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一六 形勢大變  
   
一一一六 形勢大變

陰靈湖上,惡靈無數.

而在湖邊,葉空和胡海龍在屋子大的龜殼上,看著面前跪著的黑色巨人,都有些呆住了.本來葉空已經下了准備:如果不行就即刻回去,反正黑衣魔宗已經記錄了坐標,以後想要再來,那也是很容易的事.

可誰知這只夜叉竟然給自己跪下,口稱主人,實在讓人不可思議—非是因為五行散人的關系?葉空這樣猜測.

可是他又想,自己什麼也沒和他,他怎麼就能知道自己和五行散人有關系呢?

"夜叉,我從未見過你,也從未來過這里,你為何叫我主人?"葉空走到龜殼法器的邊沿問道.

那夜叉抬頭又仔細打量一下葉空,接著跪著回道:"那您一定就是主人的後人,也是我的主人.我之所以能知道這些,因為我夜叉一族有一種天生的技能,那就是一眼可以看出人類和妖類的前世."

"一眼看見前世?"葉空有些好奇,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前世是什麼東西,忙開口問道:"那我前世又是什麼呢?"

夜叉道:"商人,本經營,進貨賣貨,賺取差價,生活一般,餓不死也撐不著."

"哦?"葉空心道怪不得自己這一世做流氓,敢上輩子被人收保護費,這輩子跟別人收保護費,倒也算是被輪回了.

葉空想想又問道:"那你也不能因為我上輩子是一個商人就叫我主人吧?"

夜叉道:"沒錯,我所以叫你主人,是因為你上一世生活過的場景和經營的貨物,都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而同樣的景象,我只在另一個人的前世中看見,那就是我的前主人!還有一個重要的,你手上的儲物戒名叫靈羅戒,也是我前主人之物……所以我猜測你是我主人的繼承人,至少也是和我前主人一個地方的人,因此才認你為主."

胡海龍沒弄懂夜叉什麼,可是葉空卻懂了≡然,五行散人是夜叉的前主人,夜叉從五行散人的前世看到地球的景象,現在又從葉空的前世看到同樣的景象,所以猜到葉空和五行散人來自一個地方.加上戒指的證明,能想到這些,倒也不奇怪.

莫名其妙收一個強大的冥界夜叉做弟,貌似也不錯,不要白不要嘛.

"你很聰明,都被你猜到了."葉空一抬手,道:"既然你認我為主,好吧,那你就發下精血誓,帶著你的鬼將和僵尸緊密團結在以我為核心的周圍,保守我的秘密,服從我的領導,遵守我的紀律,永不背叛,永不反抗."

胡海龍心道:這都什麼詞,真新鮮啊.

胡海龍正在暗自思忖,卻聽葉空給他傳音:"速速離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看這夜叉不是什麼好東西."

胡海龍聽了葉空的傳音,心里一凝,提醒葉空心.接著使用黑衣令牌,化成光影消散一空.

那夜叉看胡海龍離開,眼中閃過些擔心,不過隨即還是道:"主人,我冥界之人和你們凡界的人不同,我們沒有精血也沒有發精血誓的習俗,不過主人放心,我們冥界夜叉是最講信譽的族類,只要認定主人,就會追隨下去,誓死不悔!"

"是嘛."雖然夜叉的鏗鏘有力,可是葉空卻保持著戒心.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雖然不能就百分百正確,可是帶點戒備還是要的,更何況,葉空和這夜叉還不是民族種族之分,而是來自兩界的人.

葉空想想,又道:"哦,不方便發精血誓,那麼好吧,為了證明你的衷心,給我點見面禮吧."

夜叉心道,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我認你為主,你不給我見面禮,還跟我要見面禮?

"主人,我聽這邊的習俗是主人給我們見面禮,主人莫非是錯了?"

"沒有錯."葉空開口道:"在我的家鄉,有交投名狀的規矩°要想跟著我混,就得遞交投名狀,表示你的衷心,我弟多得很,個個都是信得過的人."

夜叉心里郁悶,本來以為自己一認主,葉空就會大喜過望,可誰知這家伙竟然如此鎮定,如此精明,還要自己交什麼投名狀.

他也只好道:"主人,我這里也窮得很,主人想要什麼,開口就是,不要客氣."

"好."葉空大手一揮,"那就去把極品靈石給我拿來吧,勉強當作你的投名狀了."

夜叉都要暈倒了,大哥,你還真不客氣,怕是你拿到極品靈石立即就會跑路吧,你當我傻的麼?

夜叉這時站了起來,和葉空對視,道:"主人,這剛見面,你就迫切索要東西,這太著急了吧?要知道,極品靈石支撐的督天大陣保護著我數百萬的孩兒們,你現在要極品靈石,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對你產生了懷疑,你必須證實你的身份!"

葉空奇道:"喂,夜叉,你都已經決定認我為主了,還要證實什麼身份?"

夜叉怒道:"我的主人不是這樣的,我現在懷疑你了,你必須拿出更多東西證明你是我老主人的繼承者."

哼,我知道你就有名堂.葉空抱起胳膊,笑道:"那你要我如何證明呢?"

夜叉道:"放出五行仙府!"

葉空的眼神一凝,現在算是明白了夜叉的目的,這子是覬覦五行仙府,怪不得剛才看他目露貪婪之色.

葉空也沒否定,抱著胳膊,悠閑道:"明告訴你,五行仙府確實被我收了,不過我沒帶,要不你拿著極品靈石跟我走,我帶你找五行仙府."

這夜叉也是膽,搖頭道,"不可能,你不證明給我看,我哪也不去."

他們並沒有使用傳音,所以周楓和李碧炎等人聽得清楚.周楓老魔聽了心中大驚,前一陣聽人五行仙府再無開府之日,他還有些不信≈在看來還是真的,仙府敢是給這子收了!

乖乖,五行仙府里邊多少寶物,竟然的全都被這子得到了!這子運氣太好了吧!不行,今天一事之後,我非得找到這個葉空,殺了他,奪他仙府!

他心里惦記著這些,可誰知葉空心里也惦記著他呢.

就聽葉空又道:"夜叉,要不這樣吧,你先干掉周楓老魔,然後我就回去取五行仙府,等看到仙府,你就可以真正認主了.到時候,我們主仆深,深厚誼,永遠不分離."

夜叉心道,永遠不分離?我巴不得你早死早好,我要跟母夜叉永遠不分離呢.他心里惡心了一下,道:"行啊,這好辦,的們,給我招待好主人,我去殺那周楓."

夜叉吩咐鬼將僵尸們伺候葉空,其實伺候是假,看著葉空是真.葉空也沒有打算離開,放下太師椅,大馬金刀的坐下,准備觀戰.

他剛坐下,湖里和惡靈僵尸激戰的李碧炎等人喊起來了,"葉道友,你就讓夜叉大哥放了我們吧,我們畢竟是一個隊一起來的,都發下精血誓互相避,所以你不用擔心,我們今天聽到的,絕對不會透露半句."

那女修董晴雅也哀求道:"葉道友,你看我道侶楊宇輝受傷不輕,你就放我們離開,我們不要寶物,只求活命."

原來那男修楊宇輝先是吸了不少尸毒,後來又妄動靈力和惡靈僵尸戰斗,現在已經尸毒入體,必須趕緊救治了.

其實葉空一直在猶豫這些隊友,放他們回去很可能把自己得到極品靈石得到五行仙府的消息傳出去,可不放他們走又不行,因為大家都訂立了精血契約,不能對隊友起殺心.

現在李碧炎等人這一哀求,葉空想想道:"好吧,夜叉,放他們離開."

葉空想到的是,只要自己得到極品靈石就去仙界了,你們傳不傳消息于我也沒有什麼影響∵就走吧,大家又沒有深仇大恨,之前合作還算不錯.

夜叉也沒多,一抬手,那些惡靈全部散去,李碧炎等人原路返回.此行算是什麼都沒得到,鄔淦暉忙活了百年,全給別人做了嫁衣裳.不過這還不夠倒黴,回去的路上,楊宇輝受了陰靈湖尸毒的影響,竟然變得誰也不認識,化成一具半人半尸的怪物,最後被李碧炎殺了.

那董晴雅本來就恨李碧炎讓他們做炮灰,現在道侶又給李碧炎殺了,當即大怒,竟然在星舟上就玩元嬰自爆.雖然李碧炎和鄔淦暉的元嬰逃出了身體,可是星舟被炸破,沒有防護罩,兩個元嬰又能活多久?最後竟然一個都沒能回去,都掛了.

再這邊,葉空坐在太師椅上,觀看夜叉和周楓老魔大戰.

其實這夜叉基本都是在謊.

他不是五行散人的屬下.他只是冥界的一處陰靈湖守湖的兵.當年,五行散人和魔人大戰,居然把空間給撕破了,剛好把這個夜叉和這片陰靈湖給落到了凡界的古尸陰宗里.

當時,古尸陰宗的高階修士大部分隕落了,還有的去了滄南,最後留在宗內的,都是老弱病殘和修為低劣者,這些人本想躲在督天大陣內留一條命,卻沒想到魔人沒來,來了夜叉.

上篇:一一一五 冥界夜叉     下篇:一一一七 金蠶脫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