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七九 遭遇埋伏  
   
一二七九 遭遇埋伏

蒼冥之中,無邊無界,有時候一眼望去,沒有甯P也沒有行星,到處都是一片黑暗.

陳容理和馬仙子跟著姚里斯已經飛行了一整天,此刻,他們正是處在一處既沒有甯P又沒有行星,一片蒼茫中.

飛著飛著,陳容理卻停下不走了,他一停,那中年女子馬仙子也停下腳踩云.

姚里斯疑道,"二位前輩,為何停下,再飛上兩日就可以看見那顆有仙玉礦的星球了."

老仙陳容理面上露出譏諷,"姚里斯,你真當我們是傻的不成?這附近的星球的仙玉礦早就被人探了無數次,哪里輪得到你來現?"

那女仙人馬仙子立即也笑道,"是啊,當我們這麼好騙麼?子,不要狡辯了,招來,你有何目的?"

"還能有何目的,無非就是把我們騙進他們的埋伏圈,然後殺人奪寶而已."陳容理冷哼道.

剛才和氣謙遜的姚里斯聽了卻是微笑道,"陳老前輩,敢問你有何寶物值得在下殺人奪寶呢?"

"這……"陳容理一愣,他還真是不太有錢.

姚里斯又問那女仙人,"馬仙子,其實在我眼里,你別仙子,就連仙屎都不算,難道你覺得我要劫你的色麼?"

馬仙子頓時暴怒,抬手就放出五品仙劍,怒道,"姓姚的子,不管你什麼目的,現在你交出你的乾坤袋和仙玉匣,再跪地求饒,姑奶奶不定還能饒你一命!"

敢這姚里斯誘騙兩人出來,人家也早有准備,就是來黑吃黑的.

不過誰吃誰還很難.

陳容理也放出仙劍,竟然是把不錯的六品仙劍.他傲然道,"姓姚的,我們也不管你是真是假,交出乾坤袋和仙玉,我饒你一命!如果想反抗,你看看我們修為考慮考慮!"

陳容理面目陰狠.此刻顯然是他們占據上風,他們兩個人,一個中等大羅金仙,一個上等大羅金仙.而對面姚里斯不過是一個中等大羅金仙.

想到剛才看見姚里斯仙玉匣中的上萬塊仙玉,陳容理就流口水了.

不過讓陳容理和馬仙子兩人奇怪的是,這個少年仙人竟然依舊笑容可掬.真的不明白他怎麼笑得出來.

陳容理一想,這子肯定是故作鎮靜,拖延時間,想招呼同伴來.

于是他冷哼道,"子別抱僥幸心理了,等你的同伴來,我們早就殺了你分了東西走人了!"

陳完和馬仙子都笑了起來.不過那姓姚的子還是要死不死地笑著,這讓陳容理心頭浮起一陣不祥的預感.

只見那少年仙人拿出一個紫金缽盂冷哼道,"殺你們兩個,我還用不著找什麼同伴!"

陳見紫金缽盂,頓時驚慌失措,驚道,"你!是你!你不是下等大羅金仙麼?"

那少年帶上缽盂,立刻消失在蒼冥中,只留下一道聲音,"蠢貨!我早就是中等金仙了!見過我的都死了,誰知道我真正修為?嘿嘿,殺了你們,我也可以進入上等大羅金仙了!受死吧!"

陳容理知道這次危險了,聽著姚里斯的聲音,還以為他依舊在那里.突然抬手放出仙劍,搶先出手!猛轟姚里斯剛才所站立的位置!

可一出手就知道錯了.仙劍剛飛出,背後頓時生出警兆!陳容理連忙躲閃,不過他的心里也稍定,好在出門穿著六品仙甲!

六品仙甲和六品仙劍,也算是不錯了,這些就是陳容理這些年坑蒙拐騙積攢的.

不過他卻不知,這姚里斯一路上不知殺了多少仙人,手頭更是寬松,一出手竟然是八品仙劍!

他這把八品仙劍是路過聚寶星時拍賣所得,價格不便宜,劍刃短而細,鋒利無比,更是可以把所有力量集中在尖端.

此劍名叫一擊破甲劍,只需一擊,就可擊破仙甲!雖然難免有吹噓之嫌,可是破陳容理的六品仙甲卻是輕而易舉!

八品仙劍從陳容理背後無聲無息突然刺出,陳容理有所感應,不過已經來不及躲閃,只有指望仙甲能拖延一息,自己可以錯過要害.

可他隨後就知道不好,那一擊破甲劍正是暗殺的利器,品級又高.六品仙甲都沒放出光影,就瞬間崩潰,仿佛流沙一般從陳容理身體上滑落,而一擊破甲劍已經刺入他的後心.

"我命休矣!"陳容理知道自己必死,人之將死,其心也善.他雙目瞪起,對驚呆的馬仙子大吼一句.

"逃離!散播消息!他已經來到東緣星!"

那女仙人此刻已經嚇得魂不附體,先是姚里斯消失,到陳容理被刺中,不過幾個眨眼之間.陳容理一個上等大羅金仙居然在一個照面就被人殺了,這姚里斯到底是何人?

"他是誰?"馬仙子驚慌問道.

不過陳容理已經無法回答了.隱在他身後的少年仙人冷笑一聲,默念四個字.

"殺生之力!"

頓時,強大的殺生之力仿佛寄生蟲一般從八品仙劍中鑽入陳榮理的身體,貪婪地吸收著陳榮理身體內的修為,等吸足了,又會心滿意足的回來,回到青年仙人的身體內.

馬仙子看陳榮理已經斃命,也不敢再拖延.可是那青年卻冷哼一聲,借助隱身,跟上去,也是一刀!

馬仙子臨死還不甘地喊道:"你到底是誰,為何殺我們?"

那青年冷冷道:"我就是你們昨日談論的姬樓!姚里斯,要你死而已!"

這正是姬樓,他得到殺生之力,本想去混亂的中帝領域殺人修煉.卻沒想到,好日子沒過多久,外邊竟然傳遍了,個個都知道有個殺生之力姬樓,可謂人人自危,搞的姬樓好幾次失手!

姬樓呆不下去了,最後就流落到東緣星.其實他也是有目的的,他最恨的就是葉空,若是來殺了煉若蘭,估計那姓葉的要氣死.不過來這里一看,卻現若蘭仙子被東帝軟禁一般,不可能出來,而他也無法進去,這才隨便殺些人修煉.

經過這段時間的殺人修煉,姬樓覺得自己的殺生之力已經提升不少!以往殺一個人只能得到對方修為的百分之可現在得到的修為已經增加了,提升到百分之一點二左右.別看這的一點提升,就意味著他可以少殺些人,修為提升更快!

他本來是中等大羅金仙的頂峰了,殺了陳榮理和馬仙子兩人.他頓時感覺到心舒暢,找個地方把那些修為煉化成自己的,自己就肯定成升到上等大羅金仙了.

姬樓離開的時候,心里得意地想到:這殺生之力果然是升級突破的至寶啊,我很快就是大羅金仙了,不知葉空那厮現在是什麼修為呢?

而此刻的葉空,卻在妖界,跟著一個商隊,正在行往妖靈星.

幾天下來,葉空和那商隊的頭領張澤雨倒是有些熟悉了,知道這張家商隊是妖界少有的幾大星際商隊之經營項目很廣,以妖獸材料為主,而妖靈星的人類定居點,就是他們最大商號的駐地了.

這一日,葉空算算,妖靈星就快到了,心中是松了不少.這時剛好張澤雨過來,妖靈星已經在視野之內,明日就可以到達.

葉空點頭,抬手賜下些靈石,道:"我這些日子住在你這,這點靈石就當住宿費吧."

張澤雨連忙拒絕,道:"上仙和我們一起走,那是我們的榮幸.再,根據規矩來,我們還得向您支付酬勞呢,哪有讓你付錢的道理?"

葉空皺眉道:"這些靈石我也用不上,就送給你了,休要廢話,拿去就是."

張澤雨一看上仙有怒意,也不敢多,連忙手下.

這時葉空又道:"我看你不過化神期的修為,外邊那些趕獸之人,竟然還有金丹修士……我不明白,這些人如何能進入蒼冥之中呢?"

張澤雨道:"上仙,是這樣的.他們和我都是穿著蒼冥獸的獸皮煉制的衣衫,穿著這身衣衫,就可以很好地防禦蒼冥中的粒子射線以及亂流,因此,我們才能在蒼冥中行走."

葉空暗自點頭.還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真是會因地制宜利用當地的材料.凡界的人是想辦法制作星艦,航行蒼冥.仙界的人就會捕捉仙獸.而妖界的人,自然是從妖身上找材料.

正在話間,突然一道強大無匹的霸道仙識橫掃了過來!

那張澤雨不過是個下界修士,對仙識根本一無所知.

而葉空卻是猛然一驚!那仙識霸道無比,而且又根本不加以隱蔽,就這樣橫掃而來!

仙帝!這絕對是仙帝才有的仙識!

葉空的臉上驟然變色.現在他已經沒有丹王賜給他的丹藥,在如此強大的仙識下,他根本無法隱藏自己的仙人身份!

那張澤雨茫然看著葉空,心剛才還談笑自若的上仙,此刻怎麼如此凝重起來呢?莫非自己錯什麼了?

正在這時,就聽見外邊商隊的妖獸們的嘶吼和人們的驚叫混雜,亂成一團.

張澤雨連忙奔出去,頓時驚得腿一軟,直接就跪下了.

上篇:一二七八 明爭暗斗     下篇:一二八零 北帝V西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