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零五 下界有人飛升  
   
一三零五 下界有人飛升

有了林銘智出現,那些瑪尼教僧人也鬧騰不起來,一個個自動散去,而汪銳洲則是收了林銘智的一個禮物,獨自去練習了.

要師傅送的見面禮,倒也是特別,竟然就是林銘智手中的胡琴!

林銘智道:"你可莫要看這把胡琴,這是一把九品仙器!名叫大悲眾生琴.你拿回去拉,等拉出境界,拉出水品,拉到大慈大悲之音出現.到那時,此琴就會認你為主,威力驚人!"

汪銳洲哪里會拉琴?實話他最討厭學這些不能欺人的東西.不過又想到這胡琴乃是九品仙器,以前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于是他也收了胡琴,心中俺想,等仙器認主,我又學到你的大部分仙法之時,我就可以欺師滅祖,到時候我更可以為所欲為!

林銘智當然知道他的想法,卻也只是微微一笑,隨後讓汪銳洲去自己居處練琴去罷.那汪銳洲來到林銘智的居處,才發現這里狹不堪,是這飛車之上最低級的傭人房間,想不到這瑪尼教三大上師之一的林銘智這幾十年竟然都住在這種地方.

"那個老笨蛋,真是有福不會享!"汪銳洲罵了一句,開始拉琴.

再另一邊.一場風波化去,飛車上的李管事不住道謝.林銘智已經表明身份,他也不能再把他當一個賣唱的了,當下立即換去了車上最高檔的飯店,開了個雅座,請大家前去.

眾人坐定,首先話的是那受欺的老者張同壯,他帶著女兒徒弟跪下道:"感謝葉員外和林上師相救之恩,在下三人沒齒難忘,也沒有什麼謝禮,這里還有幾百塊仙玉,知道恩人看不上眼,可是這是我等心意……"

"使不得使不得."葉空連忙扶起張同壯.

可他卻賴著不起.吳勇惱道:"你當我們大人……不,員外.你當我們員外是什麼人,收你幾百塊仙玉,這算什麼事?速速起來,休得呱噪!"

吳勇外表彪悍,加上現在是一臉黑白相間的胡須,看上去凶神惡煞一般.張同壯被他嚇到了,不過卻還是賴著不起,口中又道:"可在下還有一事相求……"

葉空道:"還有什麼事,看."

張同壯有些躊躇,不過最後還是道:"我這徒弟胡家楠天資聰穎過人,是修煉的良材,跟著我一個上等金仙修煉,日後出息也不會大,我想讓他另投名師……剛才看葉員外對他很是愛惜,我這便想讓他改投在葉員外門下……"

這張同壯也是外邊跑江湖的人,一眼看出這葉員外不是一般人,又對自己徒弟青眼有加,所以就起了讓胡家楠轉拜名師的心.

可胡家楠卻是不願意,固執不肯,心中更是不願和師妹分離.

這胡家楠的脾性,葉空倒是挺喜歡,看見他就能想到在南都城的自己.不過葉空現在辦事,又不方便表露身份.

當下想想道:"這樣吧,我這次剛出來做生意,也沒時間考慮這個.你們若真是有心,就去雪成星南方仙帝府,在那邊等我.等我這邊事結束,回到雪成星,我們再做計議."

張同壯一聽大喜.想不到還真是投上了門子,趕緊磕頭感謝,帶著胡家楠和張沛苑離開.

出去以後,胡家楠哀聲道:"師尊,我才不要另投他人,我要在師尊身邊,跟師尊學習仙術."

張同壯好笑道:"你真是榆木腦袋.為師不過是個上等金仙,你能學到什麼?那葉員外和南方仙帝大有關系,否則不會讓我們去仙帝府!而且他剛才沒有一口拒絕,這是天大的好事,你就偷笑吧,還不肯,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胡家楠看看師妹,低聲道:"反正我不要離開師傅."

張同壯知道他的心思,哧道:"一個男兒沒有修為日後連自己女人孩子都無法保護,為師都恨不得拜那葉員外為師呢.難道你以後還要再次受那些邪僧的欺辱麼?"

張同壯一如同當頭棒喝,胡家楠眼中閃過堅定,道:"師尊,我錯了,我不要再受這樣的侮辱,永遠不要!"

一場糾紛,竟然讓葉空和林銘智都收了個徒弟.

雅室內,葉空這才開口笑道:"林上師,不知你為何確定那周佳俊無法成就仙君呢?"

林銘智道:"周佳俊等人根本不是真正的佛門中人,他當然不會成就仙君."

他這話就是敷衍之了.葉空皺眉道:"那他不是照樣是上等羅天上仙?好像能不能成就仙君和是不是真正佛門中人,沒有直接關系吧."

林銘智沒回答,卻反問道:"葉大人,難道你不是也希望他渡劫失敗麼?阿彌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讓該過去的人過去,不該過去的人自有人不讓他過去."

林銘智知道葉空的身份,這倒並不讓葉空吃驚.剛才林銘智拉出大慈悲音,就已經將在場人等的生平看了個仔細.

不過葉空好奇的卻是林銘智為何如此確定周佳俊不能渡劫成功?但是任葉空再問,林銘智就是不,葉空也是無可奈何.

林銘智又道:"葉大人與我佛有緣,可卻欠缺佛性,不能成佛.若想成佛,當清心寡欲,少造殺戮,方能成佛."

葉空搖頭笑道:"我是不想這個的,我這個人固執的很,尤其對仇恨對邪惡之事毫不手軟,就像剛才,若非上師,那汪銳洲必死無疑,我沒有什麼慈悲心腸,成佛是不可能的."

林銘智又道:"這個無妨,其實有一種佛祖專門是戰斗的,對于有些問題,非戰斗解決不可,你可以成為這種佛."

葉空還是搖頭,"不行啊,還有一點,我這人市井中起來,總是想著美女無數,後宮成群,你讓我吃齋念佛,看見女人不起雜念,那不如讓我死了."

林銘智還是不死心,又道:"其實佛祖心頭坐,萬事皆可做.只要你有向佛之心,也是可以吃肉,可以娶老婆,可以不念經的.你看我,既沒有剃度也沒穿袈裟,可卻也是僧人,萬事只要心中有,世間便有;心中無,世間便無."

葉空苦笑,日他先人,怎麼個個都要哥們做和尚呢?難道我真的看上很和尚麼?"林上師你休要再了,做佛祖不過也是飛升成神,我們修煉仙術到最後也是飛升成神,我沒有必要舍近求遠,總之我對這個職業沒有興趣."

葉某人不願意,那林銘智也不再多.

十天以後,飛車到了瑪尼星.

那些瑪尼教信徒一湧下車.葉空他們出于禮節,倒是去請林銘智一起走.不過去了卻發現一個奇怪的事.十天不見,那汪銳洲竟然仿佛被胡琴迷上,拉他都不走,非要再拉一曲.

看著汪銳洲這樣,林銘智笑道:"我佛慈悲,想當年我也是和他一般,心中充滿戾氣,可我卻遇到了一木大師,大師賜給我這把胡琴,我開始也不願,誰知越拉越想拉,竟然無法停手."

葉空心還好你沒把這個胡琴送給我,哥們可沒那個心思拉這玩意.

汪銳洲這一拉也不知道要拉幾天幾夜,葉空他們等待不及,便告辭下車.

來到瑪尼星的主城,下車一看,這里果然繁華,到處是商店到處是人,川流不息,有僧人有仙人也有凡人.抬頭看,只見天空中的青色劫云已經有幾百畝大,再來一個月,就和葉鎮豪渡劫時一樣了.

狂鵬抬頭看看道:"如果如林上師所,周佳俊肯定無法渡劫成功,那我們倒不急在一時了."

葉空搖頭,"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按我們的計劃行事."

狂鵬又道:"那我們先去找個客棧住下再."

因為周佳俊就要渡劫,城中來觀禮的瑪尼教弟子和信徒多如牛毛,可以是車如流水馬如龍.客棧並不好找.

不過提前到達的鐵獄山獄卒早就給他們在市區買了處宅子,大家一聯系,葉空知道了信息,一行人過去,發現這宅子還不,又安頓侍女住下,買了串鞭炮,倒好像真的是外星搬來的有錢員外.

因為密字號暗探是單線聯系,所以先到的二十來個獄卒也沒有什麼消息.等葉空安頓妥當,和鐵獄山一聯系,那邊還沒發現,不過猜測汪岳還在瑪尼星,暗探們還在加緊打探.

葉空也只有安心等待,他們在這邊人生地不熟,只有指望著暗探們的報.

等了數日,就看見瑪尼星上空的青色云層越來越大,葉空和吳勇等人的心中分外著急.

這天,葉空突然收到一封仙劍傳書.那仙劍式樣他出來沒看過!他還以為是鐵獄山哪個獄典,等接了傳書才發現,竟然是姚卉婆婆發來的.

葉空心她發仙劍傳書給自己干什麼.葉空一看,頓時狂喜起來.原來姚卉又是受仙主所托,告訴葉空,三個月後,紫滄星有兩個人飛升!讓葉空去做接迎使!

本來心中糾結的葉空這兩人頓時大喜,連忙奔去找狂鵬.

上篇:一三零四 萬事隨心     下篇:一三零六 制糖人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