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一九八 上等金仙  
   
一一九八 上等金仙

佛像山上,一道驚天光柱,遠處看,仿佛是一道從天而降的筆直金線一般

這光柱雖然巨大,不過卻是纖細,只容一人進入而柱下,卻有三個有緣人

相貌普通的麻衣僧能修大師,腳下不丁不八地站著,臉上帶著些許的笑意,卻看不出眼神中有什麼,大概在笑天下之人都為利益所累

葉空心不好啊,自己身邊,一個是冰清玉潔的白蓮花,一個是美豔動人的櫻桃花……如果自己是能修,那肯定選美女了怕是換哪個男人,此刻都會選美女

畢竟,自己和他又沒有交,而美女又是仙界著名的兩大美人,這還用麼?

"女子全憑大師定奪"一一仙子口吐蓮花一般,那雙妙目如一池春水,臉蛋如同海棠花瓣,身材腰是該鼓的鼓,該的

葉空心里暗罵一句,無恥,你干脆女子任大師你輕薄,那一定加給力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是流氓,能修也不是什麼其他男人只聽能修大師宣了一聲佛號道:"有貪念時,一心一天堂;無貪念時,一心一地獄眾生心有貪念,邪念,欲念,以念度人,以念度己,故常在地獄之中菩薩無心,不貪,不欲,不浮,無念則無求,無求則常在天堂"

能修完,對著楚一一施禮,道:"阿彌陀佛,施主,你著相了"

楚一一臉上一,不過不待她什麼,能修大手一揮,道:"回去"

一一仙子憑空消失,就這樣結束了佛界一日游,空手而回

葉空看見楚一一被送走,心里卻沒什麼興奮因為剛才能修了"以念度人,以念度己",這就是他以貪念猜度別人,這能修大師竟能看出別人心中念頭

得,咱也是好夢一日游葉空心里一空

正在葉空准備結束這段旅程,卻有了驚天的大逆轉只聽西陵仙子開口道:"大師以血肉教化世人,西陵深有感觸,若是我們再為一個名額而爭鬧,那不是和剛才養狗吃狗之人一般?所以西陵請求大師送我回去"

葉空暈倒,沒想到西陵琳竟然到手的勝利不要,這就要回去,硬生生把名額讓給自己

別葉空,就連能修都沒想到,吃了一驚,隨後對西陵琳行禮道:"我佛慈悲,早就聽仙界西陵仙子慈悲心腸,今日一見,果然不差以西陵仙子的佛心,這點佛光不要也罷"

西陵琳點點頭,回頭道:"葉空,我走了,這佛光就給你了,消你不要讓我失望"

不過葉空也是鐵骨錚,雖然他是個流氓,心底一點都不會純潔,但是他絕對是個男人

葉空笑了一聲,道:"西陵仙子看天下男兒了你不願做那養狗吃狗之人,我葉空就做得?雖然我修為遠遜于你,不過這點佛光,葉某也是可以不要的嗟來之食,他人讓之,吃之不爽大師,拜托你,送在下回去"

這回能修真的要暈倒了以往仙界來人都是搶著要佛光,甚至有的幾乎要在佛像山上大打出手,可今天這場景,卻是他幾千幾萬年都沒見過的兩個人,竟然把佛光當作垃圾廢物一般,誰也不要

西陵琳聽葉空這一,臉上也也有些吃驚,本來淡漠一切的美眸中竟然有了些許的暖意上次在鹽星的花船之上,葉空拒絕洪夢妮的挽留,西陵琳一直記著,當時就以為這子故意引起注意可今天這事,卻讓西陵琳對葉空又有了完全不一樣的看法

只聽能修道:"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葉師傅此差矣這佛光並非嗟來之食,也並不是西陵仙子讓你,其實這佛光,本來就是你的"

葉空一愣,沒想到能修早就想把佛光給自己剛才他明明,西陵琳的佛心誰也比不上,又怎麼會想把佛光給自己呢?

能修笑道:"西陵施主有佛心,可你卻有佛緣有佛心者,早晚可以成佛,有佛緣者,卻可以得到佛力"他完又道:"不但這佛光本來就是你的,而且,事後還有另外相贈"

葉空歎了口氣,心若是楚一一聽見這句,肯定要吐血啊

西陵琳點頭道:"既如此,那就請大師先送我回去"

能修把西陵仙子送走,便對葉空道:"你莫要再拒絕了,其實我並不想把佛光給你你剛才先是在佛像山上思想齷蹉之事,後來又是和西陵仙子斗氣,這些都不是我們佛門中人所為再看你心中充滿殺氣戾氣,手中不知有多少人命……你,和我們佛門中人,不是一路人"

葉空郁悶道:"那你還要把佛光給我,大師,你越我越糊塗了"

能修笑笑道:"所以你有佛緣,雖然我不願給你,可這些終究是你的"

完,他輕輕一推,葉空感覺自己身體完全不可抗拒地,被推進了金色佛光中

進入以後,周圍事物完全不見,到處一片金燦燦,耳邊仿佛有無數菩薩在念經,聲音低沉安詳,那佛光照在身體上,暖洋洋的,不知道有多麼的舒服

"盤腿坐下,吸收佛力,能吸多少,就是你的造化了"能修大師的聲音傳入耳朵

葉空立即盤腿坐下,運行身體內的仙元氣流,將身周進入的佛力帶動運行,轉化成仙元和仙識這佛光還真是有效無比,到了哪里就哪里增加,進入氣海就轉化成仙元,進入紫府就轉化成仙識,到了……不好

葉空突然現一個很讓人氣憤的是不但他在吸收佛光,他身體中的仁王甲竟然也在吸收佛光

日你先人板板,你這無恥之徒乘人之危,占我便宜,鑽我空子葉空心中大怒

這仁王甲自從上次穿上,就隱入葉空身體,千呼萬喚不出來沒想到現在有了好事,它就出來摘果子不過也沒辦法,根本無法阻止若是再耽擱,怕是佛光都要被仁王甲給吸光了

于是葉空只有忍住一口氣,也是瘋狂運轉仙元,提升仙識和仙元

這樣一打坐就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終于一天,當佛像山頂最後一絲金光消沉,那顆佛骨舍利化成細粉被風吹走遠處,太陽升起,普照大地,佛像山的山頂,一個少年終于睜開了眼睛

葉空醒來,掐指一算,自己這一坐,竟然坐了四個多月,再一摸,頭竟然都全長了出來,再看自己修為,已經達到了上等金仙的頂端

葉空心里歎息了一聲,都是仁王甲那混蛋,若不是它,自己現在突破到大羅金仙都是很正常的,就連突破到中等大羅金仙不定都是可能的可是卻被仁王甲吸收去了大半,自己這個主人卻只得到了三分之一

"恭喜葉師傅了"能修這幾個月也一直盤腿坐在葉空身後

葉空連忙站起,施禮道:"能修大師,大恩不謝,若有機會,子必將為佛界出力"

能修笑道:"葉師傅,出力倒是不必,日後多多行善便是報答,若是你手頭寬裕,布施些也是可以的"

"哦哦哦"葉空趕緊取出仙玉匣,心想,這佛界之人也是要吃喝拉撒的,想當初唐僧去雷音寺取經,還給費用不是

不過受了大恩,葉空也不會氣,之前搶了瑪尼教幾十萬的仙玉,葉空全給扔下了其實葉空本想把一百五十萬的彙票放下,可是佛界卻沒有李家銀號,葉空也就作罷了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能修道:"施主雖然殺念很重,可是卻不是惡人,當初中帝曹笑天都能放下屠刀,為何你不能呢?殺一人,不如救一人"

葉空搖頭道:"大師,你是不知的我葉空即殺人,也救人有的人惡事做盡,殺人無數這種人只能殺之,如何能救?救他豈不是害了多無辜的人我只殺該殺之人,殺了該殺之人,卻能救千千萬萬人何為善,此為善此之為大善"

葉空本以為能修又要啰嗦,卻沒想到能修竟然點點頭沒話

能修又道:"本來你至少是在這吸收一年的,想必你身體中還有其他什麼東西,能吸收佛光,必是與佛有緣之物,你善待它"能修完又道:"本來還有一樣東西,是有人留給你,不過你必須拿來信物,我才能給你"

"有人留給我?"葉空不知道什麼人留給他,不過這種事,他已經見怪不怪了,讓他疑問的事,"信物是什麼呢?"

能修道:"當年一木大師的手珠"

"至木靈珠"葉空吃了一驚,又問:"一木大師所留?"

"正是"

"別人拿至木靈珠來行不?"

"不行?"

"為什麼是我?"其實葉空很好奇,自己沒有信物,什麼都沒有,也沒什麼特殊,而且和佛門不是一路人為什麼能修就認定自己有佛緣,為何一木大師會有遺物給自己?難道穿越者,命就都這麼好?

能修還真能看出葉空的心思,搖頭道:"這個世界的天命者,不止你一個"

穿越眾在這里被稱作天命者,能修可以看見別人的想法,知道葉空是天命者並不出奇其實葉空想問,還有誰是天命者不過看能修的態度,估計不會回答

葉空又重問了一次:"既如此,為何是我?"

"等你拿來手珠,一切自然明了"

ps:第4估計要很遲了,今天親戚過壽,我要去吃飯,不知幾點回來大家明天

上篇:一一九七 佛像山     下篇:一一九九 佛祖到底騎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