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八七 殺上覺遠寺  
   
一一八七 殺上覺遠寺

"誰!"葉空被這一擊嚇出一身冷汗,好在他縮地成寸練了有些時日,腳下一分,身形便閃出數丈!

雖躲過一擊,可身後那莽漢卻是不依不饒,抬手放出仙劍,那仙劍化成一道寒星,劃破夜幕,直擊葉空後心!

葉空心里郁悶,這什麼地方啊,自己剛來腳都沒站穩,就被人追殺.

不過他手里也沒閑著,幾乎在同時,也放出仙劍!

葉空放出的可是六品仙劍,莆一出手,青光大放,正是之前繳獲的竹淵劍!

"去!"葉空手掌一松,青光直擊對面而去!

當啷一聲,那把一品仙劍豈是竹淵劍對手,一聲脆響,竟然如同竹筒一般,生生被竹淵劍劈成兩半.

一品仙劍和六品仙劍,之間相差不是一般的大.竹淵劍就跟切豆腐似的劈開對方,卻依然不受阻擋,青光直擊莽漢!

那莽漢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厲害,出手就是六品仙劍,當下竟然躲無可躲,心中大叫一聲:"我命休矣!"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那道青光竟然抵住他嗓子眼停了下來!

"吳勇?"葉空認出了這名莽漢,這才暫且饒他一命,不過葉空逃命途中,也不敢收回仙劍.

莽漢正是那日在聚寶星拍賣會上賣丹的吳勇,他本以為死了,卻沒想到仙交殺下,更沒想到,對方還認識自己.

吳勇打量對面的少年人,只見他一身華服,頭頂紮起髻,卻又留下長披肩,一看就是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不過他卻是不認識.

"你是何人?"吳勇怒問.

那日葉空是美芳的身份,所以吳勇也不認識他.不過聽他問話,葉空也是大怒:"我是何人?你現在問是不是太遲了!日你先人,誰都不知道你就砍,我招你惹你了!"

吳勇也覺得自己莽撞,不過猶自道:"哼!這半夜去覺遠寺能有什麼好東西!不是妖僧,也是那些妖僧一伙的!"

"胡扯,你看我可有半點象和尚?"葉空冷哼一聲,又罵道:"我真是有點後悔一千仙玉買你丹藥,還好意思什麼三日之約,不仁不義之徒."

吳勇聽了卻是一驚,賣丹之事知道的人也不多,至于三日之約也只有當日包廂里的人,他倒沒想到美芳就是此人所扮,而是以為葉空那日也在包廂中.當時他就忙著磕頭了,里邊有幾個人都不知道.

聽葉空這一,他老臉一,道:"原來是恩公美芳仙子的朋友,請恕在下多有冒犯."完,一抱拳道:"其實在下本想把家中之事處理結束就去李家投效,卻沒想到……"

吳勇著,竟然有些哽咽,老大個漢子,眼圈一下了,也不知道家中出了什麼事.

葉空收回仙劍,問道:"你家中出了何事,慢慢."

吳勇卻道:"這里不是話的地方,恩公跟我回家."

葉空跟著吳勇飛下山,來到一個村落.葉空本來以為吳勇那麼缺錢,應該一貧如洗,卻沒想到,他竟然帶著自己,走進了村中最大的一棟大屋.

不過進去一看,就看見破敗景象了.大門蠻大,可門檻給鋸了;廳堂蠻寬,可地面上坑坑窪窪∵進屋內,更是家徒四壁,連個像樣的家具都沒有.

"吳道友,你家這是……遭了賊?"葉空問道.

"比遭賊還倒黴,都是那幫妖僧害的!"吳勇怒罵一聲,招呼著葉空坐在一張殘破的椅子上,這才道:"其實五十多年這個家還是很不錯的,大門上鑲著翠玉,地面上都鋪著外星運來的石材,我家也是個不錯的殷實之家.雖然我爹早死,可是我卻感悟到木之天道,早早成就金仙.不過我酬在外尋求修煉之徑,五十多年前,便離家遠游……"

到這里,吳勇眼中怒火一閃,又道:"可誰知我走沒多久,這塊地界被瑪尼教給占了,那些妖僧強逼加上惑誘,引人加入瑪尼教!我娘就受了些瑪尼教的影響,很快就信了!按那些妖僧法,把家中財產全部拿出,去覺遠寺修煉,那些法師騙她,只要心誠,誰都可以成仙成佛!"

"哦."葉空點頭,又四處打量一眼,道:"估計你家中的物件都是被你娘賣了送進寺廟."

吳勇憤憤道:"若是光騙財也就算了,最可惡是那些妖僧為了讓信徒相信,還讓他們服用邪異丹藥,那些丹藥吃完,人就會精神恍惚,沒有仙術,也覺得自己有仙術了,所以就更加相信,等他們清醒,就會給瑪尼教送去更多的仙玉,以期能夠得到更久的仙術."

葉空點頭:"你的我明白了,那就是毒品啊,讓人精神恍惚,現實和夢境不分,感覺自己成仙了."

吳勇道:"恩公明鑒,就是這個意思.我娘就是深受其害,家中仙玉用完,物品又賣盡,就連家里幾畝仙田,都賣了,實在是沒錢了♀時,覺遠寺妖僧卻跟她,沒事,只要你幫我們領來信徒,就能有仙藥服用."

葉空心,這瑪尼教倒是很壞,不但賣毒品還搞傳銷.

吳勇繼續道:"于是我娘便將我好些親人都拉來信奉瑪尼教,最可惡是那覺遠寺邪僧,見我伯父家女兒生的貌美,便要給我表妹撒仙緣,于是我表妹成親前一天被抬上山……"

葉空暈倒,這些邪僧還真是什麼壞事都干啊ˇ問:"那男方家也沒反對?大家都不怕姑娘被邪僧那什麼嘛?"

吳勇歎道:"那男方家里,也是瑪尼教的信徒……他們當然知道姑娘這一晚會生什麼,不過他們都覺得,最純潔的初次,應該獻給佛祖."

"這……"葉空覺得自己快要摔倒了,還有這種男人,把自己老婆的第一次獻給佛祖……葉空瞠目結舌道:"這些人都瘋了!再,廟里的,就是佛祖嘛?"

吳勇歎了一聲,又道:"若是光如此也就算了,可是一夜過去,我表妹卻沒回來,那些僧眾了,是被佛祖留下,給所有人祈福去了,過幾天就回來.可過了很多天,還是沒回來,那主持陳敬軒又,要花仙玉,我們半法會將其接引回來……剛好,我回來了,我想表妹定是被綁架了."

葉空點頭道:"原來如此,你去聚寶星賣仙丹,就是為了湊這個錢."

吳勇道:"我也是沒辦法呀,那邊覺遠寺不放人,這邊我伯父他們又有點醒悟,百般責怪我娘,要我娘幫他們找回女兒,我娘兩邊不討好,苦不堪,我也身無長物,只好去賣仙丹."

葉空歎道:"就怕你賣了仙丹也是無用,怕是你表妹早就遭遇不測."

吳勇長歎一聲,恨恨道:"誰不是呢,我拿著仙玉回來,得到的卻是表妹的尸體,那些妖僧簡直是畜生不如,我娘無面對伯父一家,趁我不備,投井而死.而後我悄悄潛入覺遠寺後山,抓了一個僧眾一問,這才知道,若是一般的姑娘就由他們僧眾去破其身,若是好看些便有陳敬軒等人享用,若是更好看的,他們就會聯系城中富豪或者總教的僧人,賣仙玉或者做人……我表妹就是被一個瑪尼教總教的**師害死!"

到這里,吳勇虎目中兩行熱淚滾落.

葉空也是一拍大腿道:"這些瑪尼教僧人倒行逆施,無法無天,真是該死,個個都該死!"

吳勇道:"我這幾日,都埋伏在覺遠寺後山,只要有人經過,就出手殺之!今日恩公經過,我還以為是那些買了女子初夜的富商,這才貿然出手,請恩公見諒!"

"罷了."葉空擺手,又道:"你在後山又能殺幾個人,為何不殺進去,要了陳敬軒狗命,莫非他修為了得?"

吳勇歎道:"其實那陳敬軒和我一般,都是上等金仙修為,可是奈何我窮困潦倒,既沒有高品仙劍,也沒有防禦仙甲,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葉空心這倒是事實,沒有仙繳甲,就算修為差不多也沒用.就像剛才,自己一個中等金仙,照樣殺得吳勇沒有還手之力.

"那我賜你六品仙劍,五品仙甲,你敢殺陳敬軒麼?"葉空端坐椅上,赫然道.

吳勇先是一愣,隨後轟然跪倒,大聲道:"必殺之!"

"好!"葉空也是性中人,直接把竹淵劍和從周笑海身上扒下的五品仙甲都拿出來,送給吳勇.

吳勇感悟的是木之天道,也是有些奇特,他竟然可以借著樹木隱形,所以他隱藏在後山道,卻是無人現.而葉空從周笑呵得到的竹淵劍,也是趨于木系,所以和吳勇很是般配.

吳勇穿上五品仙甲,手拿六品仙劍,卻有些誠惶誠恐,束手束腳,道:"恩公,我還是第一次用六品仙劍!俺的娘!我才是個上等金仙!就算是上等大羅金仙,也不過如此吧!"

葉空哈哈笑道:"別客氣,這就送你了,跟我我葉某人,不會讓你吃虧."

可想不到吳勇卻為難道:"恩公,我答應美芳仙子為她效命在先,不能食的……不如這樣,我借用您的仙繳甲,用完歸還."

葉空心,自己沒走眼,這人是個重義有信用的人.大聲笑道:"為美芳仙子效命卻也無妨,這些東西,依舊送你!"

吳勇猛一抱拳:"恩公,我這就殺上覺遠寺!"

"我也助你一臂之力!走!"

上篇:一一八六 連云星     下篇:一一八八 妖僧邪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