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三八 金仙以下無敵  
   
一一三八 金仙以下無敵

夜晚,鹽首星某個裝修繁華的酒樓門前.

此刻正是酒樓上客的時候,門前車馬聚集,伙計迎來送往,無數食客進進出出.雖然到了金仙級別,就不用吃飯,可是鹽首星更多的卻是仙界凡人.

而且因為永遠不死,很多提升無望的金仙,甚至還有大羅金仙,都沉迷于口腹之樂.反正不會死,無聊啊,干什麼呢?吃吧,喝酒,端的是痛快.

所以仙界的餐飲業還是很發達的,價錢無所謂,關鍵要有好吃的,新奇的.

而在酒樓的後門口,則是團一架女人坐的轎,里邊坐著一個端莊淑德的女子,若是葉空來,一定吃驚,想不到大大咧咧的玲子姐,也有如此淑女的時候.

玲子姐就是芷凝仙子.此刻她獨坐轎中,突然聽見外邊一個低沉的男人聲音,道:"姐,各家山寨的當家齊聚鹽首星,若是晚上再一起在酒樓吃飯,怕是會引起翟家的懷疑."

芷凝仙子冷哼一聲,"懷疑怕什麼?那翟東亮勾結西方仙帝,竟然想在食鹽上拿捏我們,搞的我們南方仙帝轄下數百個星球食鹽短缺,我們這是自找辦法!"

不過她雖然這樣,可還是不能太過于明目張膽.畢竟這里距離她的勢力范圍太過遙遠,仙兵仙將也無法過來.

這時,轎外的聲音又問道:"姐,不如我們買通了那酒樓老板,讓他避……"

芷凝仙子卻打斷道:"買通酒樓老板有什麼用?去,把酒樓給我買下來就是."

"是."外邊的人心,老板就是老板,考慮問題就是大啊.既然姐發話了,那就買吧,別一個酒樓,姐就是把這條街都買了,也沒什麼.

不過他剛要離去,芷凝仙子又道:"我突然想起,那個叫葉空的好像在哪聽過……雖然不太可能,可是以防萬一,你派個人去西陵星想辦法送彭文考那個蠢貨那得到葉空的畫像."

外邊的人又應了一聲,"是."這才掉頭離去.

與此同時,葉空還不知道芷凝仙子的事,他跟江清程正走在回去的路上.為了找借口讓他回去,高文鵬了,是讓葉空把這次銷售所得的兩千塊仙玉給帶回去.

要高文鵬他們確實還是很信任葉空的,要別人,兩千塊仙玉那是多大的數目,不定就能卷款逃跑了.

兩人騎著馬,過了傳送門,天色已經黑了,不過他們趕時間,也不敢久留,騎馬往著陽泉山飛奔.

夜幕沉沉,兩騎絕塵,奔赴茫的黑暗中.

那江清程倒是個憋不住話的人,剛出了傳送門沒奔多遠,就一抖馬缰,催馬跟葉空行了個並頭,口中道,"三當家,跟你個大事."

"恩?"葉空眉頭一皺,讓馬兒略慢一點,問道,"何事?"

江清程神秘道,"三當家,你可知道,我們下午見到的玲子姐,她來頭可大了!"

葉空點頭,其實他下午就懷疑這玲子姐不一般,現在聽江清程起,便問道,"什麼來頭,你繼續."

江清程笑道,"原來她就是仙界五大仙子之一的芷凝仙子°知道什麼是五大仙子,我知道你就不知,這五大仙子個個都出生名門,是我們仙界的名媛,不但個個貌美如花,修為高深,最重要他們每人身後都站著一個強大的勢力,若是娶一個為妻,在仙界就可以橫著走了!"

"哦?是嘛,哪五大仙子,你看."葉空對這些並沒有太大興趣,口中雖然讓江清程,可卻一抖馬缰,催馬加速.

五大仙子,云中飄緲,最重要的還是趕緊回去,等十天以後得了幽魂仙草,成就金仙,這才是最實在的.

不過江清程談興不,開口道,"五大仙子,分別是西陵星的琳仙子,雪成星的一一仙子,南方仙帝的女兒芷凝仙子……"

"她是南方仙帝的女兒?"葉空吃了一驚,心中驟然想道:自己今天是不是做了件蠢事呢?若是答應芷凝仙子給他打工,不定就有機會去南方仙帝的勢力范圍,到時候,不是就可以去東方仙帝府了?

"是呀,所以出身名門."江清程很不滿葉空的打斷,繼續又道,"第四個仙子就是聚寶星的沅芬仙子,雖然她老爹不是仙帝,可是聚寶星是她爹的,我跟你啊,那聚寶星才是真正的仙界,人間天堂,遍地都是寶物,只要你有錢,去那什麼都能買到……"

葉空哧道,"又遍地是寶,又要有錢,我還以為是白拿寶物呢."

"遍地是寶也不能讓人白拿吧."江清程鄙視一句,又道,"那西陵琳仙子雖然是西方仙帝的女兒,不過和老爹關系並不好,而是潛心修煉,是五大仙子里修為最高的,聽已經有了仙君的修為……"

葉空點點頭,又奇道,"不五大仙子,你才了四個."

江清程道,"哦,其實本來是四大仙子,不過後來東緣星的東方仙帝,也不知道從哪弄了個歪毛子的女兒,也夾了進來,聽模樣還湊活,就是修為太低了,才一個金仙,我看根本不能算進五大仙子,哦,叫什麼若蘭仙子……"

"若蘭仙子!"

"嘶!"葉空坐下仙馬一聲長嘶,一雙前足高高抬起,竟然被葉空死死勒住了.

那馬又是一聲嘶鳴,這才啪地一聲,把兩只前蹄落下.濺起輕灰一片.

",若蘭仙子到底什麼況!"葉空幾乎是用吼出的.

江清程被他這麼大反應下了一跳,他的馬已經跑出去了,只好又拉缰繩跑回來.

他郁悶道,"三當家,你激動什麼.其實要我,那若蘭仙子的修為差遠了,剛來仙界幾十年,根本就是半吊子……"

"你他媽才是半吊子!"葉空就是容不得別人煉若蘭,大怒道,"快,不然我抽你!"

葉空來到山寨中脾氣還是不錯的,可是如果他真的翻臉,那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江清程這才發現,原來這三當家也不是好相與的.

他不敢多,連忙道,"那若蘭仙子上界也沒有多少年,消息也是不多,本來並不為外人所知,只是聽,在某次仙帝們都聚會的酒宴上,她當眾給了西方仙帝之子彭文考一個大嘴巴,從此就出名了."

"原來是這樣."葉空突然想到,上次彭文考私自下界.不定就跟這個耳光有關系,要不就是因為這個耳光下界找自己麻煩,要不就是若蘭知道他下來找自己麻煩,才打他.

"那你還知道什麼消息?"葉空又問.

江清程苦笑了,"三當家,這若蘭仙子本來就成名不久,我們白毛域又消息閉塞,您就別折騰的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葉空也沒想為難他,一牽馬缰,讓馬走到他身邊,拍拍他肩頭,道,"你做的不錯,這些消息對我很有用,不過……若蘭她不是什麼歪毛子仙子."

葉空完,一抖馬缰,口中喝道,"走吧!"

"哎!"江清程應了一聲,也駕馬跟上,心里嘀咕,自己的三當家莫非跟那個若蘭仙子是一個下界的?

而葉空的心里也在盤算,之前芷凝仙子聽自己叫葉空,她的表……貌似她聽過自己的名字?那她是敵是友呢?

葉空騎著馬,心里卻在回憶當時芷凝仙子的表.只是那芷凝仙子不拘節,大大咧咧,當時就注意她性格了,好像沒注意到她臉上的表.

正在此刻,突然,葉空心中警兆立現!一種握至極的感覺彌漫心頭,指尖腳尖都有點發麻!

"清程,心!"驀地,葉空一聲大喝,從飛馳的馬背上躍起,腳尖在馬屁股上一點,如同大鳥一樣的倒飛出去.

江清程也是機靈,肥胖的身子如同皮球一樣從馬背上滾下.

"嘶!"隨後兩聲淒厲嘶鳴在前方響起,噗噗聲中,鮮血飛濺.

驚魂未定的江清程抬頭望去,只見前方隱形霧散去,赫然驚現一個特制的拒鹿角.一般的拒鹿角都是木頭打造,有著斜四十五度的木頭刺……而眼前這個拒鹿角竟是全鐵打造,木頭刺也換成長矛陣.

現在兩匹馬兒就撞在這拒鹿角上,也不知道被戳了多少個窟窿,血水滾滾,從根根長矛的縫隙中流下……

看著這種景象,江清程背後生寒,剛才若非三當家提醒,自己這一頭撞上去,估計下場就跟這兩匹馬一樣.

"到底是陽泉山未來的三當家,還算有點本事,不錯不錯啊."陰陽怪氣聲中,一個人影從拒鹿角後邊走出,在他的身後,還呼啦啦奔出十多個手下.

葉空凝神看去,只見那個人影個子很高,皮膚黝黑,在黑影的背景下,更顯得粗黑.不過此人,不認識啊.

江清程趕緊跑過來,低聲道:"三當家,此人名叫潘風平,是數百里外定軍山的另一家鹽匪頭目,雖然沒有成就金仙,可是練了上千年仙武,端的是厲害,號稱金仙以下無敵!"

葉空聽完,嘴角浮起一抹微笑,"金仙以下無敵,明就不是金仙,那就好辦呀!"

給讀者的話:

今天2章

上篇:一一三七 飛劍傳書     下篇:一一三九 獨戰鹽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