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九四 給大人賠罪  
   
一二九四 給大人賠罪

突況太多,搞得慎刑殿里眾人一頭霧水.

那韋獄典一愣之間被狂鵬的風雷之力掃中,吳勇大手一揮,扯下他掛在脖子上的罪仙索,這就繳了械.

韋獄典這才回過神來,怒道,"我要去找葉鎮豪大人告你!"

"你最好不要亂動,現在況混亂,出了事,可不怨我!"葉空把吳勇遞上的罪仙索收了,這玩意收了,那韋獄典就跟沒牙老虎一般,葉空也沒抓他.

那邊馬老三還在磕頭,道,"人馬老三,請大人作主啊,那許銀霸占我妻五十余年,簡直是畜生一般……"

葉空走下來,問道,"許銀何在?"

馬老三道,"就在人字號牢房,殺了他老婆,正被人堵在牢房內."

葉空回頭對韋獄典點頭微微一笑,道,"不知哪位大人願意跟我去看看."

其實許銀的事,在場的人等都知道,這麼多年,誰不知道,恐怕就除了他老婆舅子,別人都知道了.

可今天突然弄出這一出,傻子也能猜到,這和葉獄典怕是有關系.

陳志傑頓了一下,道,"我等都願隨大人去看看."

他開口這一,後邊人等當然也都願意了.

人字號牢房在鐵獄山的上半截,許銀正呆在里邊心煩意亂地開罵,旁邊地上一個肥婆尸體,還有個光身子女人在床上哭泣.

許銀此刻真是煩透了,本來在這鐵獄山的高處,鐵窗外浩瀚星空,縹緲壯觀,他特意命令那女子趴在鐵窗邊,撅起腚,一邊看景一邊行樂,再吟詩兩,不亦樂乎!

卻沒想到,正在他快活之時,突然咣鐺一聲,鐵門大開,一個腰圍過身高的悍婦奔進來,拿著把掃帚對兩人劈頭亂大,口中猶自喊道,"不要臉,打死你們兩個不要臉的!躲什麼躲,我要把你們光屁股的模樣讓全鐵獄山的人都看看!"

悍婦正是許銀的老婆,她還帶著兄弟,她一邊打一邊對外邊吼道,"把鐵門鎖死!反正他們不要臉!"

她兄弟就是那廚子,也是個憨貨,除了姐姐的話,誰也不聽.咔嚓一下把外邊鐵柵欄門給鎖上,大門卻是開著.

許銀本來就怕老婆,被這一打就打懵了,心想趕緊息事甯人吧,鬧下去要丟大臉.卻沒想到,外邊又本來一個男子,進來是那馬老三.馬老三一看見自己老婆在里邊,這家伙本來就是玩仙人跳的主,立即喊道,"兀那畜生,*夫**,你敢睡我老婆!快老實交代,到底睡了幾次!過程如何!"

這一套是馬老三老玩的,仙人跳就是讓自己老婆勾漢子,然後捉*詐財,所以現在玩起來還是很有水准.

肥婆一聽,這漢子的不錯,也跟著喊道,"快!你這死鬼,睡了幾次,都什麼時候,你給我寫下來!"

許銀干獄典工作的,怎麼可能把證據留下,當然不願寫.

而馬老三的老婆看見丈夫來了,也大聲哭訴,許銀以同意他探監為條件,霸占她五十多年.

母老虎一聽大怒,"好你個不要臉的死鬼,你瞞我五十年,我跟你拚了我!"

混亂中,母老虎竟然放出仙劍,許銀惡從膽邊生,媽的,這惡婦太煩,當我怕你不成?

母老虎放出仙劍倒沒真想殺許銀,可許銀卻不客氣,直接把老婆轟殺.

外邊胖廚子一看,急了眼,"你殺我姐姐,許銀你殺我姐姐!你忘了你剛從下界上來窮困潦倒,不是我姐助你,你能有現在的中等羅天上仙麼?你這白眼狼!"

"別老拿八千年前的破事要挾我!"許銀殺了人,心里倒冷靜下來,想想不對啊:自己老婆怎麼知道這里?最離譜的是,馬老三不是應該關在牢房里,怎麼跑出來抓*了?

當下他明白了,對舅子道,"快點開門讓我出去,難道你不明白嘛,這是葉空在搞我,你用用腦子,不要被人當槍使!"

廚子吼道,"我去你媽的白眼狼,我再也不相信你了,殺我姐姐,拿命來!"

許銀抓耳撓腮也是沒辦法,正在這時,就看見樓道口一群人來了.許銀一回頭,卻現那女人還光著屁股呢.

"你們這是要把我害死啊!"許銀剛想讓那女人穿上衣服,那女人卻飛奔到鐵柵欄口喊道,"大人們救我!許銀霸人老婆,畜生不如,以我夫生命威脅,這五十年來強迫我跟他通*……"

許銀轟咚一下坐倒,心自己真是瞎了眼,怎麼搞了個玩仙人跳的女人呢?這都他們的老台詞啊.

那廚子看見葉空來了,竟然好象忘記被打之事,撲嗵跪下,喊道,"大人給我作主啊,許銀殺我姐姐,他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他根本不配做獄典啊!"

聽這最後一句,頓時許銀心里徹底涼了.原來這些人一個個都被葉空提前收買了,今天就是設好的一個局.

"葉大人,你好卑鄙!"許銀咬牙切齒道.

"沒有沒有,許大人才卑鄙,關押人家丈夫,霸占別人老婆,葉某人和你比起來差遠了."葉空冷笑一聲.

許銀道,"別忘了你有金質罪仙索,我也有.可我是中等羅天上仙,而你是上等大羅金仙!"

葉空回頭道,"你們聽見沒有,一個罪犯正在威脅獄典,這就是你們的陽光燦爛的鐵獄山麼?"

那些獄典牢頭一個不敢吭聲,陳志傑趕緊走出來,道,"葉大人,這許銀窮凶極惡,竟然威脅大人,只要大人一聲令下,陳某願帶人進入捉拿他!"

里邊許銀一聽大怒,吼道,"陳志傑,你這立場不穩的牆頭草,你心被他弄死啊!葉空心這陳志傑倒也是識時務,既然他主動示好,那就給他顆定心丸.開口道,"陳獄典果然愛憎分明,執法如山,不徇私,好啊.不過我卻並不想捉他……"

許銀一聽,心里一動,莫非這葉空還要給自己一次機會?

不料,卻聽葉空又道,"剛好東帝大人,北帝中帝,還有不少仙界前輩都沒走,我看把他們請來參觀一番.以此來證明,我們鐵獄山絕不包庇罪行,我們有信心有能力肅清自身的貪腐!同時也讓獄卒和獄卒家屬都來看看,看看這個反面典型,**現象,就是要預防為主!"

陳志傑聽得腦門子出汗,心這家伙果然有些門道,做事根本不按牌理出牌,這是讓許銀身敗名裂啊!最重要,這家伙大道理還一套一套的,自己都沒法阻止.

陳志傑和其他獄典都心中後怕,還好自己不是許銀啊,這葉大人可不是善茬.

里邊的許銀自己就慫了,撲嗵跪倒,交出罪仙索和乾坤袋,磕頭道,"葉大人,殺人不過頭點地,許某也是有頭有臉有面子的人,許某聽憑大人處罰,只希望莫要讓許某被全仙界人恥笑."

許銀的也是,被關在里邊,任人觀看恥笑,生不如死啊.而且他也看出來了,這葉大人什麼卑鄙下流的招都能使出,自己大勢已去,再頂下去就太不智了.

葉空這才點頭,"打開門,狂鵬吳勇收了他罪仙索,乾坤袋暫存庫房,許銀收監候審,所有在場人等不得對外人之……唉,我們鐵獄山也是要臉面的啊."

眾人心,要不要臉,反正就是你一句話,正過來,反過來,都行.

那邊許銀被葉空整成階下囚,還流淚磕頭,謝恩.

陳志傑又是一陣冒汗,知道這葉空手段了得,兵不血刃,一個時辰不到就把許銀徹底搞定,厲害啊厲害!

許銀剛被帶走,那邊韋獄典趕緊撲嗵跪下,"大人,我錯了!"

那馬老三的老婆喊道,"就是他把我介紹給許銀的,閑暇無事時,他也經常逼我與他通*……"

眾人全部大汗.葉空歎道,"還真是齷齪,一並鎖了,同案處理!"

回到慎刑殿,葉空剛回到堂上坐下,用手扶扶插花雙翎帽,剛要話.

就看見陳志傑撲嗵一下跪在堂下,口中道,"獄典大人,陳某之前多有得罪,給大人賠罪了."

獄典和副獄典,雖然上下級,可更多是同事關系,不用磕頭的.可陳志傑卻當眾這樣,老臉都不要了.其他獄典都是一愣,心里都知道陳志傑怕了.

話他們也怕,誰背地里沒點破事爛事,今日如果要臉,怕是日後沒命.

于是一眾人等都跟著跪倒,齊聲道,"葉大人,我們錯了,給大人賠罪."葉空走下去,挨個扶起,道,"我們是紀律部隊嘛,凡事要講個紀律,紀律就是什麼,紀律第一條,就是服從!服從上級!另外,還要講個效率,象我今天喊開會,居然半個時辰都沒來齊……"

眾人連忙道,以後不會了.

陳志傑又問道,"那馬老三……"

"馬老三揭有功,提前釋放!那個廚子叫什麼來著,擢升為總廚,待遇提升,不過罪仙索就不要配了."

上篇:一二九三 堂審獄典     下篇:一二九五 天神訓練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