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四六 葉空唱歌  
   
一一四六 葉空唱歌

"管他是男是女,來這里的,哪有什麼好人,假正經罷了"安俊峰倒也是直性子,開口哧道.

要他的也沒錯♀酒樓花船,雖然夢妮姐以琴音見長,可畢竟還是青樓楚館,來這里閑逛的,又怎麼會有正經之人?

而那方一卻是個老學究一般,敲著桌面搖頭晃腦道:"那彭林生的皮白肉嫩,若是這里的窯姐,那該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

而那安俊峰則是哈哈大笑道:"其實就是男子也無有關系呀,龍陽之癖,斷之好,雖然我沒有這些癖好,可是遇見這樣的男子,偶爾為之也無妨啊."

那邊方一道:"是極是極,無傷大雅啊."

葉空心里感歎,流氓啊,都是臭流氓啊≡己這個正牌流氓,跟他們差太遠了.

這里都是金仙以上的修為,雖然安俊峰和方一的聲,可是顯然那彭林也聽見了.彭林就坐在稍遠處的一張方桌,獨自一人坐著.葉空抬頭一看,發覺他俏目之中已經泛起殺機,仿佛隨時要過來和三人拼命一般.

葉空雖然臭脾氣,可也知事.當下也不願多生事端,開口阻止身邊兩人,道:"好啦好啦,若是女仙人來聽夢妮姑娘的曲子,想借此感悟,也是很正常的,莫要再計較了."

那彭林心中對葉空厭惡至極,當然不會因為葉空這一句話就原諒他,不過就在彭林覺得自己有些忍不住的時候,突然聽見身邊一陣喧嘩.

"夢妮姐出來了."

"快看,夢妮姑娘."

"快快快!"

葉空的位置剛好是背朝夢妮姑娘的位置,所以他也沒先看洪夢妮,而是先看那些喊著快快的人,心這些人快什麼?一看,葉空失笑.

原來這些人都是想來送夢妮姑娘的琴音中得到感悟的,所以一個個都離開椅子,而是各自取出蒲墊,趕緊盤腿打坐↑有的仙人,猛吞仙丹,指望借著仙丹和夢妮的琴音,來突破一層.

葉空心里好笑,怪不得人家聽夢妮姑娘的琴音可以感悟入道.不定並非因為琴音,而是因為這些家伙自己吃的丹藥才突破升層,以訛傳訛,最後變成了夢妮姑娘的功勞.

他這才回頭看去.只見樓船前段的亭子里,珠簾垂下,里邊坐著了一個美妙纖柔的身影,這一眼,就已經讓男人生出憐惜之心,恨不得抱在懷里好好疼惜一番.

雖不見人,卻見其影.也有人想把仙識放進亭中,一睹夢妮姑娘的芳容,可是卻發現那珠簾也不知道是何物所制,竟然可以阻擋仙識.

那夢妮姑娘一出來,也不話,當然了,她天生聾啞,也不會話就是.只見她素手輕抬,隨意在琴弦上一撥,叮咚聲中,猶如山泉流淌,沿著枯石的縫隙,緩緩流淌.

接著,琴聲又是一變,變得急促,急促中仿佛有千軍萬馬由遠及近∏琴音一會嘹亮,一會低沉,一會在遠方崩裂,一會在耳邊低語,果然讓人沉醉,心馳神往.

不過了≌才的感覺,全部是其他聽眾的感覺.特別是那彭林,已經完全沉浸其中,面色忽喜忽悲,不能自拔.其他的聽眾也是各有表現,用一字形容,那就是迷,再來一字,就是醉!

所謂好曲子,一要動人,二要動,三要動心℃的能動了心了,這曲子就已經成為天籟之音,讓人沉迷,醉如其中,無法自拔.

但是這麼多人,其中卻有一個異類.

不用,那就是葉空了.葉大官人上輩子是個街頭流氓,這輩子也沒搞過音樂,要接觸的音樂,也就是流行歌曲了.對于這種高雅音樂,他是完全一竅不通的,什麼"宮商角征羽"等五音,他分都分不清.

其實葉大官人自己也郁悶啊,以前看人家里,那些主角都是文武全才,詩書畫騎射無所不精,怎麼我就不懂呢?抱歉,我真的很想懂,很想也沉醉進去……只是,日他先人板板,沉醉不進去呀!

不得,葉大官人只有左顧右盼,看那些聽眾.要這一看,還就真看見不少奇特的景致.原來下邊的聽眾,竟然有好幾個女子!有的看不見喉結,有的束胸系得不緊.

葉某人正在琢磨那個彭林莫非天生是個飛機場,怎麼就那麼平呢?

就在這時,就聽鐺的一聲.一曲奏完.

"啊,完啦."葉空對胸部的事還沒琢磨清楚,心道這就完了.

再去看那些聽眾.只見方一癡癡呆呆看著亭,心已經不知道飛到哪個星球了.而大大咧咧的"黑人"安俊峰,卻是面含淚水……苦孩子啊,仙界修仙,不容易啊.再看江清程,卻是雙目發直.葉空猜測,這子准是沒想到好事.

再看其他人等,有的癡呆,有的流淚,還有的傻笑,更多的是看著桌面沉思,仿佛還想沉浸在美妙的樂曲,正在回味余韻,不想清醒.

良久,才有聽眾真正的清醒過來,歎道:"聽此一曲,感覺這一生沒有白活.雖然沒有感悟到什麼,可是我等不應如此的功利,這種天籟之音,就算是降級,也值得了."

這邊,方一也清醒過來,點頭道:"值得了,值得了,別降級,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這時有聽眾呼喊道:"再來一曲,再來一曲!"

安俊峰也一抹眼淚,跟著大喊.

不過珠簾一動,卻走出來一個櫻桃口的丫鬟.眾人的喊聲立即汀,都看這丫鬟出來干嘛?卻沒想到,那丫鬟一出來,徑直走到葉空面前,對著葉空低頭一拜.

葉空心里大愕,干嘛,你干嘛?想劫色是不是?

不過問題顯然比劫色嚴重的多.

只聽丫鬟開口道:"這位前輩,夢妮姐,凡聽她彈琴者,必定會心有所想,她想問這位前輩,您剛才想到或者感悟到了什麼?"

"我……"葉空抓抓腦袋,雖然他就想著彭林到底有胸還是沒胸了,不過這也不能呀.只好咳嗽一聲,道:"確實,夢妮姑娘的琴音動人,讓人心馳神往,我仿佛來到一片青草地,看見一條山泉,琴聲的時候山泉,琴聲大的時候山泉大,山泉一會大一會,山泉大的時候如江河奔騰大海翻波,山泉的時候又如孩撒尿涓涓細流."

眾人一聽暈倒,有你這麼比方的麼?安俊峰和方一更是心中鄙視,後悔和這粗俗之人坐一桌.

不過那丫鬟卻沒笑,一轉身回去稟告夢妮姑娘.

其實洪夢妮彈琴之時,場上只有兩人是清醒,就是葉空和洪夢妮.所以洪夢妮把葉空的表現看見眼里,當下讓丫鬟又出來了.

問道,"你除了山泉,就沒感悟到其他了麼?"

葉空心這還沒完了.只好點頭,"不錯,在下乃是個粗人,除了山泉就沒想到其他.反正琴聲大就是山泉大,琴聲就是山泉……"

葉空還沒完,在場人都笑了.心這伙計還真是粗人,除了山泉就是山泉,敢什麼都不懂.

這下那丫頭又話了,"夢妮姐,剛才她彈琴之時,前輩左顧右盼,對她的琴聲很是不屑,所以她冒昧請您也賜上一曲."

得.葉空算是明白了,這洪夢妮是故意找自己麻煩,讓自己出丑來著.

出丑就是出丑,沒辦法,誰叫咱不懂呢?葉空抬手推開丫頭遞過來的古琴,就想直接拒絕.

可在這一刻,葉空卻不經意看見了那個叫彭林的少年的眼神.

那是一種不屑,鄙夷,仿佛高高在上,冰冷無比,俯視眾生的眼神.讓葉空刺痛.應該葉空一直是個草根,最受不得這種眼神.

當下,葉空心念立轉,站起身來,朗聲道,"夢妮姑娘,在下不懂琴弦,可是卻會唱歌,想請姑娘為**弦,在下也就獻丑了!"

聽葉空要唱歌,江清程連忙拉葉空,心三當家,你就別丟人了,你對音律一竅不通,唱歌,那不是更丟人嘛.

不過葉空也沒理他,大步走到亭外,對著里邊道,"這是在下自編的歌曲,姑娘就看著配樂,配不上也沒關系."

也不管洪夢妮聽見聽不見,葉空轉身,看著彭林,開口唱道,"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

終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閑.

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道義放兩旁,把利字擺中間.

多少男子漢,一路為顏.

多少同林鳥,已成了分飛燕.

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戀.愛人不見了,向誰去喊冤?

問你,何時曾看見,這個世界為了人們改變?有了夢寐以求的容顏,是否就算是擁有春天?"

按道理,這首歌曲調平緩,音律簡單,和洪夢妮的天籟之音相去甚遠.

可在場人等卻全部沉默了.雖然這里都是仙人,可是葉空的凡人歌還是引起了他們的共鳴.

要知道,他們大都是從下界飛升而來,也都是從凡人而來.凡人修煉的那些苦,那奔波忙碌,那無數次把"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都是他們不止一次經曆過的.

當然,那些土生土長的金仙,也是仙界凡人來的,修煉的苦,有誰沒有經過呢?

雖然葉空的歌不算多麼優美,葉空唱的也不算好,可歌詞卻句句引起在場仙人的共鳴!

隨著歌曲唱出,彭林的一雙美眸,也從不屑變成了注意,注意變成了驚訝,驚訝中帶著疑惑!驚訝于此子竟然不是想象中的孟浪之人,竟然對人生世有如此深刻的感悟!不過更讓他心中感慨的,卻是葉空唱的最後一句,"有了夢寐以求的容顏,是否就算是擁有春天?"

上篇:一一四五 初見琳仙子     下篇:一一四七 夢妮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