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八六 又一個熟人  
   
一二八六 又一個熟人

請大家積極登陸閱讀.感謝大家的理解與支持!

聽著鳳妃的問話,西陵琳點頭道:"沒錯,這個跨界通道正是我打通.之所以曲折迂回,是因為我的修為比較低,不能打通直接的破界通道,這才使用折衷的辦法,借著甯P的重量太大壓迫周圍空間以至扭曲的現象,打出這條通道."

鳳妃對這種技術性太強的問題基本是白癡,茫然點頭,又道:"姑娘,看你冰清玉潔,氣質高貴,想必是仙界的高門大戶,也不知道有沒婆家,跟你啊,女人就是不能耽擱……"

西陵心中郁悶,這哪來的大媽,倒是交淺深.不過對這女人的印象倒是好了不少,兩人一陣攀談,讓鳳妃等人對現在的仙界形勢有了個了解.

不過鳳妃聽了也是很心寒的,現在人家仙主仙帝都有了一整套班子,她再想跳到別人頭上,估計是不太可能的.

但是鳳妃倒有心投靠西陵琳,也算有了暫時的棲身之所,可是西陵仙子獨來獨往慣了,她也不可能給西帝拉人,當然婉拒絕了.

當他們三人剛進入仙界,西陵琳就收到了西帝給她的仙劍傳書.葉空接任鐵獄山,這種事他怎麼會去道賀?不過葉鎮豪的仙劫大典同時舉行,又不能黃了葉鎮豪的面子,于是就只能讓西陵仙子去.

西陵琳看了傳書,回手收了法訣,將空間通道堵上,這才對鳳妃道:"大姐,我們就此別過吧,我還要去鐵獄山一行,再會."

鳳妃一聽大喜,她正要去鐵獄山呢.連忙又淒苦道:"妹妹,你是不知,我們二人離開仙界那麼久,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要不我們跟你去鐵獄山看看吧."

西陵琳一想,這兩人確實可憐,自己沒辦法幫忙,葉空應該有辦法,于是便把況一,那邊有個叫葉空的朋友,現在做鐵獄山獄典,帶他們去看看能不能做個獄卒捕快之類,也有個住處,有個收入.畢竟鳳妃和響尾的修為也是不錯,應該沒問題.

鳳妃一聽,好家伙,那子這麼快就做獄典了!自己若是能過去,使點手段,不定能救出前任仙主.

不過一直沒開口的響尾卻是冷哼一聲,"你就死了心吧."完對著西陵仙子一行禮,"那就不勞姑娘了."

接著,拉著鳳妃就走.那鳳妃傷也沒好,也打不過響尾,只好被他拉著,口中罵道:"你這膽鬼,沒用的東西!"飛了好遠,才又喊道:"姓葉的,我不會放過你!"

西陵琳也沒聽到,她一路飛去鐵獄山.她用月光之力凝結成的羽翼速度倒是不錯,飛了大半個月,終于來到了鐵獄山.

她來到的時候,已經是最後一批了.鐵獄山上方的青色劫云已經脹大到方圓五千畝,站在鐵獄山,抬頭看著那一片壓在頭頂的巨大劫云,讓人有一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葉某人對這天地的力量也是充滿敬畏!這時,葉空和兩個伙伴正站在閻王殿的大門口,無聊到抬頭望天呢.這間公堂名叫慎刑殿,不過葉空更喜歡叫做閻王殿.當然了,五大仙帝做大,鐵獄山基本沒啥事可干,葉空這個"閻王爺"也閑到蛋疼.

吳勇罵道:"這個鳥官做了真是無趣,我看不如我們去中帝領域轉轉,跟瑪尼教那些狗養的干上一場!也試試我老吳的實力到底提升了多少."

葉空知道他惦記報仇,點頭道,"放心,會有機會的."

正在這時,跑進一個獄卒.這個獄卒都認識,這是上次帶葉空去天字號牢房的李東旭.這李東旭倒也算是個勤勉實在的人,也不屬于任何派系,反正誰讓他干事,他都去,所以都喜歡使喚他.

李東旭進來,趕緊彙報道:"葉鎮豪大人遣我過來一聲,他的仙劫就在明日正午來到,到時候還要宣布任命,請葉獄典正裝出席."

葉空點頭道:"知道了."

葉空完,李東旭卻不走,頓了一下,突然跪了下來.

"葉獄典,人有罪.人有眼不識泰山,當初還收了葉大人的仙玉,這些是人分到的部分."李東旭一邊磕頭,一邊拿出一個仙玉匣,又道:"大人放心,那些分掉的仙玉,人會立即跟他們收回,到時候再給大人送來."

葉空點頭,這個李東旭雖然人老實,可是挺會做人,不錯.不過讓葉空奇怪的是,自己來這里十天了,見到李東旭這子已經有七八次,他怎麼今天才來還錢呢?

"罷了,本獄典也不缺這些零碎錢,倒是你們工作辛苦,天字號牢房常年不見陽光,就當本獄典給大家發的歡喜錢,以後休要再提了."

李東旭趕緊站起來,心,這新獄典大人果然做人也是滴水不漏,錢不要,只是要大家別亂,有點子水平啊.

可就在他心神放松時,有聽葉空淡淡問道:"李東旭,有人給你支招了吧?"

李東旭嚇得一跳,連忙跪下,道:"獄典大人,本來的忘記了這事,可是前日在膳房玩,聽燒火的宗伯,獄典大人為人聰穎,卻心眼極,肚量如同針眼一般,睚眦必較,若是得罪他,日後必受報複……"

李東旭沒完,吳勇就暴跳如雷了,罵道:"反了!膳房燒火剝蔥的下等潑才,也敢在背後公然誹謗大人,簡直是胡八道!我吳勇這就去把他踢出鐵獄山!"

李東旭也是膽,老實話一下都了,出以後,又覺得對不起宗伯,趕緊又道:"其實宗伯人很好的……"

狂鵬卻是上前一步道:"人很好還在背後這些話?他有何根據?葉大人寬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撐船,豈是他的這般齷蹉?"

葉空卻是一把拉住他,笑道:"其實那宗伯的也沒錯,葉某人確實心眼不大,氣量也不大,得罪我的最後都沒好下場……不過那宗伯,如此了解我,恩,如果我沒猜錯,恐怕是遇到熟人了."

狂鵬擺手道:"什麼熟人,去把那什麼宗伯叫來!"

李東旭剛要走,卻被葉空叫住,"別,你忙你的,我自己去見他,是膳房吧?""我給大人引路就是."李東旭帶著葉空等人走向膳堂,心里忐忑,不知道這宗伯下場如何,唉,都是自己嘴賤啊.

可狂鵬和吳勇都不滿了.狂鵬道:"大人,您現在已經是獄典了,鐵獄山的一把手,要見誰叫一下就行,干嘛去親自求見一個燒火老頭?這是掉身份的!那徐銀超陳志傑知道,必定又要編排出什麼."

葉空笑笑,拍拍他,道:"你別急著罵他,那宗伯,你也是認識的,你比我熟啊!"

狂鵬一聽愕然,想了好一會,才想到一個人.頓時吃驚道:"難道是他!"

"不錯!"

其實葉空第一次來就瞥見了宗方,這次一聽宗伯,那就自然猜到是他.

宗伯是在葉空前邊而是年飛升的,飛升上來,一沒找到本門前輩,二也沒碰上富婆包養,所以就比較落魄了.而他又惦記著師弟.後來一打聽,可憐師弟來到仙界好日子沒過一天,就直接做大牢了!

宗方也不會膽大到來鐵獄山劫獄,他本來是想來探監的.不過來了才知道,這鐵獄山是不准探監的!當然了,如果你有錢有勢,那個例外.

可宗方哪有錢,來到鐵獄山連自己盤纏都用完了,想走都走不掉.剛好,鐵獄山缺個燒火的,就留下吧,掙些盤纏,不定還有機會能跟卿列偉見一面.

這一干就是二十年.仙界之人反正不死,你只要低調點,別露富,別結仇,就能永遠活下去,二十年不過轉眼間.

宗方的修煉素質也是一般,加上他既沒錢又沒後台,所以也沒丹藥仙玉,二十年才提升了可憐的一層!此刻才是中等金仙!

所以當那日,看見葉空,他就覺得悲哀了.沒臉見人了.想當年他在下界是如何的豪氣,最恨人罵他,誰罵他殺誰!現在誰都可以罵他,他還得賠笑臉.

本來以為葉空走了,就算了.卻沒想到,葉空又回來了,還做了獄典大人!而且同來的,還有狂鵬!狂鵬比他早飛升十年,現在都上等大羅金仙了.葉空比他晚飛升十幾年,現在也是上等大羅金仙!

這讓他何以堪.太丟人了.中等金仙,算了,不見也罷.

卻沒想到,一次在膳堂里的碎嘴,把狼給招來了.

宗方正在那燒火呢,綁著個圍裙,坐著馬凳,坐在爐膛後.仙界做膳食也是要生火上灶的,因為這樣做出的菜好吃呀!明天就是典禮了,雖然都是大仙上仙,可人的口腹之欲還是很難克制的,所以膳房也是特別忙碌,加班加點.

宗方干了一會,猛然感覺到背後有針刺一樣的感覺……有視線注視自己!宗方心里咯噔一下,連忙回頭去看!

只見兩個曾經熟悉的身影正站在膳房門口

上篇:一二八五 彭文考之計     下篇:一二八七 廚子也有罪仙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