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七 流亡連云星  
   
一二零七 流亡連云星

連云星上某處

秋風四起,殘陽如血

本該是收獲季節,此刻卻是赤地千里也有的地方,一片金燦燦仙谷已經成熟可是卻沒有收獲之人到處都是倒斃的尸體,有的一個村莊中,也見不到一個活人

村外的道上,三個人影攙扶著走來,遠遠就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咳嗽聲,那咳聲撕心裂肺,仿佛隨時要把嗓子咳破一般

這三人正是一路逃來的葉空等人

"這些禿驢,竟敢連枯葉大師的面都不讓我們見,就把我們趕了出來"吳勇怒罵一聲,又使勁地咳嗽了一陣

葉空扶著狂鵬,歎道:"你也能怪七寶大師,若是讓我們進寺,不定就要傳染給那些僧眾"

吳勇還是怒道:"那總得讓我們見一下枯葉大師"

狂鵬劇烈地咳嗽一陣,道:"算了,我估計枯葉大師也是沒辦法的,否則以枯葉大師的宅心仁厚,又怎麼會不出來救治那些被仙毒感染的信徒呢"

狂鵬的也對,不但他們被仙毒感染,連云星上好多仙界凡人都被感染,凡人感染死得快,所以這才造成了連云星上赤地千里的慘狀

想到這里,吳勇咬牙道:"瑪尼教倒行逆施,天怒人怨,早晚必定滅亡"

狂鵬歎了一聲,抬起疲倦的眼皮,看著遠方,道:"我怕是看不到那天了……咳……咳咳……"

葉空看狂鵬絕望,心中焦急如同火燒一般,不過口氣卻依然輕松,笑道:"狂鵬大哥,你也別絕望,不定,丹王就在前方等我們呢"

"丹王?"狂鵬蒼白的嘴唇露出些譏誚,想要什麼,卻是被劇烈的咳嗽打斷

葉空拍拍他的後背,道:"狂鵬大哥,你就不要話了"葉空完,又對吳勇道:"我看你又一次感染了,前邊有棵樹,你去解決下"

葉空所謂的解決,就是把體內的仙毒轉移到樹上去吳勇可以使用木之天道縮進活著的樹內,那時他和樹就成為一體,等他從樹中出來,大部分仙毒,就會轉移到樹干之中,如此反複幾次,仙毒便可清除,這倒是之前吳勇從來沒用過的功能

雖然吳勇隔一天就會如此清毒,不過他每天和狂鵬接觸,還是會又染上的仙毒,所以只有如此,不停地清毒,不停地中毒

吳勇來到村口大槐樹前,反複幾次,仙毒已經清了大半他也不准備繼續了,就算清完了,馬上還是會中毒的

吳勇清毒的時候,狂鵬就坐在路邊的界牌上大口喘氣,仙毒造成的咳嗽已經讓他呼吸都不暢了他吸了幾口氣,臉色好了一些,才擠出笑容道:"我以為我風雷之力厲害,沒想到跟你們一比,簡直是雞肋啊不但沒有葉空的破滅天道霸道,就連吳勇兄弟的木之天道也比不如啊"

吳勇抓頭道:"我還羨慕你的風雷之力呢,這木之天道才是雞肋,也就是這等清毒的作用"看來每個人都是羨慕別人的天道之力吳勇又道:"公子,你那破滅天道為何能百毒不侵呢,真是奇怪"

葉空那天是和他們一起中毒的,而且每天又和狂鵬在一起,竟然一點中毒的症狀都沒有,這實在是讓人想不通其實葉空知道,他百毒不侵是有原因的,不是因為破滅天道,也不是飛絮之力,擋住仙毒的,是仁王甲

這東西雖然並不聽葉空的命令,可是卻能主動護主那仙毒到底就是妖界的一種細微的奇特生物,葉空無法感知,可是仁王甲卻能輕松應對所以他根本沒中毒若是汪岳等人知道,肯定又要吐血

吳勇清完毒,三人走進村內,葉空放出仙識,現這個村已經十室九空,基本上都死絕了,還有一兩個沒死的,都躲在家中苟延殘喘

狂鵬已經走不動了,葉空他們只好找了戶乾淨的空屋子,清理了張床鋪,把狂鵬安頓躺下

走出屋,看著快要落山的夕陽,葉空目光沉凝,站在院中,許久不動

"狂鵬大哥怕是……"吳勇突然開口,本來他已經壓抑了好一會緒,不過等他真正開口,卻還是哽咽了,眼圈,口不能

葉空也籲出了一口郁氣,開口道:"這種漫無目的尋找,怎麼可能遇到丹王,趕往鹽星……"葉空又搖搖頭,別時間不夠,就算去了鹽星,丹王就在那等著麼?

吳勇道:"仙界能救命的恐怕只有丹王大人,可仙界之大,去哪找丹王呢"

葉空道:"連云星爆仙毒已久,丹王他醫者仁心,很可能就到了這里,所以我才了離開這里……不過,連云星也是如此巨大,城市,鄉村,郊野,就算丹王真的在,我們想遇上,也是大海撈針一般"

吳勇也不知道什麼,就聽葉空又道:"所以我想過了,就由你帶著狂鵬大哥去瑪尼教寺廟,找到他們負責之人,向他們俯稱臣,已換得暫時的時間……"

吳勇聽完大驚,連忙打斷,"公子不可那瑪尼教狼心狗肺,我們若是求他們怕是求死不得"

葉空擺手道:"無妨,你們給我帶去一個玉柬,我跟他們妥協,只要不殺你們,我就不殺他們一人……"

這時,後邊卻傳來轟咚一聲,只見狂鵬已經掙紮著出來,摔倒在地,吼道:"糊塗啊那瑪尼教若是得到我們,必定以我們性命要挾,逼你出現……咳咳咳……到時候……你又如何決定咳咳咳咳"狂鵬完,已經咳嗽地喘不過氣

葉空連忙上去扶起狂鵬,連忙拍他後背,讓他喘氣通暢些

狂鵬咳嗽了好一陣,等緩下來,立即又怒道:"葉空,你恁地糊塗"

葉空沒話,看著狂鵬,好一會才道:"我不能看著朋友死……"

狂鵬哈哈一笑,蒼白的臉上已經有了血色他用盡所有力氣道:"葉空,你知道嘛,當初相逢的那個晚上,我聽你和各大仙帝有過節,我便開始思索用什麼借口向一一仙子辭行,你卻以為我在想捉不捉你……"

葉空目中含淚,連道對不起

"我沒有怪你,仙界本來就是人心叵測,多個心眼才能活得久"狂鵬又道:"離開北帝,跟著你們,到我現在中毒,即將身死,我沒有後悔我一點後悔都沒有,如果再來一次,我依然會這樣決定因為我們是朋友,在下界是朋友,在仙界,還是朋友"

葉空已經口不能,默默點頭

狂鵬一口氣出這些,已經沒什麼力氣了他聲音開始微弱,輕聲道:"我最欣賞你的,是你永不妥協的性格……不要,不要做……讓我看不起你的事……"

狂鵬著,聲音已經弱不可聞,本來搭在葉空肩上的手,也無力垂落下去……

他體力透支,竟然昏死過去

一旁,吳勇淚流滿面,奔出屋,對著遠方即將消失最後一抹光線的夕陽,放聲嘶吼

"啊"

不遠處,一個草叢中躲著的一個泥猴樣的孩被這一聲驚嚇,哇地大哭起來,"我怕,姐姐救我"

吳勇已經被悲傷蒙蔽了本性,只覺得殺幾個人才痛快聽見孩哭喊,一腳踢開草垛,把那孩童拎出來,吼道:"去死都去死"

"住手"一聲冷喝響起,葉空已經站在了他身後

吳勇幡然醒悟,放下孩童,回頭轟然跪倒,"公子,我錯了,我真的要瘋了"

葉空也歎了一聲,扶起吳勇,事到如今,就算是他自己,也有一種瘋的沖動

"進屋歇息一會"葉空又走到孩童身邊道:"孩子,回家,剛才讓你受驚了"

那孩哭著道:"謝謝大哥哥,你跟前邊的姐姐一樣,都是好人那個姐姐不但漂亮,還給我們吃的,幫我們治病,大哥哥,你和姐姐是一對好人……"

"治病"葉空聽見這一句,眼睛頓時綠了

剛要走的吳勇,也一個大步沖回來,抓住孩道:"什麼姐姐?在哪?治什麼病?你快哇呀呀"

孩嚇慘了,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就是一個字都不

葉空心,象你這樣問,嚇死孩也問不出連忙推開吳勇,抱起孩,好相勸了半天,這才從孩口中打聽到,就在前些日子,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子,不但給大家分食物,還找來仙草給大家治病

葉空大喜,忙問那位大姐姐在哪里

孩一指村後大山前邊的一個山坳,道:"大哥哥,姐姐就住在那里你可千萬別告訴那個大個子,他是壞人"

葉空開口大笑:"好,我不告訴那個壞人"

隨後,葉空進屋,帶上昏迷的狂鵬,直奔山坳

進入山坳,天已經完全黑了

只見山坳中,一個草屋,一點燈光遠遠地,就聞到一股草藥味傳來

葉空和吳勇相視對望一眼,目中都有大喜葉空抱著狂鵬,連忙快步奔向草屋,走到門口一看,頓時愣在那里

只見屋里一個白衣白裙仿佛白蓮花的女子正在忙碌

給讀者的話:

今天就兩章了,讓老祖我休息下,謝了啊

上篇:一二零六 樓毒計     下篇:一二零八 供血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