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二 計劃有變  
   
一二零二 計劃有變

月光清冷,照著遠遠一處古刹,竟然反射出半圓型的眩光,仿佛一個透明罩子,將懷遠寺包裹.

夜風中傳來陣陣馬鈴聲,葉空他們騎著馬,順著陰暗的道悠悠走來.可憐葉空的一頭青絲又一次被剃光,不過剃過一次,第二次也沒什麼感覺.倒是狂鵬被光頭弄得要吐血.

不過也沒辦法,要化裝成瑪尼教的僧人嘛,只有委屈下頭發了.

葉空遠遠勒住馬,道:"防禦仙陣?"

狂鵬點頭道:"不錯,這也是我和吳勇一直無法得手的原因,現在這些寺廟都壞了,白天就派出大量人力巡查,晚上沒有信徒,就打開防禦陣法."

葉空點頭笑笑,"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防禦陣法,我還以為仙界沒有這些陣法呢."

"怎麼沒有,外邊多的是."狂鵬顯然要比葉空的見識廣.

就連吳勇的見識都比他廣,道:"不但仙陣,很多東西你都沒看過呢,特別是那些蠻荒的星球,什麼奇怪的法術,什麼奇怪的仙器,還有什麼你無法想象的仙獸,全部都有,有空帶你去看看."

葉空興趣大增,搖頭淒苦道:"我是沒去過多少地方.在白毛域,那地方本來就與世隔絕,而且在那邊的大多數時間,我還是在螞蟻洞里度過.後來到了聚寶星,我就逛了一次街.再接著來到連云星,除了殺和尚,就是做和尚,要不就是劈柴……唉,慘吶!"

向來牛叉烘烘的葉某人竟然有如此慘樣,狂鵬和吳勇都笑了起來,狂鵬問道:"起來,你還是真挺淒慘,我估計多少萬年以來,最悲的一個飛升者了,喂,你不會到現在,連仙界之身都沒破吧."

話,來到仙界,葉某人還真沒做過男歡女愛之事,也不知道是命好還是命差了,不過葉空又覺得,自己這個流氓,有點不夠格啊.

吳勇看他沒話,拍著胸脯道:"放心吧,我認識不少女金仙,都很漂亮,包你滿意,都是下界蛇蟲蜈蚣修煉成仙的呢."

葉空吐血了,跟蛇蟲蜈蚣……太扯了,我就是做一輩子和尚也不能干那事啊.

三人有有笑,來到懷遠寺前邊∏些看守的寺僧一點懷疑都沒有,哪個劫匪的心理素質會這麼好呢?

狂鵬等級最高,當然讓他在前邊了.他亮出從三戒身上搜出的瑪尼教令牌,守寺的僧人一看,立即行禮道:"三位大師辛苦了,請進."

防禦仙陣打開,寺廟里已經站著了一個正在微笑的老和尚,正是上等金仙的修為.

老和尚笑道:"在下范啟波,自號啟波法師,乃是這懷遠寺的主持,不知收繳使怎麼稱呼?"

狂鵬冷哼一聲,騎馬進入,擺出一副傲氣的樣子道:"本仙自號三戒."

范啟波老和尚,連忙笑道:"請收繳使這邊休息."

葉空知道自己被瑪尼教通緝,所以不但去了頭發,換了僧衣,而且還在臉上抹了些灰,跟在狂鵬後邊,倒並不引人注意.

三人跟著范啟波法師來到寺廟後院,路上,狂鵬就趕緊先打聽那收繳仙玉的另一隊的況.

他開口傲然問道:"那個那個……他們來了沒有?"

范啟波當然知道他問哪個,當然是先來的收繳仙玉的另一隊人.于是連忙稟告道:"啟稟上使,賀傑禪師已經被汪岳大師調過去參加今天晚上的行動了."

汪岳就是瑪尼教大上師周佳俊的大弟子,吳勇的殺妹仇人.葉空生怕吳勇會有什麼反應,露出餡來,不過回頭一看,吳勇也確實能忍,一點反應都沒有,仿佛沒聽過這個人.

狂鵬疑惑一下,問道:"今天晚上的行動,為何我卻不知?"

范啟波笑道:"上使當然不知,這是汪岳大師臨時下令,他那逃犯葉空貪心不足,很有可能要在懷遠寺和主城之間打劫仙玉收繳使,所以汪岳大師下令,讓賀傑禪師他們佯裝奔向主城吸引葉空,然後將其引入我們的陷進."

狂鵬哈哈大笑道:"如此甚好,只是我來遲了一步,不然,我也參加這行動,定將那葉空大卸八塊!"

范啟波忙道:"三戒禪師佛法高深,若是參加,必定如虎添翼,只是他們已經走了."

"那就算了."

范啟波將他們領進一間禪房,又給三人各自送上一匣仙玉,又問道:"三位,我院中還有不少女子,只是沒有黃花閨女……"

狂鵬心剛好,立即大手一揮,"那多無趣,你老子玩過的給我們?去吧去吧,我們還要商議明天之事!"

"下次,下次一定給幾位准備幾個新娘子."范啟波連忙打著招呼,躬身退了出去.

等他一走,狂鵬這才皺眉道:"不好,那幾個帶著仙玉的家伙已經走了,想必這懷遠寺的仙玉已經被收繳一空,我們這次,怕是白來一趟!"

葉空拿著范啟波剛才贈送的仙玉匣,笑道:"怎麼會白來一趟,這不是收獲麼?"

吳勇哧道:"這里幾十塊仙玉算個毛,依我看,我們不如連夜離開這里,也跟在後邊,跟他們玩個將計就計."

葉空笑道,"恐怕是你想殺汪岳了吧."

吳勇也沒否認,怒哼道:"我天天想殺他,日日想殺他,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

葉空一收嬉皮笑臉,謀劃道:"其實吳勇的辦法也是沒錯的,但是關鍵,我們不知道汪岳他們到底是來了多少人,也不知道這些人修為都怎麼樣,就怕貿然出去,身陷重圍,到時候,想逃就難了……而且,我聽那汪岳已經是下等羅天上仙,怕是我們都不是敵手啊."

狂鵬也點頭道:"是啊,那汪岳不但修為高深,而且我也查過他的資料,此人心思歹毒,計策周全,這些都是一等一的,我們一著不慎,就會落入他的陷阱中."

吳勇只有歎了一聲,一拍大腿道:"汪岳兒,吾必殺之!"

其實葉空倒有些手段,不過葉空想讓吳勇親手殺了汪岳,這就有些困難了.

正在葉空思索,狂鵬卻也在思索,吳勇左看右看,不明白這兩人為何突然陷入思索,也不便開口打擾.

突然,狂鵬開口道了一聲,"不好!"

幾乎在同時,葉空也開口道:"那范啟波老禿驢肯定發現了我們!"

吳勇奇道:"沒有啊,我看他很熱的啊."

葉空開口道:"我們來到懷遠寺,並沒有任何耽擱,守寺僧人就打開了大門,而這時,范啟波已經在門後等待了!"

吳勇還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狂鵬接口道:"顯然,他已經提前知道了三戒今晚要來!據三戒所,今晚他是臨時下令,范啟波如何提前得知?想必兩人事先就用仙劍傳書聯系過……"

吳勇這時也已經明白,道:"既然他們能用仙劍傳書聯系,范啟波和三戒就一定認識!"

"快!"

三人趕緊抄起家伙,追出院.懷遠寺里卻是一絲動靜也沒有.

葉空疑道,"莫非我們虛驚一場?"

狂鵬一揮手中長戟,"去陣法口看看."

來到陣法門口,剛才那幾名僧人還在巡邏,看著見三人殺氣騰騰地過來,都嚇了一跳,連忙問道:"幾位上使,不知有何事?"

狂鵬怒道:"范啟波人呢?"

"方丈,他剛才什麼也不,出門去了……"

狂鵬大怒:"老禿驢,追!"

葉空和狂鵬追出去∏幾名僧人卻還不明白什麼,顯然范啟波為防止驚動他們,並沒有宣揚,而是獨自一人逃走了!吳勇本想出門,一抬腳,又回來了,把那幾名邪僧全都殺了,又將防禦仙陣徹底破壞,這才放出腳踩云跟了上去.

范啟波正在瘋狂逃竄.來也巧,范啟波是在總教犯錯被貶來到懷遠寺做主持的,所以總教中的不少人,他都認識,也認識之前被殺的三戒禪師.

今天接了三戒的傳書,晚上要過來,所以范啟波也沒有打坐,而是在等待,算准了時間,就去寺門口等待,准備和三戒共敘友.

卻沒想到人是來了,卻不是三戒禪師本人.

不過這范啟波也是老*巨猾,表面上做的是滴水不漏,等把三人送進屋,他這才拿出仙劍一看,上邊三戒留下的仙識印記已經消失,顯然三戒是死了!

所以范啟波想都沒想,也沒通知懷遠寺中任何人,駕起腳踩云就走.

范啟波一邊飛一邊往回看,心要不是佛爺我機靈,今天就難逃一死啊!只有趕緊找到汪岳大師他們,才是最安全的,當下只有拼了命的加快飛行!

不過他的普通腳踩云速度又怎麼及得上葉空的七彩云.

沒一會的工夫,就看見後邊一朵七色祥云飛速追來,在夜幕下,如此醒目!

范啟波心中悲呼,我命休矣!

"邪僧,哪里逃!"葉空大喝一聲,加速追上,雖然這范啟波也是上等金仙,可是和葉空手段一比,如何及得?

范啟波怒吼道:"葉兒,你莫要猖狂!我已經給賀傑禪師發去傳書!想必他已經和汪岳大師聯系上……哈哈,賀傑禪師他們都是大羅金仙,汪岳大師那是羅天上仙!你們就等著死吧!"

"以後的事,誰死還不定!可現在,死的是你!"葉空追上,抬手一揮,砍柴刀已經將范啟波劈下腳踩云!

上篇:一二零一 金蠶脫殼     下篇:一二零三 風雷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