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四零 雪地醫仙  
   
一一四零 雪地醫仙

抬頭一片天,天上有神仙……

在仙界,仙劍有十品,仙甲也有十品.有人問,這仙劍打仙甲,在同樣品階下,會出現什麼狀況呢?

這是一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問題,其實在仙界也有人實驗過,最後得出了一個仙界人盡皆知的結論∏就是同樣品階的仙劍和仙甲之間,仙甲更厲害!

一般來,一品仙劍是無法擊破一品仙甲的,一品仙甲的防禦力要略高于一品仙劍的攻擊力.有人不對,葉空剛才還有一品仙劍擊破潘鳳平的仙甲……我的是一般來,真正的戰斗不是那麼簡單,還要綜合仙繳甲使用者的力量,不是隨便什麼人得到個十品仙劍就天下無敵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二品仙劍擊破一品仙甲,那肯定是很輕松的!尤其是,一個中等金仙的仙劍去打一個還沒成就金仙者的仙甲!

所以葉始寒的二品仙劍一出手,葉空知道,自己危矣!

二品仙劍,果然是不用凡響.只見一條金色的光線,瞬間拉出一條筆直的長線,在黑暗的空中更加醒目!二品仙劍的速度也是飛快,留在人眼中的殘影還沒消退,就已經射出了數百米,直擊葉空的後心!

葉空沒想到二品仙劍竟然這麼快,他已經把禦劍術發揮到極致,再快也快不起來了!

緊急之中,葉空猛地一個回身,脫手甩出手中的一品仙劍!

轟!

兩把仙劍在空中猛地撞擊在一起,勁爆的氣流把密林中的落葉席卷而起,猶如下了一場落葉雨!

漫天落葉中,葉空的身影如同陀螺一般的飛速旋轉,直沖上天,堪堪躲過這致命的一擊!

鐺!清脆的響聲中,葉空的一品仙劍如同垃圾一般地橫飛出去,殘余的力量猶自洞穿了幾顆巨木,這才無力的砸在地面上,鑽進厚厚的枯葉深處.

葉空顧不上收回仙劍,又取出一把等外品仙劍,繼續使用禦劍之術逃離.

黃土道上,葉始寒冷哼一聲,"苟延殘喘而已!看你往哪逃!"完,他手中又掐出一個法訣,那把二品仙劍在空中一個呼哨,仿佛無敵的霸主一般,繼續對著葉空猛追過去!

百里外.

夜正濃,風漸起.在風中竟然已經開始飄零細碎的毒鹽雪.

這讓人避之不及的毒鹽雪,卻成了葉空的保護神.

細碎的風雪中,一個人影跌跌撞撞地奔來.任由毒鹽雪打在他的仙甲上,腐蝕出一個個仿佛針眼似的孔洞,他已經顧不得那麼許多了.

來者正是葉空♀短短百里,若是在下界,葉空駕著飛劍,可以輕松越過.可是今天這百里,他卻走的非常的艱難.

二品仙劍一次次的追上,他一次又一次舍棄自己的仙劍以換取短暫的逃命時間,不過他仙劍也不多,現在已經用完沒有了.好在,逃了百十里,終于遇上了雪,葉始寒舍不得仙劍受汙染,不再用仙劍攻擊.

"好在我命不該絕……"葉空抬頭,看見遠方竟然有一個村落,黑暗中,星星點點的亮光,最是讓人溫暖.不過在他心一松之間,竟然開口噴出一口鮮血,"噗!"

沒錯,葉空受傷了.雖然二品仙劍並沒有擊中他的身體,可是這一路來,數次仙劍碰撞發出的震蕩,已經讓他受了些傷.不過因為有仙甲保護,也就是輕傷而已.

但是,這逃亡的路上,哪怕一點點傷,都是致命的!

也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使用幽魂仙草了……葉空心中竟然有些絕望.他並不是一個絕望的人,他曾經無數次面臨危機,可是這一次,卻是最無助的!

儲物戒指里東西不少,可是能用的,沒有∩劍已經被他扔完,身上穿的仙甲,已經被毒鹽雪蛀出了無數的孔洞,不堪一擊!

而後邊,葉始寒卻依然沒有放棄追殺!

葉空奔進村中,大概是看見了外人,那些黑頭黑臉的仙界凡人都趕緊躲回屋中,關門閉戶,葉空可以感覺到他們從門縫中射出的驚恐視線.

葉空沒有怪他們,畢竟在這個世界上,能自己活著已是艱難,又哪管的他人?何況是陌生人.

來了外人,村一下如同老師查房的學生宿舍,一盞盞消的燈火,全部的熄滅了.

唯一不滅的,只是在村尾一處的一間大屋.

葉空並沒有想進去,後邊葉始寒在追殺,他鑽到一個普通人家的屋中,又有屁用?葉始寒的仙識可以找到他∏樣,純粹是害人害己.

不過就在葉空匆匆奔過,卻又折返回來.

因為他看見那間屋外邊有個偌大的字跡,"醫"!

逃亡途中,若是帶上幾顆仙藥仙丹,那無疑是增加了不少活命的機會!所以葉空決定還是進去,購買一些療傷仙丹.

大屋里,照明用的並不是月光石,而是一個偌大的火爐.在這樣寒冷的地方,有個火爐取取暖照照明,都是很不錯的.

不過眼前的這個火爐也並不是取暖的.在火爐上,煮著一鍋草藥,也不知道里邊是什麼仙草,沸騰中,有著濃濃的藥香彌漫.

而在大屋的一角,有一處地板鋪就的地面,上邊一個精瘦的老者席地而坐,看來正是這間醫館的醫者.在醫者的面前,坐著四五個身上帶傷的"黑"人♀些人顯然都是礦工,傷口都在膝蓋,背上∩界沒有病的概念,求醫的主要也就是身體受傷之人.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都是這樣,在醫者對面,正在看病之人傷在胸口,卻是劍傷.

葉空剛進門,頓了一下,還沒來得及話,卻聽那老年醫者,頭也不抬道:"藥開了,新進來的傷者,麻煩你把鍋端下來."

葉空一愣,回頭看看.卻聽那老醫者又不耐煩的怒道:"看什麼看,就是你,把藥端下來,再遲,就過了最佳時間了!"

"哦哦哦."葉空愣了一下,心中好笑≡己逃命來的,卻沒想到遇到這樣的糊塗醫者,讓自己給他打下手,這老家伙倒是挺會用人.

葉空走過去,把大鍋從火爐上端下,剛想放在地上,就聽那老醫者又話了.

"端到那邊桌子上."

"哦哦哦."

牆邊有一排木桌,桌上有些凌亂,放著各種葉空不認識的仙草,還有幾只大口的瓦碗.

老醫者又吩咐道:"倒四碗湯藥端過來."聽老醫者的口氣,根本就是命令一樣,不容置疑,仿佛葉空是他店中的學徒二一般.

葉空郁悶.日他先人板板,還越用越順手了☉道哥們的脾氣很好嘛?拜托,老子在逃命,沒時間給你做店二!

葉空雖然郁悶,不過事都做了大半,最後一步,索性也就做了吧.逃命也不在這一刻.葉空只好倒上四碗湯藥,一碗碗的端了過去,在老醫者的指示下,遞給那四個膝蓋和後背受傷之人.

等葉空把這一切做完,那老醫者才一抬眼皮,看了眼葉空,口中輕描淡寫道:"震傷,坐下,等我這個看完."

葉空心,哥們我趕時間,你等會給他看不會死人!其實葉空有些後悔,早知道不進來的,憑空耽誤很多時間.不過,現在出門離去……我神經病啊?莫名其妙跑進來做一圈事,什麼都不就走?

不得,他就想要開口插隊,可那老醫者竟然好像知道他心理似的,又不溫不火地道:"年輕人坐下,聽聽,對你有好處."

葉空心中狐疑,你知道我現在什麼況?哪有時間聽你什麼.

這時,就聽那個胸口受傷的漢子問道:"老醫仙,我每次練武都要受傷,我是不是還是要繼續練下去?我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罪受麼?"

老醫者緩緩搖頭道:"不,越是受傷,越是要練下去.人只有不停的受傷,才能發掘心中的寶藏.人的身體,心,各個部位,都是我們的寶藏,不受傷的人,永遠都無法發掘."

人只有不停的受傷,才能發掘心中的寶藏.葉空心中好像明白了什麼,若有所思.

他思索間,又聽那受傷漢子問道:"可是我這樣練到何年何月?難道就這樣不停的受傷下去?我聽,人家外邊有一種修煉仙識的方法,可以走捷徑,由內及外,快速成就金仙,那我不如去尋找那種方法,還花那麼多年練習干什麼?"

老醫者又搖頭道:"身體如丹爐,元神如丹藥,內煉外煉,速途同歸罷了.試問,沒有好的爐鼎,如何煉出上好的丹藥有好的爐火,如何能煮沸一鍋的草藥?煉丹同其理,煮藥同其理,修煉,亦是同其理.肉身成聖,內外兼煉,才是王道!所謂肉身成聖,並不是要你埋頭苦苦練習仙武,而是要從練習仙武之中感悟,感悟武之天道,戰之天道,身體宇宙之天道!"

聽到這里,葉空豁然開朗,並不是練習仙武沒有前途,而是那些煉體者,只知道讓自己的身體變成鋼鐵般強硬,卻不知思索,不知從仙武中感悟,抓了芝麻,丟了西瓜!

葉空忙站起,對著老醫者深深一鞠躬,道:"謝謝老醫仙教我,捷徑之道,並非大道;感悟天道,才是我輩最重之道."

葉空一躬身,行禮以後便向外走出,背後卻聽老醫者道,"那人就在外邊,你也去倒一碗草藥喝了,喝了身子暖和,才有力再戰."

"是!"葉空回去也倒了一碗草藥,大口喝下,這才大步走出屋門!

上篇:一一三九 獨戰鹽匪     下篇:一一四一 天道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