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五七 天目神通  
   
一二五七 天目神通

仙刀入體,巨大的痛感湧入了遠古凶蜚的神經各處.痛的它全身一陣痙攣,不停的胡亂抖動.

可是,葉空哪里能過放過這個機會.雙手握住仙刀,雙腳微微下蹲,然後便是拖著仙刀在凶蜚的頸部上跑動,劃開一道巨大的口子來.

太的傷害,對遠古凶蜚根本沒有生命威脅.它能夠自我修複,如果只是一刀兩刀,用一句不好聽得話來,就是你砍的還沒有它複原的快.

所有,只有直接把它的腦袋切下來,才能夠置它于死地!

葉空一邊跑,運用破滅天道一邊隨後爆炸,讓那道本來就已經很大的口子變成了長長的溝壑.凶蜚的藍色血液狂湧而出,甚至高達三四丈之巨,像是浪潮一般.

"哈!"葉空的腳步已經到達了凶蜚頸部左邊的邊緣,馬上就要落下,二話不,把仙刀插入它的**,直接從下方劃了過去.

"嗷嗷嗷嗷!"

遠古巨蜚雖然有心掙紮,可怎奈它遇上的人是葉空,心狠手辣,連一個喘息的機會都不給它的人類.片刻之後,葉空的身影已經劃過了凶蜚的下方,從它頸部的右邊穿刺出來.這頭龐大的凶蜚腦袋,在葉空的手下,終于被劃開了一個血色頸圈.不過這頸圈不是凸出來的,而是進去的,看上去,甚是駭人.

"嗖!"

一聲如鞭子甩動的聲音傳來,葉空看見,凶蜚的尾巴真正急的向著他迎面而來.

"哼!我就受你一鞭又如何!"眾人以為葉空會躲,但是他卻不躲不避,身形紋絲不動.只是,他手的仙刀早已出手,從遠處電射過去,從凶蜚的蛇尾穿透過去,砍成了兩半.

"碰!"

凶蜚的尾巴甩在了葉空的聲音,轟然巨響,葉空的身形也在強大的推力下,連連退開了好幾十丈.由此可以看出,這凶蜚的力量是如何的強大.

不過葉空有仁王甲護身,這一攻擊對他並沒有什麼影響.葉空拍了拍盔甲上留下的灰塵,毫不在意.他目光深邃,劍眉微動,腳踏七彩云,又是接連退開了好幾十丈遠.

"現在,就是這個時候!"

葉空不是白白受它一擊,而是向讓它揮動尾巴導致身體平衡失調的時候給這頭遠古巨蜚最後的致命一擊.動物為什麼要生尾巴?其就有一條保持平衡的作用存在!凶獸也是一樣.而一旦這頭巨蜚失去平衡,那麼就更容易被擊垮.葉空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斷仙路!"

葉空凌空大喝一聲,手拉斷仙路."嗖"的一聲,便是射出去了這致命的一箭!箭矢在龐大的推力下激射而出,瞬間便是從遠古巨蜚的頸圈左方,直接洞穿,從它頸部的右邊射了出來.

安靜,死一般的安靜!整個空間之內,所有人都在等待著這最後一刻的到來.沒有人敢出一聲,就連那頭彪悍的遠古凶蜚,也是停止了之前不絕的嚎叫.而下方所有的妖獸,也好像知道了此次圍攻人族部落的勝敗,全在這頭巨蜚的生死一般.所有的人,心頭都是一提,等待了最後的結果.

"咔嚓!"

這頭遠古凶蜚的頭部,終于在葉空使勁了各種手段之後,慢慢的和它的身體分裂開來.眨眼之間,便是急的向下方掉落下去.

這頭遠古凶蜚,死了,真正的死亡了!

"哦哦哦哦——勝利了,勝利了!"當眾人聽到吳貴寶確認了這頭凶蜚死亡之後,歡呼聲再一次乳癰浪潮一般湧動.比之第一次,更要震耳欲聾!

葉空拍了拍手,收回仙刀,望了一眼這頭遠古巨蜚,正准備離開.卻是看見,那凶蜚的大眼睛,一道微弱的藍色毫光瞬間激射而來,直接通過眼睛,進入了自己的意識海.然後下一刻,在眾人歡呼不止的畫面.楚一一看到,葉空的望向自己,嘴巴微張,好像要對自己什麼.可是還沒出口,他就眼睛一閉,在空直接暈倒,身體急的向下方落了下去.

這讓楚一一可擔心壞了,連忙腳踏云飛了過去,接住了葉空的身體.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天大亮了.

躺在床鋪上,葉空緩緩的睜開眼,想用雙手撐起身體來,卻是感覺全身傳來一陣酸痛,頭腦也昏沉沉的.

"這是怎麼回事?"葉空似乎忘記了昨天的事,只是感覺自己體內的力量,好像非常微弱一般,像是泄了氣的皮球.

"葉空,你醒了啊?"從房間門口走來一個美麗的女子,甜甜的笑著,這不是楚一一那個臭丫頭又是誰呢.

葉空半坐了一會兒,感覺身體好多了,力氣在慢慢的恢複了過來.

"吳貴寶仙將跟我,你現在身體很虛弱,需要多多休息,還要用一些仙丹進補."楚一一溫柔著,一雙眼眸里不帶絲毫的雜質,好像一潭清澈見底的靜水一般.

自從那晚和葉空在野外度過了一場驚險的仙君大戰之後,楚一一的心里更是對葉空多了份依戀的感覺.

"對了,你不記得昨晚生什麼事了嗎?"楚一一望見葉空的眼神有些迷茫,問道.

這麼一,倒是把葉空尷尬了,他實在不知道到底生了什麼事.昨晚的事,自己好像能夠想起一些,但是又好像想不起來.難道,自己和楚一一生了什麼?

正在兩人疑惑爭辯的時候,趙宇坤走了進來,見到葉空醒了,不禁大感驚奇,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走了過來.

"葉上仙,你沒事了?"趙宇坤看了葉空一眼,他現在的精神完全恢複了,沒有絲毫昨日戰斗過後虛弱的樣子.

"我沒事啊."葉空奇怪的望著趙宇坤,問道:"昨天是不是生了什麼事?"

"你不記得昨天生了什麼事?"趙宇坤眉頭一皺,思考了一下,隨後釋然道:"昨晚你肯定是在戰斗結束之後,被什麼詭異的東西影響到了.一一公主把你帶入房間睡去後,像是夢魘一般,到處亂打亂斗,直把床啊,桌子什麼的都掀翻了.一一仙子怕你有什麼閃失,便守在你旁邊,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不定一一公主都要被你那個了"

趙宇坤此話一出,頓時讓葉空腦一個閃亮,昨晚生的事如同潮水一般湧來.葉空記得,昨晚和遠古凶蜚戰斗之後,自己的身體好像是生了什麼奇怪的異動一般.一股藍色的能量在意識海湧動,到處亂竄,似是要襲擊自己的精神意識一般.幸好楚一一及時趕到,要不然後果定然不堪設想.

"汗,幸虧我跟楚一一沒生什麼事,要不然自己連被別人吃了豆腐都不知道."葉空不禁心自我安慰道.他這下,純屬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

"好,我知道了.你們都暫時出去吧,我要檢查一下身體狀況,好像有一些不正常."葉空對楚一一和趙宇坤道.

"好,那葉上仙有什麼吩咐,盡管跟我,我一定會好好辦妥的."罷,趙宇坤也不多作停留,走了出去.

"一你也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待會兒."葉空看著楚一一沒有離開的意思,就對她輕聲道.

"嗯,那你自己休息一下,我等會兒再過來看你."楚一一也是知道,現在葉空需要自我調節身體狀況,于是也不像原來一般刁蠻,輕聲的走了出去.

"昨天擊殺遠古凶蜚之後,那道藍色的毫光到底是怎麼回事?"葉空把意識沉入了自己的腦海當,檢查看是否有什麼異樣.

遠古凶蜚,是屬于遠古的妖獸.其能力是天目神通,也就是昨日它從巨大的眸子里出的藍色光柱攻擊.別看昨天葉空對戰遠古巨蜚痛快異常,可每一次都是驚險無比.要是他的躲避或者攻擊有半點閃失,那肯定會被那藍色光柱擊的粉碎.

一般的羅天上仙,也不一定能夠受得起它的一計攻擊!就算葉空在擊殺了遠古凶蜚之後,身體也是虛弱無比,好像被什麼抽空了力量一般.

"出來!"葉空的意識海,忽然像是浪潮一般有些波動.在海平面之下,似乎隱藏著什麼東西一般,想要破土而出.葉空一個意念傳入其,便是把它逼迫了出來.

這就是昨天那股藍色的毫光,在葉空意識的培養溫潤之下,居然慢慢的變大了一些,成為了一顆的星辰,照耀在意識海的上空.

"好奇怪的東西,居然能用意識來溫潤."葉空想道:"這凶蜚的天目神通,乃是意識凝聚而成.而它的意識,便是凶殘,毀滅,殺戮!不過這樣的意識,為什麼會在本體被擊殺之後,跑到我的意識海來呢?"

這一點,也是令葉空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既然兩者之後互相融合,就肯定有他們的聯系之處.只要日後好好的探究一番,必定能夠有所收獲!

可是忽然間,一道魅影從窗外閃過,立刻就吸引了葉空的注意力.他一個抽身,從窗口躍出,跟了上去.

給讀者的話:

昨天爆了,今天實在是寫不出了,就三章吧,晚上見.

上篇:一二五六 巨蜚砍頭     下篇:一二五八 仙尸守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