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五八 靈藥山偶遇  
   
一零五八 靈藥山偶遇

這一日陰雨連綿,覆蓋著綠色樹木的起伏山的上空,全部被細如針芒的雨點籠罩,所謂青山隱隱細雨如霧,分外妖嬈.

突然天空中一道遁光飛來,那遁光度極快,若是仔細看,可以看見遁光前端一個青衣少年的影子忽隱忽現,一看就是元嬰真君在展施瞬移手段.

來者正是葉空,他也沒有在萬家城耽擱,一路飛來.

象他這樣的修為,這點細雨對他根本毫無作用,全身被靈力罩包裹的他,就算是下冰雹也打不到他身體上.

不過細雨對他的心還是有很大影響的.

雨絲添愁緒,一路飛來,當日那些景一一浮現,當日那種心也悄悄泛上心頭.

"賊,你別擔心,我一定會稟明師尊,收你入門."

"日他先人,你看我象擔心的樣子嘛,我隨便在哪個坊市都能制符賺大錢……"

曾經那些年少輕狂的話語,音猶在耳,如今憶起,葉空面帶微笑,可視線,卻有點模糊.

別人不知道,其實葉空自己知道.當日他心中是如何熱切的想要加入靈藥山.加入修仙大宗,還能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任他嘴上如何倔強,心里卻非常期待.

可沒想到,後來竟然生那麼多事!

當日飛了三天的行程,現在不過半日就到了.

遠遠看著淒迷煙雨中的平頭死火山,葉空吐遁光,佇立在雨蒙蒙的半空中,屹立良久,口中才吐出一句,"快三十年了……"

距離上次來這里,已經快到三十年了.

當初他才是個煉氣期的毛頭菜鳥,看著人家築基真人都要眼熱半天,心中充滿了向往,充滿了好奇.而再次回來,他已經成為一宗之主,元嬰真君……

可是,那個人卻不在了.

"若蘭,你在仙界還好嘛?"葉空感歎一句,繼續飛行.

沒一會,葉空已經站在靈藥山的面前了,腳下就是上山的道路,上邊有不少修士和凡人嘈雜.

冬去春來,又到了各宗派收弟子的時刻,送仙亭里無數少年用熱切的眼神看著山道口的巨大玉石牌坊.靈藥山被陣法包裹,那些宮殿亭台,外邊都是看不見的,他們能看見的,只有那寫著靈藥山三個字的大牌坊.

在這些少年身邊,是他們的父母♀些人有的穿著華貴,有的衣衫襤褸,不過此刻的心卻都一樣矛盾.誰都消自己的孩子能有出息,成仙得道,光宗耀祖……可送仙亭中間立著石碑上的字卻在提醒著他們,這一去便是天人隔絕.

和云符宗的送仙亭一樣,靈藥山送仙亭里石碑也是正反各四個字↓面是"仙路艱難".提醒新修士們修仙並不是想象中風光,是很艱難很握的!反面是"仙凡殊途".提醒那些已經入門的修士,仙人和凡人不是一路人了,尿不到一個壺里去了,少想家里,安心修煉吧.

當然了,這些和葉空沒什麼關系,混元宗的送仙亭在哪他都不知道,自己宗不管來管別人宗?

他收拾一下心,想想和煉凡塵的措詞,這才降下法器,停在送仙亭前邊的山道上.他是來登門拜訪的,當然要從正門送上拜帖,總不能去沖人家護山大陣吧.

看著天上落下的這位,那些凡人和低階修士趕緊都閉嘴不,生怕驚擾了上仙.

同時,在外邊趾高氣昂的靈藥山三代弟子忙換上一副面孔,奔過來,點頭哈腰道,"前輩,不知前輩來我宗何事,可否要我等通報?"

上來的兩人不過煉氣期修為,讓他們通報也是扯淡,他們能見到煉凡塵麼?

"免了."葉空一擺手,提步往著石階上行走.

可剛走兩步,背後卻突然響起一個女子聲的呼喊,"前邊……可是葉……前輩?"

葉空一愣,怎麼來送仙的凡人,還有人認識自己呢?回頭一看,現送仙亭外邊站著四個修士,兩男兩女,男的都是結丹初期修為,女的都是築基大圓滿的修為,都穿著合歡宗的衣服.

"蘇娜娜和蘇?"這兩女正是當初在滄北探索時認識的那對合歡宗姐妹.

葉空有些奇怪,他們都是有門有派的,修為也算不錯,干嘛混在靈藥山大門外呢?

開口的正是妹妹蘇,當初在滄北,她就比較膽大≌才看見葉空降下來,開始還不太相信.畢竟,當初在滄北,大家都是築基期,葉空再厲害,能進入元嬰期?太快了,這是葉空嘛?

不過看著葉空就要離開,蘇也管不到許多,趕緊開聲呼喊.看見葉空回頭,心里頓時喜悅了起來.

"你們在此有何事?"葉空返身走下來.

葉空剛走過來,姐姐蘇娜娜竟然撲嗵一下跪在葉空面前,哭道,"葉宗主救我們的孩兒."

葉空趕緊去扶,卻沒想到這邊還沒起來,蘇和那兩男人也要下跪……

"使不得使不得."葉空一邊攙扶著他們一邊抬手在當場布下一個禁制,擋住其他人好奇的目光.

扶起他們,蘇娜娜一介紹,原來這兩男修士就是她們姐妹的道侶,一個叫鄭景強,一個叫李嚴波,兩人都是其他宗派的弟子,結成道侶以後,也都加入了合歡宗.合歡宗比較重視雙修,蘇娜娜和蘇有了道侶以後,提升修為的度也增加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還先後懷孕,一家生了個男孩,還有家生了個女孩.

修為提高了,一切安逸了,孩子也有了,按也幸福了,蘇娜娜和蘇也都停在築基大圓滿很久了,于是便准備准備開始結丹吧.按,金丹丸以前都有宗內免費煉制提供的,可到了蘇娜娜蘇的時候,規矩改了.

因為葉空帶回來的後期功法,在滄南大陸引起一場修煉的熱潮.所以合歡宗的宗主依彤真君和其他真君全部都閉關修煉去了,沒有元嬰真君閑著沒事來煉制金丹丸了.于是宗里改成放靈石,讓弟子你們自己去購買好了.

可是附近各家坊市金丹丸都緊張,就算有也被炒到讓她們無法承受的價格.好在蘇娜娜的道侶鄭景強交游甚廣,聽洪荒邊沿的有些亂七八糟的外族坊市,那里有金丹丸!

于是兩家子帶著孩子,就去了,具體況也算順利,金丹丸也漲價了,可是也算是買到了.可誰知,就在准備離開的那天,卻出事了.兩個孩子一個七歲一個八歲,都比較頑皮,竟然被洪荒中的一種毒蟲給咬傷了.

找當地人一問,鄭景強和李嚴波都傻了眼♀種毒蟲不是普通的毒蟲,而是很稀少的洪荒蟲,叫做豸蠍.當地人都搖手了,等死吧,沒救的,被豸蠍咬到只有死路一條!

孩子是爹娘的心頭肉啊,看著兩孩子這樣,這兩家人也只有四處打聽.

最後,還終于給他們找到了方法,只有靈藥山的黑玉斷續丸可以救命.

葉空聽到這里點點頭,黑玉斷續丸確實是好東西,不管再嚴重的傷,一吃准好!之前救了煉凡塵,煉大修士曾經送他一瓶,還數次救了葉空的命,不過現在已經被他用完了.

黑玉斷續丸是好東西,可是卻是花再多靈石都買不到的東西!別外人,就算是靈藥山自家人,想要弄一顆黑玉斷續丸,都難上加難,以蘇家姐妹他們的力量,想要得到黑玉斷續丸幾乎是沒有可能.

葉空點頭,道:"我也知道黑玉斷續丸,不過聽這是靈藥山的獨門聖藥,秘方只有煉大修士才有,所以也只有他能煉出來,而現在煉大修士忙著沖擊化神境,哪有時間煉制,所以此刻要找,怕是難上難."

鄭景強道:"確實這樣,劉彬宇也是這樣的……"

到劉彬宇,蘇娜娜頓時開口怒道:"別提那個混蛋家伙!簡直是畜生不如,居然看著我們救子心切,他……"

蘇娜娜臉上一,不下去了.

葉空忙問為什麼.鄭景強也是著臉,不知道怎麼.倒是蘇比較直接,把事原委一.

原來他們來到靈藥山,想要找到黑玉斷續丸根本沒有指望.好在鄭景強交游廣,人托人,最後也找到一個熟人,那就是靈藥山的結丹老祖劉彬宇.

按,這劉彬宇也是沒有機會搞到黑玉斷續丸的.可是也叫巧了,這劉彬宇當初曾經為了靈藥山受過傷,當時一個煉丹爐煉制丹藥中出了狀況,眼看就要爆炸,如果一炸,火山下邊的煉丹房要炸塌一大片♀劉彬宇也算是眼尖手快,在臨爆炸的一刻,將丹爐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

最後丹爐在他儲物袋里爆炸了,這子受傷不輕,煉凡塵為了表彰他,賞了兩顆黑玉斷續丸.劉彬宇也沒舍得吃,就把這兩顆給留下了≌好,現在鄭景強等人來求丹了.

劉彬宇開始當然不會給.誰都知道,這黑玉斷續丸那是救命的,怎麼會給你?你出再多靈石也不會賣.

不過等他看到蘇家姐妹,就動心了,畢竟是合歡宗的女人嘛,外表火熱內心純潔,男人都要動心的.劉彬宇便提出,姐妹倆伺候他一下,他就轉讓出一顆.

上篇:一零五七 黃詩詩的結界     下篇:一零五九 誆騙改明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