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五四 取回當票  
   
一零五四 取回當票

在一塊還在建設的工地上,堆積著很多大大的白色巨石,仿佛一個山一般,這些石頭介于玉石和石頭之間,堅硬,光亮,含礦豐富,在刺眼陽光下,反射出星星點點的麟光.

"這都是給我的?"葉空不由得失笑,"你們還真是客氣,不過我用不到那麼多,一塊兩塊就行."

葉空看上這種石頭,正是因為在五行仙府的大殿里,那五尊雕像也是這種石頭做的材料,所以他才想要上一些,日後給繼伯立一個豎像.

葉空年紀不,可卻是少年心性,跟凡人似的爬上石料山,從中翻找了兩塊大相當的石材.一塊雕刻,一塊備用,夠了.

看著葉空收起石材,胡海龍笑道,"看那尺寸,莫非你也是要給人雕刻立像."

葉空微微笑笑,點頭道,"沒錯,一個我尊敬的人."

胡海龍歎道,"我也想給我尊敬的人雕刻一個,可是卻一直沒有時間."

之前在星舟上,葉空知道胡海龍的親娘是死在百多年前枯葉境的大天傾,那是胡海龍還.大家都知道,大天傾這種事也只有聖魔宗有能力做,所以胡海龍也是萬分痛恨聖魔宗.

葉空猜測,胡海龍想給他母親雕豎像.便問道,"那你可以抽時間,我就不相信你這麼忙."

胡海龍苦笑道,"你別以為豎像好雕,也別以為我這麼閑!你看這境里,多少陣法,還有多少主意,都得我出!"

葉空又笑道,"我又要批評你了,修仙之人講求隨心,你一心想做的事不做,卻被俗物困擾,我看你比世俗凡人還俗."

胡海龍苦笑道,"俗就俗吧,你認為我還能怎麼樣呢?我壽元就這些,難道還指望結嬰化神不成?"

葉空卻注視他,微笑道,"那些我不敢保證,可是我卻有辦法增加你的壽元……壽命長了,修為上前進一步也不是沒可能.再了,你這身體,是病嘛?修仙之人會生病嘛?真是笑話,人家身體毀了都能重生!你這是長期不修煉,胡亂吃那些增加壽元或者增加修為的邪門丹藥所致……"

胡海龍頓時愕然,他一直覺得自己從身體不好,就該這樣≈在想來,葉空的還真是大有道理.

誰不想自己能活蹦亂跳的,胡海龍頓時有了興趣,忙作揖問道,"那我還有消嘛?我該如何做,葉兄弟教我!"

葉空道,"跟我去一個地方,有延壽的靈桃,有各種沒有副作用的丹藥,離開這些紛繁的俗務,勤于修煉,我保證你的況必定大變!"

"這個混蛋!"胡可真一在宮殿里怒不可遏,罵道,"這子真是個混蛋,老夫好心好意留他,還委任他做丞相要職,當著那麼多人不給臉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反挖我的人!簡直是豈有此理!"

一邊胡俊忙附會道,"是呀,還有那兩女的也不是東西$呀,您看那兩女的看見我們極品靈石都雙眼放光了,指不定心里打著盜竊的主意呢."胡俊這家伙也夠扯的,女人看見那些亮閃閃的東西當然喜歡,要多看幾眼,這就成了想要盜竊了.

胡可倒也不糊塗,冷哼道,"你兒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今天給他一個教訓,以後給我夾著尾巴做人."

胡俊忙道,"是是是,我一定回去教訓他."完又問,"那姓葉的……"

胡可擺手不耐煩道,"滾蛋滾蛋,趁早滾蛋!妖惑眾,什麼巨食星要爆炸,虧海龍那傻子還相信他."

胡俊心,這樣就最好了.本來我還以為自己的位置要受挑戰了呢,現在丞相之位非我莫屬.

那邊葉空也還沒得到消息,繼續道,"胡兄,我們也相識一段時間了,我是什麼人,你應該清楚,我事開玩笑,大事絕不開玩笑.而且我害誰不會害朋友,跟我走是你最佳選擇……"

胡海龍身後幾個真君神君都面面相覷,心道這子還真不講究,你就這樣大張旗鼓的挖人,回頭胡可真一不得就要怪自己這干人裝聾做啞.

有個神君趕緊上前提醒道,"少主,到了吃藥時間了."

沒想到葉某人卻開口道,"都了那些邪門丹藥有副作用,你們這是害你們少主."

那神君苦笑,"葉道友,您別沖我來,這不是我能決定的."

胡海龍笑起來,道,"是呀,我還是回去吃藥了,葉兄弟你自己到處轉轉."

接著胡海龍被人推離,陽光照著玉石地面,道邊有修士給花叢展施澆水的法術,仿佛是白日下雨一般.

葉空突然開聲唱道,"雨一直下,運氣一直不佳.在老爹的屋簷下,你漸漸感到象個力巴……"

就看見那個推著胡海龍的神君差點沒一個跟頭摔倒.隨即,趕緊加走了,這種事他們可不敢摻和.

剛好這時易曼影和黃詩詩做完禮拜,走了過來.

兩女聽他唱歌,都笑起來.易曼影沒聽清楚詞,只是覺得調子不錯,笑道,"沒想到你還精通音律,還深藏不露呢."

葉空笑道,"是啊,我知道你們影族女子都喜歡音律,若是我不藏得深一點,我怕影族女子擠破我家門啊."

易曼影哧道,"少臭美."

黃詩詩卻聽清楚葉空唱的最後兩句,她也是個有胸有腦的女人,一琢磨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當即在葉空胳膊上寫字道,"挑撥父子關系?"

葉空回頭道,"是啊."

黃詩詩沒想到他一口承認,咯咯笑起來,拍了他一下,笑罵道,"你就壞吧!"

看著他們打罵俏,易曼影有些莫名其妙,問道,"你們什麼,我怎麼不懂?"

葉空笑道,"等離開這再告訴你."

易曼影點頭道,"好的,我會記得問你."

而黃詩詩則是秀眉一皺,道,"不知道啥時候才能離開呢."

其實葉空心里也沒底,不知道胡可真一會不會讓他們走.唉,這年頭做人太帥還是不行啊!某人很臭屁地悲歎了一聲.

不過很快就有底了№上♀里的晚上是當地修士根據時間作出的稱謂,其實晚上還是白天.

來了幾個修士,為的正是那胡俊,帶著他兒子胡名揚,來到黃詩詩的住處.

葉空一看這胡俊,才元嬰後期的修為,父子倆一樣修為.不得某人就得來兩句,"胡二伯,您修為理應跟胡大伯真一看齊,怎麼能跟你兒子看齊呢?"

胡俊苦笑,那你修為怎麼不跟你道侶黃詩詩看齊?我還沒諷刺你,你倒先諷刺我了.于是只有笑著解釋道,"其實葉友你有所不知,雖然我和胡可真一是同夫同母的兄弟,可是我爹娘在三十歲生的他,在七百歲生的我,我比哥哥六百多歲呢,修為當然差好多."

眾人這才明白原委.不過葉某人卻心里嘀咕,你娘也真算是高齡產婦了,當然了,這種話是不能出口的.

葉空點頭,請幾人坐下,又問道,"不知胡二伯今天來……"葉空自認跟胡海龍平輩,也就照他的稱呼來了.

胡俊笑道,"今天來有兩個事.其一,就是帶我這不肖子,給葉友賠不是.葉友救了我宗少主又救了胡家的數十名族人,是我宗和我家的恩人……"

葉空也不想聽他長篇大論,擺手道,"看您的,我都忘記這回事了.其實這也怪我,不該和輩一般見識,不過我當時也確實不知道是這麼個關系,否則,都是自家輩,還計較什麼呢?"

葉空的大度,那邊胡俊點頭道,"是呀,還是葉友寬宏大量,其實名揚也是沒弄清關系,早知道是自家長輩……"胡俊到這里突然有些糊塗,葉空這混子啥時候成自家長輩了?

這胡俊倒也是玲瓏,忙改口道,"恩人就是長輩嘛,早知道是恩人,名揚也不會去騷擾恩人的道侶."完,喝道,"名揚,快給恩人和嫂子賠不是."

胡名揚趕緊起來賠不是,行禮中又看見黃詩詩衣內那碩大的尺寸,心里剛有點活動,卻看見某人的一雙眼睛.胡名揚趕緊收回心思.算了,還是少惹事吧,聽這子可不是什麼易與之輩.

等胡名揚賠罪以後,胡俊又笑著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張白色如雪的紙條.黃詩詩一看,眼睛頓時一熱,這就是她這十八年來夢寐以求的當票啊!

接著胡俊出了自己的真正來意,"經過我們宗主的同意,我們已經尋找到當初黃詩詩真君和我們宗訂下的當票,現在原物奉還黃詩詩真君."完,他抬手一揮,那張當票飛入了黃詩詩的手中.

看著這張當票,黃詩詩心緒難平,就是因為這個東西,她十八年都在這荒廢了,若不是葉空這次來,還要為典當魔宗服務三十二年!

不過在這一刻,黃詩詩卻一點都不記恨典當魔宗.因為若不是這一張當票,自己和葉空當初必定會死在帝熾天手中.

黃詩詩拿著當票對胡俊道一聲感謝:"不管怎麼樣,若不是典當魔宗,當日我和葉空就真的握了,所以我感謝典當魔宗,感謝當初給我們送來仙玉的陳植浩神君."

胡俊微微一笑道:"我們是互相幫助才對.好了,老夫事辦好,就回去了."臨走,胡俊還不忘又道:"你們也可以隨時離開這里."

給讀者的話:

今天第2章下午~

上篇:一零五三 兩顆極品靈石     下篇:一零五五 天機一泄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