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二九七 獨自探監  
   
一二九七 獨自探監

大人,這……"李東旭有些緊張,畢竟這多少萬年來,也從來沒有人走進入通道.

"怎麼,我無權進入?"葉空皺眉問.

陳志傑道,"獄典大人,根據規定,您和我們副獄典都是有權進入通道的,不過要在內部陣法外停住."

葉空道,"既然如此,還有何為難?你們放心吧,他迷惑不到我."

"還有一個原因……"陳志傑把葉空拉到旁邊,低聲一.

原來大家都知道,里邊這犯人和現任仙主,那是仇敵,死仇.你一個獄典是洪伯所封,你現在卻去探望洪伯的仇敵,你不怕洪伯心中猜疑麼?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從來都沒獄典進入過通道,一是怕被迷惑,二就是怕洪伯心生猜疑.

葉空笑道,"這個無妨,我會跟仙主大人解釋清楚."

既然葉空這樣,別人也無話可,陳志傑又獻殷勤道,"要不我陪您一起進去?"

葉空擺手,"我一人足矣."

陳志傑也不是真想進去,進去又沒好處,不定惹禍上身呢.

當下,葉空用獄典玉牌打開鐵柵欄上的禁制,讓眾人在外等待,自己一人走了進去.

通道很長,不過卻是筆直,帶著斜下的坡度,兩側牆壁都是非金非石的材料制成,上邊竟然還有青苔存活.不過可以清楚地看見青苔下有凸不平,也不知道是雕刻壁畫還是符文,多半還是禁制之類,只是不知道關鍵時刻能不能啟動.

這通道從外邊看不長,可是走進來卻是不一般的長,葉空走了好一會,覺越來越熱.

天字號鐵獄中有鎖神光,仙人身體中仙力都無法動用,所以沒有仙力護體,葉空明顯感覺到那熱力自己都有點吃不消.

終于,葉空走到了通道的盡頭,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鐵門,有十米高,葉空站在下邊有些渺鐵門上遍布斑駁的痕跡,有的地方暗,有的地方青綠,挺古老,也挺詭異,感覺來到了鬼門關.

就在葉空想要找地方打開這道大鐵門的時候,他耳中卻聽到一個聲音.

"這個通道里就這個鐵門是最安全的,沒有任何禁制和機關,你用手摸摸它,它就可以打開."正是前任仙主在話.

鎖神光下,不能動用仙力,若是生危險,逃都逃不掉!葉空並沒有理睬他.前任仙主也沒有再話.不過葉空拿出獄典的玉牌什麼都不起效,最後也只有走過去,用手觸碰了一下高大的鐵門!

轟!

鐵門應聲而開,裂出一個只容一人進出的縫隙.頓時,一股強烈地灼熱感撲面而來,那種熱度,讓葉空的呼吸為之一滯,同時,從鐵門後傳來海水浪濤一般的轟鳴.

這時前任仙主又話了,"放心吧,進來朋友,洪定方把我鎖在地心之核上,這里都是岩漿洪流,自然溫度比較高."

話這家伙話從來都是客客氣氣,真的很難相信,多少人就是被他害死了.

葉空正正帽冠,抬腳走入.雖然聽這家伙了,可是真的進去一看,還是讓人吃驚的很.

大門後邊的空間,非常廣漠,仿佛藏著一片大海!寬廣無比!

而大海中,波濤洶湧,大浪滔天,不過那些可不是海水,而是火滾熱的岩漿,這些岩漿也不知道有幾千幾萬度,若是掉進去,恐怕就算仙人也會被氣化.

不過在大海中,卻有一道筆直棧橋,直通岩漿大海的深處.那棧橋兩側,有一道薄薄的透明符文,仿佛一層淡藍色的玻璃,擋住岩漿,讓人通行.

"歡迎來到地心之海,我的朋友.從棧橋上走過來,我就住在海的最中央……"

他要是不話,葉空不定會大膽些,可他這一,葉空卻心起來.這棧橋孤零零地在岩漿大海中,若是有個閃失,哭都來不及.

看葉空不動,前任仙主笑道,"朋友,我不會害你,我一向都是助人為樂的,再了,我被牢牢鎖在地核上,我就算有心,也是無力啊."

葉空站在棧橋口,不再前進,冷哼道,"一口一個朋友,讓我想起一句名,朋友都是用來出賣的,剛好適用于你."

前任仙主哈哈一笑,道,"朋友也有三六九等,有些朋友是好朋友,還有些是假朋友,更有許多是酒肉朋友.有的人第一次跟我聊天,就把我當成好朋友,真朋友,完全信任我,所以他們死了,因為他們自己蠢又貪心."

葉空點頭,"你終于承認你不是什麼真朋友,你只是一個惡人."

前任仙主道,"不對,其實我也不是惡人,我就是太無聊了.其實我也經常做好事的,你知道嘛,葉鎮豪渡過仙劫依靠的聚仙激物陣是誰教他的?"

葉空驚道,"難道是你?"

"當然,你別以為別人不敢來看我,其實很多人都從我這里得到了好處!我隨便教他們一點東西,他們就受用不盡了."

葉空心頭大驚,原來葉鎮豪也悄悄來過,其他還有不知道誰也悄悄來過.

就聽那個聲音又道,"唉,其實我真是留了一份大禮給你,你卻沒有要.那古仙天道是如此的強大,洪定方在這布下上萬的陣法和禁制,也擋不住我的仙識.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殺死我,可我就是不死.這些都是因為我有古仙天道,你這麼強大的天道之力,你為何不要呢?"

葉空道,"因為我不想受制于人,得到古仙天道,我就會走進一條黑暗的道路,永遠不能回頭."

他歎了一聲,"你過慮了,其實我就是一個雜種,我住在這里很開心,你看我每天唱歌寫詩,不知道有多麼的享受.所以我不會脅迫你做你不喜歡的事,也不會逼你救我出去,真的,洪定方親自來放我,我都不一定走呢……"

著,他竟然哭了起來,哭道,"我的那些愛妾都死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出去還有什麼意思,我不如一輩子呆在這里,為她們祈禱為她們守靈……"

葉空心中感歎,不過隨即又想到,這家伙都能讓他的老婆跟自己睡覺,再想想鳳妃的,這家伙給她下藥……

"好啦,你少來這一套,總之我不會上你的當了."葉空開口又道,"廢話不了,其實我今天來,只有一件事要問你."

"好,你問."

"你是如何知道我是天命者?天命者的使命又到底是什麼呢?"

前任仙主哈哈笑道,"因為我也是天命者,而且我的古仙天道中有一個法術可以看出天命者."

葉空又問道,"你也是來自地球麼?"

"不知道什麼地球,我來自一個科技宇宙,我本身是一個高貴的矽基生命,也不知道怎麼了,竟然靈魂飛到這里,成為一個低劣的碳基生命,還是個雜種,真是可笑."

"矽基生命?"葉空心敢這家伙是外星人.于是葉空道,"我來自地球,也是一個科技宇宙,不過科技並不達……我想問的是,我們這些天命者,魂魄被弄來,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這樣,要我們干什麼,還能不能回去?"

這些問題,那家伙也無法回答.他開口道,"什麼使命,什麼未來,象我這樣的雜種根本想都不敢想,都與我無關,我在這里悼念我的妃子們就好了."

葉空也沒有問題,剛想離開,卻聽那家伙又話了,"朋友,感謝你今天來看我,加上上次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所以我決定再送你一個禮物."

"免了免了,你別了,總之你再的天花亂綴,我都不會再相信,我不會再聽你的去冒險."葉空連忙擺手.

"哦,不,不用你去什麼地方.這份禮物,就在你的面前,向前走,放心,這棧橋真的沒有任何危險,這是洪定方親自設的禁制……"

葉空看了看,相信這個棧橋應該是沒有危險,畢竟這是鐵獄山,是大牢,是自己的地方,不用這麼怕一個囚犯.

走上棧橋,兩側都是浩瀚的岩漿海水,火的巨浪鋪天蓋地打來,壯觀無比,好在有那些符文屏障,走在棧橋上,有驚無險.

走了一會,終于走到棧橋的中部,可是已經無法前行了.這里已經被一片又一片的淡藍色符文堵塞,禁止人再往里行進.

凝神看去,只見棧橋的盡頭,依稀有一個石屋,想必,那就是前任仙主被關押的地方了.

"好了,到了,我的朋友,後退三步,把你腳下的玉石板掀起來,那里有我一份禮物."

葉空雖然有所疑問,可是還是依而行,翻開玉石板,下邊竟然果然有一個窟窿,在窟窿中有一根細繩索,拎著細繩索把下邊東西扯上來,一個油布包出現在葉空的面前.

前任仙主笑道:"打開看看,這可是好東西啊."

葉空打開油布包,現里邊竟然是一本書,青皮古卷,看上去很是典雅,不過等葉空隨手翻開幾頁,他驚訝的現,這本書里竟然每頁都是空白的,一個字都沒有.

上篇:一二九六 又入天字號     下篇:一二九八 無字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