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五五 天機一泄輪  
   
一零五五 天機一泄輪

胡可滿以為葉空他們目的達到,當票退回,也該走了吧,恐怕當天當時就離開了吧……可誰知不是這樣.

葉空他們倒不急了,每天悠閑地在各個境逛逛,神廟里轉轉,沒事找胡海龍聊個天.

胡可真一有點蛋疼了.心,讓你留下,你死活不要≈在讓你滾蛋,你卻又不走了°子這不是有病嘛?

不得,又把胡俊喊來,問胡俊是不是沒把意思表達清楚.

胡俊疑惑,"了啊,我當時最後特意了,你們隨時可以離開,那子不傻."

胡可道,"不定他沒聽清,你再去一次,假裝碰巧遇上的."

胡俊得令,依前往.

那邊葉空和胡海龍正在主境的廣場上談天地呢,寬闊的玉石廣場的一側,有些綠蔭,幾顆高大的樹木遮住陽光,樹下有幾塊假山石做成的桌椅.

葉空問道,"胡兄,你們典當魔宗是不是象法魔宗那樣預測未來?否則為什麼知道誰需要什麼物品渡過難關呢?"

這是葉空一直疑惑了.比如他當初在琵琶境,典當魔宗怎麼會知道他需要仙玉救命呢.

這讓葉空有種被人看穿秘密的感覺,很不爽,這一點一定要打聽清楚.

胡海龍也是聰明人,聽他問這個問題就知他心里想法,開口笑道,"很多道友都會想我們典當魔宗是不是有預測未來的能力?或者我們是不是能偷聽到別人秘密?其實這些都是多慮了."

接著,胡海龍一介紹.原來典當魔宗還有一個寶物,叫做天機一泄輪,也是當年老祖宗神算子前輩留下的玩意.

這天機一泄輪模樣就跟大水車差不多,不過水車是豎著,這玩意是橫躺著.水車里邊裝的是水,可這東西里邊裝滿的是紙片和亂七八糟的物件.

天機一泄輪一般時候是不轉的,跟塊級大餅子似的躺那.不過等它接受到了那偶然乍泄的天機,它立即就會嘎吱嘎吱地慢慢轉動起來……接著突然停擺,啪,從一圈幾百個大盒子其中的一個或者兩個,掉出一張紙片和一兩件天材地寶物件.

紙片上自然就是需要者的名字和大概方位,而掉出來的玩意,就是這人所需要的物品.

"還有這種神奇寶物?"葉空不由得笑了起來,若是如此,自己也不用擔心別人會知道自己秘密了.

胡海龍笑道,"這有什麼奇怪,這世界不知道存在多少億萬年,其間出了多少驚天動地的人物,煉制出這些神奇的法器也並不稀奇."

正在他們話間,就看見胡俊走過來.胡俊也裝得象,巧遇一樣,忙改變方向走過來,對胡海龍一拱手,稱了一句少宗主,這才非常"驚訝"地現了葉空.

"葉友,你還沒走?"胡俊訝道.

葉空頓時也是一臉"驚訝","我要走了嘛?"

胡俊差點沒栽倒°不是一直要走,拼命都要走,死也要走……你怎麼能如此出爾反爾呢?

"既然不走,那麼丞相之位就請葉友接手吧."胡俊開玩笑的試探道.

葉空擺手道,"現在還沒建國,怎麼能就忙著封官立侯呢,恩,等建國以後再看吧."

聽這貨的意思要等到建國?胡俊要吐血了,再有十年八年也不知道能不能建國,這子真的不走了?

看見胡俊瞪大眼,胡海龍笑笑開口了,"二伯,你莫要聽這貨胡八道.本來他是要走的,只是我要多留他幾天."

"哦,原來是這樣."胡俊一抹頭上的汗♀姓葉的真不是個東西,句話都這麼費勁.

胡俊又聊了幾句,找了個岔子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葉空歎了一聲,道,"這里我也呆不久了,是到回去的時候了."

葉空完站起身,也沒和胡海龍告別,直接抬步離開.

而胡海龍手中卻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塊黑色有著鬼頭的令牌."胡兄,此乃我黑衣魔宗黑衣令牌,只要以心念催動便可進入我黑衣魔宗,想要離開這里,就去黑衣魔宗找我."

葉空猜測的沒錯.胡俊回去稟告,胡可頓時大怒,吼道:"這子擺明就是想留下來散播謠,挖走我兒子,走,現在就讓他走!給他安排一艘星舟,親眼看著他離開這里!"

于是,一會之後,葉空等人被胡俊帶著的幾個神君"客氣"的送出了新世界.

本來胡俊怕他萬一半道再回來,所以星舟上的駕駛員都安排好了.不過卻被葉空三兩語又糊弄回去了,那神君駕駛員開始還賴著不走,不過葉空卻讓易曼影放出了飛天犴狼王,歎道:"其實我巴不得有人給我義務開星舟,不過沒辦法呀,這飛天犴狼王喜歡拉著星舟飛行,你要做駕駛員,不是搶它生意嘛?它惱火起來可要吃人的,之前幾個給我開星舟的,你知道下場嘛……"

"全部都被它吃了?"那神君臉都綠了,想來想去還是命重要.叮囑葉空千萬別回去,否則宗主要動殺心了,這才駕著法器回去了.

其實葉空趕走他,並不是要返回典當魔宗.既然走了就走了,他心里也害怕胡可真的把他留下.他趕走那神君是因為不想有外人在船上,星舟上都是自己人,干點什麼點什麼,都方便不是.

幾天以後,一艘型星舟行駛在厚重的色屏障中.

透過那耀眼的色光幕,可以看見星舟的前甲板上,放著三張沙灘椅,椅子中間還有茶幾,上邊放著了典當魔宗的水果榨成的果汁.而躺在躺椅上的三個人,也全部是一派清涼做派.

中間一張躺椅上只穿著一條花短褲的,自然就是某流氓了.他躺在中間倒並不是因為大家尊敬他,而是左右躺椅上的黃詩詩和諸凌飛,這兩人本來就不對路,雖都被葉空收了,可關系還是沒見好.特別是黃詩詩現修為本不如自己的諸凌飛現在已經化神了,她就更加心理難平了.

好在大家都不是孩子了,也不會太過分,就是互相橫眉冷對吧.不過也有競爭,諸凌飛搞了一套比基尼大秀長腿,黃詩詩也不甘示弱,來了個三點,大秀傲人的"峰"芒.

有人問,這些玩意,她們都哪來的?自然是某人弄來的.白潔兒跟著他那麼多年,這些女子內秀不知道做了多少,葉空隨便拿出來幾件就可以了.

兩女爭"峰",最開心的當然是某人了,左邊看看右邊看看,再往後邊看看……

易曼影實在穿不出這種衣服,更不好意思這樣給葉大流氓看,也只好躲進駕駛室去開星舟去了.

黃詩詩端著一杯果汁,躺著道:"相公呀,你的主意還真是多啊,把果子榨成汁,喝起來果然爽口的很吶."完美眸一眨,身子一歪,把那條內秀擋不住的"溝壑"擠的更加深邃了……

某人吞了口唾沫,笑道:"那是當然,為夫的點子還多的很呢,為了提高你們的生活質量,我以後會大力開的."

另一面諸凌飛也話了,"相公,這擅好是好,可就是外邊光線太過耀眼,不知你可有法子."完,也不甘示弱的高高翹起腿,展現出那動人的長度和圓弧.

葉空轉回頭,笑道:"現在還沒法子,不過以後,我會給你專門打造一副墨鏡,等下次再有這樣的時候或者陽光刺眼的時候,你就可以戴上啦."

"墨鏡?"諸凌飛咯咯笑了起來,伸出長腿輕踹了某人一下,啐道:"就你點子多."

這諸凌飛以前不苟笑的,怎麼變這麼風騷?黃詩詩心里冷哼一聲,干脆一個翻身下了躺椅,坐到葉空的躺椅邊沿,問道:"相公,你真的想挖走胡海龍?可是人家是父子啊,你這樣是不是有點不地道呢?"

葉空點點頭,"其實我也不是故意挑撥人家的父子關系,實在是我感覺胡可真一對他兒子愛護在其次,利用才是要."

黃詩詩搖頭道:"不可能,人家畢竟是親父子,怎麼可能是利用."

葉空哧道:"我都看得出胡海龍身體不好的原因,胡可活了那麼多年,修為那麼高,他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如果他在最初,就提醒胡海龍以修煉為主,不要操那麼多心,胡海龍也不會這樣≡然,胡可是自己想做皇帝,擔心胡海龍閉關修煉會影響他的大計,耽誤他的時間……依我看,在他心里當皇帝還是比兒子重要啊."

葉空這一,黃詩詩和諸凌飛都不由得點頭了.

諸凌飛舉著一杯裝滿綠色汁液的酒杯,思索一下道:"那我也要胡可真一都進入了大乘期,他也更加清楚飛升和成仙的重要性,又怎麼會花費時間花費心計,來搞什麼仙國呢?成仙和做皇帝哪個重要,他分不清嘛?"

"你的有點道理."葉空點頭,想想,實在想不出個原因,只有笑道:"人家的事,我們管那麼多作甚?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回去滄南,找到那兩塊令牌,靈藥山和尸陰宗……該怎麼去要呢?"

正當他們著,後邊易曼影卻突然走了出來,問道:"葉空,還有啊,你答應我,離開那里就告訴我,你們那天到底笑什麼?"

葉空先是一愣,隨即想起來,那天黃詩詩在他胳膊上寫字,于是笑著把原委一講.

易曼影這才恍然大悟,"原來你們那不是在親熱,是互相在身上寫字啊."

諸凌飛知道易曼影的心思,當下站起來,拉起葉空,道:"好了,讓我們擅吧,你去後艙教教曼影妹妹怎麼樣在身上寫字吧."

看著楚楚動人的易曼影,某人頓時口水大流.

給讀者的話:

作位道友元宵快樂~

今天就兩章了~蠻老祖也去找人身上寫字玩,你們不要學我哦~

上篇:一零五四 取回當票     下篇:一零五六 返航影雪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