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七六 白骨洞底  
   
一零七六 白骨洞底

聽得葉空詢問,汪旭東連忙回道:"看到了看到了,前天我們看見大姐從這里走過去,她還和我們話呢."

汪旭東的兒子也跟著歎道:"聽大姐是去閉死關呢,唉……可憐大姐年紀輕輕,連夫君都沒有就要閉死關,早點答應我……"

這子有點缺心眼,有什麼什麼,看來他對王婷施也很有點幻想.不過汪旭東不缺心眼,他頓時冷哼一聲,"逆子,胡什麼,心葉宗主饒不了你!"

汪旭東的兒子這才想起,葉空和大姐好像也有那麼點不清楚.

王婷施相貌出眾,又是墮天的女兒,當然有不少追求者,葉空也沒有多,點頭道:"好了,你們在這等著銀尸吧,我自己一人下去就可以."

陳俊傑聽不需要他陪著下去了,當然是大喜.而汪旭東等人也不願和這瘟神宗主多,巴不得葉空早走早好.

葉空從陣法中出來,又跟陳俊傑拿了些引尸香.不過陳俊傑也叮囑了,這種東西只對普通的僵尸有效,對那些強大的銀尸金尸效果就差多了.

葉空點點頭,一個瞬移消失在當場.

他一走,陣中人都松了一口氣∏汪旭東則是歎道:"這姓葉的修為不高,可是卻人人懼怕,依仗的是什麼?是他那些神出鬼沒的神奇法器和法寶,聽他還有破人瞬移的逆天法器!"

他兒子歎道,"若是殺了他奪了寶,那該多好!"

陳俊傑笑著譏諷道:"有本事你們去殺好了."完,他哈哈一笑,轉身離開.

汪旭東兒子看著陳俊傑的背影,憨厚臉上露出些冷厲,低聲道:"若是得了姓葉的寶物,我先殺的就是你!"

汪旭東罵道:"好了,休要胡,還是耐心地等著銀尸出現吧."

他兒子道:"那些僵尸都喜歡往下黑暗的地方走,我是十天前偶然看見那只天生銀尸的,也許這十天那銀尸又往下走了,我看我們還是往下前進幾層看看吧."

他們在想辦法捕銀尸,而葉空已經出現在洞穴中的一處.他開始帶著陳俊傑那是怕這家伙騙他≈在看來是不可能騙他,那他就直接丟開陳俊傑了,以葉空一人的神通,要追王婷施當然要快得多.

來到一處地點.葉空放出神識,感應了一下有沒人用神識監視他.葉空的神識要比普通元嬰初期強大的多,所以比他神識低的想要監視他,就會被他發現.

沒有感應到有人監視,葉空點點頭,一抹儲物戒指,從中取出蜇龜殼法器,這種東西在這里使用是最好了.不但能夠隱形,而且可以遁入地下,根本不需要一層層的下樓梯了.

他抬手對著蜇龜殼打出一道法訣,那龜殼立即變得柔軟無比,把他的全身都包裹住,隨後,他的身影消失在當場.

蜇龜殼法器在身,葉空一路下潛,突破一層層的土層,速度要比和陳俊傑一起走快上幾倍.

這白骨洞就跟地獄似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層,路上葉空看見不少全身黑色猶如幽靈一樣的僵尸,很多腰間還掛著儲物袋.不過葉空對這些也沒興趣,借著隱形繼續向下探尋.

"日他先人板板,地獄不過十八層,這里恐怕二十八層都不止."半天以後,葉空罵了一句,他也不知道下了多少層,不過眼前的景象已經變了.不再是之前那規劃整齊的牢房一樣的房間,而是一個個不規則的洞窟,也不知道是那些僵尸用什麼挖出來的,有的洞窟連一個人都鑽不進去.

葉空當然不是進這些洞,而是沿著大洞窟的方向往下潛.

正在行進中,葉空的眼神一亮.

倒不是發現王婷施了,而是看見一只相貌奇特的僵尸.一般的僵尸都是全身死黑之色,仿佛都是淤泥一般,可是這只僵尸,卻是全身呈現亮銀之色,在僵尸中非常的醒目.

"莫非這就是他們想要捕捉的天生銀尸?"葉空楞了一下.不過他也沒過去,再厲害的僵尸,他都不會要,這玩意實在是惡心,帶在身邊實在太嚇人,最重要的這些東西儲物袋什麼的沒法裝,唯一的辦法就是弄口棺材背在身上.

葉空當然不可能做這種事,于是他接著往泥土中下潛.

又潛了一段,葉空終于面上一喜.

只見王婷施正坐在一個封閉的石室中,盤腿打坐,而她手中拿著一塊靈石,顯然正想在陣眼中放上靈石,開始閉關.

葉空急忙吼道:"婷施!不要!"

"葉空!"聽見這熟悉的聲音,王婷施俏臉上流露出抑制不住的喜悅,慌忙左顧右盼.其實她一直都沒閉死關,倒也不是完全因為老爹不准,而是因為她想要在閉關之前,和葉空見上一面.

她心中所求的也不多,也不過就是見一面,哪怕只是遠遠的看上一眼.其實她也去過混元宗了,只是葉空出宗了,誰也不知道去哪,她也沒有辦法.

今天正准備閉死關,卻在臨閉關之前聽見葉空聲音,哪有不大喜的道理呢?

很快,葉空跳將下來,取下蜇龜法器,一個青衣少年的模樣出現在她的面前.

王婷施和葉空相處的大部分時間,葉空還都是李黑子的身份,黑頭黑臉,此刻葉空已經回複了本來的面目.雖然王婷施早知道這些,可是看見眼前之人,她還是有點不太適應.

"葉……宗主,你還是白點好看……"王婷施有千萬語,此刻對著葉空卻不知什麼才好,站起來,低著頭.

她依然還是穿著比較喜歡的黑色衣裙,雖然式樣和當日的不一樣,可是肩頭的薄紗設計沒有變,可以透視見里邊白白動人的纖柔肩頭……

當初,在萬家城店中第一次相遇,她在湖中洗澡的背影,和她一起在滄北的那些日月……全部都浮現在葉空的眼前.

想到自己撩撥了人家的心弦,又讓她等了這麼久,回到滄南這麼多年竟然一次都沒找她……葉空的心里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不由得罵自己該死.

他心中一熱,上前幾步,將這個熱乎乎的身子緊緊抱住,王婷施沒想到這家伙一下就來這麼大動作,美眸頓時瞪得老大.驚愕過後,王婷施又放寬了心,把俏臉貼在他胸口.

可兩行清淚卻留了下來°這負心的人,早幾天來多好.我已經發下精血誓,你卻來了,我心中心魔怕是再無法消退,這死關怕是多半要失敗了.

可這時,她卻聽葉空道:"跟我走吧,這死關不閉了."

王婷施淚中帶笑,道:"傻話,精血誓都發了,豈有停止之理?"

葉空哈哈笑道:"還記得白嘛?我答應你一定會帶你去仙界找到白,你又怎麼能死呢?"

白就是金仙山本健仁飼養的仙獸獨角云蹄麟,當初在滄北和王婷施關系很好的那只.

王婷施聽白,臉上一喜,不過想到自己發了精血誓,歎氣道:"你就不要安慰我了,能見到你一面,我就滿足了,不再奢望其他."

葉空半天,見王婷施都不信,不由得惱道:"我能行就能行!你怎麼不相信我?"

這子就是脾氣太操蛋□婷施苦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能行.不過……你能不能放開我先,我們是好朋友啊,還有……你帶著什麼東西,頂著我肚皮,好不舒服."

上篇:一零七五 捕尸和斗尸     下篇:一零七七 輕易破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