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四五 初見琳仙子  
   
一一四五 初見琳仙子

夜幕燈影,游人如織.

碧水河邊,夢妮畫舫.

葉空邊走邊問道:"這洪夢妮既然能以琴聲助人入道,想必定是個修為高深的上仙,不仙帝仙君級別的人物,怕也是上等羅天上仙."

金仙之後有大羅金仙,大羅金仙以後是羅天上仙.上等羅天上仙,僅次于仙君的人物,在仙界也算不一般的人物了.不過這洪夢妮既然有如此本事,上等羅天上仙恐怕就是保守猜測了.

可誰知安俊峰卻搖頭笑道:"這洪夢妮乃是一個奇女子,天生聾啞,卻能彈出天人驚歎的琴曲,不過她雖能助人入道,可她自己卻無法入道."

"還有這種事."葉空驚訝無比.天生聾啞,卻能彈曲子;助人入道,自己無法入道.可以,這洪夢妮給葉空的感覺是很神秘.

方一也是不信,問道:"我看是她自己可以隱去修為吧."

安俊峰笑道:"不但是你懷疑,懷疑的人了,不過就連翟家家主翟東亮都去看了,最後還是搖頭確定,第一這洪夢妮天生聾啞,第二肯定是沒修為的仙界凡人."

翟家家主翟東亮,上等羅天上仙,他的確定應該是沒錯的.

葉空和方一這才半信半疑,沒一會,四人走到一艘畫舫邊.葉空抬頭看去,只見這畫舫還真是不,上下三層,就跟水中浮著的一個樓似的,而且此船吃水很深,不能停在岸邊,有一個木頭打制的精美棧橋相連,而在河岸邊,有一個滿臉脂肪的老鴇子正在迎客.

"聽夢妮一曲,勝似千年修行了啊!走過路過不能錯過,錯過就是修為永遠無法提升了啊!"老鴇子大聲叫喊,葉空懷疑那些修為不能提升的仙人怎麼不去抽她.

看見葉空等人過來,老鴇子臉上堆滿了笑容,厚厚的脂粉沙沙落地,就跟下了一場毒鹽雪一般.她忙照應道:"幾位上仙,看著眼生啊,不知這里可有相熟的姑娘,是去一層還是二層三層呢?"

方一疑道:"一層二層三層還有不同嘛?"

老鴇子甩著手絹笑道:"一看上仙就是第一次來.一層就是找姑娘的地方,二層是喝花酒的地方,三層就是見識我家夢妮琴技的地方,各有價格不同……不過你們放心,就算是一層二層,也是可以聽見夢妮琴聲的."

葉空還沒話,就看江清程出來道:"我家當家的乃是人中之龍,潔身自好,當然不是去一層二層這種齷蹉的地方."

老鴇子笑笑:"那就三層有請,每人十塊仙玉,下人三塊,沒座."

葉空聽了心里一驚,好家伙這一刀夠快啊,宰起人一點不留,十塊仙玉,日他先人板板,比做土匪還有前途啊!

不過安俊峰倒是豪氣,抬手付了三十三塊仙玉.老鴇子這才招呼道:"翠,帶著客人們上三層,心伺候著."

有個穿著綠衣的姑娘過來,引著葉空他們走過棧橋,上了畫舫三層.

路上,葉空笑道:"清程啊,沒想到你子還挺假正經,我還以為你要去一層呢."

江清程笑道:"你們三位都是上仙,一層那些低等妓子怎麼能入你們法眼呢,聽那洪夢妮相貌也是絕佳,就算看上一眼,也勝似樓下妓子無數,這叫甯咬仙桃一口,不吃爛杏一筐."

安俊峰和方一都笑起來,到:"葉道友果然不簡單,手下之人竟然也有如此見識."

葉空心里愕然,"我還沒發現,你原來也是挺有品位的人呀."

其實江清程心里想的是,三層比一層貴嘛,【狂徒吧最有愛!】既然是那個姓安的請客,那就讓他破費好了.要江清程自己心中所想,那還是去一層,找個女人……實惠啊.

在綠衣姑娘的帶領下,四人上了三層♀畫舫的三層倒也別致.竟然是敞篷的,只在船頭一側,有一個亭子一樣的房屋,亭中放著一把古琴,不過夢妮姑娘還沒出現.

在露天的空地上,放著數十張桌子,供上船之人喝茶閑聊.因為這畫舫寬闊,所以桌子之間一點都不覺得擁擠.葉空他們上來,數十張桌子已經坐了一大半人了.葉空打量一番,只見已經坐下的百多個人都是金仙修為,有上等,有中等,下等倒是不多.

話一般的下等金仙也拿不出十塊仙玉的船資.

跟著綠衣姑娘在靠船邊的一處桌邊坐下,江清程郁悶道:"唉,真是氣啊,十塊仙玉一個人的船資,竟然是在沒屋頂的地方喝茶,真是寒酸的可以."

方一笑道:"這你就不懂了,這才有其中的意味,憑江風,聽仙曲,飄飄欲仙,這才有感悟的意境."

葉空笑著坐下,道:"清程你就別讓人笑話了,方道友的對♀明月朗朗,江風習習,又有仙音在耳,不是人間,勝似人間,這才是種享受♀不叫沒屋頂,這叫敞蓬.在我們老家,有頂的車便宜,沒頂的那敞篷車才是高檔的."

一張桌子四個人,雖然江清程是下人,可是依葉空的性子當然是要讓他坐下的.

不過江清程沒坐下,卻先坐下了一個手拿折扇的白面少年.少年一身白衣,江風一吹,飄然出塵,身上沒有什麼裝飾,只在腰間系著一塊白璧,白璧下綴著白色的流蘇,顯得很有品味.

仙界和下界一樣,逢人先看修為的.不過葉空還沒來得及看對方修為,就被對方的臉吸引了.只見這個少年面色如玉,雙眉如山,目似星點,端的是英俊無比.

乖乖,這子太帥了,太俊了,簡直比女人……他不是女人打扮的吧?葉空看他胸脯,看不出.再看他喉結……日,也不知道白衣里是什麼仙甲,那領子直抵下巴,脖子全被擋著.

少年有些奇怪,發現這家伙盯著自己脖子看,不由得地咽了口唾沫,抱拳道:"在下彭林,請教各位道友."

這少年實在漂亮的不像話,別葉空,就是安俊峰和方一都是盯著他胸脯看.

不過也看不出名堂,安俊峰和方一再一看,人家已經是中等金仙了,忙回禮道:"彭道友,在下安俊峰(方一)."

到了葉空了,卻沒想到這子回了一句,:"在下葉空,不過我挺討厭姓彭的."葉空倒不是對姓彭的有意見,只是他會想到彭文考和西方仙帝.

安俊峰和方一心中愕然,暗這葉道友太耿直了,你沒事得罪人干什麼?這少年雖然是男子,可那麼漂亮,一點都不討厭,再人家修為比我們高啊.

不過讓人意外的是,彭林居然也微微一笑道:"其實我也討厭姓彭的."

彭林一笑,貝齒雪白,竟有顛倒眾生之感,安俊峰和方一都看傻了,江清程最沒用,居然站在那流口水都不知道.

但是葉空不一樣,他剛才盯著看,是想看男或者女,既然沒看出來,也就罷了,倒也沒神魂顛倒.畢竟,葉某人的心眼還是非沉的,看見這種帥哥,只會讓他嫉妒,不會讓他產生別的想法.

讓大家覺得奇怪的對話也並沒有結束.

葉空搖手道:"彭道友,我可以討厭姓彭的,你卻不能討厭."

彭林奇道:"為何你能討厭,我卻不能討厭?"

葉空笑道:"那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好了."

江風吹拂,畫舫悠悠駛向碧水河中,葉空悠悠道:"在我飛升的下界,有一個焦姓修士]日,他覺得身體不適,便去醫館尋醫∏老醫者也是經驗豐富,看這焦姓修士全身無力,目光萎靡,眼中還有血絲,便道:焦修士,你乃是虛勞損耗之症,回去吃些進補的丹藥,休息段時間即可.老醫者完又叮囑,記住,服藥期千萬不要行房."

其他幾人聽的入神,卻沒注意到彭林臉上已經浮起淡淡暈.

就聽葉空繼續到:"可是那焦修士卻是個粗人,不懂行房的含義∏老醫者只好換種法,改口道:服藥期千萬不要與女子同床!那焦修士還是沒懂,疑道,難道我此後就不能和夫人同臥一榻?是不是我這病會傳染啊?我們同桌吃飯行不行?"

安俊峰和方一都哈哈大笑起來,笑這焦修士真是夠蠢.而那彭林吹彈可破的臉蛋卻好像喝多了酒一般.

就聽葉空又道:"那老醫者急了,也顧不得含蓄,吼道,我是服藥期間,你不要姓交!老醫者以為這下焦修士應該懂了吧.卻沒想到焦修士勃然大怒道:你這庸醫,恁的話多!我爺爺姓焦,我爸爸也姓焦!為何到了我,就不要姓焦!"

眾人全部哈哈大笑起來,安俊峰和方一笑的前仰後合.

可沒想到那彭林卻滿臉通,怒道:"我姓彭,不姓焦!"誰知這話一,身邊人等個個笑得更厲害.彭林更加惱怒,站起來道:"無恥之尤!我問你的是,為何你可以討厭姓彭的,我卻如何討厭不得……而你卻講出如此無聊的笑話,簡直是驢頭不對馬嘴!無恥!"

彭林完就走,走出老遠,又回頭罵道:"下流!"

葉空這才愕然道:"他該不會真是女人吧?還有,他走過來,是想跟我們什麼的?"

上篇:一一四四 夢妮畫舫     下篇:一一四六 葉空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