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五九 誆騙改明搶  
   
一零五九 誆騙改明搶

葉空聽完大怒,"這劉彬宇簡直是無恥之極,竟然提出這種要求,還只肯轉讓一顆!"

蘇娜娜歎道,"若是他肯轉讓兩顆,怕是我們都已經答應于他了."

她這一,鄭景強和李嚴波頓時面耳赤.李嚴波怒道,"也罷,不如我們離開這里,另想他法."

蘇卻開口斥道,"葉宗主在這里,要你開口,但憑葉宗主作主."

葉空看看蘇,覺每個女人都不簡單,她明著是斥責自己男人,可其實是給自己壓力呢.

葉空本來是有心幫忙的,不過現在有些不爽,開口道,"既然如此,那麼此事就包在我身上‰當初,葉某人曾經答應過二位,無條件幫你們各做一件事,等我幫你們取得黑玉斷續丸,也就還了人,大家日後兩不相欠."

雖然葉空一口答應,可明顯口氣不悅.鄭景強和李嚴波都有些尷尬,不知道怎麼.

他們都是聽過葉空大名的,不過卻不知道自己老婆和葉空到底關系如何,也不敢多.惹惱這家伙可不得了,滄南大陸人人知道此人脾氣不是太好,最關鍵翻臉就翻臉.

蘇臉色一,其實她並不是要把葉空拉下水,而是怕葉空不願幫忙,以此提醒葉空:你還欠我們人呢.

好了,現在葉空願意還人了,卻把此人給得罪了.

蘇娜娜雖然不如妹妹膽大潑辣,可卻溫柔許多,她忙道,"葉前輩,您就不要計較我們姐妹了,您也不是不知道,有時候就有點性子……"

看著蘇娜娜這樣,葉空心里略微舒服點,想到當初蘇在河里洗澡遇到自己,還故意勾自己來著♀丫頭確實有些心計的.

"算了,我和你們一塊上山,再去找那個劉彬宇便是,我倒要看看此人有多無恥."

本來是准備一起上山的,可鄭景強卻惦記寄放在客棧中的孩子,葉空笑道,"你們兩男人就在山下稍等,我剛好可以看看那劉彬宇的無恥嘴臉."

于是,鄭景強和李嚴波便在山下等待,葉空帶著蘇家姐妹上山,出了禁制時,葉空已經成了結丹初期的修為.

跟蘇家姐妹上山,葉空也不通報了,讓蘇家姐妹在前,他跟在後邊.

蘇家姐妹想要進去也是需要里邊允許的,門口築基真人已經認識她們了,笑道,"二位合歡宗的姐姐,這黑玉斷續丸不是誰都能拿出的,你們就別費力了."

蘇娜娜道,"劉彬宇前輩已經答應我們了,還請通報一聲."

兩築基真人都有些吃驚,這劉彬宇師叔莫非失心瘋了,將自己秉之物賣給別人?

正在他們要傳音符時,後邊葉空道,"二位道友,記得加上一句,她們的道侶沒來."

聽葉空這一,兩個值班的真人相視一笑,都明白了什麼.

靈藥山里邊,劉彬宇接到傳音符,臉上浮起一絲笑容.其實修仙之人對男女之事也並不是很熱衷,讓劉彬宇如此動心的,是這蘇娜娜和蘇都是合歡宗女子.

要想得到合歡宗女子,就是娶了其,加入合歡宗,顯然這是劉彬宇不願干的,所以他對合歡宗女子垂涎以久了.

更加讓他動心的是,他曾經得了一套采補功法,據對合歡宗這種精于雙修宗派的弟子特別有效.要知道采補對另一方是有傷害的,不過劉彬宇准備行事時突然使用,讓她們吃個啞巴虧.

唯一欠缺就是這對姐妹修為才築基大圓滿,低了些,不過好在是兩個人……若是采補成功,不定就能突破瓶頸,進入結丹大圓滿呢!

劉彬宇臉上一喜,立即回了個傳音符,"放行."

大門口得了回信,那兩築基真人便放他們進入,看著蘇家姐妹的背影都不由得感歎劉彬宇師叔好豔福啊.

走入大陣中,眼前景象為之一變,只見靈藥山上綠樹花,宮殿連云,那些縹緲在云霧中,煙雨中的建築更加顯得神秘而壯美.

三十年了,這里的建築群基本沒有改變.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葉空睹景生,腳下不由得一停,神恍惚起來.

蘇家姐妹看他突然吐,不由得心里一慌,心,葉空不會臨時變卦吧?

蘇給姐姐傳音道,"姐姐,葉空他是不是擔心劉彬宇不買他的賬,在想辦法?"

蘇娜娜道,"有可能吧,不過葉前輩已經是元嬰真君了."

蘇歎道,"那劉彬宇也已經結丹後期了,雖然比不上葉空,可是這里是靈藥山,他會害怕葉空嘛?我就怕我們這次又錯了,葉空他脾氣不好,別弄到最後丹藥沒求到,反惹上什麼禍端……"

蘇娜娜心里一慌,妹妹擔心的沒錯,葉空此人到哪都能沒事惹事,事弄成大事的,自己這次是對是錯呢?

她們心神不定中,葉空走回心神,擺手道,"想起了一個朋友,走,繼續走."

沒一會,來到後山中下部,這里是結丹老祖們洞府密集之處.劉彬宇正在等待,本以為就是兩女,沒想到又跟著個青衣少年.

劉彬宇不常出門,還真不認識葉某人,不過一看對方修為結丹一層,心里鄙視了一下,放三人進入.

"這是我們的朋友葉道友,剛巧在門口遇上,他也是想來靈藥山求丹藥,便一起來了."蘇娜娜按葉空的吩咐,賠笑著介紹道.

劉彬宇心里不爽,我以為你們是來獻"身"的,你們卻把個半路認識的子帶來,這算什麼?

"你們沒有誠意啊,回去吧,這事我幫不上."劉彬宇死魚眼一翻,面色陰沉,毫不給面子,直接下逐客令了.

蘇娜娜看他這樣,慌忙道,"劉前輩,您就幫幫忙吧……要不,我們答應你,您把兩顆都賣給我們,只有一顆,我們兩孩子呢……"

劉彬宇看看後邊葉空,總不能當著外人談這些事吧,便開口道,"那位葉道友,你有什麼事,先看吧."

沒想到這子嘿嘿一笑,"你們先談,我不急."

你不急,我急呀!劉彬宇都要罵人了.忍住一口氣,道,"這位葉道友,劉某事比較繁忙,這次能見你,也是因為這兩位合歡宗的道友,你若支支吾吾遮遮掩掩,那便不用了."

劉彬宇如此不給臉,葉空也不惱,湊上來笑道:"劉道友,你也莫要趕我走,我今天來是想請你幫我煉一種丹藥,等我把材料拿出來,道友你就感興趣了."

劉彬宇笑道:"葉道友,不是劉某吹牛,劉某金丹大成上百年,期間找我煉丹者無數,各種珍稀材料也見過不少,什麼萬把塊靈石的材料就不要拿出來了."

葉空哧道,你口氣倒是不,上萬靈石的材料都不要拿出來,怕是煉凡塵也吹不出這種大氣.不過葉空臉上卻是不變,笑道:"那是當然,在下要麼不拿出來,要拿出來,就是奇珍異寶."

他完,一抬手,一朵蓮花托在了手心.

這正是九幽墨心蓮,給延平吃了一片,葉空自己吃了兩片,現在還有六片呢.

劉彬宇也確實是個不錯的丹師,對各種材料熟悉的很,一眼就看出此物,雙眼一亮.

"九幽通心蓮!"蘇家姐妹都有些吃驚.一是驚于葉空竟拿出這等珍貴材料,而是驚于葉空為什麼不拿此物給自己.要知道,對于她們孩兒的傷,雖然九幽通心蓮趕不上黑玉斷續丸對症,可也能治愈大部分.

莫非葉宗主想用此物和劉彬宇換取黑玉斷續丸?蘇娜娜這樣想到.其實她哪知道,葉某人打的是空手套白狼的主意.

看著蘇家姐妹叫錯,劉彬宇也不話,心里已經開始盤算怎麼把這子的九幽墨心蓮給套下來.

葉空以錯就錯,也裝作不知,道:"是啊,所以我想用此物煉制些療傷的丹藥,不知劉道友能否幫這個忙,其實我本想找馬曉緯煉制的,不過他閉關結丹了."

劉彬宇心里一爽.要知道,療傷的丹藥最容易玩點子,到時候可以放些其他珍惜材料冒充,就可以把這株九幽墨心蓮整個套取下來.

"哦?你認識馬曉緯師侄啊."劉彬宇立即熱起來,笑道:"都是熟人就好辦了,馬師侄閉關十多年了,恐怕還有幾十年才能出來,這事就交給劉某吧,我保證你能得到一爐,不!兩爐極其優質的療傷丹藥!"

沒想到,葉空卻皺眉道:"我來之前,經常聽人,有些丹師給人煉丹會以次充好,套取別人的好材料.還有更惡劣的,丹藥煉出來以後,現丹藥不錯,便占為己有."

劉彬宇笑道:"那是外邊的歪貓子丹師,我們靈藥山的信譽是有保證的,更何況我劉彬宇什麼療傷丹藥沒有?要吞你的丹藥,你太看不起人了."為了讓葉空放心,他取出一個瓶,笑道:"這里就是我靈藥山的療傷聖藥黑玉斷續丸,你,我有必要騙你的九幽通心蓮嘛?"

聽見黑玉斷續丸,蘇家姐妹的雙目頓時一亮♀一幕剛巧被劉彬宇看見,他心里頓時叫道,不好,這子這是誘我取出黑玉斷續丸啊,怕是他目的不純啊.

劉彬宇心念一動,趕緊就想收回瓶.

可葉空就等著他拿出來呢,劈手就從他手中接過來,打開一看,果然是黑玉斷續丸,隨即就納入了儲物戒指中.

劉彬宇沒想到這子如此明目張膽,先是一愣,隨即大怒,"子!誆騙不成,你明搶是不是!"

葉空一聲冷笑,"以寶挾持,居心不良,沒殺你奪寶,就是給煉凡塵的面子了!"

完之後,元嬰真君的氣勢立即釋放了出來!

"元嬰期前輩!"劉彬宇驚了一下,隨即冷笑道:"前輩,別忘了這里是靈藥山,你以為你們走的掉麼?"劉彬宇完,一抬手,數道金光射出,通知靈藥山各宗各堂,五大元嬰,所有弟子"元嬰期敵襲!"

靈藥山後山最高處,煉凡塵的洞府,煉若蘭的師尊青鸞老祖正在接待著青冥谷的客人石頂風大修士,接到傳音符,頓時俏臉上浮起一層怒氣,冷哼道:"元嬰初期也來我們靈藥山撒野,莫非以為凡塵修士修煉,宗內無人?我倒要看看是何方神聖!"

石頂風此次來也是有求靈藥山,當即也站起來,道:"我也去看看,是不是能幫把手!"

上篇:一零五八 靈藥山偶遇     下篇:一零六零 再見青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