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零八八 出發!  
   
一零八八 出發!

幾天後,混元宗的事安排停當.

葉空的老娘老婆各自修煉.長老李浩天也閉關,宗內也沒什麼事,就讓孫峰和祁娟帶管著♀兩人沒閉關是因為他們也惦記著帝流漿呢,不過葉空也幫他們聯系好黑龍城那邊,等宗內一切安頓,他們就可以輪流去找帝流漿了.

這一切安排停當,葉空也終于再次出,去尋找五行仙府.

尸陰宗,某個黑暗的密室中,放著一個斗大的水晶球,水晶球上有暗光流動,這些光線把一個頭戴高冠男人的背影投射在後牆上.

這正是尸陰宗宗主墮天.別看他當時死活不肯給葉空令牌,可心里卻早就打定主意了!嘿嘿,我這令牌中有前輩大神通修士在令牌中下了手段,可以通過這個水晶球追蹤令牌的位置,只要葉空找到什麼寶物的所在,他就會立即跟上.

"哈哈,想破除其中禁制手段?除非你毀了令牌!"墮天得意的哈哈大笑,心道,葉空子,別看你蠻橫又刁鑽,可和我墮天斗心眼,你還是嫩了!

不過等墮天再次把手放在水晶球上,他的眉頭卻緊皺了起來.

"什麼?感應不到令牌的位置?"墮天頓時大驚,剛才還能感應到令牌在南方數萬里外,那里正是混元宗的所在.

墮天還不信邪,手中猛地掐起一個法訣,化成一道青光射向水晶球,水晶球頓時光明大放.

激所有能量的水晶球頓時有了些感應,墮天忙放上手掌,這一次他大驚失色.

"什麼?北方千萬里之外!"墮天真的要吐血了,剛才葉空還在混元宗,怎麼一下到了北方千萬里之外?北方,那是滄北啊!而且,就算走到滄北的盡頭,也沒有這麼遠吧?

"莫非是蒼冥之中?"墮天又一皺眉,他不過元嬰大圓滿,根本無法進入蒼冥,最重要的,先他連滄北都無法去!

這水晶球雖然是祖宗所傳,可也是有感應距離的,墮天根本感應不清楚,到了最後竟然完全感應不到了.

三天後,幽深陰暗的走道上終于傳出一聲長歎:"我這是賠了女兒又折兵呀!也罷……還是安心化神吧."

云遙,影雪城.

這又是一個櫻柳飛絮飄舞的季節,如同漫天飛雪,洋洋灑灑,無比壯觀的東南西北四座大城中央,一具頂天立地的玉石琵琶巍然聳立,鼓型的琵琶肚被白色的云層覆蓋,再上邊就看不清了.

站在如此壯美高大的琵琶山腳下,鶯姑娘不由得掩著粉的嘴驚呼,"太美了!"

確實,第一次來到影雪城的人都會贊歎.影雪城的城池,影雪城的飛絮,影雪城的玉石琵琶,都是那麼震撼人心的美.

"是呀,太美了!"一個男人聲音響起,循聲看去,一個蓄著短短胡須的男子,正在對著街道上走過的影族女子們大流口水呢.

鶯姑娘沒注意到她男人的表,還以為黃泉老祖也在贊歎琵琶山,她仰著頭,又歎道:"如果能看見上邊就好了."

顯然,鶯的是看見玉石琵琶上邊.

可某老祖也跟著歎了一句,"其實老祖我呀,還是喜歡上邊下邊一起看."

旁邊帶著斗笠的葉空和諸凌飛趕緊走開幾步♀什麼人啊,太無恥了,馬上影族男人打你可別把我們帶上.

葉空帶著斗笠是怕被聖魔宗的探子現,雖然他不怕聖魔宗,可是惹上了也麻煩不是?他看看街道上來往的影族女子,苦笑道:"看來把這家伙帶來影雪城還真是個錯誤."

本以為要得到諸凌飛的共鳴,可沒想到,這位姐姐白了他一眼道:"怎麼?就准你三妻四妾,人家柏軒才一個道侶."

葉空也只有閉口不,瞪了一眼諸凌飛,心好呀,諸凌飛你當眾下我面子,等回頭去星舟上少不得折騰你!

諸凌飛也得意的送上一個挑釁的眼神.好呀,誰怕誰?最好把姐姐我肚子給折騰大了,到時候黃詩詩那家伙指不定多眼熱呢!

葉空被這個彪悍的眼神打敗了≌羞成怒道:"別看了,走了走了,我把你們交給易家商號,然後我們就有正事去了."

來到易家商號,接待他們的是易紫月.雖然葉空應該叫大媽,可看那身段,看那臉蛋,大媽實在叫不出口,也只好稱呼紫月大姐吧.此舉又換來諸凌飛的鄙視.女兒叫姐姐,媽媽也叫姐姐,你這可真夠亂的.

和紫月大姐聊了些近況.知道聖魔宗自從上次圍剿葉空損兵折將以後,最近收斂了不少.嚴淑惠那邊也不用擔心,嚴家有了易家在背後支撐,現在青丹魔宗已經不敢生事了.本想見一下易堅長老,不過人家了,現在不是見面的時候.

你個糟老頭,又不是大姑娘洗澡,你以為我稀罕見你?某人無恥地鄙視.本來葉空最想見見易曼影的,不過易曼影跟著星舟去滄南了.所以也見不上了.

把黃泉老祖和鶯姑娘交代給紫月大姐,葉空和諸凌飛就離開了.不過葉空心里又在嘀咕,易曼影這滄南和云遙來回跑,多握,多受累?如果給她安排一張黑衣令牌,那她不是輕松了?

不過想想,又不行.易曼影兩邊跑是運貨來著,給她張黑衣令牌,她也不好運貨呀,最後她還得跟星舟走不是?

另一個.易曼影那麼精明,也不是自己人,給她黑衣令牌,那不是把自己很多秘密泄露給她了?還是不給為好.

可是這個念頭剛出來,葉空又覺得心里不太舒服,總覺得就有點對不起易曼影,還有點心疼……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了那個女人精?葉空心里想著.

倆人混在人潮中出了影雪城.郊外不遠,有一片平坦的空曠地面,正是一處公用的星舟停靠場所.不過葉空當眾憑空放出一架星舟出來,未免有些嚇人.

他只好帶著諸凌飛,繼續往前飛行,眼看前邊一個無人的空地,剛好放出星舟.

可誰知這時,兩道遁光飛來,從葉空的頭頂上方遁出,看來是去影雪城的修士.葉空怕麻煩,趕緊用斗笠壓著臉,生怕遇到熟人或者敵人.

卻沒想到,他這一來,反引起別人的注意.

那遁光飛出去老遠,竟然又轉了回來,一個聲音喊道:"下邊可是葉空葉道友?"

葉空這回真要吐血了,日你先人板板,這樣你也能認出我?

只好摘了斗笠抬頭一看,空中的兩名修士都是瘦精精,三根筋頂個腦袋的那種,跟從營養不良似得.領頭的一個還是神君,再一看,認識,陰尸魔宗的鄔淦暉.

因為尸陰宗墮天的事,所以葉空挺不待見這號玩尸體的哥們,跟尸體呆久了,人性少了,尸性多了.

葉空沒好氣道:"我這樣你都能看見我,你眼睛真夠毒的."

鄔淦暉也沒生氣,笑道:"怎麼?鄔某打擾你了,那鄔某給你賠不是……其實我也不是眼睛毒,是看你一身青衣,身形又象,所以這才嘗試喊一聲."

葉空心里這叫郁悶,nnd,我以後換件衣服行不?下次來云翌好把李黑子的模樣給祭出來!

當年葉空來到云遙就換上了真名字真面目,所以若是裝扮成李黑子還真的沒人認識.

不過那些以後再了,葉空當下問道:"鄔神君有何見教呢?"

鄔淦暉身後帶著外人也不好,只有笑道:"就上次的事."

葉空知道,是拉他去尋寶.不過他葉空現在弄不出煉虛期的獸靈符了,去了還有毛用?當然了,他也不好直,只好含糊道:"等在下有時間,定會去陰尸境拜訪."

鄔淦暉也不多,抬出一道綠光.葉空接過來一看,是一塊玉柬.

鄔淦暉笑著一拱手,道:"葉道友有空看看吧.鄔某就不打擾了,告辭告辭."鄔淦暉完又欠揍地擠眼笑道:"你們繼續,告辭告辭."

完,他們駕著法寶飛走.

葉空笑笑:"繼續個屁,老子又不是在這打野戰."

接著,他也沒看玉柬,直接放進儲物戒指.他沒修為,也沒獸靈符,探寶,扯淡!

等了一會,放出的神識沒感應到人,葉空心念一動,把那艘典當魔宗奉送的星舟給招了出來.

隨後,一搜型星舟震開地面上的灰塵徐徐飛起,淡金色的星舟靈力罩打開,沒一會就突破了琵琶境的陣法,接著,星舟驟然加,往著深邃茫的蒼冥中,絕塵而去!

諸凌飛駕駛星舟,而葉空則是站在前甲板上,一抬手,半空中五塊金色令牌一字排開.

葉空出,五塊令牌次第亮起,等五塊令牌全部亮起以後,頓時金光大放,接著五塊令牌在虛空中自動按順序排列,形成一根直線,最前方,金屬性五行令指向的方向,就是五行仙府現在所在的方位!

葉空心大好,抬手一指,意氣風道:"出!"

諸凌飛卻在艙里問道:"墮天在令牌里動的手腳你是怎麼除去的?"

葉空哈哈笑道:"我根本沒弄!我就是惡心惡心他!他有本事也來云遙!他有本事也弄艘星舟追我們!哈哈,老家伙,跟我耍心眼!"

諸凌飛笑起來,嗔道:"你就壞吧."

葉某人看她模樣可人,不由得湊上來,無恥笑道:"諸神君,聽你不怕折騰是不是……"

星舟中頓時響起了尖叫聲,"不要!"

ps:熱騰騰的第5章送上!大家金磚推薦票都上啊!當然了,最重要的是訂閱,能訂閱的都訂閱下,大家都不消修仙被別人踩在腳下吧.蠻先謝了!

另外重複訂閱多收谷粒的可以去客服投訴,查實會返還,不過要把況詳細點.

上篇:一零八七 人心險惡     下篇:一零八九 仙府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