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九七 佛像山  
   
一一九七 佛像山

葉空他們循聲望去,只見在佛林寺外,站著一個麻衣僧人這僧人面目普通,衣著簡單,身穿麻衣,腳踩麻鞋,手戴一圈念珠,對三人稽行禮

"貧僧能修,恭迎三位有緣人"

葉空忙走過去,也回了一禮,道,"能修大師,在下落葉寺送菜僧人葉空……"葉空覺得在佛界不應該謊,所以干脆報真名

接著他又介紹道,"這位是我們仙界的西陵仙子,五大仙子之……"

葉空介紹時,楚一一明顯有些不爽,其實就算五大仙子之間,大家也是攀比的,誰是五人中的第有的人是不服西陵琳的

西陵仙子倒是很淡漠,也沒有假裝謙虛,也是上前行禮道,"西陵琳見過能修大師"

接著葉空介紹到楚一一葉空就不方便了,如果是一一仙子,那就把狂鵬給暴露了這消息擺明狂鵬泄露的

"這位老婆婆是……"

"楚一一"她一般話是簡意駭的

"大師,這位老婆婆叫楚一一"

聽著葉某人的介紹,楚一一真想踹他兩腳,你子知道我叫楚一一還叫我老婆婆

"三位請進"

就在能修想要領著三人進門時,背後卻一陣喧鬧響起,只見兩個男子扭打著,後邊還有一群圍觀者

"能修大師,請您給我們評評理"扭打中的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吼道

另一個略微單薄一些,他明顯處于下風,也開口喊道,"能修大師,救我"

看見他們鬧成這樣,能修也只有請葉空他們稍等,先去給這倆人解決問題

能修走下台階,示意壯漢松開瘦子,這才問道,"你們為何事爭執不休"

壯漢怒道,"他把我的狗殺了"

瘦子也怒道,"是你的狗先咬我,我才殺了它"

壯漢吼道,"那你也不能把它煮了吃了"

"死狗死也死了,有何吃不得?"瘦子不服氣

"吃了就得賠錢"

葉空他們三人也跟了過來,想看能修大師是如何解決

只聽能修勸道,"你一方縱容惡狗,另一方殺狗吃肉,照我看來,都是不可為之事不過此事既然已經做下,再無益,我看此事就這麼罷了,如何?"

壯漢怒道,"大師,我們是找你評理,不是和稀泥此事還沒解決,怎能作罷?我定要他賠償于我"

瘦子回道,"狗肉都已經吃了,我如何賠償,你別做夢了"

能修也對壯漢道,"你縱容惡狗是因,惡狗被屠是果此乃因果循環,怪不得他人"

壯漢勃然大怒,"能修大師,可那狗我花費了多少食物養它,被這子吃了,怎麼能不賠償?大師偏袒于他,莫非想要幫他賠償"

能修苦笑一聲,"一方為養狗要賠償,另一方為被狗咬要賠償,這事還真不好解決……貧僧倒是想賠償,可這廟宇財物都是佛的,貧僧身無長物……"

能修略微思索數息,開口道,"那就以肉賠肉"完,回頭對葉空他們道,"三位有緣人,可否借刀劍一用"

"哦"葉空他們也不明所以,楚一一度最快,拿出一把精致的劍遞了過去

"謝過施主"能修接過劍,卷起衣,道,"吃肉賠肉,他吃你狗肉,我便賠你人肉就是"

在場眾人全部驚呆只見能修大師卻一抬手,將劍刺如自己手臂一側,那劍果然鋒利,能修很容易地就把自己大臂上的一塊肉割了下來

鮮血淋漓,血肉模糊那些圍觀者全部驚得瞠目結舌就連一向淡漠的西陵仙子,都是驚得口不能

能修臉上卻是不悲不喜,眼神中有看透世的慈悲他把那塊肉托向壯漢,問道,"這些賠你的狗,可夠否?"

那壯漢早就驚得呆了,張著大嘴不知如何是好能修看他這副模樣,點頭道,"這點肉,看來還是大為不夠……"完,將劍換手,對著另一側胳膊刺了下去

可這時,卻有一個黑影猛地撲上,一把抱住能修的胳膊,悲呼道,"夠了夠了,大師您別在割了,是我錯了"

抱住能修胳膊的,正是吃狗肉的瘦子他雙目盡赤,目中含淚,飛快從衣中取出銀兩,仙石,甚至仙玉,看也不看數量,一股腦地砸給壯漢,口中猶自喊道,"給你,都給你,夠了"

他扔出的錢財,別一只狗,就算十只百只也可買到

那壯漢卻對地上財物視而不見,跪倒在能修面前,目中淚水翻湧,不住磕頭道,"大師是我錯了,您用自身血肉教化我們……您的肉,我們還不起,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了,我以後再不養惡狗了"

瘦子也跪下道,"我錯了,我再也不殺狗了"

那些圍觀者也全部都跪下,口中不住認錯之聲

能修大師淡淡微笑,道,"天下間,誰能無錯,有錯改之,善莫大焉"

眾人又道,"我等愚昧,就怕還是要犯錯"

能修微笑道,"凡事戒貪戒嗔,以慈悲為懷,縱錯也錯不到哪去,試想這件事,養狗者找人評理,吃狗者也找人評理,可那條狗卻找何人理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那些民眾都點頭稱是,誓要不殺生能修也不多,轉身將劍還給楚一一

葉空此刻對這個僧人也不由得心中敬佩割自身之肉,教化素不相識的世人,葉空做不到,所以他敬佩

葉空宣了聲佛號,道,"直指人心,立地成佛,大師已經成佛了"

能修看看他,微笑道,"你也可以成佛的"

葉空笑道,"我殺戮太重……"

能修搖頭道,"即刻放下屠刀即可"

葉空卻還是搖頭,"不行,有些事必須去做,有些人必須去殺,畢竟,這世上不是人人都象剛才那兩人好教化"

"惡人殺得完麼?"能修反問

"殺一個少一個"

能修歎了口氣,引著三人走進佛林寺中

佛林寺中,還真是跟樹林一般,根根仿佛竹筍一樣的佛塔,直入云霄,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

走在其間,抬頭去看,又仿佛豎著無數把巨劍,讓人心生敬畏

佛林寺中什麼人都沒有,一路上根本沒遇到一個僧人,也不知道能修是主持還是普通僧人,三人只好跟著他走

沒一會,三人就來了那巨大的佛像之下遠遠看來,還能睹見全貌,可是來到佛像之下,卻看不出來了,尤其站在巨像身後,只覺得這佛像仿佛是一座金色大山一般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啊"葉空不由得開口歎了一句

能修大師笑道:"阿彌陀佛,葉師傅果然是出口成章,有些東西是要遠觀的不過在我佛門弟子看來,是山還是像,亦沒有多少不同"

葉空心,若是這樣,還立這佛像干什麼,不如放一座山來的實在

或許是看透了葉空的想法,那能修大師竟然一揮手,佛像轟然坍塌,成為一座石山

葉空忙道:"能修大師,莫要如此,在下錯了"

能修笑道:"佛即是山,山即是佛,也沒有什麼不同,錯的是我,不是你"能修完又道:"那佛光必須在佛像山頂才能接受,還請三位有緣人隨我上山"

他又一抬手,一道金光射出,只見那佛像山的背部,竟然被這金光硬生生照出一條筆直平坦的大道三人都是心中驚歎,這能修大師也不知是什麼修為,揮手滅山,抬手開路,這份能力,如果在仙界,怕是仙帝也不過如此

三人跟著能修來到山頂,因為坍塌,那佛像的頭已經變了形,成為一個破碎的平台

葉空心中感歎,本來好好的佛像,因為自己一句話,弄成這樣他確實有些歉意,不過這能修和尚也是太BT了一點,割肉渡人,毀像渡人,專做損己利人之事,實在讓人敬佩不過葉空也不敢多多想,生怕這能修再做出什麼BT之事

三人站定,能修道:"三位稍安勿躁,貧僧這就請下佛光"

能修大師來到平台中間,對著天空跪拜行禮,隨後,取出一枚金色舍利,那舍利立即飛起,升上半空,形成一條沖天光柱,那光柱有一個人身體那麼粗,直插云霄,也不知道有多高

葉空三人頓時都感覺到那光柱中充滿了竟然的佛力,站在光柱不遠,心中竟然不受控制地產生了一種對佛的向往之意,耳中仿佛也聽見了天外有無數人吟誦經文之聲

能修這才回頭道:"佛光有限,只容一人進出,葉師傅,西陵仙子,楚婆婆,你們三人,誰進入呢?"

楚一一心,不好了,自己化妝成老太婆是掩人耳目,怕臭男人們對自己行注目禮現在反倒弄巧成拙了,這能修大師也是男人,看見自己如此難看,怕是要在三人競爭中落于下風

于是楚一一趕緊抬起素手,嚓地一聲,撕掉臉上的人皮偽裝,露出一張宜嬌宜嗔的美人臉,吹彈可破的細滑皮膚,她嫣然一笑,道:"女子但憑能修大師做主"

葉空心,無恥啊,看見有用之人,臉也露了話也多了,這楚一一還真是個人物

上篇:一一九六 佛界之門     下篇:一一九八 上等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