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零四 萬事隨心  
   
一三零四 萬事隨心

聽這就是瑪尼教的三大上師之一林銘智,頓時那些黃衣僧人全都興奮起來,在這些瑪尼教僧眾眼里,三大上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而那邊被僧人圍困的幾個人形勢也更加危機,本來他們就不是眾僧人的對手,現在僧人們又來了大後台,如何叫他們不害怕.

那長者護住女兒徒弟,口中不斷責備道,"讓你少話少沖動,你就是不聽!這次我們怕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那個領頭的黃衣邪僧拎刀跑過來,撲嗵跪下,道,"見過林上師,請上師給弟子作主."

明明是這子欺人太甚,現在倒仿佛被人欺負了一般.吳勇心中怒意早已翻騰,上前一步,吼道,"你這邪僧,好生無恥!你一會一個主意,把人家往絕路上逼,現在倒好象受了委屈一般.我告訴你,就算你們林上師在此,老吳我今日也要取你性命!"

那些瑪尼教其他僧人一看,又跳出幾個反對的.他們都是不爽,不過看這幾人都是大羅金仙,他們也不敢放肆.

不過這時卻擠出幾個凡人女信徒,奔出來揪住吳勇,胡攪蠻纏.更是不斷喊道,"那個騷妮子干嗎那麼勾人,讓我們佛爺睡一下怎麼了?她不就等著男人睡麼?"

那邊三人氣得要死了,特別是那叫家楠的少年,自己師妹到現在一句話沒,這些女僧人怎麼就能顛倒黑白呢?眼前數百人,竟然連一個有人性的人都沒有麼?

他也豁出去了,吼道,"瑪尼教禍害四方,荼毒仙界,教中弟子以修煉為名,欺男霸女,害人無數,乃是邪教中的邪教,惡僧中的惡僧!今日我胡家楠跟你們拚了,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那些僧人不敢對葉空等人如何,可對這幾人卻一點都不怕.當下就有僧人指天誓,"我某某某,今日必殺眼前三人……"

"我某某某,今日對我佛誓,今日必殺那兩男子,必玩那女子……"

"我某某某,今日在此誓……"形勢瞬間嚴峻起來,那胡家楠等三人背靠背站在中間,面色緊張,那長者歎道,"家楠啊,我被你害死了!馬上……我先頂著他們,你帶著沛苑逃吧!"

長者雖然責怪徒弟,可是關鍵時刻還是讓徒弟帶著女兒先行離開.不過,這飛車仙陣之中,又往哪逃呢?能躲一時,是一時吧.

本來可以妥善解決的事,可那些僧人一誓,就不同了,不死不休,不殺死你們,我就要吐血而死!

旁邊幾節樓梯上站著的葉空卻是對狂鵬道,"把那三人,還有那暈倒的二,都帶過來."

二是這邊李管事的人,李管事是一個上等金仙,他也大著膽子,跟著狂鵬一起過去.

那些僧眾一看這幾個人居然不知死活要去救那三人,都湧上來,不過他們看狂鵬是上等大羅金仙,對他們來,實在太恐怖.

所以他們也不敢出手,只是堵在路上,飛在空中,擋住狂鵬去路.更有些女僧人女信徒想過來胡攪蠻纏.

不過狂鵬對他們可沒什麼客氣,雙目一瞪,大手一揮,一片泛著藍光的細碎閃電放出.

"風雷之力!"

眼前一片頓時全部倒地,那些女信徒都口吐白沫,男僧人全身震顫,飛在半空的也都倒栽下來.

那領頭僧人跪在林銘智面前,看見這一幕,連忙喊道,"林上師,出手吧,這些都是您的信徒和弟子!"

林銘智卻是不動不語.

狂鵬大步走過去,那些僧人害怕,步步後退.沒一會就走到胡家楠等人面前,狂鵬道,"三位,我家葉員外讓我來接三位過去,同時我家員外了……你們的梁子,他接了!瑪尼教來天大的上師,也休想動你們一根汗毛!"

狂鵬這話的大聲,氣魄驚人,那些僧人都心中恐懼,而那胡家楠等人看向站在樓梯半中腰的中年葉員外,也都是目露敬仰.

李管事拎起二,給他塞進一顆丹藥,這才跟著狂鵬等人走向樓梯.

上了樓梯,那長者連忙道謝,"這位葉員外,在下張同壯,這是我女兒張沛苑,這是我徒兒胡家楠.都是好孩子,就是這年輕氣勝,唉……"

葉空卻道,"年輕人就是要有年輕人的樣子!若是血不熱,氣不勝,路見不平連屁都不敢放,那還算什麼年輕人!"

葉空明顯是幫著胡家楠話,可這家伙卻道,"葉員外,您別幫我話了,這事是我錯了.我自己沒有本事,卻還要管閑事,惹來如此禍端,師尊批評的沒錯!只是我……我就是忍不住!"

葉空哈哈笑了起來,道,"這子倒是和我年輕時一個模樣."

張同壯這才道:"家楠,沛苑還不趕緊給葉員外道謝."

兩個年輕人道謝完,張同壯這才皺眉道:"那林銘智上師也不話,不知道他……"

其實不知張同壯,其他的人,飛車李管事等人都是心中擔憂.依葉空等人的修為,對付那些一般的邪僧也就算了,可是如果那林銘智要真的出手,就怕這葉員外也不是對手啊!

那邊瑪尼教的僧人們則是大多都跪下了,口中道:"林上師,您就出手吧,只要林上師您出手,那些宵之輩必定屁滾尿流.我瑪尼神教如何能吃這種虧,丟這種人呢?"

而那些已經誓的僧人則是哭喊道:"上師,您要不出手,我們就無法完成誓,難道您要看著我們,你的弟子們,吐血而亡嗎?"

林銘智終于歎了一聲,沒有話,就在樓梯口坐下,坐在台階上,剛才強大的氣勢已經消弱下去,仿佛這一刻,他又回複成一個沒有修為的拉琴老者.

隨後,胡琴吱吱呀呀的聲音響起.

那胡琴的聲音談不上好,更談不上精湛,不過胡琴中,那種悲傷蒼涼的氣息卻演奏了出來,悠揚連綿的胡琴聲,仿佛把在場的每個人都帶入到塵世中的千家萬戶中,看著他們的悲傷,看著他們的痛苦,看著他們受人欺壓卻忍氣吞聲……也看見那些肥頭大耳的官吏,視人命如草芥的仙人,橫行霸道無惡不作的僧人……這林銘智雖然操琴之術及不上洪夢妮萬可是他的琴聲中卻更有感染力,而且胡琴這聲音本來是一種悲嗆的曲調,在場僧人跟著琴音,有人流淚,有人憤怒,還有人自責……

一曲奏完,眾人還沒從那種氛圍中出來.就聽林銘智開口道:"阿彌陀佛,我已經用大慈悲音將你等心中戾氣散去,剛才的誓不作數了.你等要時刻謹記,滅誓佛印乃是我佛賜給我們保護生命,為善所用.而不是給爾等爭強斗狠為禍無辜的!"

眾僧人在林銘智的一曲胡琴下,個個都不像剛才那麼沖動,而是都雙手合十,低頭道:"上師,我們錯了,以後不敢再胡亂使用了."

不過那領頭的僧人戾氣卻重,他開口怒道:"上師,你怎麼能胳膊肘往外拐?不幫助我們,還指責我們?你是我們瑪尼教的上師麼?"

林銘智也不生氣,卻是開口道:"汪銳洲,你也是一個貧窮人家的苦孩子,打父親就被人抓去挖仙玉,一去不回.後來母親又迷戀上瑪尼教藥石散,費盡家財,尸骨無存.而你一直也得不到感悟,一介凡人,任人欺凌,牛馬一般活著.後來你偶然得到了別人遺落的一紙書卷,才有了這螢火一般的微薄力量.象你這種人,理應更能了解被人欺凌的痛苦,卻又怎能才有點力,就轉而欺人呢?"

那領頭僧人正是叫汪銳洲,聽了林銘智語心中大驚.要知道他和這林上師也是第一次見面,對方竟能對他生平都了若指掌!而那一紙書卷也只是高階仙人尋寶回來,丟棄的廢物,不過廢物對于他這樣的凡人卻是珍寶一般,這才能成就中等金仙.此事他更是誰都沒,怎麼這林上師就清楚知道呢?

不過他口中仍然犟道:"惡僧欺人確實不錯,我被人欺負之時,心中雖然恨那些欺我之人,可是我更羨慕他們威風凜凜,可以欺人!我當時就誓,我有了力量,也要加入瑪尼教,到處欺壓良善,那才痛快!"

"你放屁!你無可救藥!"吳勇聽不下去,大怒道:"我不如拿了你,讓你悔過三萬年再!"

林銘智卻是擺手道:"佛祖從不放棄任何一人,汪銳洲,我林銘智至今未有弟子,你就做我親傳徒兒吧,我來化解你心中戾氣."

葉空暗自點頭,早就聽瑪尼教三大上師中林銘智上師和其他人主張不同,看來這林銘智也算是瑪尼教中少有的好人,有得道高僧的風范.

這時汪銳洲冷哼道:"那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化我心中戾氣,就怕我跟著你修為突破,更加欺人.哈哈,我們瑪尼教不就講的是一個萬事隨心麼?"

就聽林銘智又道:"我瑪尼教尊崇的一木大師,一生仁慈,他所主張的萬事隨心,乃是講世間萬事都由心生,又隨心滅.並不是萬事隨心所欲為所欲為啊,阿彌陀佛."

汪銳洲又哼道:"那周佳俊大上師不照樣渡仙劫成仙君?"

林銘智淡淡道:"我佛慈悲,因果循環.他為惡太多,這仙劫,他是萬萬度不過去的!

上篇:一三零三 第三大上師     下篇:一三零五 下界有人飛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