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五七 黃詩詩的結界  
   
一零五七 黃詩詩的結界

"這麼快就來到了滄北,這就是滄北嘛?"黃詩詩睜大好奇的眼睛,打量著幻境城市.

"呀!這里地面上鋪的全部都是紫玉!房子全部都是黑金!這些都是幻陣嘛,好真實呀!"和葉空第一次來一樣,黃詩詩看見這些都無比的吃驚.

星舟回來的路上,諸凌飛和黃詩詩一次伺候葉空的次數多了,兩人的關系竟然因此拉近了不少,至少不象當初那麼敵對了.

諸凌飛笑道,"這里有的是幻陣,有的是真實的,象這些地面和房屋,都是真實的."

"都是真實的."黃詩詩眼睛里全是星星了,如果都拿去云遙,那得賣多少靈石呀!

正在他們話間,凌紫秋走了出來,她一眼看見黃詩詩是元嬰大圓滿的修為,就明白葉空帶此人來干什麼了.

凌紫秋還是一身湖綠衫裙,亭亭玉立,走過來笑道,"這位妹妹,現在你看到的都是真實的,不過稍後,我會讓你看到幻境,更准確的是夢境."

黃詩詩之前聽葉空過,在這里就是通過夢境,讓人在短期之內經曆數次生死輪回,在夢境中過上幾種不同的人生,找到屬于自己的化神境,突破進入化神期.

不過葉空卻沒跟黃詩詩狂鵬和凌紫秋的事.黃詩詩一看出來位大美人,又叫自己妹妹,心里還以為也是葉空的女人.

不過再一看,對方竟然是妖修♀子連妖修……黃詩詩有些吃驚.倒不是黃詩詩醋意大,而是人的觀念如此,不管滄南還是云遙,也不管是修道還是修魔,大家都對人妖戀有些難接受.

妖嘛,就是動物修煉而來,人和動物……別那個世界,就算開放包容的地球人都難以接受吧.

不過想到這次求人家幫忙來的,黃詩詩也只有親熱的過去,笑道,"姐姐,我叫黃詩詩,以後都是一家人,還得多關照妹♀次就來給姐姐添麻煩了."

葉空和狂鵬兄弟相稱,也可以是一家人.凌紫秋沒往歪了想,當下笑道,"談不上麻煩,都是一家人嘛,我叫凌紫秋,你就叫我紫秋姐吧."

凌紫秋為人客氣,外表又柔弱,黃詩詩和她寒暄幾句,也對她大有好感,不再理會人妖的區別.當黃詩詩跟著凌紫秋走進城市中央的大屋時,她笑道,"紫秋姐姐,那個流氓就知道戲弄我們女子,你可得好好管教他."

凌紫秋笑道,"我怎好管教他,要管教,那得你來才行."

黃詩詩忙道,"不敢不敢,還是紫秋姐姐管,我最多從旁協助一下."

諸凌飛笑著上去道,"要管當然是一起管拉,我們要一起管著這子,不讓他在星舟上那樣胡作非為."

葉空一聽不對勁啊,這諸凌飛夠壞,這是把黃詩詩繼續往溝里帶∠緊上去打斷她們雞同鴨講的對話,否則黃詩詩出什麼兒童不宜的,人家凌紫秋就尷尬了.

"嫂子,金鵬呢?"葉空走上去,一個稱呼就讓黃詩詩明白了,關系不是她想的那樣.

凌紫秋被問起兒子,笑道,"你那些化形之水還真的有用,這幾年來不但修煉飛快,而且也已經開始化形了,現在閉關了,等他出來,就可以跟著你這個叔叔走南闖北了."

"那是當然."葉空點點頭,這才拉過黃詩詩道,"這是我的道侶黃詩詩,這次就想借用你這的夢境,給她來個幾世,讓她早點進入化神."

凌紫秋笑道,"這些不過舉手之勞,我這里孤寂,巴不得有個伴呢."完,她又道,"當初凌飛沒有到元嬰大圓滿,所以一直到輪回第九次,我想詩詩妹子一定會快的多."

大家都是修士,簡意胲,黃詩詩便對葉空點點頭,走上那條仿佛通往光明的大路,慢慢的,就看她腳步停了下來.

她進入了夢境.

第一世,她變成了一支筆.從老匠人的手中誕生,又進入商店,最後被一個年輕的書生買走.在那一世,她口不能,眼不能視,更多時候都被裝在暗無天日的筆套和筆筒中,渾渾沌沌,她只知道自己後來又轉了幾個人的手,而這一世的最後一幕,是它最後一個主人被殺死,它也被刀劈成兩半.

第二世,她變成了那個書生.書生一輩子郁郁不得志,書畫雙絕,卻無人重視,最後家道中落,被壞人霸占最後房產,只帶了幾支筆出門.就在他潦倒無助,生活無著的時刻,青樓的一個花魁現了他,主動幫助他,並將他介紹給太子.太子看了他的畫作大喜,又把他介紹給皇帝,書生從此飛黃騰達,平步青云.

不過書生還是不開心,因為他愛上了花魁.可那個女人是太子的女人,偶爾老皇帝也來……雖然混亂,可是其他人要想得到這女人,那就不可能了.而且書生又覺得太子皇帝于自己有恩,也不能那麼做.

過了好多年,他現自己不當官時潦倒,現在當官了更潦倒,自己愛了多少年的女人,別親嘴摸手,連表白都不敢!最後某天,他把這只筆送給那女子,借以表白愛意,隨後他掛冠離去,云游四方.

到了第三世,黃詩詩又成了那個花魁.她雖然出身青樓,可是卻出汙泥而不染,不但相貌絕,而且精通詩畫.不過在那種煙花之地,清白能有幾時?很快,有個老財主花大價錢包了她第一夜,她當然拚死反抗,可青樓收了銀子當然要讓客人滿意.龜奴們一湧而上,制住她,讓老財上……就在她絕望時,一個翩翩男子出現救了她.

想不到這男子是微服出訪的太子,花魁非承激,又仰慕,這太子也對詩畫頗有研究……兩人研究著就進了羅帳,研究起人生大事來了.

因為花魁的出身無法入宮,便被太子養在青樓,可那太子也花得很,慢慢就來得很少了.終有一天,老皇帝知道兒子包了一個,皇帝惱怒,也微服去看看,本想拿了這女.可一看,老皇帝也動心了,花魁怎麼能伺候父子呢?當然不肯.

可太子聽了,好久不出現的太子出現了,勸她取悅老皇帝來穩固他太子之位.為了太子,她只好應了下來,從此被這對父子輪流使用.至于書生,只是她偶爾所救,開始並沒有什麼想法,直到後來書生托人送來這支筆……她已經困倦于皇帝父子之間,不過她依然感激太子當初救她之恩.

于是當天,她便將此筆托人贈給太子,我走了,做個留念吧.接著,她便連夜去書生的官邸,想跟著書生云游去罷.可書生沒指望有結果,之前派人送筆時,他就先走了!

花魁郁悶的要死,難道現在回去嘛?太子會怎麼看我?

正在花魁為難,在書生府邸呆,有人追來了!讓人意外的是,來的竟然是老皇帝!花魁對老皇帝一直沒好感,可這次卻萬分感動,兩人當即就在車里搞起來.

其實太子得到消息了,卻沒來,而是把消息給老皇帝放去,老皇帝匆忙離開,衛兵都沒帶幾個.太子等的就是此刻,立即調動自己的人馬,偽裝成刺客,把正在車里和花魁行事的老皇帝給干掉了.

想不到的是,這一次老皇帝留了種,花魁後來生了個兒子,太子還以為這是他的兒子,登基後立為太子,殊不料花魁等兒子長大後,把這些告訴了兒子,兒子找了個機會,又把已經做皇帝的太子殺了.

第四世,黃詩詩又成了太子.

第五世,她又成了皇帝……

一世又一世,每一次重生,一個新的生命一個新的視角,在這同樣的一個故事里,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每換一個人,她就有不一樣的感觸.再正直的人,也有自私的心.再霸道鐵血的人,也有柔和善良的一刻.什麼是事態,什麼是人心?

黃詩詩在第五世結束,心中頓有所悟,一聲長嘯中,化神境大成,不是畫音魔宗常見的詩畫或者畫音結界,而是霸道強橫的筆劍結界.

手中之筆,化之為劍,自此不再繪丹青,揮劍一笑斬塵!

黃詩詩這次收獲巨大,不但找到了自己的化神結界,而且心境有了極大提升,從夢境中出來,就找地方去閉關了.

葉空也離去了,黃詩詩接下來閉關至少也是十年八年,他看見黃詩詩找到自己的化神境,還是如此厲害,他已經夠欣慰的了.

離開了滄北,葉空便直接趕往了靈藥山.

沒錯,他就是去靈藥山找煉凡塵要那個五行令牌的,至于交換的條件,就是他的九世果了.

有人,葉空你自私啊,有九世果不給黃詩詩,而是拿去換東西.其實九世果和夢境中經曆幾世輪回,那是完全一樣的,沒有任何不用.葉空脾氣不好,可也不是那種會虧待自己老婆的人.

葉空用琵琶珠收了諸凌飛,和凌紫秋告別以後,就使用黑衣令牌來到了黑衣魔宗♀邊的記錄傳送點,有一個位置在萬家城,于是葉空一步就傳送到了滄南萬家城.

來到萬家城,想到柳英,葉空心里有些不舒服,也沒耽擱,直接駕起飛劍離去,飛向北方,靈藥山.

上篇:一零五六 返航影雪城     下篇:一零五八 靈藥山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