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一七 金蠶脫殼  
   
一一一七 金蠶脫殼

夜叉來到古尸陰宗以後,大開殺戒,把這些人的陰魂都給吞噬,同時.也就得到了他們的記憶.從這些人的記憶中,夜叉知道了不少事.比如五行散人這個人,再比如五行散人來自另外一個世界,還有五行散人的靈羅戒等等,這些在當時都不算秘密的.

不過,讓夜叉覺得最重要的,是得到一條記憶,五行散人的五行仙府里,竟然有回去冥界的通道!

葉落歸根,不管是人是妖或者冥界中人,都想要回到故鄉的↑何況這凡界里,一個母夜叉都沒有,這個公夜叉他孤枕難眠,寂寞難耐啊,想回去,當然想回去.

這些年來,他也打聽了消息,知道五行散人掛了.後來,他又聽,兩百年一次五行仙府會開府,于是他就想去碰運氣,變成*人類混了進去.誰知道一進去就被繼伯發現了,他拼著老命把仙府里全部的十八具戰儡都給擊碎,這才逃了一命.

從此,他再也不敢去五行仙府碰運氣.

但是他也看見了仙府的奢華,心里就想著,如果有一天能夠占有五行仙府,得到其中的寶物,最好是把五行仙府也給帶到冥界,那該是多麼爽的一件事?可是他也不知道這個想法不太可能,不過等今天碰到葉空,他的心又活動了.

通過對葉空的觀察,他猜到葉空一定是五行散人的繼承者,又通過語試探,得知五行仙府真的被葉空收了,他心中大喜,就等著葉空放出五行仙府,然後他擊殺葉空,得到仙府.

夜叉的心里想著,飛到陰靈湖上方,回頭問道:"主人,殺了這周楓老魔,您就會拿出五行仙府證明身份吧."

葉空坐在太師椅上,翹起腿,點點頭,問道:"那個,夜叉,你叫什麼名字?"

夜叉忙道:"主人,我叫曼森."

葉空這才擺擺手,"曼森,開始吧."

"好!"曼森倒也沒懷疑葉空,只要這子不逃走,他就有能力把這子制服,一個元嬰大圓滿而已.

只見一個身高兩丈的黑色巨人漂浮在陰靈湖上空,大翅招展,把粘稠的黑色湖面扇起層疊的波瀾.

嚓!

一點璀燦的藍光從曼森額頭的獨角上閃現.

尸電!

這正是冥界生物特有的神通,尸電,非常強大.藍色煊白的尸電從夜叉曼森的額頭流向全身,包括那巨大的黑色翅膀,發出驚心動魄的噼啪電流聲.

當尸電最後流到他的雙手中,竟然彙聚成兩把一米長的黑色短叉,短叉非常奇特仿佛燭台一般,共有五個叉,中間一根略長,每個叉尖都非常鋒利,尖頭之下還帶著倒鉤.

曼森浮在半空,雙目中已經看不見眼珠了,取而代之是兩點白光,他手拿短叉,抬手一指下方,喝道,"讓開!"

那些包圍著周楓老魔的惡靈僵尸,全部噗噗噗,落進陰靈湖中,眨眼去了個乾淨.

只留下一個裹著黑衣,腳踩著一片龜甲的周楓老魔.

讓人奇怪的是,周楓倒也沒有太慌張,而是開口笑道,"我今日算是知道你們為什麼叫夜叉,原來是玩叉子的,看你修為也就是和我們人類煉虛後期一般,活了那麼多年才混到這個修為,還認了一個元嬰大圓滿的修士為主人,我真替你丟人!"

曼森知道他想調撥離間,心道,你這家伙又怎麼會知道我心中所想?

他也開口笑道,"我冥界之人和仙界一樣,可有永琲犒堜R,修煉慢些有什麼關系?倒是你們下界之人,活著要被仙人管,死了要被我們管,這才是悲哀!你才煉虛中期,就譏笑我煉虛後期,我看你是不知死活!"

周楓嘴角挑起一抹笑意,道,"那就讓我試試看煉虛後期的實力!"

周楓老魔完,雙臂一張,一聲沉喝,"血駭功!"

頓時,他身周十丈之內全部被滔天血海包圍,那血色鮮,如血如火,血浪翻湧,仿佛色的火焰.

曼森冷笑道,"血駭宗,不過殺殺低階的陰魂罷了,我剛才就見識過了!"

"是嘛?"周楓笑笑,隨後竟然不理曼森,盤腿坐下,端坐于血海中央,再抬手一指前方,口中吐出四個字,"化血肉身!"

只見那十丈血海中,竟然快速凝聚出一個通體是血的血巨人!

這個血巨人不是傀儡,也不是血海中的生物,而是周楓老魔的身外化身!也就是周楓老魔的另外一條命!

而他的身外化身竟然比他本身修為還要高,竟然也是煉虛後期♀周楓老魔怪不得如此霸道,原來也是神通驚人之輩!

"來得好!"曼森倒也無懼.畢竟冥界要比凡界高上半層,雖然此刻他和周楓老魔的身外化身修為一樣,可他使用的是冥界的神通,自然略勝一籌.

曼森和周楓老魔的身外化身一交手,頓時陰靈湖上電光閃爍,血海滔天,不時響起砰砰的爆裂聲.

他們戰斗的地點距離岸邊並不遙遠,不時有勁爆的氣浪卷來,把那些鬼將和僵尸吹得站立不穩,它們心里那個緊張,就怕激戰的兩人一失手,一道電光或者一片血海打來,讓它們遭受無妄之災.

不過讓這些陰靈鬼物佩服的是,那個叫葉空的青衣少年,竟然毫不畏懼,懶散地坐于太師椅上,蹺著二郎腿,仿佛眼前和他根本沒關系,沒一會,竟然打起瞌睡.

轟轟轟……夜叉和周楓老魔也不知道戰了多少回合,竟然打了個平手,都沒討到好處.

這下曼森就有點急了,雖然葉空就在後邊打盹,可他心里卻不時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周楓老魔,我們冥界中人最強大的就是借助自然的力量,你准備死吧!"曼森完,飛出戰圈,然後落在遠處的湖面上.夜叉的腳有些特殊,只有兩個腳趾,跟兩個鉤子一樣,鉤子深陷進湖面,一股股的黑氣從湖中通過他的雙腳被吸上來.

周楓罵道,"無恥的冥界夜叉,什麼借助自然的力量,你是打不過我,想借用陰靈湖的力量,你算什麼本事?"

曼森哈哈笑道,"是又怎麼樣?有本事,你也從湖水里吸取力量,這是我們強大冥界的力量,多得很,隨便吸."

周楓老魔也笑了起來,"既然你耍賴,那我就不跟你打了,後會有期."

周楓老魔走就走,一裹黑衣,化成一道黑風,腳踩著湖面上的血海,飛奔而去.而那個血巨人的分身,也轟然分散,解體在血海中.

"血海老魔,休走!"曼森身子一弓,黑翅一扇,跟著周楓老魔飛走.

"還是我們大王厲害啊,那什麼血海老魔,就是紙老虎而已."

"什麼血海老魔,我看叫做逃跑老魔差不多!"

血海老魔一逃走,剛才嚇得面無人色的鬼將們都松了口氣,誇誇其談起來.

一個鬼將大大咧咧道,"早知道血海老魔如此不濟,都不需要大王出手,只要我等,就可以輕松弄死他."

"是嘛?"突然一聲冷哼從湖面上殘留的血海中傳來,眾鬼物回頭去看,只見那個消散的血巨人又凝結起來.

原來周楓老魔玩的是調虎離山!用本體將夜叉吸引走,再用分身來偷襲葉空.

那些鬼物看見血巨人過來,一個個嚇得一轟而散,河岸上只有個葉空依然坐在太師椅上打盹.

周楓老魔的身外化身看見此景,不由得心中一凝,"不好,那子已經不在了!"

血巨人連忙奔過去,還沒上岸,就對葉空發出一道色血光!

"血海車!"

血海車如同一道極速的血列車,把經過之處撞得粉碎,所有障礙,全部轟爛.

轟地一聲,葉空被正面撞上∏把太師椅被撞得肢離破碎,而葉空的身影竟然也象個鏡子被撞碎一般,轟然而碎,碎落一地.

血巨人抬頭哈哈大笑,"葉空這子果然狡猾,我被騙了無妨,可笑的是那夜叉,還巴巴的跪他,哈哈哈哈."

笑聲中,血巨人沖天而起,仿佛凡人放的禮花一般,直射空中,爆裂成一團血霧,消失地無影無蹤.

著一幕剛好讓追尋周楓老魔無果而回的夜叉曼森看見.他沒追到周楓老魔,回來剛好看見葉空如同鏡子般被擊碎的場景,傻子也能明白那是葉空的一種特殊幻影.

曼森一拍大腿,怒道:"厙葉空,竟然戲耍于我!我跟你拼了!"

不過他隨即又冷哼一聲,"哼,你想要得到極品靈石,你做夢!"

確實,葉空這一會已經進入了督天大陣陣眼所在的房間,眼前的大陣陣眼的輝煌景象讓他驚訝,只見一個偌大的房間里,到處是一條條一道道的光影,錯綜複雜,讓人眼花繚亂,這些光影有的刻于地面牆壁,有的就懸在空氣中,仿佛一條條發光的筆直電線.

也怪不得胡海龍拼死要進來看看,這場面確實宏大又複雜,當然了,給葉空看,他是看不懂的.

他的眼中只有靈石,不過讓他意外的是,在大陣的陣眼中心,放著的竟然不是極品靈石!而是一大堆上品靈石!在陣眼中心的地面上,還放著幾只巨大的箱子,里邊放滿了土屬性的上品靈石.

"我算是知道為什麼大陣會生出那麼多土屬性靈氣了."葉空歎了一句,顯然,支撐這大陣的,不是極品靈石,而是不停輪換的上品的靈石,而原來的那顆極品靈石,肯定在曼森的手上.

正在葉空思索間,就聽見背後響起一個聲音,"主人,你想的沒錯,極品靈石就在我這."

上篇:一一一六 形勢大變     下篇:一一一八 化神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