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九三 堂審獄典  
   
一二九三 堂審獄典

其實許銀超這人倒真的不怎麼樣,也就算是有姿色,眉眼中帶點風.

不過許銀超這堂堂鐵獄山副獄典卻看上了這女子.沒辦法,鐵獄山沒女人.

有個名人過,幾個月不見女人,看見只母豬也覺得風.所以鐵獄山里的獄卒,基本上都處于饑餓狀態,別幾個月,他們都是成幾百年的看不見女人!

要許銀超比他們還慘點.

別人都,好久看不見女人,看見母豬賽貂嬋.許銀超肯定要開口道,"放屁!你們有沒嘗過每天面對母豬的滋味?"

許銀超就是深受其害!他老婆在下界就是豬妖一個,來到仙界,更是感悟的口腹天道!這口腹天道起來也牛叉,就是不停吃東西,吃了就能增強修為!

不過這口腹天道雖然逆天,可卻是個低階的天道之力.也就是,很快就修煉滿級了!

口腹天道修滿了,就必須感悟新的天道之力,境界才會突破!不過許銀超他老婆早就吃得腦滿腸肥,根本啥玩意也感悟不到.

根據獄典的特權,副獄典以上是有個獨立院的,也就是可以帶老婆.

許銀超老婆來了鐵獄山,她也感悟不到新的天道之力,自然是不用修煉的.當然了,她也沒閑著,每天的工作就是全方位看緊自家男人,不讓他有機會出軌.

許銀超這個痛苦啊.每天面對這頭母豬不,還要每天交公糧,最重要的是,一步不理,隔一會就讓她弟弟去看一下,你姐夫干嘛呢?有沒有去勾三搭四?

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老婆卻是這樣,許銀超就越要找個女人.不過他可不敢讓那母老虎知道,倒不是他修為不如母老虎,而是他老婆太會鬧,丟人啊.

而這個女人就是許銀超的三了,其實是鐵獄山一個犯人的仙侶.那犯人叫馬老三,也不是善類,專門帶著老婆玩仙人跳,誰知某天玩到鐵獄山獄卒那里,那獄卒大怒,把他拉來鐵獄山,直接判了二百年.

馬老三的老婆來探監,那獄卒了,規定是不准探,不過就看你是否誠心了.那女人本來在外邊玩仙人跳,也不是好人,心中明白,道,那日不是已經讓大人得手了麼?

獄卒道,不是我,是我們大人啊.

于是把這女人介紹給許銀超,許銀超隔三岔五就約出那女子"改善伙食".而那獄卒後來也被提升為獄典,就是韋獄典了.

那女子也無處可去,在這什麼都有還能經常看看馬老三.索性在鐵獄山住下,就住在韋獄典的院,許銀超一有空就約出其,在鐵獄山的高處有一個人字號牢房,就是他二人的偷人所在.

最近因為葉鎮豪的仙劫,徐銀超就比較忙,一直沒沒時間,心中甚是掛念這事.剛好今天母老虎松懈了一下,舅子又被葉空打了,所以他剛好有機會出來,和那女子相約快活一番.

"哼,你召集開會,我就是不去,我就是不給你這個面子!"徐銀超冷哼一聲,回了一個仙劍傳書,讓韋獄典給他搪塞一番,而他則繼續哼哼哈嘿.

慎刑殿,葉空端坐大堂之上,開口道:"葉某得仙主看重,來到鐵獄山行獄典之責,葉某也知道自己修為淺薄低劣,遠不如在場的各位前輩,而且在辦案差事的經驗上,也是相差甚遠,日後還得各位前輩幫襯,提攜,葉我這里謝過了."

要葉空這番話的講的也非常客氣,笑容滿面.下邊的陳志傑和李副獄典對視一眼,心中都,這葉空看來也是個明白人啊,這就主動服軟了.當下,陳志傑的腰杆也挺直了許多,捋著胡須,心這樣就好啊,安心當你的空頭司令吧.

不過葉空話鋒卻又一轉,開口道:"不過,所謂在其位謀其政,既然葉空我來到鐵獄山,就要有一番作為,以報仙主大人對葉某的栽培!而且,我個人覺得,這鐵獄山內部拉幫結派,收受賄賂,以權謀私,男盜女娼,可謂陰暗不堪,已經到了非要下大力氣整治的地步了!"

葉空完,面色一肅,啪地一拍桌子.

陳志傑的氣剛理順,就被葉空這番話給弄火了,當下抱拳打斷道:"葉獄典此不知可有根據,若無根據,不得妄,我看鐵獄山陽光明朗的很啊,陰暗不堪,我看是葉獄典看岔了吧?"

這陳志傑也算有威信的一個,他一話,那些副獄典牢頭全部點頭稱是,贊同道:"不錯,我們鐵獄山在葉鎮豪獄典的帶領下,可謂精神煥發,公平公正,何來拉幫結派以權謀私之……還男盜女娼?這不是罵人麼?"

雖然葉空端坐堂上,可是對于下邊的一片嘈雜,卻也是顯得勢單力薄.不過葉空嘴角卻有笑意,心,你們就等著看吧!

當下葉空冷哼道:"不其他,就我通知開會,一個個就拖遝不堪,一點效率都沒有,從你們各自的衙門過來,很遠麼?"

陳志傑又回道:"葉獄典,你是不知道我們這些人的辛苦啊,雖然遠是不遠,可是手頭很多事要交代,若是急上一步,跑了犯人,誰負責?"

葉空也不理他,又喝問道:"為何到現在還少一人!"

韋獄典看陳志傑如此大膽,他也大膽走出,傲然道:"徐銀超副獄典有公務,離開鐵獄山出門捕人去了."

葉空心中冷笑,怒道:"出門捕人,我來到鐵獄山還是第一次聽出門捕人,我問你,去哪個星球,去捕何人?"

韋獄典本來就是扯淡,頓時就一愣,剛想亂一下.又聽葉空問道:"鐵獄山規定,出門捕人至少是兩人出行,你再問你,徐銀超獄典和何人一起出門?"

"這……"

葉空站起來喝問道:"我還要問你,徐銀超出門捕人,為何門禁那邊沒有任何出入記錄?"

啪地又是一聲,震得韋獄典一哆嗦,就聽堂上葉空怒吼道:"此人藐視本官,妄欺辱,胡亂語,目無法紀!狂鵬吳勇,給我下了他的罪仙索!"

那韋獄典本來就是幾個副獄典中修為最低者,靠著討好徐銀超上位,此刻被葉空一喊一喝,也嚇得不敢動彈.

不過陳志傑卻走出來,道:"葉獄典,這個……事還沒有調查清楚,還是等調查清楚以後……"

葉空卻是冷哼道:"這麼,陳志傑獄典是要給韋獄典之作證了?"

那陳志傑和徐銀超本來並不是一路人,互相也是不服.陳志傑心,八成葉獄典是知道徐銀超去會人,自己這證明可不能做,惹火燒身啊.

趕緊退下,道:"在下不過是個建議,並不是為韋獄典作證."

葉空這才一指,喝道:"狂鵬吳勇,還不快去!"

面對凶神惡煞一樣的狂鵬吳勇,韋獄典卻是回過神來,吼道:"你們有什麼資格下我的罪仙索?此事還沒有調查清楚,你們憑什麼,許獄典本來就是出門去了!難道我回個話也犯罪了不成?"

正在此時,外邊卻傳來陣陣喧鬧聲.

"不好了,殺人了!徐銀超獄典把他老婆殺了!"

眾人正在發愣,就看見一個模樣還周正的男人奔進來哭喊,"誰給我做主啊,許獄典霸占我老婆五十多年,我要告他!"

上篇:一二九二 葉獄典開會     下篇:一二九四 給大人賠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