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六 樓毒計  
   
一二零六 樓毒計

九品仙弓,仙氣之箭

在煌煌一箭射出,滿天的星斗為之失色那些大羅金仙們全都驚慌失措,他們怎麼也沒料到,這個上等金仙,竟然突然拿出一把九品仙弓

要知道,除了傳中的十品仙器,下邊就是九品仙器,其威力之大,乎想象

不過汪岳卻是吼了一聲,"大家擋住他不過上等金仙,九品仙器也揮不出威力"

那些大羅金仙頓時醒悟,對呀,這葉空不過上等金仙,最多揮九品仙弓兩成的威力,還怕他作甚?

殺了他搶過九品仙弓大羅金仙們心中立即起了念頭

頓時,仙劍,鑼鈸,戒刀,木魚……各種亂七八糟的仙器全部飛起,擊向那道七彩箭矢

不過混亂中,汪岳卻祭出影遁仙法,扭頭就奔

葉空修為雖然低,只能揮九品仙弓兩成的威力可是別忘了,這一箭,還附著破滅天道

剛才葉空殺賀傑時,那一擊的威力,汪岳記憶猶,就算他穿著七品仙甲,也是不敢應接葉空這一箭,所以他只有逃走

轟轟轟

半空中轟擊聲隆隆,那是各種仙器被一箭射穿,出的破滅之聲

從遠處看,這邊火花四射,火星飛濺,各種顏色的仙器被擊碎,仿佛無數煙花綻放,有幾個大羅金仙護身仙甲也被擊碎,一箭透體,從半空筆直栽落

這一箭雖然霸道,可畢竟葉空修為尚淺,在擊破無數仙器,擊殺三個大羅金仙以後,仙氣箭矢力量消耗殆盡,化成七色光點,消失一空,熄滅在空氣中

這還是斷仙路第一次沒殺掉對方此弓一出,仙路必斷看來也不是那麼肯定

不過葉空也知道,這怪不得仙弓,自己修為太低了,不能揮其全部威力若是自己也是羅天上仙,汪岳怎能逃走?

汪岳的影遁度也夠快,只見半空中拉出無數透明的虛影,汪岳已經逃到了百里之外

看見汪岳逃走,這邊的大羅金仙們已經嚇破了膽,心里罵著汪岳無恥,他們也四處逃竄起來

葉空若是駕七彩云去追汪岳,倒也是追得上不過如果那樣,吳勇和狂鵬就沒人保護了

當下,葉空也只有對著汪岳即將消失在夜幕中的背影又射出一箭,接著,轉身去追吳勇他們

"轟"後方極遙遠處,傳來一聲巨響,地平線的盡頭一個巨型佛塔的光影閃現,接著,巨塔在耀眼的白光中破碎

"這是汪岳大師的七品仙甲,鐵壁佛塔甲,竟然也被射破了"逃走的那些大羅金仙心中惶惶

要知道,這鐵壁佛塔甲乃是將一個巨大的鐵鑄佛塔的全部防禦力量煉入仙甲中遇到握,鐵塔閃現,保護主人,防禦力堪稱驚人所以這才能算得上七品仙甲

而這樣的仙甲,竟然擋不住葉空一箭

也不知道汪岳大師是死是活,還好這一箭不是射向自己逃走的大羅金仙們都暗自慶幸

葉空也不知道汪岳是死是活,不過就算沒死,這下也夠他受的

葉空跟上時,狂鵬已經滿臉蒼白了

"走,先找個地方躲避"葉空就想去伸手扶住狂鵬

可狂鵬卻是一躲,焦急道,"別碰我這東西會傳染了"

葉空卻是沒理他,哈哈一笑,扶住狂鵬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仙毒下在仙玉匣里,要中毒,我早就中毒了"

……

穿過茫的蒼冥,前方是一個有著仙霧籠罩的星球仙霧很不規則,如煙如絮,一眼望去,竟然只見霧,不見星

不過好在,這仙霧並沒有任何的殺傷力,一個金甲仙將騎著一只異獸,如同流星一般射入仙霧中

金甲仙將度極快,進入仙霧,便立即鎖定了主城的方向,又一拉手中缰繩,異獸嘶吼一聲,直撲主城的仙帝府而去

仙帝府中,燈影闌珊,歌舞升平,大殿內,穿著龍袍的馬臉男子,正端坐大殿之上,醉眼朦朧,眼睛盯著下邊歌姬的楊柳腰愣

在下方,彭文考也盯著那個歌姬,目中癡癡,嘴角流水,也不知道是被歌舞所迷,還是被歌姬所迷……

正在此時,剛才那金甲仙將已經來到,將異獸交給仙府外的守衛,大步奔進殿來

"嘩啦"金甲仙將進來以後立即單膝跪倒,稟告道:"西帝陛下,剛才得到瑪尼星來的最消息"西陵星外邊的那層仙霧,雖然對仙人沒有損害,可是卻能阻擋仙識,就連仙劍傳書都能擋住,所以有錢的大戶人家,都會在西陵星附近的一顆星上安排一個驛丞,專門收傳書

西帝一聽是瑪尼星來的消息,惺忪的醉眼頓時清亮起來,馬臉上浮起了淡淡微笑,還以為程義鵬那邊有好消息了抬手道,"消息何在?"

那金甲仙將立即上前,把一個明亮的光點取出,遞了上去這就是仙劍帶來的傳書,沒得到西帝的同意,別人不敢看這亮的光點,又叫光玉柬,和玉柬是一樣的道理

下邊彭文考喝了一杯酒,道:"爹,程義鵬上師是不是已經殺了葉空那個混蛋,我最恨那個混蛋了"

不過西帝接過光玉柬一看,頓時卻變了臉色,一張馬臉顯得加長了,顏色也變得紫,加象一根茄子

"蠢貨都是蠢貨"西帝惱火地站起來,又轟地一聲坐下去,一把掐碎光玉柬,他這一聲,嚇得絲竹聲全部停止,歌姬們也都站在大廳中間不敢動

西帝沒好氣地擺擺手,示意歌姬全都下去

彭文考這才問道:"爹,莫非又讓葉空那子逃了?"

西帝惱道:"何止是逃啊,瑪尼星消息,周佳俊大上師的大弟子汪岳,帶領大羅金仙數十人,在連云星設下連環計,卻沒想到那葉空關鍵時刻取出一把九品仙弓,射死大羅金仙六人,射傷無數,汪岳大師仙甲全毀,遭受重傷,沒有百十年不會複原……"

彭文考驚道:"那葉空怎麼會這麼厲害?程義鵬上師怎麼沒有出馬?輕敵,他們肯定是輕敵了,這些蠢貨,他們應該帶著十品仙器去的嘛"

聽了兒子這一句,西帝怒極反笑,開口道:"是啊,程義鵬是蠢貨,翟東亮是蠢貨,不過還有人比他們蠢,花一千萬仙玉買回一條屁用都沒有的手珠,不過這還不是最離譜的最離譜的是,我這個付錢的人還沒看見東西,手珠就已經被你送與了旁人我他媽莫名其妙就當了全仙界最大的冤大頭"

西帝越越惱,啪地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彭文考嚇得連忙跪下,道:"是兒臣自作主張,不過那程義鵬了,他們保證拿了葉空,活著送人,死了送尸兒臣覺得,花一千萬給父親掃除障礙,這生意不虧,何況,那手珠已經證明是無用之物,還不如做個好人我買是買錯了,可是送給程義鵬卻能將功補過"

彭文考這些話,都是姬樓早早教他的西帝一聽,果然臉色好了很多,開口道:"起來,瑪尼星那邊也不是什麼好消息都沒有傳,汪岳大師在被擊傷之前,已經給葉空等人全部暗下了仙毒,若是沒有瑪尼教的解藥,必死無疑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找到那葉空的尸體"

彭文考沒有起來,依然跪著道:"爹,我去,讓兒臣將功贖罪"

西帝搖頭道:"你就不要去了,那仙毒是會傳染的,也不要我們仙帝府的人去,防止大哥怒你不是狐朋狗友多麼?花點仙玉,請那些外邊的仙人出手,等找回葉空的尸體,把他們全都解決,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彭文考點頭道:"是"

西帝又自自語道:"想必其他各家也是得到了消息東帝那邊死抓著煉若蘭,守株待兔;南帝倒是很有興趣,只是南帝府卻是芷凝那丫頭在做主,唉;北帝那家伙和我們貌合神離,只想要守著他那一塊,不用擔心只有那聚寶星李家,想必也要去連云星尋找葉空,所以要你的人,心點"

彭文考道:"爹,還有中帝您沒呢"

"曹笑天……"西帝嘀咕一聲道:"沒想到李家竟然跟冥界有關系,最近老幺沒出現,想來是無法容忍自己域內有人和冥界勾結,我看他八成去了冥界,也不用擔心他"

這時,姬樓走了出來,跪下道:"西帝大人,樓有些話不吐不快"

西帝眉頭一挑,問道:"姬樓,你有何事?"

姬樓道:"那葉空經曆了那麼多握,最後都是逢凶化吉,此人不但狡猾囂張無比,而且運氣好到極點我們絕對不能輕敵大意,我猜測,這次很有可能,他還是能活下來"

西帝一聽,無可奈何地把後背往大椅上一靠,歎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他不死,我們有什麼辦法?"

姬樓卻磕頭道:"樓卻有一計"

西帝眼睛一亮,忙問:"什麼計?"

姬樓笑道:"我在下界就認識那葉空,知道此人最喜歡假仁假義,對自己的父母親人和女人,都假裝萬分重視,若是我們下界去抓了他幾個回來……哈哈"

西帝一聽,也大笑起來,"毒,樓,你果然好毒啊

上篇:一二零五 仙毒     下篇:一二零七 流亡連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