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七八 自揭身份  
   
一一七八 自揭身份

李文金聽見里邊喊叫,連忙推開包廂的門.

只見姐姐沅芬仙子就穿了個束胸在那大聲哭泣,陳正香被這一切驚地不知如何是好,洪夢妮和雪不見蹤跡.

而美芳仙子則是衣衫凌亂,一臉苦笑,最郁悶的就是地上還多了兩個白面大饅頭.

李文金剛才的好心頓時煙消云散,頓時大怒道,"道友,你到底是男是女!我需要你給一個解釋!"

其實事是這樣.

李文金出去給李鷂發傳書≌好,拍賣場的人送來李沅芬的內甲,同時了,夢妮姐的琴需要自己去調一下,如果沒有問題,就直接送去李家了.

于是洪夢妮帶著雪去看琴♀邊就出事了.

起源是陳正香,她了,"沅芬,既然內甲來了,你何不試試,若是不合身,我認識一個專門改內甲了師傅."

沅芬仙子心想也對啊,不過卻有些不好意思.

陳正香笑道,"你弟弟又不在,這里沒男人的,還有什麼好害羞."

沅芬仙子想想也是,陳正香是老熟人了,以後不定就是一家人.而美芳那是大大的好人,大家又都是女子,換上就換上吧.

這下卻把葉空給弄郁悶了,雖然他流氓,可有些事分得清楚.之前誰也不知道,他偷偷揉一下沒關系,可現在如果看了,那以後就不清.

于是葉空忙道,"那我出去看看夢妮她們吧."

可誰知沅芬仙子卻拉著他道,"姐姐莫非還對那日之事耿耿于懷,沅芬已經知道錯了,姐姐就不要如此生份了°若如此,沅芬心中會難受的."

葉空心歎,仙子你心里不難受,可我下邊要難受了呀.不過人家都這種話了,自己就難受一下吧,免為其難,本大流氓就欣賞一下,唉,都是你硬拉著我看的呀!

不得,葉空就只好留下.生怕露餡,還特意坐在稍遠的大椅子上.

沅芬仙子這才害羞褪去自己的外衣,里邊是一條的白色束胸,那衣緊繃繃的,葉某人心里也是緊繃繃的.好深邃的溝啊,好白白的肩啊,還有那衣包出來的弧度,再加上之前的手感……

葉某人心中蕩漾,不過卻又消沅芬仙子趕緊穿上.心里矛盾,天人交戰.

卻沒想到,陳正香也是姑娘性子,跟沅芬仙子笑鬧起來,兩人都在動鬧,鶯聲燕語,有如世上最美的風景,葉空看而不動.

沅芬仙子沒有了修為,竟然鬧不過陳正香,一樣看見美芳沒事人一樣坐在遠處.于是她大叫一聲,美芳姐救我,隨後咯咯笑著撲過來……

看著沅芬仙子衣內上下顫動的一對,葉空只覺得大腦有些當機,接著,一團香白撲入懷中,就跟打了葉空一悶棍似的,完全空白啊.

葉空就那坐在大椅上,沅芬仙子撲上來,後邊還有陳正香咯咯笑著嬉鬧′芬仙子一邊嬉笑,喊道,"美芳姐快幫忙啊."一邊也在美芳姐身上亂抓,這一抓就抓到個東西.一個女人不該有的東西.

葉空頓時仿佛被電了一下,雙眼發直,驚人的快活中,也有一個聲音在道,嘿嘿,你露餡兒了.

沅芬仙子倒也單純,懵懂中還握住動了幾下,覺得美芳姐這是揣了個什麼在褲里呢?

不過瞬間,沅芬仙子就醒悟過來,頓時那臉就血了,驚道,"你是男人!"

沅芬仙子連忙撒手,氣急臉,怒視葉空.

葉空坐那,心,得,這此完蛋了.我出去出去,你非不讓,現在出事了不是?

任葉大流氓急智過人,此刻也是無話可.什麼話都沒用了啊,底都被揭了,那家伙都讓沅芬仙子抓了,解釋有用嘛?

沅芬仙子見他不話,又羞又怒,她還沒讓男人這樣看過呢!當然了,其實看下也不是太大事,畢竟還有一件不是.

最讓沅芬仙子羞的是,自己用手抓了他的那個東西!她又不出口,所以更是羞怒,臉色通,眼圈也,一邊罵一邊發了蠻勁,扯著葉空衣服一陣拽……這下好,白面饅頭也滾了出來……

李文金本來興沖沖要送給美芳仙玉,卻沒想到境況竟然是這樣,當即大怒.

對著李文金的責問,葉空也無奈道,"我不想看的,是她們硬拉著我留下……再,我也沒看見什麼呀."

沅芬仙子那句話不出口,只是喊道,"你混蛋,你裝成女人就是圖謀不軌!"

李文金冷哼道,"我李家對閣下禮待有加,卻沒想到閣下竟然是帶著圖謀,今天不清楚,閣下就不要走了!"

完,一伸手,一把仙劍從中鑽出,已經作出戰斗准備.

事已至此,葉空倒松了一口氣,歎了一聲,整整衣服,踢開饅頭,又坐回大椅上,道,"請李大老板來,我會向她稟明詳."

沒一會,洪夢妮她們上來,也是心里一驚,只好無奈地坐下等著李大老板過來,雪發現葉空被人揭穿,心里很緊張,坐在葉空身邊,烏溜溜的眼珠子左看右看.

葉空在她單薄的肩上拍拍,道,"放心吧,沒事的."

那邊沅芬仙子已經穿上衣服,坐那低聲哭泣.她被男人那東西嚇到了.聽葉空話,她哭著道,"沒事?想得美!我娘來一定饒不了你們!"

葉空歎道,"沅芬仙子,其實我真的沒看到什麼,這事本來一場誤會,何必弄成大事?再,仙子忘記我預測很准了?我沒事,就沒事."

沅芬仙子怒道,"我你一定有事啊!"

"那我們不如賭上一賭,如果李大老板不追究的話,那麼沅芬仙子也就不要斤斤計較了?"葉空道.

李文金心,這人真是沒治了,太無恥了,這時候還給我姐下套.不過他也沒什麼,畢竟,如果真的老娘能原諒他,那大家也就不要找他麻煩了,他這是防著姐姐對他胡攪蠻纏啊.

不過李文金又在想,這家伙又因為什麼認定母親不會追究他?他到底還有什麼背景?

聽出了這種破事,李鷂連忙趕過來,一路上,心中就在猜測,這美芳到底是何人?男扮女裝,自己都沒發現!還有他竟然是個仙人,卻為何混在妓子中.

來到拍賣場樓上,李鷂步態威嚴,大步踏進屋內,一臉強勢,吹彈可破的臉皮卻緊繃著,仿佛帶著冰寒之氣,進屋以後,室內溫度都下降好幾度.

不過讓李鷂心中惱火的是,在她威嚴的表和強大的氣場下,其他人都嚇得低頭看腳面,可始作蛹者美芳卻是毫無愧疚,在自己進來時,還對自己微笑點頭.

李鷂淡淡坐在對面高位,口氣卻極是冰冷,道,"這位道友,你喬裝打扮,潛入我李家,又數次欺辱我女兒,莫非當我李家好欺負不成!今日里,你必須給我個明白,否則……就算中帝親來,也救不了你!"

李鷂完,目光一冷,已經顯露殺機∫欺我女兒,中帝的人也不行!

葉空站起來,對著李鷂仙君拱手作揖,道,"仙君其實是在下祖師,在下數十年前也曾見過祖師,所以在下對祖師只有欽佩和親切,哪會有為害李家之心?其實今日之事,純屬誤會,請祖師屏退閑雜,在下自然給祖師一個交代."

聽他口口聲聲叫祖師,李鷂仙君心中訝然.一般祖師這種稱呼,都是下界之人,看見了早年飛升的宗門長輩,這才叫祖師.

李鷂來自三千下界的其中之一的一個叫紫滄星的混元宗,此人叫她祖師,莫非也是來自那里?

可他又數十年曾經見過一次……莫非是他!

李鷂仙君心中大跳,面色卻不改,抬手屏退下人,用仙識把這個屋子阻隔,這才道,"好了,現在這里安全了,都是自家人,道友,你給個解釋吧,你若是那人,一切好,你若不是,你們三人都必須把命留下!"

李沅芬和李文金心中莫名其妙,什麼這人那人,母親這是跟他打什麼啞謎?

不過葉空卻心知肚明,回頭對著洪夢妮一禮,道,"在下謝夢妮姑娘救命之恩,此刻還請姑娘還我真容."

洪夢妮站起來,在葉空臉上一番作為,沒一會,撕下一張薄皮,葉空的臉也展現崢嶸.

李鷂仙君雖然早就猜到,卻還是驚呼,"葉空,果然是你!"

葉空一點頭,上前單膝跪倒,呼道,"混元宗不屑弟子,第八十三代宗主葉空,見過第五代宗主,請祖師饒恕我欺瞞之罪."

李鷂仙君點頭笑道:"請起,只要安全就好呀."

李文金也點頭笑道:"我這美芳仙子神機妙算,端的是非同一般,卻原來是葉空兄弟,你可不知道,我娘得知了你的消息,連忙偷偷進入鹽首星尋找,卻沒想到,葉空兄弟已經混進女子中來到聚寶星."

沅芬仙子心里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葉空,也怪不得這子如此清楚彭文考的秉性,那一句大象兄原來就是此人的傑作.

不過看著母親和弟弟貌似都忘了自己的事,她趕緊站起來道:"葉空!別以為你這樣就可以蒙混過關了!本仙子都被你看光光了!"

葉空笑道:"沅芬仙子,還記得剛才你和我打的賭麼?"

給讀者的話:

第4章要下午遲點了……

上篇:一一七七 仁愛之力     下篇:一一七九 李家接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