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零四 葉空化神  
   
一一零四 葉空化神

聽了和尚的問話,葉空想想,道:"算了,我還是覺得過果子比較開心一點,沒有那麼多煩惱,無憂無慮,雖然短暫,可是從頭至尾都是很開心的感覺."

于是第三世,葉空又做了一世的果子.

做果子的生命是非常短暫的有多久,他又被人吃下肚了.

等他再次遇到那個和尚,他抱怨道:"果子和果農,一個雖然開心,可是歲月短暫.另一個壽命長了不少,可是卻有很多不開心,難道就沒有一個從頭至尾都很開心,壽命又長的生命呢?"

和尚笑道:"那你就做我吧."

"和尚?"葉空趕忙搖頭,"不做,我才不要做和尚,我一點都不覺得做和尚是件開心的事."

和尚又問道:"那第四世,你又要做什麼呢?果子還是果農?"

葉空惱了,道:"為什麼除了果子就是果農?難道沒有其他選擇了嘛?讓我的生命多姿多彩一點好不好?"

和尚笑道:"你看這個世界,有動物有植物,有人有獸,要麼你做牛馬,要麼你做放牛馬的人,你永遠都不能跳出這個圈子,是因為人在塵中,總是會有輪回♀就是輪回."

葉空半懂半不懂,不過他已經明白了輪回是怎麼回事.

前三世他學會了輪回.

第四世,他沒有選擇,任由安排.

這一世,他出生在滄南大陸,竟然生成了一個女子♀女子生的極美,可是卻命運不濟,遭遇饑荒暴民,顛沛流離,最後流落在一片沙灘邊,食不果腹,衣不遮體,居然餓死在沙灘邊.

第五世,他成為了一個漁民.

這個漁民生活十分的艱難,家中可謂一貧如洗,家徒四壁,什麼都沒有,窮的要命.

可是他卻有個非常漂亮賢惠的老婆,經常都有路過的人看他老婆漂亮,都想要勾搭回家.可是不論來者是有錢的大富商,還是有才華的讀書人,又或者是英俊的少年……他老婆都不離不棄,陪伴在他身邊,直到他終老.

最後,終于在饑寒交迫中,他年老故去.

第六世.他成為了一個讀書人,年少英俊,家里又是富商,而他自己卻有才華橫溢.

他可以過的很幸福,可是他卻不滿,因為他始終惦念不忘的是一個女子.一個漁民的老婆.

那個漁民家里窮困無比,人又生的丑陋,話還粗俗.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哪點不如那個漁夫呢?為什麼那女子就看不上他呢?

雖然他擁有相貌,擁有金錢,擁有才華,卻始終得不到那個女人.

他耿耿于懷,最後竟然郁郁而終.

就連他死後,也是如此的憤懣.

他又一次看見了那個和尚.他開口大罵道:"那個女人是瞎子嘛?她不懂得分辨嘛?難道美和丑,富和貧,好和壞,她都分不清嘛?我到底哪里不如那個漁民,她為什麼如此待我?"

和尚淡淡一笑,道:"你自己看."

只見鏡頭回到了葉空的第四世,他是那個女人的那一世!

只見她死後,在她身邊來了一個路過的書生.書生看她死狀如此淒慘,不由得歎了一聲,脫下外衣罩在她尸體上.

不過很快,她身邊又過來一個漁夫,漁夫也看她可憐,在沙灘上遇到一個坑,把她埋葬了.

看到這里,和尚道:"那個書生就是你,而那個死去的女人就是你惦記女人的前世,你和她只有一衣之恩,所以,這一世,她也只能還你一衣的緣分而已.而你的第五世,那個漁夫,卻埋葬了她的身體,所以她和漁夫的緣分當然要更加的長和持久,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前世注定."

葉空貌似又明白了什麼,默默點頭.

和尚笑道:"這就是因果."

葉空又用三世的時候,明白了因果.

到了第七世.

葉空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南都城.他又一次成為了自己,傻子葉空.

一切又重新的開始!

這一世,他沒有修煉,他非常懂得珍惜,他不願慘劇再次發生,他努力維護著葉府.葉浩然也很器重這個兒子,讓他加入軍旅,讓他做將軍,讓他帶兵打仗!

不過在和蠻族的一場戰斗中,他判斷失誤,失敗了.蠻族人竟然使用調虎離山之計,誘開手握重兵的他,而是大舉進攻南都城.

最終,城破.

南都城被屠戮一空,葉家滿門被殺了一個精光.等葉空帶著大兵回來,才發現繁華的南都城,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

"父親!母親!"葉空當即吐血而死!

第八世.

也哀求那個和尚,讓他還做自己,這一世,他一定不能讓慘禍再次上演.

于是,他又一次出現在南都城,成為傻子葉空.

這一世,他慢慢長大,他又一次成為了將軍.他吸取上次的教訓,將計就計,把蠻族困于南都城外,血戰數日,將蠻族大軍全部殲滅.

最後還乘勝追擊,一直殺到蠻族大汗的老巢,將蠻族大汗都俘虜帶回南都城.

可是等他回來,才發現,原來安國皇帝怕他得勝以後更加勢大,干脆乘他追擊蠻族時,派出大軍,殺入空虛的南都城,滅了葉空一家.

等葉空一回來,四周的旌旗四起,安國皇帝的軍隊將他重重包圍,逃無可逃.

他自盡而亡.

等到他見到和尚,他還是要求要做回自己,這次他還要吸取教訓,他不但要滅了蠻族,還要滅了皇帝!

第九世.

和尚又讓他如願了.他又回到了南都城.

這一次他無比心,如履薄冰,苦心經營,默默發展勢力.

最後,他終于成功了.

五十歲時,他的大軍橫掃蠻族.他的勢力霸占宮廷,最後硬是把安國皇帝給趕下台,自己做了皇帝.

可是就在他穿上龍袍,坐上龍椅,端坐金鑾殿上,卻傳來消息,父親壽元已盡,已經亡故,母親傷心過度,也已經不行了.

又過了數十年,他也終于老了,他把權力皇位都交給兒子,他站在黃牆黛瓦的宮殿中,看著面前的一棵蕭瑟銀杏樹,也好像明白了.

這三世,他明白了.一切都是空,繁華原來真是如同浮云一般,從眼前一現而過,除了記憶,什麼都留不下.

前三世他弄懂了輪回,再三世他知道了因果,後三世他明白了一切都是空.

九世結束,九世果效力消失,他緩緩睜開眼睛.不過他還是很迷茫,因為他還沒有找到屬于他的化神境.

他就這樣癡癡呆呆地坐著,整整坐了五年.

五年後,他才終于想通了什麼.閉上眼睛,開始突破!

凝神生精,鍛化靈氣,是為煉氣;

煉氣入體,氣養經絡,是為築基;

凝氣為實,化氣為丹,是為結丹;

化丹為嬰,魂神出竅,是為元嬰;

感悟世,聚氣斂神,是為化神!

芥子時光塔中十五年,時光塔外將近兩個月,葉空,終于化神!

黃土境.

云遙八千境最外側邊沿的一個境,這里就是一個黃土的世界,到處是黃土,一眼望去,一片蒼茫的黃土.

大風起,黃土翻飛.風大的時候,黃土化成一道土龍卷,肆掠在黃土境,所過之處,又有無數的黃土被卷起,山陵變成平地,平地變成一道道深邃的好像刀疤一樣的丘壑.

傳這里埋著一件先天靈寶,此寶沒有什麼其他作用,只能生出黃土.傳也可能是真實的,因為數十萬年以來,這一境的體積越來越大,黃土也越來越多,總體而,這就是一個實心的黃土疙瘩.

不得不人類之生命力頑強,在這樣艱苦的地方,還有著人類生存.不過這些人類並不得到其他境人類的尊重,這里的人類被稱為穴居人,又被稱為土族.

經過數十萬年的進化,土族人個個模樣也長得跟黃土一般,面如土色來形容他們在好不過.他們非懲渴,就算不是修士,普通的土族人也能一年兩年不飲水.

一個土族人穿著滿是黃土的大袍子,遮住臉,遮住全身,遠看去,就好像是一個黃土的塑像.

他抬頭仰望天空,只見轟鳴聲中,一只型星舟緩緩駛入護境陣法中,又緩緩地垂直降落下來.他忙掀開地面上的一個厚重的木頭大蓋子,奔入地下.

這艘星舟正是陰尸魔宗的星舟,經過兩個月的航行,他們終于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先行到此的陰尸魔宗弟子早已買通了這里的一些土族人,在境中整理出一塊平整的地面,三個陰尸魔宗的元嬰真君,帶著一群陰尸魔宗的築基弟子,靜靜地站在平地的一側,看著天空中徐徐降下的星舟.

到了目的地,李碧炎和鄔淦暉都很興奮,因為到了這里,距離得到古尸陰宗的遺寶又近了一步!

可是在一間船艙的靜室中,胡海龍卻萬分著急.

因為葉空還沒回來.他不知道葉空去哪了,只知道現在到地方了,葉空還沒回來.如果馬上有人進來問,他又如何交代才是?

正在他心里焦急的時刻,就聽到外邊傳來轟得的一聲,船艙有一絲震動!

他知道,星舟落地了.

而在此刻,外邊已經響起篤篤篤的敲門聲,一個聲音道:"葉道友,到了."

上篇:一一零三 服用九世果     下篇:一一零五 地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