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八九 殺妖僧  
   
一一八九 殺妖僧

倆人一前一後駕云下去,還在半空陳敬軒就了句不好,降低了下降速度.

一般來,下等金仙有仙識五丈,中等金仙仙識有仙識二十丈,上等金仙可以達到五十丈以上.

所以離著地面百多米,陳敬軒就用仙識發現寺中有了巨大變故,自己手下僧眾,竟然全部橫死屋中.

不過他卻沒發現有活人,他心莫非襲擊者已經離開了,當下,囑咐身後手下心,同時,已經放出了四品仙劍.

作為一個寺廟的主持,上等金仙,用一把四品仙劍有些寒酸.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別看他們千方百計敲詐仙玉,可那些凡人仙玉也有限,更何況敲詐來的九成都得交去總教,他這個一把手也沒什麼太多仙玉,這也是他渴望進入總教的原因.

當然了,四品仙劍對付那些凡人,低級仙人,也已經綽綽有余了.

"嘩啦!"

突然覺遠寺大殿前一顆沖天古樹的頂端枝葉橫飛,茂盛的巨大樹冠里,驀地飛出一個莽漢,青布衣褂,全身浴血.

莽漢正是吳勇,他借著自己的木之天道隱藏在樹中,此刻跳出來,筆直站在巨樹之巔,怒視天空不遠處的陳敬軒.

陳敬軒一看是吳勇,心里一松,開口笑了♀吳勇前來和他交涉了幾次,他已經摸清楚,這吳勇就是個窮鬼,雖然修為和自己一樣,可是要仙交仙劍,要仙甲沒仙甲,怎麼跟自己打?

"吳勇,你那表妹之事,我早已跟你清楚,你又來作甚?我且問你,下邊之事,可是你干的?"陳敬軒看只有吳勇一人,也放心不少,帶著手下,下降到跟吳勇一樣的高度,開口問道.

吳勇聽他起表妹,心中又是一陣仇恨,咬牙切齒道:"陳敬軒,這一寺的人都是我殺的.瑪尼教逆天行事,無惡不作,死的理所當然!我留在這里就是等你這罪魁禍首,一並殺之!"

知道是吳勇殺的,陳敬軒倒也沒著急,那些沒有修為的僧眾死了也就死了,以後再招就是.他哈哈笑道:"吳勇,你人如其名,就是個無用之輩!你不就欺我不在,殺這些沒有修為的僧眾算什麼本事,最愚蠢的就是,你事後還不離去,竟然來找我主動求死,簡直是愚不可及!無用到極點!別以為你修為跟我一般,就能僥幸勝我,你沒有仙劍也沒有仙甲,連我這手下都勝不了,想殺我……你是癡心妄想!"

完,他示意手下去殺了吳勇.

那手下僧人雖然修為輸于吳勇,可是卻不害怕.因為他知道,吳勇是窮鬼,沒有仙劍也沒有仙甲,如何作戰?

"吳勇,既然主持給我這個機會,就讓我結果了你吧!"完,黃衣僧人抬手放出仙劍,狂笑道:"吳勇,這是三品仙劍,窮鬼,你沒看過吧,哈哈,死吧你!"

三品仙劍化成一道煌煌白光,直取樹梢上的吳勇.

吳勇身形一動,使用木之天道,隱入古樹叢中,不知去向.

轟!三品仙劍擊在樹冠之上,枝葉飛濺,古樹猶自戰抖不已,樹枝樹葉猶如一陣大雨般,沙沙落地.

黃衣僧人駕著腳踩云飛臨樹冠之頂,開口大笑道:"你這窮鬼,連我一擊都接不下,居然還口稱要殺我們主持,今日我就看你還能躲去哪里!"

當下,他就准備用仙劍將這顆古樹的枝葉劈光斬盡,看吳勇躲去哪里.

卻沒想到,驚天異變瞬間出現.

"妖僧,去死!"

吳勇的一聲大喝,從茂密的樹葉叢中,竟然猛地射出一道明亮的青光,那道光華直如巨龍出水,鑽出樹葉叢,光華大放,直上云霄!

滄!竹淵劍一聲靳!

黃衣僧人瞳孔一收,驚呼道:"這是!"

他死也沒想到,無用的吳勇竟然能放出一把高階仙劍!遠勝于他的三品仙劍.

不過,讓他思想這個問題的時間已經沒有了.只聽嚓的一聲,半空中一陣血雨,不但黃衣僧人,就連他踏著的腳踩云都被劈成兩半.

竹淵劍由下而上,將樹梢上的黃衣僧人劈死,卻並沒有停止去勢,直向不遠處的陳敬軒殺去!

異變來得太突然,陳敬軒顧不上多想,連忙調動面前的四品仙劍迎擊!

又是鐺的一聲,四品仙劍硬是被彈了出去!

"六品仙劍!他怎麼會有六品仙劍!"陳敬軒這才發現事的嚴重,他射向六品仙劍的目光中,有著貪婪之色.

不過他更知道,如果吳勇現在實力大增,自己留下來,怕是性命不保.

竹淵劍被四品仙劍也震得偏離了方向,轉了一圈,又回到吳勇面前.吳勇知道陳敬軒想逃,站在樹梢上,冷哼道:"陳敬軒,你可以逃走,就看看是你的腳踩云快,還是我的竹淵劍快!"

陳敬軒知道逃走無望,索性狠下心來,手中掐著一個法訣,猙獰道:"別以為你有六品仙劍就有什麼了不起!我們瑪尼教的人有秉絕技!"

完,法訣打出,口中喝道:"我陳敬軒對我佛起誓!此戰必殺吳勇!否則,我必吐血而亡!請佛祖佑我!"

滅誓佛印!

佛印祭出,陳敬軒背後有一尊巨大的金色佛像出現,金光四射,宛如半空中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太陽.

別吳勇,就是隱在寺外防備陳敬軒逃走的葉空也是一驚,沒想到這瑪尼教竟然真的有如此厲害的佛印,不知道佛祖大慈大悲為何會護佑這種該下地獄的惡僧.

半空中那兩個留守的中等金仙也是一愣,被戰場上瞬間改變幾回的形勢而驚愕.不過這時卻傳來陳敬軒的大喝,"你倆人還站著干什麼?速速逃走,去搬救兵啊!"

兩名僧人這才慌忙駕起腳踩云,一左一右,倉惶逃走.一個逃向捂遠寺,一個逃向甯遠寺.

"想逃,做夢!"一道七色祥云,從覺遠寺外的樹林中飄然而起,直飛上天!七彩云上,一個少年,錦衣華服,手握長刀,殺氣騰騰!

"七彩云!什麼人?和中帝是什麼關系?"陳敬軒也是見多識廣之輩,知道七彩云乃是當年中帝大人縱橫仙界所用之物,不過等他再一看,那七彩云上之人,和自己玉柬中記載之人,何其相像……"葉空!"

"既知我恩公姓名,那你就更加該死,妖僧,死吧!"吳勇又一次祭出竹淵劍,這次,他注入了幾乎全部的仙元,竹淵劍青光大放,疾電一樣,快到無與倫比.

鐺鐺鐺!

半空中響起爆豆一般的脆響.吳勇心道,若非恩公給自己六品仙劍,今天還就殺不死陳敬軒,這妖僧在佛光的護佑之下,修為竟然增加到了大羅金仙的等級!要知道,大羅金仙比金仙高一個等級,那是質的不同,仙識更是強大到了二百丈!他使用的四品仙浸力也是倍增!

竹淵劍瞬間猛轟了上百次,竟然全部被那四品仙劍攔截!半空中金光四濺,火星閃爍!

"木之天道!"吳勇也殺了眼,看家本領都用了出來.

木之天道,借樹木植物之力,助仙人強大力量≌好這竹淵劍又是木系仙劍,吳勇站在這古樹上迎戰,也是防備不時之需,這時,剛好用上!

就看見那參天古樹,一下被吸走了全部生機,墨綠的樹葉,瞬間全部枯黃!宛如到了秋季,秋風一吹,黃葉如同雨點樣灑落,參天古樹頓時枯死!

不過吸收了古樹的力量,竹淵劍仿佛有生命一般,劍體上青光來回流動,放出的光霧,把整個劍身都完全包裹!

"妖僧!死!"吳勇咬牙切齒的一聲吼.

竹淵劍速度太快!那四品仙靳本沒擋住竹淵劍!

轟!竹淵劍化成的青光,猶如彗星撞地球一般,砸在陳敬軒身上!

什麼仙甲,什麼佛光,在爆裂中,全部都被轟成碎片.

狂暴一擊!陳敬軒,死!

半空中,只有陳敬軒的乾坤袋和仙劍搖搖墜落,陳敬軒的身體和腳踩云全部都成為了碎末.

那邊,葉空的七色腳踩云輕易地追上左邊一個僧人,也不用多,直接手起刀落!葉空也不知道這造型特別的砍柴刀是什麼寶貝,一刀砍出,那些低階的仙甲全部失去了用武之力,根本防都不防,任砍柴刀砍下其主人的腦袋.

半空中,又一具妖僧尸體滾落,腳踩云化成一張白紙一般,被風吹走.

葉空顧不上去撿垃圾,又一回身,追殺另一個僧人.

這七色腳踩云速度之快,就連麒麟仙獸之類都望塵莫及,普通的腳踩云根本望其項背,那個妖僧回頭一看,葉空已經飛速跟了上來,他嚇得屁滾尿流,也不逃了,趕緊跪在腳踩云上,喊道:"前輩饒命!我知道寺中密道!仙玉都在那里啊!"

葉空也沒殺他,點頭道:"卸下仙繳甲,帶我去看看,若有不實再取你性命!"

那僧人磕頭如搗蒜,被葉空帶下來,那邊吳勇已經在等待了.

他收了陳敬軒的乾坤袋,發現其中的那只玉柬,往里一探,趕緊遞給葉空道:"恩公,他們已經開始尋找追殺你了!"

上篇:一一八八 妖僧邪寺     下篇:一一九零 秘道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