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九二 葉獄典開會  
   
一二九二 葉獄典開會

東緣星,東帝府內.

仙霧彌漫在帳幔之間,寬廣的大殿更顯空蕩蕩,後殿中,一品仙丞黎影汝正在跟手下仙將們談論著什麼,身影一閃,已經成為二品仙將的古越陽一身金甲走了出來.

"大將軍."那些侍衛立即恭聲行禮.

古越陽只是略一點頭,快步走過.沒一會,來到一個無人的假山後,才放出仙劍,指尖彈出一片光玉柬放出仙劍傳書.

東帝府後院箭竹林.

正在和煉若蘭談話的朵朵秀眉一挑,隨後就看見一把仙劍的虛影出現.

看這仙劍,煉若蘭就知道發來仙劍傳書的是誰,當下打趣道:"古仙將還真是深意重呢,也不知道我們朵朵公主意下如何呢."

朵朵丫頭臉一,撒嬌道:"若蘭姐,你就不要這種沒良心的話了,我和古將軍忙里忙外.還背著我爹,不就是為了你和你那賊麼?"

"好了好了,我不是開玩笑麼."煉若蘭咯咯笑了起來,連忙又問道:"啊,又有什麼消息?"

朵朵也咯咯笑起來,道:"看你急的,迫不及待了都,還好意思倒打一耙."

煉若蘭被她的不好意思,著臉在朵朵胳肢窩一陣撓,朵朵吃不消了,才求饒道:"好姐姐,我求你了,我認輸,我這就告訴你."

消息是東帝發回來的,葉鎮豪已經成功晉級仙君境界了.雖然各家仙帝都很給葉鎮豪面子,不過多出來一個男仙君,還是讓各家仙帝很有忌憚的.

有了仙君的實力,就意味著不定有一天能問鼎仙帝了.雖然葉鎮豪目前不可能有這個打算,可是以後呢?就很難!

誰不想做皇帝,誰不想子子孫孫都做皇帝?就算五大仙帝在世時,葉鎮豪沒有這個打算,可若是他們飛升,他們的後人又修為不濟,那就是很難的事.

因為葉鎮豪晉級仙君,各大仙帝之間又開始打起九九,仙界各方的形勢面臨著改變.

因此,黎影汝仙丞這才召集東帝府的官員們商議.

不過這些並不是煉若蘭她們關心的,煉若蘭才不問這些勾心斗角的事,她唯一關注的只有葉空.

朵朵道:"根據我爹分析,葉鎮豪修養幾日以後,就會離開鐵獄山,開始忙活籌辦重建天庭的事.葉鎮豪一走,葉空就是鐵獄山第一把交椅了.鐵獄山雖然表面不顯山不露水,可是背後報網和實力卻不可視,加上仙主對葉空的支持.所以我爹決定遲兩天回來,觀察一下況,然後再做決定."

雖然煉若蘭足不出戶,好在有朵朵和古越陽不時送來消息.其實聽見葉空成為鐵獄山獄典的時候,她也挺吃驚.

不過再想想葉某人一向的作風,煉若蘭卻只微笑了,"這賊,無論到什麼地方,只消三天必定就會弄得天下聞名,來到仙界十年,終于成了無人不知的獄典大人,想必他也是憋得太久了."

朵朵完鐵獄山的消息,又道:"傳書中還提到,剛才黎影汝仙君分析,那鐵獄山是個封閉的圈子,外人很難混進去.雖然葉鎮豪走了,可是另有兩個副獄典,一個叫做徐銀超,一個叫做陳志傑,這兩人也比較強勢.所以黎影汝仙君認定,才有上等大羅金仙修為的葉空,後果必定是被人掃地出門,如同喪家之犬,因此建議我爹暗中支持許和陳……"

朵朵還沒完,就聽煉若蘭冷笑道:"愚蠢至極!他們太看葉空了!相信他們會後悔的."

朵朵笑道:"若蘭姐,其實黎仙丞分析的也不無道理.葉空不過是上等大羅金仙,手下也不過帶了狂鵬和吳勇二人.無論從實力還是人數,都無法和許陳兩大獄典抗衡.我看葉空如果聰明,就會任由別人架空,安心在鐵獄山做個有名無實的獄典大人."

煉若蘭卻是搖頭笑道:"不可能的,你們都不了解葉空.我他必定要跟那些不服他的獄典大大地斗上一場,結果必定是那兩大獄典痛不欲生,苦不堪,後悔莫及!"

朵朵聽了,想想,道:"哎呀,我頭疼,我最怕想這些事,我還是問問古越陽的看法."

發出仙劍傳書,沒一會,古越陽的傳書就回過來了.

朵朵看了一下,道:"古越陽他不看好葉空,還不明白若蘭仙子如此看好葉空,有何根據?"

"有何根據?"煉若蘭微微一笑道:"根據就是他從來都沒有讓我失望過……"

鐵獄山,慎刑殿.

穿著大正獄典袍子的葉空,頭戴插花雙翎帽,正坐在公事桌的後邊,看著堂下李文金正的眉飛色舞,滿嘴冒白沫.

17樓

"葉老弟,當時我就看你並非凡俗之人啊,早知道你可以一飛沖天……唉,其實我姐真的不錯,那資質,那模樣,那身段,都是上上之選,絕不會辱沒你的家門啊.而且你不知道的是,我姐沅芬,那還是相當賢惠,相當善良……我再來跟你講講她時候幫助那匹九色鹿的故事……"

公事桌後邊,葉空聽了都要睡著了,歎道:"李文金啊,你怎麼不跟著你娘回聚寶星呢?"

李文金頓時惱道:"葉兄弟,我在這可是我娘特別安排,就是讓外人看看,我聚寶星是支持你的,休想欺負你!怎麼你不識好人心呢.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話很傷人的."

葉空心,你在這有屁用,誰想欺負我?我不欺負他們,他們就謝天謝地了.不過人家李文金也是一番好意,只有趕緊改口道:"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啊,我們鐵獄山沒有好酒,沒有美食,也沒有女人,怕招待不周啊."

李文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那是我錯怪你了.葉兄弟,其實男兒志在四方,我李文金不在乎那些的……剛才到哪了,哦,到我姐幫助九色鹿,那是她七歲的事,後來到了八歲……"

葉空要瘋了,你這樣下去,你不怕口干,我還怕我耳朵生繭子呢!當本官很閑麼?

不過話,確實很閑,鐵獄山本來就沒什麼事,而且那些日常工作都被徐銀超陳志傑霸占了,根本不給葉空任何插手的機會.最可恨的是,葉鎮豪走的時候,讓這兩人把其他事和權力都給葉空交接一下.

不過好幾天過去了,任何反應沒有.葉空找他們,都沒時間.以至于葉空現在連鐵獄山有多少人,有多少獄卒,有多少犯人,有多少部門,這些全都不知道.而且藏書閣,報室,獄庫這些重要部位,都不對葉空開放.

所以他現在一無財權,二無人權,就是個空頭司令.

正在李文金不知疲憊地大力推銷他姐的時候,外邊狂鵬奔了進來,湊到葉空身邊,低聲道:"又去了."

李文金不知他們什麼,不過就看見剛才病貓一般的葉獄典一下生龍活虎起來,拿起手中堂木啪地一拍,"升堂,議事!"

人家鐵獄山公務來了,李文金也不好死皮賴臉繼續留下,先行告退.

他這邊一走,那邊十來個獄卒分頭去了,趕往各大部門,各個副獄典,各個部門負責牢頭的所在,通知開會了.

陳志傑正在自己衙門里,他是負責內勤的,平日也不忙,跟另一個管人字號牢房的副獄典正喝茶打屁呢.就見一個獄卒進來道:"陳副獄典,李副獄典,葉大人通知開會,這是他來鐵獄山第一次開會,請大家再忙的事都放下,今天不參加會議的,以後永遠都不要去了."

"哦,我知道了."陳志傑屏退獄卒.

那李副獄典怒道:"這姓葉的倒是自個兒把自個兒當回事,竟然用這種最後通牒似的通知,真以為他是個獄典不成?"

陳志傑卻是老謀深算,思索一下,道:"這子既然趕如此話,想必有所依仗,去看看無妨."

李副獄典笑道:"我看那子必定要管徐銀超舅子的事,那徐銀超正愁找不到借口發火,這葉空是自己送到槍口上啊."

陳志傑哈哈一捋胡須道,"那我們剛好兩邊挑撥,坐收漁翁之利."

那邊,負責外勤的衙門,此刻已經接到通知,不過他們卻找不到徐銀超的人了.

徐銀超手下也有一名鐵杆的心腹,姓韋,也是副獄典.

按道理,鐵獄山內部是禁止發傳書的,就怕大家牢里牢外童某串供什麼的.不過這個時候,韋副獄典也管不得了,趕緊發出仙劍傳書.

,徐銀超獄典,快回來吧.姓葉的通知開會呢,好機會,剛好是向他發難的時候!各家仙帝都有人呆在鐵獄山呢,就是觀望的,只要我們把姓葉的弄癟,不愁沒人支持我們!

按這確實是個好機會,不過徐銀超卻走不開!

某間昏暗的牢房中,許副獄典正和一個有點姿色的大姐赤果相對呢,此刻正是要命的時候……有人,仙人還缺這種事?許副獄典扔下那女人,回來開會吧.告訴你,徐銀超還真的缺,他那老婆脾氣跟母老虎似的,模樣跟母豬似的,還看得緊,許副獄典難得逃脫老婆的視線,來此找這女子,正在關鍵,怎舍得離開?

上篇:一二九一 葉鎮豪仙君     下篇:一二九三 堂審獄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