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零 仙子贈馬  
   
一二零零 仙子贈馬

"佛祖到底是騎什麼的……"葉空只有苦笑了,開口道,"一一仙子,我雖然不知道佛祖騎什麼,不過我卻知道佛騎什麼."

"哦?"楚一一好奇地看著葉空.

葉空笑道,"能修大師了,只要心中沒有貪念,你我都可以成佛.所以你我騎什麼,佛就騎什麼."

一一仙子點頭道,"有趣.不過我想知道,你騎什麼?"

葉空心我想騎美眉.不過這種話只能心里想想,開口道,"在下沒有坐騎."

一一仙子又點頭道,"把我那匹鳥爪馬給他."

葉空倒是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楚一一竟然贈了一匹良駒給他.

但是大家沒有交,是敵非友,葉空還是拒絕道,"一一仙子厚意,僧謝了.不過僧在寺中修煉,誦經,沒事伺候一下佛像,這馬怕是用不上."

楚一一如同海棠綻放一般笑了起來,嗑了一顆瓜子道,"葉大師,雖然我不知道你是何方人物,有什麼背景,不過我卻知道,你在這佛寺之中是呆不長的."

葉空奇道,"為何?"

楚一一哼了一聲,道,"你不是一個甘于寂寞的人."

葉空確實不是個甘于寂寞的人,也不會再呆在落葉寺.五大仙子果然個個了得,這楚一一也有些手段.

雖然葉空知道她這是收買人心,可心里卻依然不能對她產生惡感.

那鳥爪馬雖然名字不好聽,可卻要比一般仙馬高級的多♀馬和一般馬不同之處,便在于這馬竟然長著四只鳥爪,那鳥爪都是三趾,指尖有鋒利的指甲,不但善于踏空而行,還可以爬山爬樹,遇上敵人的坐騎,還能躍起來用鳥爪進攻!

當然了,攻擊力一般.不過這顯然已經是一匹不錯的坐騎了.葉空沒搞清楚佛祖騎什麼,他自己倒是胡里胡塗騎著一匹棕色駿馬回來了.

知道葉空呆不長的,顯然大有人在.他剛回來,七寶大師就過來了,給葉空傳口信,枯葉大師了,他要閉關了,葉空隨時可以自行離去,到時候就不要拜見了.

其實葉空知道,這是枯葉大師催他走了.他惹上了瑪尼教,以前葉空不出名還好,現在出名了.一個送菜僧得到佛光,一下從凡人突破到上等金仙,消息很快就會不脛而走,若是把瑪尼教引過來,落葉寺就沒有甯日了.

葉空也沒有怪枯葉大師,畢竟摩尼教的人都是怕麻煩,反正他也打算離開了.

當下對七寶大師道,"感謝這段時日的收留,我等明日就離去了."

七寶大師也是雙手合十,道聲阿彌佗佛,道,"剛巧明日一一仙子也要離去,你們倒是一起."

葉空卻是輕聲歎了一句,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秋意甚濃,落葉寺外,黃葉滿地.大風起,落葉黃,那黃色聚在一起,倒仿佛金燦燦,可金色中卻有些沒來由的感傷.

兩匹全身沒有一絲雜毛的雪白色駿馬,拉著一輛車,吱吱呀呀的離開.車轱轆在石板路邊上,留下兩條淺淺的白色痕跡,後邊一隊兵士,手拿金戟,隨車而行,發出嘩嘩的鎧甲碰撞聲.

葉空也沒梳路發,隨意披散著,騎著那匹棕色鳥爪馬,回頭道,"徐龍,我最近手頭也不寬裕,那點仙玉你留在用吧."

徐龍有些不好意思,道,"既然不寬裕,還是拿回去……出門要帶錢才方便,要不,給吳勇也買個坐騎."

"我們的事不勞你操心."吳勇哈哈一笑,道,"你有空也多修煉,等你有一天也成就金仙,就能跟著公子了."

徐龍收起臉上的嬉笑,點頭道,"我徐龍一輩子混混沌沌,從來沒想過做仙人,可是自從你們這次來,讓我又有了新的追求,象你們那樣生活,才精彩."

吳勇這才猛地一拍他的肩,笑道,"這才有志氣."

馬上,葉空看看遠方,秋風翻卷黃葉.他開口道,"一一仙子已經走了,我們也走吧."

完,一拉缰繩,鳥爪馬噴出一口熱氣,邁著那腳背厚實,腳尖鋒利的三趾足,踩著落葉緩緩前行.

吳勇對著徐龍又招呼了一聲,這才甩開大步跟上.

"公子,你騎馬我走路,這也忒不公平了."

"那換你騎."

"算了,我還是不蹂躪這屁馬了."

這吳勇個子又高大,又壯實,站在那比騎在馬上的葉空矮不到多少,不上是個巨人,可也是個高人.

若是吳勇騎馬,這鳥爪馬肯定吃不消.

葉空騎在馬上又笑道,"其實我覺得,你用仙劍不好,不能顯示你的強大雄武,那玩意太娘.我建議你日後煉制一把大木棍法器,大棍子一下砸出去,不知道多少人被拍死,閑著無事,就把木棒扛在肩頭."

吳勇苦笑道,"有乾坤袋不用,我整天把武器扛在肩頭,豈不是吃飽了撐了?"

兩人都很有默契地不狂鵬.因為狂鵬那子,明知今天要離開,昨晚後來竟然都沒來告別一下.

吳勇不願葉空心里難受,所以也故意地些開心的事,不過他本來就嘴笨,了幾句,竟然無話可了.

葉空也長歎一聲,"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走吧."

以吳勇的智商實在搞不清下雨和改嫁有什麼關系,也只好埋頭跟在鳥爪馬後邊,此刻他倒真的消,可以有根大木棍,然後把讓人不爽的東西,統統拍扁,掃開!

不過剛過了街道的拐角,前邊的黃鬃馬驟然吐.吳勇躲閃不及,差點撞在馬屁股上,好在他動作也是迅速,一側身錯了過去.

再去看馬上的葉空,竟然目光閃動,凝視前方,臉上好奇怪的感覺.

吳勇心中一驚,也回頭看去,臉上也出現了和葉空一樣的表.

只見秋風黃葉中,一個穿著仙甲的漢子手持長戢,騎一匹白馬,正在對這邊微笑.

"狂鵬,你先人板板的,我還以為你子要自己跑了呢!"吳勇跟著葉空,也學了葉空的口頭禪,發足奔過去,對著馬上的狂鵬就是一拳.

狂鵬也不閃躲,開口笑道:"我若是提前告訴你,你還會哭嘛?吳勇,我還真沒見過你哭呢,長這麼大個個子,你要不要臉."

吳勇怒道:"你才哭了,秋風太大,迷了眼睛而已!"

葉空這才微微一笑,催馬遛了過來,開口道:"狂鵬大哥,你是不是太蠢了,那邊等你的可是仙官仙將,高官厚祿,還有我見了都會流口水的一一仙子……"

狂鵬也是故作正經,點頭道:"恩,其實,我覺得跟著你,會有比楚一一還美的仙子."

葉空怒道:"喂,別以為兄弟啊,打我老婆主意那可不行."

狂鵬也怒道:"那我離開下界那麼久,你有沒打我老婆主意呢!"

兩人都開口大笑了起來.

月照森林,刀泛寒光.夜風過後,風聲把樹葉掀起陣陣如同潮水之聲,可林中卻了無聲息.

葉空手握砍柴刀,坐在鳥爪馬上,如同鐵鑄,石像一般,動也不動,雙眸森冷,注視著林外.他雖然不動,不語,可給人的感覺,卻好像是一張硬弓,已經拉開,只等射出那驚天一箭!

身後是他的兩個好友,狂鵬,吳勇.只有經曆過考驗,才是真正的朋友,過命的朋友.

狂鵬開口道:"想必今晚,他們是不會出來了."

這里距離瑪尼教派的定遠寺大約千里,定遠寺是收繳使者們所經過的倒數第二站.從定遠寺出來,收繳使者會直奔最後一站,懷遠寺.接著,他們會從懷遠寺出來,回到連云星主城,從那邊會有通往瑪尼星的傳送門.

葉空猜測,在懷遠寺到主城之間,必有埋伏.誰都知道,從懷遠寺出來,收繳使者的所有收繳任務都已經完全,在那里打劫才能利益最大化.

不過葉空卻選在了倒數第二站的路上下手,雖然放棄了懷遠寺的財物,可是更加的安全.

葉空也點頭道:"沒錯∏些邪僧必定會趁著收繳任務在各個寺廟玩樂一番,今天很可能不會離開定遠寺的."

想到定遠寺中又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象自己表妹一樣遭受凌辱,吳勇就恨不得立即殺進定遠寺去結果了那些混蛋.

葉空開口又問:"狂鵬大哥,楚一一如何同意你離開,想北方仙帝待你不薄,就是指望你為他賣命,又如何輕易同意你離開呢?"

狂鵬歎了一聲,道:"你也莫要看這些仙子,我懷疑一一仙子已經知道你的身份."

雖然落葉寺中消息閉塞,一一仙子也一直沒跟仙帝府聯系.可是葉空的作為,肯定讓楚一一產生懷疑,只要往北方仙帝府那邊發一個仙劍傳書,楚一一就能了解到葉空來到仙界的經曆.

葉空也是點點頭,問道:"那她為何不對我下手呢?"

"我也不知."狂鵬搖頭,又道:"不過我想她辭行時,她表達的意思是北方仙帝只想把北帝領域經營好,不想和任何人為難,也不消任何人插手北帝領域的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葉空又暗自點頭,看來幾大仙帝也不是鐵板一塊,各有各的打算,想必一一仙子贈馬給自己,就是想示好于自己.若是自己日後真的成了仙帝仙主,莫要為難于他們.

"人如何待我,我如何待人."葉空喃喃了一聲.

到這里,葉空的目光一沉,低聲喝道:"來了!"

上篇:一一九九 佛祖到底騎什麼     下篇:一二零一 金蠶脫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