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七零 五毒蟲來曆  
   
一零七零 五毒蟲來曆

化石之術,上古修士神通

也不知道這五只巨蟲是如何學會,只見在咆哮的五行襟中,五只巨蟲化成了五個石頭雕像.

本來葉空以為石頭雕像應該很脆弱,我超級飛劍還砸不爛你們這些石頭?

可誰知還真的砸不爛∏五只巨蟲化成的石雕堅硬無比,就連沉碧烏金劍也切不開!

葉空這會算是明白了.怪不得當初那位靈骨山的前輩高人把它們困在山洞中,而不是殺死.原來這五個家伙還有這等秉的手段!

葉空看看圍觀者,心道,日他先人,如果我這麼強大的襟都沒弄死這五個家伙,這不是丟我臉嘛?

不管他,先收了再…

葉空心念一動,身影化成一道青光,一頭鑽進五行襟中.五行襟對他這個主人當然毫發無傷,不一樣的溫柔.

葉空站在那五只巨蟲石像前,只見五個石像栩栩如生,纖毫畢現.而石像化成的巨石看似普通,可卻堅硬無比.

葉空再一打量,才發現,原來石像上竟然密布著細密的花紋,這些花紋全部都是靈文陣法,這才是石像不破的原因.

這五只巨蟲是石像修煉成蟲,還是蟲化成的石像?葉空又有了新的猜測.

不過他手里也沒閑著,抬手在五個石像上挨個一拍,"給我去琵琶珠里先呆著去吧…"

把五個石像都收進琵琶珠,葉空這才飛出襟.

葉空站立半空,抬手一收,那五把飛劍立即收了回來,葉空又一開口,把飛劍吸進口中.

眾人再去看那個山頭,都不由得吐出舌頭.一番折騰之下,只見那片山頭上景象是一片狼藉.別那些樹木了,就連山頭都已經矮了一截.

"混元宗葉空果然神通了得."眾人心里都這樣想著,再也生不起殺人或者報仇的念頭.

剛才因為襟的聲勢,絕大部分人沒看見五靈巨蟲被收走…不過羅天澤到底是元嬰中期了,他的神識還是不錯的,他感覺到葉空把五只巨蟲收走了.

當下羅天澤上前提醒道,"葉宗主,那五靈巨蟲乃是上古遺留至今的變異毒蟲,自有其秉的特殊手段,若是收進儲物戒指中,怕是在里邊也不會消停,葉宗主若是有重要的物件在里邊,心被它們破壞了."

葉空把五只蟲子收進的是琵琶珠,有諸凌飛這個神君看著,當然也不用擔心.擺手笑道,"無妨,本座自有打算."

葉空現在也牛叉了,宗主,真君,影族之主,黑衣魔宗大長老,五行仙府的主人……自稱下本座倒也很正常.雖然他自己還是有點不習慣,可對著蠻族人就得這樣…

蠻族人尊敬強者,你對他們客客氣氣,他們就把你當孫子°不把他們當人看,他們反尊敬你膜拜你,當你的孫子……這不是賤嘛?

總之蠻族人就這樣.當然了,這些都要以實力為基礎.若是你沒有實力,還臭屁烘烘,還想做人家爺爺,那你就死的快了,死了還得碎尸萬斷剁成肉泥包餃子.

不過象葉空這樣的,再牛叉都不會有人有意見.有實力嘛,拽點怕什麼?這才有男人味!我們蠻族就佩服他!殺過我們蠻族人?沒關系,殺吧,反正我就是佩服他!強者!

葉空收了五巨蟲,和羅天澤寒暄了兩句,其實羅天澤哪里不想跟葉宗主拉上關系?當下介紹,這是我女兒羅絲絲,非常仰慕你啊,她她未來的道侶如果是葉宗主這樣的就好了…

羅絲絲看見葉空大發神威,心里也期待啊,嫁人當嫁葉宗主嘛,低頭假裝扭捏.

卻沒想到,某人道,"那個蘿蔔絲……恩,羅絲絲,想找個我這樣的道侶,好辦,回頭我會幫你留意的,有消息通知你,本座就先回宗了!"

羅絲絲大惱,你這人傻不傻,我"象你這樣",就是你呀,難不成真的找你幫我相親?

可等她抬起頭,卻發現某人已經跳上骨龍,絕塵而去.

看著骨龍那個龐然大物,三十多丈,浮在空中,氣勢十足,蠻族人一看更加驚訝,全都都轟然跪下,恭送葉空離開…從此,葉空的強勢傳遍蠻族,以後再也沒有人喊他惡賊了,蠻族人都無比尊敬他,南都城也因此太平了許多.

葉空駕著骨龍離開,也沒有飛很遠,飛出千里,已經出了羅天澤的神識范圍,這才收起骨龍,身形一閃,進入了琵琶珠中.

茫無際的十萬大山,一片蒼翠.在半空中,漂浮著一顆灰塵,這就是琵琶珠所化.

這琵琶珠雖然在葉空的身體里,可是當葉空自己進入琵琶珠,這珠子就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中.否則他自己進入自己,那等于憑空消失,那是不可能的…

此刻琵琶珠中,諸凌飛正在面對著五尊毒蟲的雕像發呆呢.

葉空走進來問道:"怎麼樣?看出什麼沒有?"

諸凌飛皺皺眉頭猜測道:"依我看,這五毒靈蟲並不是蟲子,它們是古修士雕刻的……"諸凌飛完,又搖頭道:"這五毒蟲雕刻的如此精致,怕是不那麼容易雕刻的,哪個修士吃飽了沒事干做這個事呢?"

葉空也點頭道:"確實,我也猜測它們並不是變異靈蟲,而是雕像修煉成妖,只是我也沒明白,這上古修士為什麼沒事雕這個,還雕得如此惟妙惟肖."

葉空完,走到五尊雕像前,站定道:"五毒靈蟲,我知道你們雖然變成了石頭,可是能聽懂我話……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你們不結果都是一樣…"

那五只靈蟲心里都十分不屑,心道我們祭出石化之術,你還能怎樣?我們打不碎嚼不爛,你還想威脅我們嘛?

葉空知道它們想法,卻開口一笑,道:"忘記告訴你們了,這里是屬于我的世界,這里的一切都受我控制!你們不就是依仗著身上的陣法嘛?告訴你們,在這里,我可以讓靈力消失,讓你們的陣法失效!"

火蜈蚣忍不住了,開口道:"你少嚇唬我們,我們活了幾十萬年,多少人想殺了我們,如果我們這麼容易死,早死了多少次了!"

葉空笑道,:"那是因為你們沒遇到了我!早遇到我,你們早死了!"

他完,走到火蜈蚣身旁,用手握住火蜈蚣一條兒臂粗的腿,輕輕一擰……

"啪!"剛才在外邊就連沉碧烏金劍也不能切開的石頭腿,竟然輕易地被擰斷,葉空的手又猛一收緊,那石頭立即化成石粉,沙沙落地…

看見這一景,五毒靈蟲都嚇呆了,紛紛化出原型,都跪在葉空面前哀求.

葉空問道:"先你們的來曆吧."

五毒靈蟲這一,葉空和諸凌飛才明白,這五毒靈蟲還真是雕像…只是不是一般的雕像,而是上古的某位修士煉制出來的守府傀儡,它們身上的陣法,也是古修士所刻,後來古修士不知道哪去了,五個傀儡也漸漸修煉出自己的意識,這才成為了五只巨蟲.

葉空聽古修士的洞府,眼睛一亮又問道:"那洞府在何處?"

金蠍苦道:"我們哪知道洞府在何處,當時,有幾個修士探寶,發現了我們五具雕像,就把我們帶來了滄南,本來那修士也是想讓我們守洞府的,可是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些自主意識,根本不理他,所以他最後就認為我們是廢品,于是就把我們丟棄了.後來我們化成蟲身,四處作亂,這才被骨靈門的開山鼻祖骨靈真君給驅趕到山洞中,這一呆就是二十萬年……"

葉空聽完,點頭,"原來事是這樣的,仙路之上凡事都有因緣.好了,你們的故事講完了,我也該送你們上路了,你們本來就是無生命的物體,還是讓你們塵歸塵土歸土吧."

五只靈蟲都跪下,哀求道:"我們都是無生命的石頭,可是經曆了數十萬年的修煉,這才修煉出生命,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前輩你就憐惜我們修行不易,放我們一條生路,給我們一個機會,前輩,您就慈悲一點吧."

諸凌飛也勸道:"是呀,獸類修煉不易,而石頭之類沒有生命的物件修煉就更加的不易."

葉空卻搖頭道:"這五毒靈蟲害人不淺,若是對它們慈悲就是對其他人的殘忍,對于作惡之人,不管是人還是其他什麼玩意,葉某從來都不會大發憐憫之心!天作孽猶可饒,自作孽不可活!"

就在葉空准備祭出五行襟,在琵琶珠中將五毒蟲全部摧毀之際,一向沒腦子的水壁虎卻了一番話,救了它們的性命.

"前輩!若作孽之人,歸其根源,那是前輩你自己!我們在骨靈山飲用些靈泉修煉,本來過的好好的,是你將我們放出!又毀去靈泉!你要我們如何修煉?我們吞噬凡人,目的也是修煉,和你們殺死妖獸,有何不同?萬物都有修煉的願望,我們也不例外!"

葉空眉頭一動,反問道:"那你該如何處治你們?"

給讀者的話:

每次周一過來都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啊~

上篇:一零六九 威震蠻族     下篇:一零七一 守山靈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