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八 供血之人  
   
一二零八 供血之人

"西陵仙子!"葉空驚呼出口,他怎麼也沒想到,那個治病救人的大姐姐,竟然是西陵琳.

西陵仙子看見葉空,也是吃了一驚,她也沒想到會遇到葉空.當初從佛界回來,她就告辭離開了,剛巧看見連云星鬧瘟疫,她便去討來藥方,燒草藥救凡人.

西陵琳雖然一愣,不過很快還是發現了葉空抱著的狂鵬.她連忙道,"快,進屋,平躺."

"哎."葉空顧不上敘舊,趕緊把狂鵬抱進屋,放在乾淨的床上.

西陵仙子看著狂鵬臉色發青,嘴唇發紫,不由得歎了一聲道,"他這是仙毒入侵紫府,已經神志喪失,接下來就會在昏迷中喪命,已經到了瘟疫發作的末期."

葉空心里仿佛落入冰窖,顫聲問道,"還能治嘛?仙子,葉空此前多有得罪,還請仙子救助此人."

葉空沒完,後邊吳勇已經跪下,求道,"仙子,救命!"

葉空看西陵琳不話,起身也要下跪.西陵琳趕緊托起葉空,皺眉道,"不是不能救,你們先聽我這仙毒的由來."

夜色沉沉,草堂在厚重暮靄中隱約,一陣風把淡淡的草藥香彌漫.屋內,一盞的月光石燈下,一個白衣仙子秀眉輕蹙,端莊坐著,開口道,"這仙毒其實並非毒藥,而是妖界的一種妖蟲.妖界各種妖物數不勝數,根本不知有多少,而這仙毒就是其中一種."

"這種妖蟲端得是離奇,細萬分,肉眼根本不可見,就算是高階仙人,也很難用仙識發現.不過這妖蟲卻是繁殖能力驚人,一夜之間,就能從一只,繁殖出幾十代,上百萬只."

"一夜之間!"吳勇不可置信的驚呼.

葉空倒是沒吃驚,點頭道,"這倒和我老家的細菌病毒是一個道理."

"細菌,病毒?"西陵仙子對這個名稱有些好奇,不過她也沒問,繼續道,"這些妖蟲本來仙界是沒有的,卻是有心人去妖界捉來,精心培養,從中選出感染傳播能力和繁殖速度最快的品種,接著在連云星使用."

吳勇怒道,"還不是瑪尼教妖僧,那天汪岳親口是他師傅周佳俊去妖界捉的."

西陵仙子性子淡漠,對什麼事都抱著平靜之心,不過聽吳勇這一,也是眼中閃過一道怒火.

葉空催促道,"仙子繼續,吳勇別打岔."

西陵仙子又道,"其實不瞞你們,那邊鍋里的草藥,只能對仙毒有個預防作用,若是已經中毒的人,尤其是仙毒入侵紫府的人……"西陵仙子到這里,面有難色.

"是這樣……"葉空只覺得整個人都落入冰窖了,大腦一片空白,心髒被塑料袋套著一樣,無法呼吸.

看著葉空如此絕望,就連淡薄一切的西陵仙子都有些不忍,開口勸道,"其實如果再遲幾天,或許有辦法,可現在……"

葉空卻是仿佛溺水著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連忙問,"什麼辦法?"

西陵仙子道,"就是從感染者的血液中,提取一些有用的物質……"

葉空眼睛頓時一亮,拍案道,"對呀!疫苗,這就和疫苗是一樣的道理!"看見西陵琳還是茫然,葉空又道,"如果一個人感染了病毒,他的血液中就會自然的產生一種抗體,如果我們找到這種抗體,加以培養,就可以得到專治這種病毒的藥物!"

吳勇聽得頭昏腦脹,可是西陵仙子卻是聰明人,一聽點頭道,"想不到你對治病也有見解,你的不錯,我從一本古書上也是看到的這個辦法."

西陵仙子完,歎了一聲,又道,"只是這個供血之人卻極是難找……"

吳勇想都不想,伸出胳膊,道,"你們的我都不懂,我也只能幫這個忙,取我的血便是."

西陵仙子淡淡道,"你莫要著急,等我完不遲♀供血之人不是取點血就可以,而是需要不停的中毒,解毒,取血,還要在你的血中注進我的藥物,那種痛苦不是常人可以承受,而且我也不能保證你能不能活命."

吳勇淡淡"哦"了一聲,竟然面色一點沒變,好象的是旁人一般.

西陵仙子以為吳勇還沒明白,道,"前邊也有幾個自願供血者,可他們有的最後生生疼死,有的疼地受不了而自殺,有的死得比他們要救的人還早……"

沒料到,吳勇卻是道,"我吳勇一不怕疼,二不怕死,想到我那些深仇血恨,我只消更疼一些!"

葉空心想,吳勇雖然不,可是心中卻痛苦,家破人亡卻不能報仇,那種痛苦也不是一般人受的.

葉空卻也開口道,"西陵仙子,我也可以做供血者,沒關系,都是鐵骨錚的男兒,一點疼還是忍得住的!"

鐵骨錚的男兒♀幾個字讓西陵琳的內心一顫,她從來都覺得葉空這個人比較狡猾,比較*詐,若是從好的方面來,最多也就是比較聰明,卻沒想到他也不缺乏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勇氣!

吳勇開口道:"公子,還是讓我來,你是狂鵬的朋友,我也是狂鵬的朋友!若是你認我也是你的朋友,就用我的血!"

不待葉空開口,西陵仙子臉上露出一抹冷笑,開口道:"我在西帝府,就早聽葉空假仁假義,今日一見,果然如此,你明知道別人不會讓你冒險,這才開口這樣的話."

卻沒想到,吳勇上前一步,開口怒道:"西陵仙子,休得胡!"

葉空趕緊道:"吳勇,不得無禮,狂鵬大哥的性命全賴西陵仙子."

吳勇心中惱火,卻又不得不聽葉空的,只有上前一步,挽起子,抬手用刀一劃,鮮血迸射.

吳勇甕聲道:"西陵仙子,你莫要瞧葉公子,之前,若不是狂鵬勸阻,他都准備用自己的妥協換狂鵬大哥的暫時生存!為救朋友性命,別是一些痛苦,就算捅他三刀,他也不會皺眉!我們兄弟之間,舍生忘死,義薄云天,不是你這種女子能夠理解!吳勇自無用,如今依然無用,大仇放在那邊,眼睜睜卻無法去報,若是我死,只求公子能幫我報仇!"

吳勇一番話完,西陵仙子眼中異色閃動,葉空已經雙眼淚水,道:"吳勇,你有用,你一直很有用……葉空向來以為仙界中人人自私,人人怕死,卻不知怕死之人很多,可關鍵時刻,願意赴死之人更多!吳勇,是我錯了."

這一刻,就連西陵仙子眼中也是閃過晶瑩的淚花.

仙界中人人自私,人人怕死,卻不知怕死之人很多,可關鍵時刻,願意赴死之人更多!

聽了這一句,西陵仙子一個女子,也覺得胸中有一股熱血回蕩.

她突然想到了在佛界的那一次,葉空也是依然決定放棄佛光.他是這樣一個人,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一個人,雖然並不能算是仁義,可是他至少有一腔熱血!

他願意為朋友生,朋友當然也願意為他死!

西陵琳在西帝府,每日都看見你來我往,勾心斗角,背信棄義,貪生怕死,這才心糾結,不問世事.可是她今天,卻見識了真正的朋友之義,義無反顧有利益,只是友!

西陵琳悄悄的一抹眼角淚花,打破平靜,取出一枚比較粗的中空銀針,開口問道:"葉空,你們決定好沒有,到底誰做這供血之人?"

葉空才要話,吳勇卻是一把抓住葉空吼道:"公子!你讓我老吳我這一次吧!"

接著,吳勇一只鐵拳伸到西陵琳的面前,冷聲道:"仙子請!"

西陵琳點點頭,一邊取血,一邊開口道:"其實最好還是你,你中了仙毒,好像還中了不止一次,葉空他從來沒中過仙毒,取他的血又何用?"

葉空這才點頭,他有仁王甲護體,根本沒中過仙毒,取出血來,也是枉然.其實他們回頭才知道,讓吳勇上還有另一個好處,那就是西陵琳每次培養的疫苗出錯,吳勇也可以鑽進樹里消除仙毒,回複安全.

西陵琳見識了葉空他們的朋友之義,也對他們有了尊敬,當下連夜研究起來.讓西陵琳驚歎的是,這供血之人,每次試用疫苗,都痛苦到極點,以前的人,全都滿地打滾,大聲悲呼.

可是吳勇卻坐在那里,猶如木塑的塑像一般,一聲不吭,只有全身濕漉漉的汗水才能顯示出他遭受的痛苦.屋內寂靜無聲,西陵仙子突然聽見滴答水珠落地聲,回頭看去,只見吳勇全身好像是從水中出來,全身濕透,滴滴噠噠的水珠滴落在地.

那聲音雖然細微,卻讓人驚心動魄!

西陵琳開口道:"吳勇,你若是痛,就開口出聲,這樣也會釋放一些."

可吳勇卻咬牙,一字一頓道:"我只怕會吵了仙子,影響了藥品的療效."

西陵仙子已經很久沒有流過淚了,十年?百年?她太淡漠了,看淡世,可是今天,她竟然一次又一次的鼻子發酸.吳勇坐在這里疼得滿頭大汗,一聲不吭,竟然只是因為怕打擾自己,影響給狂鵬治病的療效!

[.c]

上篇:一二零七 流亡連云星     下篇:一二零九 成功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