四三 獸寵送佳人     下篇:一零四五 何止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