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六二防火防盜防葉空  
   
一零六二防火防盜防葉空

葉空倒真沒吹牛,他現在法寶妖寵骨龍傀儡,隨便哪一樣搞定個元嬰根本不費勁何況,琵琶珠里諸凌飛姐姐還在那打瞌睡呢,就算把王瑞克放出來,也能抵擋一個元嬰

"葉空,只要你歸還我宗古寶,並且向死去的白燕風謝罪,我們便放你離去"鸞看葉空不出來,還以為他怕了

卻沒想到,某人一個瞬移出門,卻道,"只要你靈藥山送上古寶,代白燕風那人渣向我謝罪,葉某便當此事沒有發生"

葉空把鸞的話又送還了過去

"你真的結嬰了"鸞本來還不信,現在看他使用瞬移,還真是元嬰的神通

短暫的驚訝以後,鸞立即鎮定下來,冷笑道,"當年沒收留那個喪家之犬,看來還真是個失誤呀"

葉空哈哈笑道,"當年沒留在這個鬼地方還真是葉某的幸運呀"

鸞臉上怒意一閃,道,"那我就試試你的修為"

鸞完,元嬰真君龐大的神識放出,強大的靈壓猶如烏云壓頂一樣的壓制住洞府內的所有修士

別對面葉空,就連附近的其他靈藥山弟子也都感覺到了

"鸞真君到底是元嬰中期,好強大的神識"

"是呀,若是我等,被這靈壓一壓,怕是當場就得癱軟"

聽著弟子們議論,青鸞面有得色,自己這個妹妹果然越來越厲害不過等她再看葉空,她又驚訝地張大了嘴

在青鸞想來,葉空此刻怕是不好受,一個剛結嬰的神識怎麼能抵擋得住元嬰中期呢?

恐怕葉空不是兩腿癱軟,就是全身哆嗦,再不然也要盤腿打坐,拼命對抗

可真正景卻不是這樣,只見某人也不知道啥時候搗騰出一張大椅子坐著,悠閑自得,輕松無比不但如此,他嘴里還招呼著蘇家姐妹給他捶背按摩,仿佛一點都沒感覺到來自鸞真君的神識壓力

青鸞和那些弟子都呆住了,沒想到葉空的神識竟然這樣強可鸞卻依舊不信邪,她猜測這子已經頂不住了,所以故作姿態而已

加大靈壓

鸞心中一怒,把所有神識放出,全部集中壓在葉空身上,那神識的力量有如排山倒海,靈藥山弟子們全部色變

可葉空有五個元嬰,神識強,在五行仙府殘煜神君用靈壓壓他都沒討到好,又何況是鸞?

所以鸞在那邊堅持到額頭出汗,而某人卻悠閑如故,同時還歎氣道,"娜娜,你們早早的找到道侶,做得對啊你看對面那位老姑婆,就是沒男人導致心理BT了,現在看見男人就想壓,又不好意思真壓,只好靈壓,你們本座是不是要反壓她一下?"

靈藥山的弟子聽了心里都在罵,這葉空話太缺德了,人家找不找道侶礙你什麼事?鸞師尊最恨人家這個

果然,本來已經准備收回神識的鸞聽見此話頓時大怒,往嘴里猛塞幾顆丹藥,頓時,那靈壓又增強不少

可就算這樣,某人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還一摸儲物戒指取出一大堆法器,對蘇娜娜道,"娜娜,聽控制法器的數量最考驗神識,不如我們看看靈壓之下,我還能控制多少把法器"

蘇娜娜和蘇算是看出來了,葉宗主還真不是吹牛,就算靈藥山五大元嬰全來,也拿他沒辦法

看見葉空又祭起一樣樣法器,那些弟子也看出來了,自己的鸞師尊完全不是葉空對手,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不過這葉空也忒缺德,你早點放出神識頂回鸞的神識不就行了,你這不是故意惡心人麼?

鸞也知道自己和對方相差甚大,把神識一收,一張粉臉已經漲得通的神識的戰斗最是累人,尤其是她還服用了刺激神識瞬間強大的培靈丹,所以她有些氣喘籲籲,額頭布滿細密的香汗

"妹妹,要不要休息一會?"青鸞連忙上來問道

"不要哼,想不到這子果然有些邪門,神識居然這麼強"鸞一抹腦門上的汗,指著葉空又道,"姓葉的,敢不敢和我手底下玩點真格的?"

葉空哈哈笑道,"手底下玩?床底下玩我都不怕你"

"豎子找死"鸞大怒,一抬手,只見她有著花邊的色大中突然射出十三道青光

那青光出了衣的時刻還是一顆顆丹丸,可到了葉空面前,卻已經是十三把青色短劍

"丹劍?"葉空眉頭一皺丹解東西挺討厭,你把前邊的劍擊闌用,其劍意存在于劍尾的丹丸中

"退開一邊"葉空揮退蘇家姐妹,站起身來,手中一個金光閃閃的東西已經在手……

"丹劍,都給我滾蛋"葉空右手連揮十三下,十三道金色月芽出現,金光燦燦,帶著閃爍的光華絕塵斬去

"金光鋤"那些靈藥山的老人都知道,這是靈藥山的三大古寶之一,也不知怎麼,竟然弄到了葉空那兒

"刷刷刷……"十三聲密集的聲音之後,只見那十三把短劍已經消失,噼噼啪啪落在地上的是二十六個被劈成兩半的丹丸

不過月芽斬是很霸道的,劈開丹丸繼續前行,最後十三道金光全部斬在劉彬宇洞府的內壁上

這下動靜可大了,洞府陣法被強力擊破,發出轟地一聲巨響,整個靈藥山的人都聽見了

本來劉彬宇通知的幾個重要部門,其他弟子什麼的都不知,可這一聲巨響,把整個靈藥山都驚動了,數千的弟子們駕著法器飛過來查看,只見天空中到處都是法器發出的各色光華

就連迎賓樓里的那些外宗修士們都驚動了,紛紛走出樓來,打聽怎麼回事

"聽混元宗宗主葉空帶人來想要征服靈藥山"

"那葉空豈不是要想一統滄南,讓各大宗派成為他們混元宗的分號?"

"不對,你們的不對,其實是葉空看上了靈藥山的女人,帶人來搶親"

一時間猜測亂起,什麼的都有,不過都沒好話,貌似某人在滄南大陸的名聲並不那麼好後來因此還流傳了一句話,防火防盜防葉空

正在這些人的猜測中,就看見山腳下,一男一女,兩個人各架一把飛劍飛了出來

女子一身裝,腳踩一把青綠色飛劍,一雙美眸充滿火焰瞪著對面男子

而男子是一個少年,他穿著青色長衫,負手立于一柄銀色灑金的飛劍之上若不是他雙眉間不經意流露的桀傲不馴,誰也看不出他就是名震滄南的混元宗宗主葉空,還以為他是青蔥純良的鄰家哥哥

靈藥山那平頭的火山山頂上方,一對男女憑空而立,一任細雨微風吹打,動都不動

鸞冷哼道,"狂妄子,自以為神識比別人多上那麼一點半點,就牛的不行了你以為人人都怕你?"

葉空回道,"怕不怕,不是用嘴的"

"那就讓你這狂妄無知的子見識見識"鸞哼了一聲,以靈力禦氣,道,"在場所有弟子聽著,今日我鸞要與混元宗葉空公平的比試一番,不管誰輸誰贏,其他人等都不得插手,比試結束……"

鸞的聲音絲毫不受風雨影響,傳進在場數千修士的耳中,那些圍觀的修士們紛紛駕著飛劍後退,元嬰之間的戰斗,不是他們可以摻和的,不心被波及,也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

而在迎賓樓前的其他宗派弟子則看得清楚,這里有獨立陣法保護,應該也安全

一個長臉白頭發的老修士看著天空,捋須開口道,"這鸞真君自不量力了,當眾挑戰葉空,純屬自取其辱"

身邊來自另一個宗派的年輕修士卻是鸞真君的崇拜者,他不以為然,道,"道友怎麼能這樣?鸞真君乃是一元嬰中的修士,這葉空不過剛結嬰……"

年輕修士還沒完,老者就打斷道,"道友此差矣老朽曾經研究過葉空出名的數場戰役,哪一次不是挑戰比他高境界的修士?象鸞只比他高上三個層次,根本不算高"

年輕修士還要什麼,身邊又一人點頭道,"葉空出名源于當初和混元宗方夏斐一戰,他可是比方夏斐整整低七個層次呢"

另一人也開口道,"是呀,在云符宗殺陸振,那陸振穿上獸甲,算上來修為至少比葉空高一個境界"

老者捋須道,"我猜真要戰勝葉空,恐怕修為要比他高兩個境界"

另一人搖頭道,"不夠,我看至少要比他高三個境界"

最樂觀的估計,"我看不比他高五個境界是絕對打不過他的……"

那年輕修士暈倒,"葉空已經元嬰期了,比他高五個境界?那是什麼修為?莫非仙人不成?"

正在他們話間,卻聽天空中葉空一聲冷哼,"向我挑戰?公平比試?我不接受"

正在談論的眾人都啞口無了,那年輕修士得勝似的,笑道,"看你們吹噓的,我看葉空就是紙老虎,還沒開始,就害怕了哈哈"

鸞也是美眸中一閃,冷笑道,"你怕了?"

就在她還想再點什麼諷刺話時,卻聽葉空又道,"你,不配"

上篇:一零六一 越幫越忙     下篇:一零六三 引地火煉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