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一 金蠶脫殼  
   
一二零一 金蠶脫殼

馬鈴聲聲,夜風淒淒.

三個黃衣僧人騎在馬上,後邊有一架大車,由雙馬拉動,緊隨其後.

因為收繳使者不但收繳下邊各大寺院的仙玉,同時還有大量的尸體收回,大量的藥石散要發放,這些就必須使用大型的空間仙器,必須由馬車運送.

當然了,並不是仙界就沒有空間巨大的乾坤袋,能裝一座巨峰的乾坤袋都有.不過那已經是高級仙器,已經是寶貝了,不可能拿來做這個.

三個黃衣僧人,兩個是中等金仙,一個是上等金仙.上等金仙自號三戒禪師,戒酒戒貪戒浮欲.聽起來是個好人,不過大家卻知道他不是個好人.就像大多數人總是喊著要戒煙,可其實卻還是整天抽,每次抽完,才歎一句,要戒啊!

這三戒禪師也是這德行,每次事了,才會假惺惺歎上一聲,"必戒之."

瑪尼教僧人都想去總教里修行,可是總教的人卻反倒羨慕外放的僧人自*快活.畢竟總教在瑪尼星上,瑪尼星由不得他們為所欲為.所以,每次去各個星球做收繳使者,總教的人都是躍躍欲試,去趾高氣揚地玩樂一番,回來還能敲詐一筆仙玉,何樂而不為.

後邊兩個僧人低聲道:"那定遠寺的主持恁地氣,就給了我們每人十塊仙玉,我他的娘親,我們白白多給了他一箱藥石散."

另一個黃衣僧點頭道:"是啊,都是你手快."

"我看他遞來一個仙玉匣,我哪知道里邊就十塊仙玉."

"這次回去,非在上師面前給他上點眼藥!"

兩個黃衣僧在後邊罵罵咧咧,三戒禪師聽見裝聽不見,雖然他也厭惡那個定遠寺主持.不過他更加消這次能平平安安把東西押運回主城,順利交差.

三戒禪師知道,這連云星可不安穩.聽出了個煞星,收繳的日期和安排都為之改變了,三戒不由得心里擔心.

本來今天他是想留在定遠寺過一夜的,定遠寺主持還給他安排個不錯的新娘子撒佛緣.不過剛要進屋,屋頭上卻掉了一塊瓦.他也是上等金仙了,當然不會被瓦片砸中,不過這讓心里緊張的三戒心中有了不祥的預感.當即,回頭離開,連夜啟程.

不過人倒黴起來就是這樣,怕什麼來什麼,遲出門遲死,早出門早死.

突然,前方道上黑影一閃,一個鐵塔一般的漢子手拿一把一品仙器,從一棵樹里跳了出來,這正是借著木之天道隱藏在樹木中的吳勇.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一看遇到劫道的,還只是個上等金仙,一個黃衣僧上前哈哈大笑,"沒想到竟然有人趕打劫我們瑪尼教,你真是活膩了!"

吳勇驚道:"各位大師原來是瑪尼教的前輩,真是失敬失敬,你們劫財劫色的本事,可是比我強多了."

那黃衣僧也不以為忤,哈哈笑道:"是啊,不如我給你介紹介紹加入我們瑪尼教.畢竟你也是上等金仙,日後混的肯定比我好啊."

吳勇愣道:"這倒是個主意,可不知瑪尼教待遇如何?"

那僧人笑道:"肯定要比你劫道強了."

三戒一直沒話,冷眼旁觀,已經做好戰斗准備,放出仙識一掃,方圓數十丈沒有埋伏,還好.

"別跟他廢話了."三戒冷哼一聲,對方雖然是個上等金仙,可是仙器卻是低劣,自己這邊是三個人,應該可以輕易殺之.

那兩名僧人聽三戒一話,立即冷哼一聲,"大個子,你劫誰不好,非得劫佛爺,佛爺這就讓你後悔!"

話聲未了,三把仙劍化成三道流光,成品字形,直射吳勇,夜晚的道都被這三把仙秸亮.

不過剛才傻乎乎的吳勇卻是哈哈一笑,手中一動,剛才那把破一品仙禁失,其而代之的是一把青色光芒四溢的木系仙劍.

三戒也算見多識廣,立即召回仙劍,吼道:"六品仙劍,分頭逃!"

噠噠噠,風掃落葉馬蹄疾.一匹棕色的鳥爪馬跟旋風似的,從樹林中奔了出來.馬上端坐一個披散頭發的少年,手拿一把三品仙器大刀!

黃衣僧算是明白了,剛才傻大個故意拖延時間,就是等著躲藏在三戒仙識外的同伙!

"我見過你,在瑪尼教的追殺令上."三戒禪師冷哼道:"你們兩個上等金仙,我們實力雖然不如你,可是我們有滅誓佛印!到時候,我們三人全部發下誓,都會修為大增,哼哼,你們死定了!"

三戒這些話,倒並不是給葉空聽的,而是給兩個手下聽的.兩個黃衣僧本來嚇得不行,被這一打氣,全部面目猙獰起來!

"我李剛對我佛起誓!今日必殺此人!此人若不死,我必吐血而亡!請佛祖佑我!"

另一個黃衣僧大概覺得葉空紮手,指著吳勇吼道:"我黃家鑫對我佛起誓!今日必殺這個大個子,如若不然,我必吐血身死!"

三戒大吼一聲,"好!果然是瑪尼教的漢子!你們頂住,我回去報信!"

兩名黃衣僧聽這一句,恨不得自殺.不過,事到如今,不實現誓已經不行了,只好一左一右,借著佛光護佑,殺向兩側!

三戒也是無恥地緊,報信就報信,提著仙劍,飛離馬背,騰空而去,想要以金光遁先逃出戰圈.

不過頭頂卻是冷哼一聲,一個仙將,手握長戟,正站在云頭對他冷笑.

"大羅金仙!"三戒心追殺令上不是這葉空一起有兩個人,都是金仙,怎麼又來個大羅金仙?

云端等候的正是狂鵬,他手中長戟一揮,對著三戒當頭砸下,這一戟揮出,三戒頓時覺得全身被電擊中,一陣麻痹,什麼法術也施展不了,轟咚一聲從半空栽倒.

狂鵬這才冷哼一聲:"遇到我的風雷之力,你還想逃?"

下邊,兩名黃衣僧分別攻向葉空和吳勇.葉空他們也是卯足了勁,吳勇想讓葉公子看看自己這大半年沒閑著,實力有提升的!葉空也想自己看看自己的破滅天道到底有什麼厲害!

都是准備全力一擊!

不過郁悶的是,那兩名黃衣僧抬頭看見又來了一個大羅金仙,取勝無望,知道誓無法實現,都停在半空,大口大口地開始吐血.

"什麼滅誓佛印,我看叫自殺佛印差不多,還沒打就死了,真是不爽."吳勇心里不爽地收起竹淵劍.一抬頭,卻注意到,葉空手中那把造型奇特的大刀,嘀咕道:"我上次看還是二品仙器,怎麼又成了三品仙器?莫非我上次眼花看錯了?"

眨眼間,兩名中等金仙殞命,三戒在那磕頭如搗蒜,不停大叫:"大仙饒命啊."

葉空也不理他,直接跳下馬來,帶著吳勇進入馬車內,車內是一個仙陣,里邊是個巨大的山,死人和骸骨堆成的山,葉空和吳勇都是殺人如麻之輩,可進去一看,還是被這場景嚇了一跳.

那座尸骨山,如此巨大,不知道有多少死人♀還只是一個星球一年的數量,若是算起被瑪尼教害死的人,不計其數!

"我葉空象我佛起誓,今生必滅瑪尼教,若有違此誓,吐血而亡!"葉空咬牙切齒哼出了一聲.

在尸骨山的一側,放著數排木箱,吳勇奔過去一掀開,立即又換了個箱子,掀開,再換一個……

"公子!不好!這里一塊仙玉也沒有!"

葉空這才過去查點,過去一看,只見幾十只木箱,里邊全是裝的藥石散,連仙玉的毛都沒有!

"走,下去問那妖僧."

"哦,各位大仙,今年的收繳使分成了兩隊."三戒連忙道:"一隊是我們,負責分發藥石散,回收被藥石散毒死的尸體.而另外有一人,卻是專門負責收繳仙玉,他將仙玉用仙玉匣裝好,放在乾坤袋中,每到一處,收繳仙玉那名使者都會先行離開,在前一站等我們."

"原來是這樣."狂鵬有些惱火,畢竟消息是負責他打探的,現在是揀了芝麻丟了西瓜,那麼多死人和藥石散,對他們根本屁用都沒有!

葉空也是一皺眉,沒想到瑪尼教如此狡猾,竟然還有這種金蟬脫殼之計.

他想想問道:"另外一隊幾個人,什麼修為?"

三戒禪師眼珠一轉,道:"另外一隊,就一個人,下等大羅金仙的等級,和這位大仙一樣,此刻正在前邊懷遠寺……大仙,我都了,你們就放了我吧."

其實另一隊根本不象他的實力這麼弱,保護仙玉的收繳使,實力怎麼會差?三戒心里冷哼一聲,你們就去送死吧!其實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下來,眼前這幾個,一看就不是心慈手軟之輩.

所以完,就又一次想逃走.狂鵬又一揮長戟,麻翻他.不過等葉空他們過去,卻發現三戒已經自殺了.

狂鵬濃眉一皺,道:"此人完就想逃走,還自殺,顯然怕我們問他什麼,所必定不實!"

吳勇點頭,"我也這樣覺得."

葉空思索一番,卻是緩緩道:"就算收繳使修為高點也不怕,我猜他們的陷進必定在懷遠寺和主城的路上,懷遠寺反而會空虛,嘿嘿,再我們也可以冒充一次收繳使嘛."

ps:還有章要晚上了☆近更新沒有以前那麼准時了,實在是每天三章太累,蠻自然不會象以前兩章那麼輕松,大家多原諒,不要我讓我少更被人罵,多更還被人罵,那我就沒積極性了,真的.

上篇:一二零零 仙子贈馬     下篇:一二零二 計劃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