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八四 墮天賣菜  
   
一零八四 墮天賣菜

宣宜城百里外,三才鎮.

三才鎮的鎮名得益于數千年前這里陸續出了三個大才,都是聞名全宣宜國的人才,其中一個還成了宣宜國的相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那是何等的輝煌.

不過輝煌那是數千年前了,現在的三才鎮上,除了那成為斷瓦殘垣的三才遺址再看不到其他輝煌的景象.

現在的三才鎮,出名的是蔬菜!這里種出的青菜白菜生菜,那味道叫個鮮美,模樣叫個鮮嫩,所以很多菜販子都聚集在這里,把這個的菜販到宣宜城賣個好價錢.

所以,現在的三才鎮被人喊成了三菜鎮.

這天上午,陽光剛出來,照得三才鎮大道上一片金燦燦.

有著無數裝滿蔬菜的大車,被馬拉著人趕著,嘎吱嘎吱走向大道的盡頭.

與他們相反,此刻卻有一個青衣少年踏著金光大道,從大道的盡頭走入鎮中,越走越近.

來者就是葉空了,這已經是他一路過來的第六個鎮子了.宣宜城外各種鎮子齊全,有打鐵鎮,有漁網鎮,今天來到蔬菜鎮.

走進鎮中,葉空眉頭一皺.

雖然此刻早過了蔬菜交易的時間,可還是有不少菜販子把成堆的蔬菜放在路邊,等候買家問價.其實菜販子也有大之分.大販子把菜從這里運到宣宜城賺大錢,販子則是去農戶家中收購蔬菜,運到這里,再倒手給大販子.

葉空為何皺眉呢?顯然,他是覺得墮天不可能在這種地方.根據以往的相處,葉空覺得墮天是那種有點高傲的的人,平日看他打扮就知道了.

他喜歡穿個長袍子,很講究的那種,胡須指甲都修剪整齊,再戴個高冠,很威嚴很有氣勢的樣子.

想想這種人,讓他穿著農夫的衣服,在土里刨食,種菜販菜,為一個銅板臉脖子粗……不太可能.

葉空不由得腳步一滯.不過隨後,他又繼續前行,既然來了當然要尋找一番才能放心.

"這位大哥,敢問鎮守府在哪邊?"葉空駐足詢問路邊買菜的一個大叔,並且隨手丟下一顆銀錁子.

賣菜大叔白得一塊銀子,大喜,忙伸手指道,"就在前邊,那個門對門的路口進去,看見一個門口有石獅子的便是."

"謝了."葉空拱手一禮,闊步而去.

他剛走,大叔往面前蔬菜上澆澆水,一扭頭,發現了一幕,頓時一皺眉,對著身邊一個菜攤上的菜販子道,"田,你每天販菜都最後到鎮里,現在看見有人過來還故意把屁股對著人家……"大叔恨鐵不成鋼地歎了一聲,"唉!你這樣怎麼養家糊口?我還想給你做個大媒,幫你合老蔡家的姑娘,唉……"

菜販大叔深惡痛絕地搖頭.

那姓田的是個中年男子,雖然一身農夫的衣衫,可卻一塵不染,一顆水珠子都沒有,坐在菜攤後,手中拿了一本古卷,不像個菜農,倒跟教書先生似的.

大叔的話,他充耳不聞,低頭皺眉道,"這渾子怎麼來了這里,也不知道去沒去開解婷施呢?"

這姓田的就是墮天真君了,此刻他化名田多,成為了一個光榮的菜販子.每天干的活,就是去各個村里收菜,運到鎮上賣給大菜販.

只是可惜,他每天都來的遲,等他來到,大菜販早就走了.

有人問,葉空不是猜測墮天不會做這種事嘛?

確實,墮天這人高傲,不屑于做這些事.他從尸陰宗出來,就去了宣宜城,買了點產業,做了富家翁.

沒幾天,他就覺得無聊了,不但對生活沒有任何感悟,反而自己越來越懶惰,越來越腐化,這種生活不是他需要的.

于是他思索良久,最後決定反其道而行!自己不是不願做農夫嘛,就去做農夫,體驗一下自己從未想象的生活.所以,並不是葉空猜錯了,而是沒想到墮天會反其道行之.

隔壁買菜大叔的話音剛落,對面賣菜的胖大姐就笑起來,道:"田呀,雖然來得遲,菜也是這條街上最差的,可他每天不也賣完了?"胖大姐著扭動著胖身軀走過來,她的話語中不免有些譏諷之意.

墮天也沒搭理胖大姐.他活了幾百年,哪還不明白同行是冤家的道理.話他是個販菜新人類,那些農戶哪有什麼好菜給他,都是泡過水的,當時看鮮嫩無比,運到鎮上就成了黃狗屎.

可奇怪的是,他不愁賣.原因是鎮上幾個大戶人家的姐看上他了.

那些大戶人家的姐閑著沒事,坐著轎子從街面上經過,一不留神,轎簾子一掀,就看見這位了.墮天久居人上,全身又拾掇的乾淨,坐在菜攤子後邊還拿著一本古籍,那份淡定,那種氣勢,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學來的.

姐們一看,哇,好帥的大叔呀.也不知道那時候有沒有大叔控,總之,姐們就看上眼了.這人不錯,雖然年紀大了些,可是有風度,有氣勢,有學識,還這麼努力,將來必定不是池中之物.于是一個個就叫來下人,叮囑一下,以後買菜就買此人的,其他人的菜不吃.

下人也是無奈啊,看著那一堆爛菜,不得也只有收了.不過幾個大姐都看上此人了,每天還都搶著來買,看的那些其他菜販子都要吐血了,這些大姐都瞎了不成?

雖然菜販子們妒忌墮天,可也不太恨他.因為他算賬厲害,幾斤幾兩幾錢,一下算不出了,就問一句,田,多少銅板?墮天本來就是驚世絕倫之才,這種計算,都不用掐指算的,眉頭一挑,價格就出來了.相當于一個活計算器.

所以菜販們就帶著妒忌和佩服,容忍了墮天在這里呆下來.

賣菜的高峰過去,胖大姐和賣菜大叔們,就喜歡拿著墮天打趣.墮天也不話,雖然他傲氣,可是跟這些凡人有什麼計較的呢?

胖大姐走過來,又歎道:"田啊,雖然那些大姑娘媳婦都有意思,可那些都是大戶人家的姑娘……做人吶,還是不要好高騖遠,婚姻這東西講究的就是門當戶對呀."

大叔也歎道:"是呀,這種事你得處理好,招惹上那些大姐,可不是什麼好事,有時候會要命的!我們村里的窮秀才就是勾搭上胡財主的女兒,最後胡財主一張片子送到鎮守大人府上,當天就把窮秀才抓了,最後死在牢里了!"

到這里,胖大姐也感歎一聲,"是呀,做人還是實在點好."

受這種壓抑氣氛感染,菜販都沒話了.

沒一會,又一個菜販找到話題,笑道:"那窮秀才哪趕得上我們田,田日後考個狀元什麼的,做大官,還有哪個財主敢看不起他?"

"切."胖大姐很是鄙視此人的話,心道,田都這麼大年紀了,如果有很是早取了功名.再,上殿考試,又不是會些算術就可以,那是得做錦繡文章的!

不過胖大姐哼完,心里突然又沒底了,還別,這田貌似非常的刻苦,模樣也是長得一副人模狗樣,不定哪天真有人上人的一天.

于是胖大姐又立即換上一副笑臉,輕佻地拍了一下墮天道:"田,若是你日後真的考取功名做了大官,可不要忘記我們這些老姐老妹呀."

什麼是人冷暖,這就是人冷暖呀!墮天心里感慨一聲,化凡就是要在這種市井之中,才能感受到世,感悟天道!

眼看著胖大姐又要繼續拍他,墮天趕緊往旁邊躲了躲,尷尬笑道:"怎麼會呢?若真是有那麼一天,本座……田某,一定不會忘記各位的提攜之恩吶."

胖大姐誇張地笑了起來,笑道:"怪不得那些大姐都看上你,一句話都這麼文縐縐的."

正在他們打趣間,卻看見一個青衣少年倒退著走了回來,口中還吟道:"賣菜翁,辛苦耕作南山中.滿面泥土沒人色,兩鬢蒼蒼十指黑.吃飽飯了沒事干,真君不做來賣菜……"

眾菜販全都送上鄙視的目光.什麼歪詩,恁地難聽,都不押韻,我們賣菜的做的詩也比你好呀!

不過大家都沒人敢話,這少年雖然打扮並不華貴,可是剛才問個路就扔塊碎銀子,一看就是有錢人啊.

就看見那青衣少年倒退著走到墮天菜攤前,站定,笑道:"墮天真君,你可讓葉某好找啊."

墮天大惱.心里恨周圍賣菜的,你們沒事聊什麼嘛?怎麼把這子給招來了?好了,自己這一年的化凡,八成是要白費了.

墮天心中不悅,一收手中古籍,冷哼道:"這位哥,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在下名叫田多,一介菜農而已."

"田多,墮天,反過來嘛,真君,你這名字起的還真是沒水准呢."某人要死不死地笑道.

墮天可不想跟這子多什麼.當初去混元宗找這子,這子竟然兩年都沒露面,現在又打攪了自己化凡,真是可恨!

當下,墮天又道:"哥,在下還要賣菜,若是你買菜就留下,若是不買菜,還請你不要耽誤在下的生意."

上篇:一零八三 尋找墮天     下篇:一零八五 明搶不成改誆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