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零九 成功救治  
   
一二零九 成功救治

看見吳勇遭受這種痛苦,葉空感同身受,不由得想些什麼,轉移吳勇的注意力.開口道:"我們這次真是幸運,沒想到這時候遇到了仙子‰仙子離開落葉寺這幾個月,竟然在全力救治凡人百姓,確實大慈大悲,讓我等汗顏."

西陵仙子這一刻也沒什麼事,就在看吳勇反應而已.她一撩頭發,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反正我也沒什麼男人的雄心大志,倒是你們,讓我驚歎."西陵琳完,又問,"那人叫狂鵬麼?我在一一那見過他,他對你有大恩麼?"

葉空點頭.當初狂鵬在下界滅殺聖使,救他性命.在其他很多方面也關照與他,應該來是他的恩人.

西陵仙子又問吳勇,"是你的恩人麼?"

吳勇咬牙道:"不是."

西陵琳又點頭,心想,大概這是吳勇為了報葉空的恩吧.

不過吳勇卻又道:"仙子若是以為我是報公子之恩,才如此,那麼仙子錯了.其實吳勇不傻,當初公子化妝成女子在拍賣會上幫助于我,我心中是充滿感激,不過這並不能讓我甘心做這些℃正讓吳勇感動的是,在我們一起殺光覺遠寺妖僧以後,公子卻為了我的安危,而不表露自己就是當日救我的女子……"

吳勇的有些讓人不明白.西陵仙子美眸轉動,看向葉空.葉空微微一笑,邊把當日之事了.

完,西陵琳道:"你們兩個人都想著下一步去悟遠寺殺妖僧,可是卻又都怕連累了對方,所以都沒,可誰料,卻在悟遠寺見面了……"西陵仙子完,奇道:"既然你們目的一樣,多個幫手豈不更好?為何不呢?"

葉空淡淡一笑,道:"自己的事,自己德便好,凡是求人,算什麼男人?"

吳勇也開口一笑,點頭道:"公子的不錯,仙子,雖然你修為遠勝于我們,可是男人的事,你卻不會懂."

西陵仙子惱道:"少來啊,你們不是不求人嘛?這不是求我一個女人來著?"

三人都笑了起來,葉空道:"這事我們搞不定,沒你不行啊."

這提煉疫苗的事,起來複雜,其實也倒並不很費事】次西陵仙子取來吳勇的血,便會加入很多的草藥汁水,經過一會的培養之後,再注入吳勇的身體里.然後,就是看吳勇的反應,以及吳勇身體里仙毒的增減況.

一夜匆匆過去.誰也不知道,這一夜吳勇出了多少汗,也不記得他沖出屋多少次,若不是吳勇的木之天道有去毒的本事,恐怕已經死上十次八次.

看得出,西陵仙子也是初次弄這些,一邊不時地找草藥,一邊還又把仙識探入桌上的一塊玉柬中,沉思好久,這才又繼續干活.雖然葉空沒去拿起玉柬觀看,不過想來,應該是西陵琳從那位高人那得到的資料了.

天色放晴,陽光從草屋東邊的窗口射入,又是一個清晨,葉空喜歡看朝陽,可是今天,他卻害怕看見朝陽.因為,每看見一次朝陽就明又是一天過去,狂鵬的生命力正在消耗.

按西陵仙子所,一般凡人被仙毒感染了紫府,昏迷幾個時辰,就死了.狂鵬是大羅金仙,紫府還有仙識可以抵抗仙毒,不過,最多也就是三五天.

不過到了第二天晚上,狂鵬的身體就開始了抽搐.葉空趕緊去問西陵琳,本來他不想打擾西陵琳,不過眼看況緊急.

西陵仙子看了看狂鵬,美眸中也是一片焦急之色.

不過顯然,她也確實是個新手.連忙又取過玉柬,想從中尋找到辦法.

不過西陵仙子腦中滿是培養的草藥內容,心緒不甯,再查找這樣的辦法,就有點混亂,看了半天竟然一無所獲.

當下,西陵琳把玉柬遞給葉空,道:"我之前曾經看過里邊有治療抽搐的辦法,不過一下找不到了,你幫我看看."

葉空接過玉柬,把仙識探入.

一探入,就看見一個名字,姚卉.葉空也沒多想,想必這玉柬的主人叫姚卉吧.他繼續在玉柬中搜索,沒一會,終于找到了治療抽搐的辦法.

其實這抽搐是明仙毒已經占據了紫府的中樞,中毒者本身的仙識無法抵抗,現在緩解之計,就是服下增強仙識的丹藥,讓仙識強大起來,以抵抗仙毒.

葉空來到仙界,一直是野路子,根本沒服用過什麼仙丹.吳勇更是個窮鬼,哪有仙丹可用?再一問西陵琳,她本來倒是有,可是她這次出門很久了,各種增強仙識的丹藥早就服完.

這下三人又面臨了新的問題≈在煉當然等不及了,出去買,葉空的七彩云雖然快,可是這急忙中又去哪買?

不過葉空很快想到一個好辦法.他的儲物戒指里還有上次自己使用的幽魂仙草,正是補養仙識的好東西,之前用完,他一直都沒用,放在儲物戒指中,那花也一直開著.

他趕緊拿出幽魂仙草,捏碎一塊仙玉,把粉末灑在上邊.

頓時,一股異香彌漫在屋里.一會以後,狂鵬的身體也慢慢地平緩下來.

葉空長出一口氣,歎道:"三個臭皮匠,能抵一個諸葛亮啊."

西陵琳不由得笑了起來,道:"就你話多,也不知道都的什麼,什麼臭皮匠,諸葛亮,聽都沒聽過."

又是一天過去,朝陽又一次出現,一輪金陽已經從山坳的u型缺口上探出了頭.

忙碌兩天三夜的西陵仙子緊張地盯著面前的吳勇.

葉空也緊張地盯著吳勇,口中低聲問道:"怎麼樣?什麼感覺?"

他們都很緊張,隨著時間的推移,狂鵬越來越接近死亡.如果今天再不弄出來,怕是天神來了也是無濟于事.

吳勇沒話,閉著眼睛在感受♀次西陵琳配置的藥液注入以後,感覺和以前有很大不同.以前光是無邊的痛楚,有時覺得全身血管都發硬發疼,有時又好像有千萬根針在刺……

而這次,卻大有不同.

短暫的痛苦之後,很快就開始慢慢地緩解,到最後,竟然自然而然的,就不疼了.

不過這不是關鍵,關鍵是體內的仙毒在增加還是減少!

其實仙毒太微,吳勇也不知道自己身體內的仙毒是增加還是減少,能檢驗的唯一標准,就是咳嗽不咳嗽,頭暈不頭暈.

又是艱難的半個時辰♀半個時辰里,草屋里安靜一片,落針可聞,就連呼吸的聲音都沒有,只有西陵琳和葉空專注的眼睛,看著吳勇.

突然,吳勇笑了.裂開大嘴,笑了起來.

葉空只覺得心頭一陣狂喜,不過他還壓抑著緒,沉聲問道:"怎麼樣?有想咳嗽的感覺沒有?"

"沒有."

"有頭暈的感覺沒有?"

"沒有."

"有其他任何不好的感覺沒有?"

"也沒有."吳勇終于大聲笑道:"老吳我,一點不良的感覺都沒有,仙毒都被消滅了!"

"耶!"葉空猛地揮了一下拳頭!接著狂笑起來,吳勇也跟著大笑.

就連淡漠無比的西陵仙子也露出了別人從未見過的誇張笑容.

"行了,去給狂鵬注入吧."一會以後,西陵仙子止住兩個男人失態的笑聲,取出一個中空的銀針針管.

其實西陵仙子也是很開心的.有了這個配方,不但狂鵬,就連其他人都有救了!這和葉空的一樣,這就是一種疫苗,放在那就也會自動繁殖,只要有一滴,就能培養出無數.

兩天三夜的辛苦沒有白費,吳勇那麼多痛楚也沒有白捱,當銀針戳破狂鵬的皮膚,刺入血管,注入藥液……大家都摒住了氣.

一會以後,讓人驚喜的場面出現了.只見狂鵬的呼吸慢慢均勻起來,臉色也開始變好,嘴唇逐漸的潤起來.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狂鵬的手指動了動,隨後,竟然睜開了眼睛……

看見眼前的眾人,雖然狂鵬不知道都發生了什麼,可是他看得出,大家都為他費盡心神.

"想不到我狂鵬還能活著見到你們,真的很開心,看見你們,很好."狂鵬還沒有完全回複,話還沒什麼力氣.

他並不為活過來而開心,他最開心的,是又一次見到了自己的朋友.

吳勇喜極而泣,為掩飾眼淚,他道,"老吳我去洗個澡."完,狂奔而出.

西陵仙子道,"讓他休息一會,好好調息一番,就完全好了."狂鵬點點頭,閉目開始調息.

葉空走出屋,抬眼望著那一輪已經升得很高的太陽,讓自己沐浴在陽光中.

西陵仙子站在茅屋門口,看著葉空背影,心中暗想,這些人到底如何會有如此深厚的義,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或許,這就是真正男人之間的友吧.

少傾,她蓮足輕抬,走到葉空身後問道,"你也不必掩飾了,流淚也不是件可恥的事."

葉空暢然一笑,回頭道,"我沒有掩飾什麼,曾經的我以為流血流汗不流淚才是真正的男人,現在我知道不是……男兒很多時候,流淚不是因為懦弱,而是因為他已經長大,懂得愛恨,心中有仇……西陵仙子,謝謝你!"

[.c]

上篇:一二零八 供血之人     下篇:一二一零 若蘭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