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三六 前任仙主  
   
一二三六 前任仙主

"放我出去!"

"我要殺光你們!"

"吼!嗷!"

那豎井深不見底,仿佛通往地獄的深淵,其中不時傳來瘋狂的嘶吼,甚至還有非人類發出的吼叫,那一聲聲從豎井下邊傳上來,就好似追魂索命的厲鬼,聽的人毛骨悚然.

豎井中有鎖神光照耀,分外耀眼,而豎井四周的走廊,卻因此顯得特別的黑暗.同時,這空間中悶熱無比,可豎井下方倒吹上來的陰風卻又刺骨冰寒……走在這個地方,仿佛已經不是仙界,而是來了阿鼻地獄一般.

楚一一花容色變,心中恐懼,雖然她是個仙人,大羅金仙,可也是個女子,還是害怕這種場面的.再加上身側那些房間中,掛著各種可怕的刑具,上邊滿是發黑的汙血,簡直讓人不寒而栗.

楚一一嬌軀微顫,不由得悄悄靠近葉空身邊.葉空也知她害怕,手掌一翻,將一一仙子的滑滑手握住,楚一一身體又是一顫,不過還是立即平靜下來,任這家伙捉住自己手.

前邊引路的李東旭也不會發現他們的動作,而是一邊走,一邊介紹道:"和上邊不同,在天字號監牢里,越是罪行深重,關押的越是深,最下邊就是天字一號犯人了,你們要找的天字丁等,卻是在最上邊,就在下邊一層."

又下了一層樓梯,這才來到下一層.這里兩側都有鐵柵欄門無數,里邊就是關押的人犯了.不過卻並看不見一個人.

李東旭命人打開一件囚室,對葉空客氣一抬手道,"人犯卿列偉就是關在這一間."

葉空走進鐵牢,沒看見囚犯,卻看見室內並排放著四口黑鐵棺材.

葉空一愣,就聽李東旭道:"這是刑具,犯人們就被關在里邊.他們是無法修煉的,因為這個刑具具有法力,讓他們承受巨大的痛苦.那痛苦還分為三十六種,等他們習慣了一種痛苦,刑具就會給他們換上另一種痛苦."

葉空點頭,這鐵獄山果然設計周全,這些犯人每天都在痛苦之中,哪有時間和心思修煉呢?

他又問道:"那卿列偉被關在哪呢?我們就這樣交談麼?"

還沒等李東旭回答,就聽見最右側的一口棺材里有人喊起來,"我是卿列偉,你是誰,誰啊,快救我出去!"

李東旭頓時怒吼道:"卿列偉!休得咆哮!這是……"

他本來是要葉空的身份,可是卻被葉空制止了.葉空是怕卿列偉心中難受.他卿列偉心思用盡,飛升了那麼久,卻每日關在這里受罪.而葉空剛來沒多久,卻又是特使又是大羅金仙……卿列偉也是要臉的人,這不是讓他吐血麼?

于是葉空趕緊打斷道:"卿列偉兄,我是葉空啊.剛來仙界沒多久,剛好在北帝手下做些差事,剛好來鐵獄山,順道來看你."

卿列偉一聽是葉空,頓時大喜道:"葉空兄弟,我當日就知道你並非池中之物,想不到這麼快就飛升了,還做了仙將,老哥我真是開心吶!"

李東旭見他們確實認識,對著葉空微一點頭道:"大人,鐵獄山的規矩就是這樣,所以只有請您這樣跟他話,抱歉.沒有事,我就出去了."

葉空也能體諒,畢竟他這個特使基本屁都不是,人家帶他下來已經給面子了.

"謝了."葉空一抱拳,又塞過去一個仙玉匣.

李東旭走出.楚一一也不認識卿列偉,當然也走了出去.

葉空這才走到鐵棺邊蹲下道:"卿兄,我剛來仙界也不久,現在一無實力二無勢力,不過你放心,我葉空一定會想辦法救你出去,還請你在這里不要著急,稍安勿躁."

卿列偉也是大喜過望,笑道:"那太好了!我可就等著你啊!你子,果然有出息,我當初沒看走眼!"不過他完,又有些擔心,道:"這鐵獄山守衛森嚴,你可要心些,計劃周詳些,不要救我不成,反把自己搭進去."

葉空笑道:"救人也不是一定要劫獄嘛,我來仙界認識了不少朋友."

卿列偉這才放心.所謂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確實在仙界,從同一處飛升的,大家就會非常親近,而葉空和他更是還有些交,卿列偉也甚是興奮.聊了一會,葉空准備離開了,道:"那卿兄就安心呆著吧,我目前救你出去是沒本事,讓你少受些苦卻是可以,我就先告辭了."

卿列偉卻又喊道:"等等……"躊躇一下才不好意思地道:"我那三千娘子……"

葉空心,若是告訴你,她們死的死亡的亡,估計你也受不了.于是葉空道:"我聽她們都被聚寶星的李大老板家買去做了丫鬟,目前衣食無憂,李大老板又是女子,你就放心吧,如果遇上,我也會關照她們的."

卿列偉也並非無之人,聽這一,這才歎氣道:"聽你這樣,我就放心了.其實我就是想帶她們上來,可如果讓她們痛苦不堪,那我就是害人不淺啊."

葉空心,你還真是害人不淺.不過這時候那些也沒用,安慰卿列偉幾句,便告辭,走到門口,喚李東旭開門.

李東旭剛開門走進,卻聽旁邊一口鐵棺里突然喊道:"報告!我要揭發!卿列偉勾結外人,妄圖劫獄救人,剛才他們商量,我都聽清楚了!"

葉空愕然,果然關在這鐵獄中的沒好東西,自己明明了不是劫獄,這人怎麼胡八道呢?

不過這一搞倒是尷尬了,人家給面子放自己進來,自己卻要劫獄……

好在李東旭會做事,拿起個金屬鞭子對著那棺材一頓亂抽,吼道:"教你胡八道!媽的,葉大人是北帝府的一品特使,前途不可限量!我們獄典都親自出門迎接,怎麼會做這種事!"

也是比較奇怪,那金屬鞭子抽在棺材上,里邊的人竟然可以感覺到疼痛,哀嚎不已,喊道:"我錯了,葉大人饒命!"

葉空也不吭聲,讓李東旭抽了好一陣,他才開口道:"兀那人犯,你聽清楚,我葉空是不會讓卿列偉關三千年的,不過卻不是你的劫獄,我警告你,你給我心點,不要想欺負我卿兄!"

葉空這些話的明白,他不是要劫獄,當然是尋求仙主改判.也讓李東旭徹底不再懷疑,對著那犯人又是一陣狂抽.

大家離開牢間,鐵柵欄關上.李東旭恭聲道:"葉大人,這些犯人沒幾個好東西,還請大人不要見怪."

葉空笑道無妨,又取出一個仙玉匣,里邊滿滿五萬仙玉.葉空道:"那卿列偉在下界幫助過我,所以**後必定請仙主赦免與他.不過這些日子,還請各位兄弟們多多關照."

對這些獄卒來,五萬仙玉就已經不錯了,很大數字了.他們人數也不多,大家分分也能得到不少.李東旭立即接過,道:"大人放心,我們必定竭盡所能."

葉空和楚一一這就想走了,卻沒想到,那豎井下的最深處,竟然傳出歌聲,有男子唱道,

"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

獨自莫憑闌!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

那男子唱的卻是動聽,而且歌意中,那番惆悵,那份文采,那種落魄的豪邁,卻讓人不由得心折.

楚一一美眸也是一凝,驚道:"好詩,好曲,不知是何人所唱."

李東旭苦笑道:"還能有誰,就是那天字第一號囚犯唄,不過他乃是上屆仙主,當然有些才華和本事,雖在牢獄中,可每日吟詩唱曲,倒也自得其樂."

葉空點點頭,心,這天字一號犯人倒也有趣,日後有機會定要見見.

那李東旭似乎看出葉空心思,笑道:"其實剛才老聾叮囑的沒錯,這人就不是好人,可是卻又很容易被他迷惑,所以最下層的看守,都不敢跟他話的."

葉空笑笑點頭,又往上走兩步,卻聽見耳邊好像有人對自己低聲話.葉空心里一驚,左右看,反正李東旭和楚一一竟然都沒感覺!而那傳音之人,竟然就是那前代仙主!

"別走,天命者,別走,我知道你是天命者!"第一句話就讓葉空的心砰地一跳,除了死掉的繼伯,沒人知道他是天命者!而這個前代仙主,竟然人都沒出現,就知道他是天命者!

"你是誰!"葉空用意念問道.

前仙主哈哈一笑道:"你別擔心別怕別緊張,其實鐵獄山的那些獄典獄卒都是好人,只是他們誤會我了."

葉空心這人好像並不是那麼壞的嘛,關押他的人,他還別人是好人.

只聽他又道:"我呢,就是關在最下邊的一號犯人,其實我並沒有犯什麼罪,我是被冤枉的,你,我不過是一個沒用的za種,能自保已經不錯,我如何會害人?"

"你是一個雜……種?"葉空聽了幾乎暈倒,這是上代仙主麼?不管仙界而是人界,葉空都沒聽人這樣自稱,一個曾經的仙主會如此自稱?難道聽錯了?

上篇:一二三五 天字號鐵獄     下篇:一二三七 殘余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