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六八修佛者  
   
一一六八修佛者

鹽首星上,三架飛車騰空而起,離開星球,進入茫的仙界蒼冥.

金麒麟腳踏火云,發足飛奔,也不知道這一路要行走多少里,葉空估計速度不比下界的星舟慢.的飛車內,洪夢妮葉空雪三人一字排開,並排坐在車中,葉空卻被二女擠在中央.

左邊一個美姐,右邊一個俏丫鬟……其實葉空也不想擠在她們中間.只是洪夢妮要靠在車窗邊找感悟,雪也要在車窗邊觀景,一人霸占一邊車窗,只好把葉某人擠在中間.

這是葉空來到仙界以後第一次進入蒼冥,所以也扭頭,把視線從洪夢妮單薄的肩上越過,望向車窗外……看了好一會,葉空也沒看見什麼,感覺跟下界的蒼冥也沒有不同.

不過葉空卻發現另外一個問題.洪夢妮坐在他身邊,臉看向窗外,從葉空的位置,剛好看見她一邊的桃腮和耳垂.葉空發現她桃腮白雪似的,皮膚吹彈可破,特別是臉頰邊,幾絲鬢發垂落……最重要的,的耳垂晶瑩中帶著點色.

額,這丫頭不是對我有非分之想吧]人無恥的想道.其實呢,是洪夢妮看著那邊,他也看著那邊,他呼吸就淨對著人家後頸了.

既然不是仙,難免有雜念.葉空這個金仙都滿腦子雜念,何況人家姑娘?洪夢妮感覺到了某人呼來的熱氣,她也沒跟男子如此接近過,自然有些不好意思,耳垂發.

發現這一點,葉某人忍不住想逗弄一下,沒辦法,流氓嘛,不耍流氓就不是他的性格了.不過可真要什麼,葉空卻又忍住了.人家夢妮姑娘又聾又啞,對自己也是有救命之恩的,葉空倒不忍心撩撥于她.

畢竟自己不是來泡妞的,去到聚寶星,大家就要分別,人仙殊途,不定永無相見之日……

"第一最好不相見,如此便可不相戀;第二最好不相識,如此便可不相知……"葉空口中喃喃默念一句,收回視線.

他聲音很,雪忙著看外邊,不時驚歎:"哇,好大的星!哇,好亮!哇……"所以,她也沒聽見.

可是聾啞的洪夢妮眼望窗外,美眸中竟然有迷蒙的光暈,也不知道是否聽見了葉空話.

時間就這樣過去,葉空索性把周笑呵得到的乾坤袋拿出來.他殺了周笑海,一直都沒時間清點戰利品呢.

打開一看,收獲還是不錯的,六品仙劍一把,五品仙甲一件,其他還有各種仙丹,法術典籍,仙玉就有兩千塊!

顯然,仙玉比外邊的星球更能吸引丫頭的眼球.雪轉過腦袋,歎道:"哇,仙玉匣里密密麻麻,這得是多少塊仙玉呀."

葉空笑著拿出幾塊給她.

李雪一把搶過,嘴里卻道,"就這幾塊,氣."

葉空笑道:"不是我氣不給你,而是你一個凡人姑娘,太多仙玉在身,不但沒有什麼用處,反而會給你帶來災禍……倒是這些仙丹,其中有些對你還是有所裨益的."

葉空完,把一個丹藥瓶子遞給雪.其實葉空也想送點東西給洪夢妮,不過他正不知道送什麼好的時候,洪夢妮很善解人意的推了推他的手.

確實,對仙界凡人來,這些東西她們也用不上.

飛車行了一段時間,雪丫頭竟然要噓噓了,這飛車後邊就有噓噓的地方,不過葉空呆在里邊覺得還是很不方便,有聲音傳出來,他和洪夢妮也比較尷尬,所以他很知趣地掀開車簾,坐在車轅上.

"在下中等金仙葉空,不知前輩怎麼稱呼?"葉空還是覺得這個老曹頭剛才是看出了自己的真實況,所以也沒有隱瞞,直接出了真實的身份.

不過老曹頭卻沒搭理他,而是手拿車杆,很專心地看著前方的飛車,仿佛那輛飛車的屁股上繡著花一樣.

"莫非嘴聾?"葉空故意腹誹出聲,想惹得老曹頭話.

不過老曹頭仿佛和洪夢妮一樣,也是聾啞一般,專心致志地看著前方,還是根本不搭理葉空.

葉空覺得有些無趣,這就想回身進艙了,不過最後還是了一句,"也不知道剛才前輩是否看出了在下,不過總是有提點之恩,在下謝了."

沒想到這會老頭話了,也沒看葉空,口中淡淡道:"看出即是沒看出,沒看出即是看出,看出與沒看出,又何必執著于心呢."

葉空算是明白了,這老曹頭不是不搭理自己,而是不喜歡自己的口氣.拜佛之人,特別是那些高僧,就是喜歡這種調調,話云山霧罩,一句話非要繞一個大圈子.

好吧,這種調調哥們也會.葉空收起回去的念頭,繼續坐下道:"其實在下這麼多年,有一個問題實在沒有弄明白,又因為在下所在的下界沒有求佛者,所以一直困惑至今,今日剛巧看見前輩,正好一問."

老曹頭還真是個虔誠的佛徒,聽葉空要問佛學方面的問題,立即好像打了雞血針一般,回頭看著葉空,道:"老衲雖然修佛數千年,可是對很多問題也不甚明了,你問吧,老衲勉強答之."

葉空郁悶,你修佛數千年也才是個中等金仙,估計你還真是很勉強.雖然心里這樣想,可是嘴上卻道:"在我的老家,有一個高僧去**,來到一家寺院,剛好寺院的幡被風吹動.于是兩個僧人就辯論了.一個風動,一個幡動,兩人爭論不休,最後只好去找高僧,請高僧給一個標准的答案."

老曹頭被故事吸引,等著聽下邊的,卻發現葉空不講了.他眉頭一皺道:"那你就是要問老衲,是風動還是幡動?"老曹頭完,怒道:"這分明是一個故事,早有答案,你這不是求知,你是來考我!"

葉空知道漏了,臉一,趕緊道:"抱歉,其實……"

不過沒等他解釋,老頭又道:"不過你這個故事很有意思,我決定猜上一猜."

老頭思索片刻,道:"再我看來,應該是風動.幡為靜相,風為動相.便是沒有幡,風也是要動的.而沒有風,幡是萬萬不會動的,所以我覺得應該是風動."不待葉空話,老曹頭卻又搖頭道:"不會的,你不會用這種簡單的問題問我,你等等,我再想想."

他又思索了片刻,這才確定地道:"雖然表面上是風動,可是佛經中有萬物皆空的道理,風動即是不動,所以風也沒有動,幡也沒有動,大家都沒有動.是了,一定是這樣."

葉空暈倒,修佛了幾千年,你就這水平,也忒次了吧?

"風沒動,幡也沒動,那是誰動了呢?"葉空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

老曹頭嘀咕,"是呀,明明看見動了,可是風沒動,幡也沒動,那是誰動了呢?"

"是人的心動."葉空這才道:"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前輩你光知道萬物皆空無,卻不知道一切唯心造.佛經上,相由心生,不管是動的相,或者是靜的相,都是由心而生,心動則動,心不動,一切皆不動!"

"是心動……"老曹頭眼睛一亮,不由得點頭.

葉空心道,沒文化啊,修煉幾千年這都不知道,還不如我在地球看一會電視劇的水平.

他繼續道:"還有另外一點,前輩不但沒有悟到佛門的真諦,反而以你的心思,猜度我出題之意,這是佛門最忌諱的嗔念,前輩不但不能以佛學的思路考慮問題,反而妄動嗔念,可謂以凡人之心求佛,那是大錯特錯了."

葉空完,老曹頭肅然起敬,連忙道:"前輩,您教訓的是,老衲這是錯了,大錯特錯了."

葉空一番話把自己變成了前輩,當下笑道:"無妨無妨,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嘛."

沒想到老曹頭又道:"老衲姓曹,自號笑天法師,不知前輩座下可有弟子,老衲也想拜入山門,在您座下修行……"

葉空一聽,幾乎要從車轅上栽下去,連忙擺手道:"前輩,你才是前輩,在下隨便,您老可別當真,在下可不想當和尚."

"和尚?"老曹一愣,又點頭道:"想必就是的僧人,當僧人有什麼不好?我們中方仙帝府所轄,每個星球都信奉佛教,僧人得到無上的尊敬,便是中帝大人,也閉門求佛."

"算了算了,總之我是不會做和尚的,也不會收和尚做弟子……那個,前輩,大爺,我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葉空嚇得趕緊回去車里,看著兩個女人,心中感歎,千萬不能做和尚啊,不殺生不吃肉,都可以,不近女色,那我不如死了.

雪看他這模樣,奇道:"美芳,你莫非勾引老趕車的沒成功?要不要妹我教你幾招?"

葉空哧道:"胡八道,我要勾兌,也是勾兌你這樣的丫頭嘛."

雪回頭看看洪夢妮,發現夢妮姐還看著窗外呢,不由得一挺胸脯,湊上來低聲笑道:"姐還你是正經人……哼!.是不是對本丫鬟心動很久了?"

葉空歎道:"一切由心,心不動,一切不動,女施主你著相了."

得,這貨還真有做和尚的潛質.

上篇:一一六七 臨行變故     下篇:一一六九 十萬天道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