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八六 得到土令牌  
   
一零八六 得到土令牌

"嫁妝,還要給嫁妝?"可恥的墮天老東西竟然好像第一次聽見嫁妝這個詞.

葉某人這個心里叫郁悶啊,本來是拿著九世果跟墮天老家伙換五行令,弄得現在,好像自己不白送他九世果就對不起他似的.怎麼會這樣呢?

好在,墮天倒也算通達理,道:"好吧,是好像有這麼個法,嫁妝,恩……給你一具金尸,三具銀尸,十八具鐵尸……"

葉空苦笑道:"墮天真君,您這是娶親還是出殯呀?"

墮天想想也覺得不妥,端起茶杯道:"好吧,那你吧,我唯一的女兒,也不會氣,只要你得出,我就拿得出."

葉空也不客氣,直接開口道:"我要尸陰宗的五行令."

"咳咳咳!"正喝水的墮天差點沒嗆死,扭頭問道,"什麼?"

"五行令,又叫紫滄令!"葉空干脆開門見山.

墮天眼一翻,道:"沒有,我都沒聽過,什麼五行令紫滄令,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葉空心道,王婷施早就告訴我了,現在打馬虎眼,遲了.

于是葉空站起來道:"既然沒有,那就算了."

看著葉空要走,墮天還是很不甘心的.眼看化神的機會就在眼前,難道自己真的不要,去凡人中生活幾世?不過他更不甘心把五行令交出去♀東西乃是尸陰宗曆代遺傳下來,雖然墮天也不知道是什麼用處,可是他卻知道,此物必定關系到一件大事.

"慢!"墮天突然抬手叫住葉空,道:"葉空,這五行令乃是我尸陰宗自古傳承至今的寶物,價值非同一般,上屆祖師坐化前將此物交給我時,就算死,也不要將此物給別人呀."

葉空笑道:"你們尸陰宗的規矩倒是特殊,人家其他幾宗也沒有這樣的遺嘛.都是,我們這些宗派並不是五行令的主人,等到其真正主人出現,便將此物送還,告訴你,我就是五行令的真正主人,除了你那一塊,其他四塊,我都已經得到了!"

墮天的謊話被揭穿,惱羞成怒道:"總之,這是我尸陰宗祖傳之物,我墮天絕對不會將它交給別人!"

"那就告辭!"葉空也冷哼了一聲就走.

"九世果留下!"墮天也無所謂化凡什麼了,立即放出元嬰大圓滿修士的氣勢,那氣勢一放出,仿佛一座高山立于葉空的身後,讓他的後脊背都有種涼的感覺.禁制外,整座酒樓的凡人們都已經被這氣勢壓得瑟瑟抖.

不過葉空倒並不在乎元嬰大圓滿,回頭淡淡笑道:"墮天真君,你又改回明搶麼?也好,實話,我還真不好意思跟你翻臉,既然你想出手,那就最好了,我們戰上一場,要不你殺了奪了九世果,要不我殺你,奪了五行令!"

葉空完,元嬰真君的氣勢也釋放而出.

瞬間,這酒樓之上兩位元嬰修士釋放的氣勢沖天而起,讓整個鎮子的人都為之驚愕♀種氣勢並不能給任何人造成傷害,而且看不見摸不著,可是卻給人一種非常壓抑,非常恐懼的感覺.

附近有幾個修士經過,感應到這種氣勢,頓時嚇得掉頭狂奔而去.我的娘,兩個元嬰修士在斗法,還是趕緊逃吧!

葉空還真想跟墮天打上一場.

不過顯然,墮天不想跟他打.墮天是見過葉空出手的,什麼狼王,什麼化成水龍的女孩,還有葉空出其不意的手段,別看他是元嬰大圓滿,若是真的和葉空對上,也占不到什麼便宜,更何況,墮天心里其實另有打算.

"看你的,呵呵,哈哈……"墮天這老家伙竟然笑了起來,收回沖天氣勢,又坐回椅子上,端起茶杯道:"若是我和你一戰,不管誰死,婷施都必然痛心,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你走吧,九世果我不要了,我化凡便是,煉凡塵老東西把祖宗之物拿出來換錢,我墮天不能這樣干,你走吧."

這下葉空傻眼了.墮天不出手,他也不好意思出手明搶,畢竟,自己和王婷施的關系在這,當初為了給黃子萱招魂,墮天還出過大力,于于理,葉空都無法對墮天出手.

可是關鍵問題又來了.墮天不要九世果可以化神,可葉空不要五行令就不行!

當下,葉空也只有走回來,賠笑道:"岳父大人,要不我給你做上門女婿如何?日後,你潛心修煉,我繼承你的衣缽,我來管尸陰宗的一攤子破事,您就早點把那塊五行令傳給我,那就不算是欺師滅祖了."

"哼,你想得美."墮天冷哼一聲,卻先問道:"那你告訴我,這五行令牌到底有什麼用處?"

葉空嘿嘿一笑不話♀種事,就算是再好的朋友都不能的,何況墮天這種人.

墮天看他不,抬手道:"那不結了,你走吧.別著急,不定等本座坐化之前,也沒了想頭,把這令牌傳給你,也不是不可能."

葉空忙問道:"敢為真君還有多少年壽元."

墮天哈哈一笑道:"凡人壽元百年,煉氣修士二百年,築基到大圓滿以活四百年,結丹到大圓滿可活八百年,元嬰大圓滿,壽元的極限是一千六百年,本座剛剛活了九百多年,還有六百來年,你等著吧."墮天得意完,還不忘加上一句,"恩,如果本座化神,那就更長了……"

葉某人也只有吐血了,老家伙,我死,他還不一定死呢.

不過葉空想想也有辦法,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陪著岳父化凡吧,以後岳父去哪里,婿也去哪里,岳父賣菜,我就給您收錢."

墮天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子是要跟著自己搗亂.當下罵道:"無恥之尤!你怎地連這種無賴行徑也能使出來!"

葉空心,你才知道啊,我就是無賴嘛,你不給五行令給我,好,我就跟著你搗亂,讓你沒法化凡,也不能化神!嘿嘿,等你瘋了跟我玩命,哥們也不怕你!

"你!你……你!"墮天氣地指著葉空不出話,恨不得拿手中茶杯丟這子才痛快.太無恥了,太無賴了,滄南有你這麼不要臉的高門宗主嘛?

不過無賴的辦法確實有效.墮天打又打不過葉空,趕又趕不走他,不得,只有妥協了.

"好吧,老夫倒是有一個辦法."墮天想了想,竟然真的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這令牌我肯定是不能給你的,不過,我卻可以借給你使用!等你用完,將令牌歸還……至于那九世果,就作為利息."

墮天這個想法還是很有建設性的,葉空想想,成啊!這五行令牌只在煉化仙府時有用,煉化完了,就沒啥用處了‰想當初五行散人不也是把五塊令牌交給五宗保管嘛?只要自己煉化了五行仙府,這令牌就是無用的廢物,還給你就還給你,沒什麼大不了.

于是,葉空一拍大腿道:"好!就這樣定了!"

墮天也笑眯眯地拿出五行令牌,葉空自然趕緊奉上九世果,兩人一看,都沒錯.

當然了,雖然是熟人,可是事卻得按規矩辦.不得,葉某人當面下心魔誓,借期十年,此牌用完以後,還給墮天真君.借期一到,就算沒有用,也要把令牌還給墮天,否則,葉空就修為永遠不能提升!

心魔誓的威力要比精血誓要弱,不過聽還是有效果的,所以一般人既然了心魔誓了,都不會去故意違反,而葉空也覺得十年的時間肯定夠用了.

墮天真君拿了九世果,也不化凡了,直接不耽誤了,會尸陰宗找地方閉關了,照這樣的度,十年不到,一個嶄新的化神修士就誕生了,剛好出來跟葉空拿令牌.

不過葉空拿著五行令牌,卻覺得哪里不對.

顯然,墮天老家伙有名堂,葉空總覺得這老家伙的笑容里有著不出的陰險……

離開了三才鎮,葉空的心里就在琢磨,到底是哪不對?

心魔誓麼?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只要不違背心魔誓,就不會出現反應.

那是哪里?

葉空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只好先回歸混元宗.

雖然他現在心里最急的還是趕緊去尋找五行仙府,煉化鎮府寶塔,可是五行仙府在茫蒼冥中,這一去怕是又要一年半載,他還是得把宗內安排一番.

回到宗里,把自己的老婆們都叫來,每人上一塊灰色的令牌♀是去芥子時光塔的令牌,葉空接了繼伯大長老的位置,在現了好幾塊這樣的令牌,剛好拿出來,這樣老婆們可以自*出入芥子時光塔的一層修煉,不用每次都借助琵琶珠了.

至于去五行仙府的人選,葉空就准備帶一個諸凌飛.本來他是誰也不想帶的,畢竟蒼冥之中很不安全,大家修為不濟,若是遇上什麼握逃都沒法逃,還是等自己收了五行仙府,再讓大家進去參觀吧.

不過他還是帶上了諸凌飛,因為她會駕駛星舟.

另外就是黃泉老祖,這家伙死活要去云遙見見世面.用他的話,偷了琵琶珠的是他,他今生不見識一下影族的玉石琵琶,死都不會瞑目啊.

不得,葉空也只有把黃泉老祖和他的道侶鶯姑娘都收進琵琶珠.

忙完一切,正准備離開,卻聽王婷施和黃子萱從黑龍城回來了.

上篇:一零八五 明搶不成改誆騙     下篇:一零八七 人心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