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八三 仙劫奇景  
   
一二八三 仙劫奇景

南方仙帝府.

和其他仙帝府不同,南帝府邸內並不是高堂大屋,非常大氣.而是橋流水,庭院深深,鳥雀輕訴中,綠蘿爬滿了牆.

可能這也比較適合南方仙人的性格,比較隨和,不過從另一個角度,南方仙人也比較精明,伎倆比較多,也善于經商.

這些年南帝閉關,南帝領域就在南帝公主芷凝仙子的打理下,倒也有條不紊,井井有條.

此刻一間幽靜院落內,芷凝仙子一身勁裝,正在一邊喝茶,一邊看著手中玉柬.桌上還有一大堆玉柬,分成左右排列,左邊是看過的,右邊是沒看的.

這就是在處理公務了.

其實仙界的仙帝和凡間的皇帝大有不同,相比之下,仙帝要清閑很多.先,什麼水災旱災饑荒災民,這些事比較少,仙界仙人隨便出一個就能輕松解決.而且每個星球都有仙帝府派駐的仙將鎮守,當地就可以解決,不用彙報去仙帝府.

其次,什麼冤案貪腐昏官作惡,這些事仙帝也是不管的.什麼殺人越貨強搶民女之類,沒人管,死了也是白死,誰叫你修為不如人.

至于凡間皇帝的科舉,上朝,外交,教育等等,對仙帝來,也是一概沒有.所以仙帝悠閑地很,別看他們管著上千個星球,可一個月也不一定有一件公務.

當然了,他們也並不是完全沒事干的.

比如某個星球進貢的東西怎麼少了?比如本仙帝要過壽誕了.這些時候就有點忙.再比如生比較大的事,象上次西帝方面限制食鹽的銷售,搞的南帝領域很多星球沒鹽吃,這才會驚動仙帝府.

所以芷凝仙子看的玉柬,其中公務很少,大部分都是報.

最近報比較多,芷凝仙子經常看一下,就飲口茶,然後皺眉思索一番.

她身後,一個皮膚黝黑的侍女也不敢打擾,只是在她茶碗要干時,給她換上一杯.

芷凝仙子看著來拿茶碗的黑手,想到什麼,思想收了回來,開口道:"蔡辛啊,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葉空已經被仙主封為鐵獄山獄典了."

這個侍女正是丫頭蔡辛,她問道:"鐵獄山獄典是幾品仙將?"

芷凝仙子笑道:"鐵獄山獄典是不論品級的……要職位高低,應該比仙帝只高不低."

蔡辛吃驚道:"比仙帝還大?真的嘛?"

芷凝仙子道:"沒錯.雖然他管理的區域和仙帝不能比,可是他可以抓仙帝下大獄,而仙帝卻不能抓他,可以是在仙界橫著走的角色了."蔡辛大喜道:"那他直接可以將追殺他的仙帝都抓起來."

芷凝仙子卻是搖頭,"按道理可以抓,可是葉空他畢竟實力太弱,手下仙兵數量又少,是不可能抓仙帝的."

蔡辛又道:"那就把我們白毛域的翟東亮抓起來,那也是一個無惡不作的鹽匪頭子!"

芷凝仙子苦笑,"以葉空現在的能力,翟東亮也不能抓."

蔡辛郁悶道:"這個不能抓,那個也不能抓,這官當的有什麼意思."

"我看他第一步能把鐵獄山的那些老油條先搞定就不錯了."芷凝仙子笑了一聲,道:"蔡辛,你准備一下,明天跟我去往鐵獄山,剛好葉鎮豪渡仙劫,也邀請我去參加了.帶上你,你也可以見到朝思暮想的葉公子."

蔡辛臉色一,搖頭道:"我還是不去了."

芷凝仙子道:"上次帶回來的月光湖水,你一直沒用.是怕洗白了葉公子就不認識你了,怎地現在有機會,你卻不去了?"

蔡辛道:"葉公子雖然現在位高權重,可是卻危機重重,內外交困,我可不能在這個時候去打擾他."

北邙星.

葉空本來不急著去鐵獄山的,不過卻迎來了北帝.北帝你蠢啊,那葉鎮豪的仙劫,必定有仙界各路的頭面人物出席,剛好是你這個新任獄典大人走上前台的時機啊,你還拖什麼拖,趕緊跟我一起走吧!

于是,葉空,狂鵬,吳勇三人跟著北帝,一起往鐵獄山而去.

北邙星是最靠近鐵獄山的星球,十天不到,鐵獄山就已經在視線可及的范圍之內了.

葉空是第二次來了,不過這次明顯和上次不一樣.

只見鐵獄山上空的蒼冥中,出現了一片大達到數百畝的青色云霧,那青色云霧越往中間顏色越深,越往邊沿顏色越淺,白,變淡,最後消失.

和下界的劫云可以完全不一樣.下界劫云,是黑云,其中雷電縱橫,雖然大片,卻不規則.而仙界劫云,卻是如此奇特,呈規則的圓形,就好像一張無比巨大的青色餃子皮平攤在空中,壯觀而美麗,一點都不感覺到凶險.

事實上仙界渡劫也確實安全的很.

北帝道:"下界的劫云,那是因為修士修行屬于逆天改命,所以劫云中帶著天譴懲罰的意味,因此才凶險無比,動不動被打得灰飛煙滅,數千年修行毀于一旦……不過仙界的規則卻是不同,仙界是鼓勵仙人修煉的,所以劫云並沒有懲罰的成分,主要還是考驗.仙劫就是考驗仙人是不是已經達到一個仙君的水平."

狂鵬也是第一次聽這些,當年他渡天劫可謂九死一生,卻沒想到仙界之劫竟然如此輕松.

他問道:"那仙劫就是沒有危險了?這太容易了吧,是個人就可以度過."

北帝搖頭,"不是沒有危險,是一般沒有生命危險.可是卻有無法渡劫的危險!"看大家不懂,北帝又講道:"仙劫沒有劫雷,不過卻有三波攻擊.第一波仙識攻擊,第二波仙光轟擊,第三波對仙識和仙元同時攻擊……眾所周知,仙識和仙元是我們仙人修煉的根本,如果第一波攻擊就敗下陣來,一般會掉落一層境界;如果第二波敗下陣來,會掉落兩層境界;如果第三波敗下陣,那就難了.曾經有個仙人從上等羅天上仙直接被打到上等金仙,一次被打掉六個層次."

葉空等人一聽也都是咋舌,雖然仙劫不會被打死,可是懲罰也不到了羅天上仙,每一層都得修煉個幾百上千年,打掉一層就是多少年的修為被毀了.

吳勇道:"那個仙人可真是倒黴啊,如果是我,從上等羅天上仙掉到金仙,我肯定不干了,吃吃喝喝算了,不定再修煉到上等羅天上仙,再渡劫,再給打回去……"北帝搖頭,"此差矣,我輩既然走上仙路,就不要想著吃喝玩樂.掉落境界,更加要奮,想想你到羅天上仙一路結了多少仇人,此刻掉落,又有多少人想殺你奪寶?你怎能不努力?不努力就是死路一條!求仙之路,就是在于不斷攀登,不可有松懈之心.渡不過去,再渡!修為沒了,再練!什麼都可以沒有,只要心中越之心不死,一切都可以重來."

吳勇聽了,臉色,默默點頭.

北帝又笑了起來,道:"其實我剛才的那個倒黴仙人,你們都認識的."

葉空等人一聽,都好奇問道,"是誰?"

狂鵬和吳勇也是心中思索,從上等羅天上仙被仙劫打回上等金仙……誰啊?莫非是北帝自己?

"是姚婆婆嘛."北帝終于公布了答案.

"啊!"三人把誰都想到了,就是沒猜到竟然是姚婆婆.

北帝歎道:"姚前輩是我輩楷模啊,三次去渡仙劫,第一次被打掉兩層,過了數千年,她又第二次渡劫,竟然一直被打落到上等金仙……我們都以為她完蛋了,肯定要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可誰知第二天她就又開始修煉.終于第三次成功渡過仙劫."

到姚前輩的事,葉空他們不由得猜測道:"陛下,姚前輩莫非是上界天神,為何我們都看不出她修為,可又覺得她非常強大."

北帝卻是不願多,擺手道:"想的時候,她自己會,或者你們自己去問她,我可不敢背後談論她,總之她這人比較倒黴,總有一天你們就知道了."

大家著,車隊已經進入了鐵獄山的范圍內.

立即就有騎著異獸的獄卒過來,行禮道:"不知哪家仙帝大人,歡迎光臨.請出示片子,的好進去通報."

其實看見九只彩鳳拉車,仙界誰不知是北帝駕到?不過問一下以示莊重,這是必經程序.至于出示片子,就是出示請柬了,當然了,到了北帝這種級別,沒有請柬也能進.

關鍵的問題,是一般這些上位者扔出片子的同時,也會遞上個仙玉匣.

不過這一次,北帝大人氣了一回.他對葉空笑道:"獄典大人,看你的了."

北帝的意思很明顯,讓葉空來個新官上任三把火,在鐵獄山大門口就耍個威風,找個茬子,處罰些人,震懾一下那些獄卒,這樣就沒人敢刁難葉空了.不過葉空想想,沒有這樣干.畢竟,他現在才是上等大羅金仙,剛來上任,就大耍威風,難免給人人得志便猖狂的感覺.當然了,其實葉某人就是人得知,不過他卻不想表現出來.

葉空笑笑,自己取出一個空白玉柬,里邊打上一排字,"鐵獄山,葉空."接著,把這個玉柬和一個仙玉匣,讓吳勇給送出去.

北帝一看,暗自點頭.別看這葉空外表貌似熱血沖動,可是手段也是不少的,這一手試探,就玩的很利落.

外邊那獄卒接了玉柬,又接了仙玉匣,心中很開心,你仙帝又如何,還不是要賄賂我鐵獄山的一個守門仙兵?

不過等他再看見玉柬中的一排字,頓時就躊躇了.葉空要擔任鐵獄山獄典,以後就是這里的一把手了,自己收他的錢,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麼?

但是他隨即又想到,幾個副獄典都了,不理這個上等大羅金仙,架空他,把他趕走……他頓時起了輕視之心,把仙玉匣偷偷收下.

而車簾後的葉空卻是心中有數了,冷哼一聲,"貌似這次來,很多人都不歡迎我啊."

上篇:一二八二 好友出關     下篇:一二八四 罪仙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