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五零 找到黃詩詩  
   
一零五零 找到黃詩詩

"參見宗主."

當葉空等人走進高台之上的大殿中,身邊那些陪同的真君和神君竟然全部都高呼一聲,轟然跪地,對著大殿中央龍椅上的高冠男子行三跪九叩之禮.

這種禮節是俗世間凡人對皇帝所行的禮節,看來這胡可真一,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登基,做一個修仙者國家的皇帝了.

雖然典當魔宗打著對抗聖魔宗的旗號,可是葉空對想當皇帝的人,卻沒什麼好感,可能是來自地球的原因.他更贊同自*的生活,就算是成立仙國,也要弄個輪流執政的吧,這種君主世襲的皇帝,到底是為了修仙者還是為了自己,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不過話,成立修仙界人民政府好像也不是那麼實際.

當然了,葉空是不會下跪的.

因為修為的關系,胡可這個老爹看上去要比他兒子還要年輕的多,看上去不過四十歲的樣子,下巴上蓄著短短的胡須,目光炯炯有神,身穿龍袍,頭頂高冠,還確實有幾分威嚴的氣勢!

畢竟胡可還沒有登基做皇帝,所以葉空和易曼影沒有下跪,他也沒多,而是非常謙和地走下龍椅,快步走下,走到葉空面前,一副很贊許的眼神看著葉空道:"葉道友,果然是一表人才!我兒眼光不錯."

完,還拉著葉空走到一邊的陪坐大椅上請葉空坐下,就這幾步路,中間還有一個細節.胡可的腳步貌似被大袍子一絆,胡可罵道:"都是這些勞什子衣服,穿著走路都不方便,跟戲台上的戲子似得."

雖然這胡可真一的行為可能有些做作,可是這種態度,還是葉空對他的觀感好了不少.不什麼皇帝平民,就算是修士之間,人家是一個大乘期的修士,能這樣對你一個元嬰真君,這種態度,也堪稱禮賢下士的典范了.

不過葉空在局促中,心里又有種不好的預感☉道自己當眾曬日光浴的事還沒傳過來?不會吧,他們一定有某種通訊聯系的.可這胡可怎麼還是對自己這麼客氣呢?

葉空巴不得趕緊帶著黃詩詩離開,才不願胡可對自己這麼客氣.

于是葉空心里有了主張,也就不再推脫,大馬金刀地在大椅上坐下,看著面前站著的胡可真一♀場面就有些詭異,大廳里一干人等還跪著,胡可穿著龍袍站著,可葉某人卻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那感覺好像他是皇帝一般.

胡可也是略微一愣,沒想到葉某人連謙讓都沒有,就這樣坐了,心道,之前有消息傳來,這子不講究,現在看來還真是不講究.

既然你不講究,那我就給足面子你吧.胡可心頭一定,竟然又抱拳道:"葉道友,你仗義解救我兒,還有那些同舟的修士凡人,不瞞你,那些人都是胡某的父母鄉親,族內後輩親戚……所以葉道友,你可算是于我有大恩,請受胡某一拜!"

胡可完,雙手抱拳,竟然非常快的給葉空做了個揖,鞠了個躬.

葉空一看這鏡頭,心里知道不好,這老家伙看上自己了,人家如此給面子,日後要自己留下,自己就難以拒絕了……只可惜老家伙動作太快,自己想躲都沒躲開.

葉空無奈,只好受了一禮,上前扶住胡可真一,道:"真一太客氣了,葉某不過一介真君,哪里受得起這一禮,您這是折殺輩了."

"應該的應該的."胡可把面子做足,這才回到龍椅之上,問道:"葉道友,不知你此次前來我們新世界,可有什麼打算?"

葉空忙道:"前輩,在下是想來尋找畫音魔宗的黃詩詩宗主,當年她為了在下,和貴宗達成契約,為貴宗驅使,現在已經十八年都不止,當年貴宗所付出的只不過是一塊仙玉,所以還請前輩能夠為她取消契約,任她隨我離去."

"哦,是這事."胡可大手一揮,道:"來人,去把黃詩詩找來."

葉空卻道:"前輩,可否讓我自己去尋她?"

胡可點頭道,"也好,剛好你也可以看看我們新世界的新氣象."

完,便有人帶著葉空離開大殿,奔向黃詩詩的住處.葉空此舉既是給黃詩詩一個驚喜,又是想要看看黃詩詩這十多年的真正生活,若是艱苦無比,他必不會于典當魔宗干休.

等葉空和易曼影一走.胡海龍推著輪椅上前,問道:"父親,雖然葉兄弟于我有大恩,可是也不值得您行那麼大的禮,莫非您……"

胡可冷哼道:"怎麼不值得?此人乃是大才!我就要把面子給足他,讓他開不了要走的口!"

其實胡海龍心里也很矛盾,他既消葉空能留下為典當魔宗的大計出力,但是作為朋友,人家不願意,他又不能勉強.

他想想,決定還是幫著葉空話,道:"父親,其實這葉空也不是你的那樣,也不過就是膽子大了些,有點聰明而已,而且,您不知道,這人一點不講究,不拘節……"

胡可哈哈笑道:"你是的他在星舟上脫光衣服的事嘛?告訴你,為父那天也獨自駕著星舟飛進星光幕,也學他那般,不用靈力抗拒,任汗水流淌……然後再去洗把熱水澡,果然很放松,很舒爽!"胡可完,還贊許點頭道:"為父已經決定以後每月擅三次,恩,是叫擅吧?"

"聽他是叫擅."胡海龍心里苦笑,子,你弄巧成拙了吧.

胡海龍想想又道:"可是這種事也不過是些享樂方面的主意,不能大才吧?"

胡可冷哼道:"你少幫他打馬虎眼了,之前你們進殿時,剛到宗教和信仰,他就這是控制和糊弄百姓的好手段……試問,我們那麼多真君神君,有幾人有這種見識?所以我認定,此人必有大才,留下對我們大有幫助啊!"

如果葉空聽到,肯定又會抽自己嘴了℃是,閑著沒事,什麼嘛,都想好要裝傻的嘛.

當然了,此刻葉空還沒有意識到這些,他正在有些激動地走向黃詩詩的住處.

黃詩詩的住處在下邊的八片蓮花瓣型的第五片,在這個新世界也是有著森嚴的等級制度的,根據修為居住在相應的陸地上,之間有虹橋相連,高階去低階的可以,可是低階想去高階的,就必須得到同意.

黃詩詩此刻也在屋里忐忑著,昨天他們的領隊就了,讓她不要出工了,呆在家里,有人找.

是誰找自己呢?莫非是他來了……黃詩詩想想覺得是他,可是又覺得不可能,這子當初不過築基大圓滿,就算這十八年不停修煉,能不能結丹還是兩……就算結丹了,也不太可能穿越過數十萬里蒼冥來到這里吧.

可是除了他,還有誰呢?黃詩詩實在想不到♀十八年是如此的枯燥,雖然這新世界環境還是不錯的,可是卻沒有一點自*的時間和空間,也沒有任何的娛樂,整個人都跟機器一樣,她只想趕緊把這五十年給捱過去.

想到自己當初的決定,她又歎了一聲.用五十年換他的命值得嘛?如果不是因為他,五十年,自己也該可以進入化神境界了吧?自己在這里蹉跎五十年,辛苦五十年,修為沒有一絲進展,值得嘛?她的眼睛茫然了起來.

值得.當然值得.隨即,她的美眸就清明了.別五十年,就算再來一次,就算用自己的性命去換,也是值得的.一個人一生,總是要做幾件出格的事,否則還是人嘛?

想到出格的事,黃詩詩又笑了起來,這子最會做出格的事了,這次來的人,不定真的是他呢?

正在黃詩詩走神的時候,葉空和易曼影已經走了進來.

一縷明亮的光線剛好從窗戶中射了進來,照在黃詩詩白析的俏臉上,如此的安詳,美麗,甯靜……

葉空擺擺手,示意帶路者和易曼影先出去.

易曼影也是第一次看見黃詩詩,雖然黃詩詩的臉蛋沒有她那麼高傲而精致,可是要論身材,易曼影還是比不上黃詩詩的.

易曼影站在屋外,心里嘀咕著,這黃詩詩可以為了葉空而放棄五十年的修煉時間,自己能做到嘛?如果當時換成自己,自己會不會也義無反顧地和典當魔宗簽下契約呢?若是典當魔宗要自己做什麼過分的事又該怎麼辦呢?

正在易曼影心思紛亂的時刻,突然屋里有了動靜.奇怪的是,里邊竟然不是話,也不是笑聲或者哭聲,而是好像桌子椅子倒地的聲音……莫非他們一見面就打架?

易曼影趕緊推開門■大美眸看去,只見兩人正緊緊抱在一起,親成一團呢.

後邊的那個帶路真君嚇得連忙縮回腦袋,心道:見面就親成這樣,不講究,太不講究了.

帶路真君連忙告辭離開,回去給胡可真一報信去了.

而著臉的易曼影也走進了屋.進去以後,葉空和黃詩詩也不能繼續干什麼了,大家介紹了一下,又寒暄了一番,關鍵所聊的,還是怎麼樣從這里離開的問題.

易曼影和黃詩詩都是做過領導的,這一分析,也都能清楚胡可不會輕易放葉空離開.

黃詩詩苦笑道:"還指望著你來救我出苦海,沒想到把你們還給連累了,這個地方雖然表面繁榮,可是無聊透頂,我一天都不想多呆!若是你這樣的脾氣,一年就能把你給憋傻了!"

葉空點頭道:"我和易曼影現在都有辦法離去,關鍵是你,你和他們訂立了生死契約,若不解除,離開就是死."

黃詩詩想想,搖頭道:"聽我們所有人的契約都在最上邊的神廟里,除非得到胡可真一的肯,否則別想得到."

葉空點點頭,心道,回頭找個機會給你把契約偷出來!

上篇:一零四九 仙國     下篇:一零五一 講究不講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