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六四 獸靈符妙用  
   
一零六四 獸靈符妙用

"不知死活"鸞真君冷哼一聲,她也沒想到葉空這子竟然瘋狂如斯,竟然想用一層寶甲的保護,就硬接自己的地火天雷

不過就算這樣,她也絲毫沒有停止的准備當然了,事到如今,就算她想停止,那也是不可能的

"開"鸞真君雖然臉上有一絲不忍,可是還是唇一啟,吐出一字真

"鐺"一聲脆響,萬眾矚目中,虛無鼎的爐門打開

在場所有人,只聽到轟地一聲悶響,一道直徑過一個人高度的火龍撲面而出直奔葉空

"葉宗主"蘇娜娜和蘇已經嚇得閉上了眼睛

可是多人卻瞪大了眼

只見那巨粗的火焰巨龍仿佛一個大水柱一樣,激射在葉空的身體上瞬間,葉空的全身都被火焰所包圍,完全包圍,在如此狂暴的熱量下,就算再堅硬的天材地寶,也會在瞬間被化成灰燼

"嘔"正在安逸靜室打坐的煉凡塵生生被震段一條經脈,喉頭一甜,一股鮮血湧上,好在煉凡塵修為精純,硬生生又把這口精血給留在口腔

咕嘟煉凡塵將一口精血又吞了下去,不過嘴角還是掛上了一絲血跡而他的臉上,卻已經是暴怒了

修士打坐最怕人打擾,尤其是這種突破的時間,他閉關十多年,眼看就要從元嬰九層突破到元嬰十層,那時候,他就是元嬰大圓滿,靈藥山的第一個元嬰大圓滿

可誰知在這時,卻被人打擾,逼著他清醒,這種損害是巨大的,甚至可能讓他這十多年的閉關全部白費

十多年的辛苦白費,換誰也要暴怒,就算煉凡塵這種好脾氣,也恨不得要殺個人才痛快

"誰是誰打擾我"煉凡塵大吼一聲,都顧不上給自己服用丹藥,猛地甩開大,陣眼上的那顆靈石好像垃圾一樣滾落在地,眨眼工夫,他就出現在石室外

不過還沒得到他發怒,一個加震驚的消息就傳來了

"鸞真君在靈藥山山頂使用虛無鼎,以地火煉制天雷,強攻混元宗宗主葉空"

"葉空竟然以神奇寶甲硬接地火天雷"

"現在況不明,生死不知"

"嘔"可憐煉凡塵剛才硬生生吞下去的精血,這次終于還是吐了出來

"混賬胡鬧那鸞,她她她……她瘋了不成?想要我們靈藥山斷傳承嘛"鸞瘋沒瘋不知道,煉凡塵已經要瘋了這葉空是他們惹得起的嘛?

起葉空的實力,煉凡塵是再清楚不過了不葉空宗里有著化神修士,前段時間還傳又去了一個分神中期的妖修,就那次在云符宗,那個神秘的賣豆花老頭,那是仙人啊還不是一般的仙人,一句話就把仙帝的兒子給嚇跑了

這種人,是你們惹得起的嘛?若是葉空有個三長兩短……

煉凡塵不敢想了,趕緊大步往外走後邊響起喊聲,"煉當家,血啊,換件衣服……"

"命都沒有了,還要衣服"煉凡塵恨這些家伙不早點去阻止,不過這些長老修為跟他差不多,他也不好多,只好板著張臉,一個瞬移飛了出去

煉凡塵來的很快,一個眨眼就出現在山腳下的某處,剛好站在青鸞老祖的身邊

"把你都驚動了?"青鸞老祖一楞

可煉凡塵根本都沒理她,忙抬頭去看

此刻,地火天雷已經到達了尾聲,火焰柱沒有開始那麼粗了,而葉空的身形也逐漸露了出來

只見他依然挺立在火焰中,仿佛一根標杆,大海中的中流砥柱,巋然不動任火焰巨龍撞擊在他身體上,從他身邊分開,也紋絲不動

"他竟然沒事"就連煉凡塵也瞪大了眼

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一個個仿佛看見了鬼似的在這種攻擊下都沒事?這子他還是不是人啊?莫非那什麼引地火煉天雷……並不是那麼厲害?

是不是厲害鸞真君是最清楚的在這地火天雷之下,再堅硬的天材地寶也能化開……可這子竟然沒事?莫非他是石頭化成的妖修?

還是煉凡塵眼光驚人,歎道:"關鍵是那層神奇的寶甲啊"煉凡塵看見葉空沒事,心里一松,這才點頭道:"沒事就好呀"煉凡塵隨即又問起了青鸞老祖之前發生的事

青鸞也知道這次事隆重了,不敢隱瞞,當下一五一十都了

"是為了黑玉斷續丸來的?"煉凡塵點點頭,不過隨即,他又想到了另外一點,問道:"他是在靈藥山山外偶遇的那兩女修?"

青鸞老祖點頭道:"應該是這樣"

"那這子來我們靈藥山……"煉凡塵一琢磨,驚道:"不好,依這子的性格吃不得一點的虧,這次硬接鸞這一下,怕是他故意的定是想要借此要挾于我慘了慘了"

青鸞想的哪有煉凡塵這麼多,道:"那子哪有這麼精明……"正在她話間,扭頭望去,大驚失色,"不好凡塵你快快救救鸞"

當虛無鼎噴出最後一口熱氣,葉空也行動了,張口連吐五次,把五把飛劍一一吐了出來

"鸞真君,現在輪到我了"葉空抬手一指,"五劍合一"

只見那五把飛劍聚在一起,化成一把無比巨大的五色神劍,神劍的尺寸,絲毫不亞于虛無鼎的大

"斬"葉空遙遙一指虛無鼎,口中吐出一字真

看著葉空斬向虛無鼎,煉凡塵這才算長出了一口氣葉空沒斬鸞,就是給自己面子了,看來他並不想真的跟靈藥山翻臉啊

其實葉空當時倒真想斬鸞來著,這女人實在可惡,當初縱容白燕風殺自己,今天又想要轟殺自己,依葉空的性子當然是殺之而後快可是葉空卻想到了煉若蘭,畢竟煉若蘭曾經過,這女人對她不錯若是以後見到煉若蘭問起來,自己把她師叔殺了,就難以應對了

葉空可以對任何人堅持自己的脾氣,可唯獨對煉若蘭不行

只聽無比清脆的"梆"一聲,神蕉在虛無鼎上,火花四射,虛無鼎毫無反抗的砸下來,把靈藥山的火山口一下砸出一個巨大的豁口,接著滾落下山,也不知道壓碎了多少房屋殿舍

看著自己妹妹沒事,青鸞也松了一口氣,這才對煉凡塵啐道:"你呀,外人有握的時候看你緊張的樣子,自己人有握倒好像很開心"

煉凡塵冷哼道:"你們簡直是胡鬧,就該給你們點教訓鸞她咎由自取,就算葉空殺了她,我也不會一個字"

"你"青鸞老祖大怒,沒想到自己的道侶竟然出這種話,不過她也知道自己這次犯了大過錯,才又道:"那你不怕我們靈藥山的古寶被他毀了嘛?"

"讓他出出氣,就算毀了古寶又如何?真是混賬,去思過崖面壁二百年"煉凡塵冷哼一聲,這才一個瞬移出現在了半空

不過他還距離葉空有一段,"葉宗主,且慢動手"煉凡塵招呼了一聲,又是一個瞬移想要移到葉空面前

與此同時,驚慌失措的鸞也看見了煉凡塵,雖然葉空沒殺她,可是顯然葉空不會饒了她,所以她慌忙叫了一聲"姐夫",也是一個瞬移,想要躲到煉凡塵身後

可就在這時,葉空卻早有准備,一抬手,一把晶瑩剔透流光四射的透明短笛出現在手中……

"滋~"讓人倒牙酸的笛音響起

"好難聽的笛音,葉空打勝以後就會吹笛子慶祝嘛?什麼臭毛病,真是好難聽啊"下邊某不明真想的群眾道

不過煉凡塵的滋味卻不好,他就感覺自己身體一頓,一個不穩,竟然往著火山口倒栽下去,"哎喲,我的娘,這什麼寶物,破我的瞬移"

煉凡塵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心這次丟大人了,堂堂元嬰後期大修士竟然禦劍不穩從半空栽倒不過等他抬頭,他已經顧不上這些了,只見葉空已經一把將鸞給捉住了

而在葉空的另一只手上,還抓著一張黑色的符咒

那符咒好像是獸皮所制,一看就不是好東西,很邪門的感覺

煉凡塵知道不好,雖然他嘴里讓鸞受些教訓,可是若是葉空真的殺了鸞,那事就難辦了,兩宗的仇就算接下了,日後再無緩和的余地

他忙大聲喊道:"葉宗主,且慢什麼都好"

可是葉空卻斜視他一眼,冷哼一聲,抬手一拍

啪那張黑色的符咒一下貼在了鸞真君的臉上

"不要"鸞驚恐地喊道

就看見那張黑色的符咒烏光一閃,隱入了鸞的俏臉中……隨後,鸞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手臂脖子奇癢,全身竟然生出了長毛……

鸞驚恐地吼道,"混蛋你這到底是什麼符"

葉空哈哈一笑,"中品高階符咒,獸靈符,告訴你,這可是很難煉制的哦"

沒錯,這就是葉空曾經大戰鬼皇時使用的獸靈符有人,葉空這不是讓鸞變得強大嘛?

當然不是葉空當初戰鬼皇是使用黑龍材料煉制的獸靈符,可貼到鸞身上的卻是低階靈獸長毛鼬煉制的獸靈符,這玩意不但修為極低相貌極丑,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種動物還有個特性──愛放屁放出的屁還極臭

"葉空我要殺了你"在場所有修士都聽見這聲尖叫,接著一條灰影竄了出去

一件衣服從半空中飄飄落下……

給讀者的話:

上篇:一零六三 引地火煉天雷     下篇:一零六五 白送五行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