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零六 制糖人的高手  
   
一三零六 制糖人的高手

狂鵬,喜事,大喜事!"葉空奔進屋里,卻是一愣.

只見狂鵬穿著個大褲衩,光著兩條飛毛腿,旁邊一個侍女……

"沒看見,我什麼都沒看見,你們怎麼門都不關."葉空就扭頭想離開,卻聽狂鵬在後邊一聲喊.

"別走啊,補褲子呢."狂鵬知道葉空誤會,連忙喊道.

其實也沒什麼事,就是狂鵬早晨喜歡舞上幾下,這動作有點大,把褲子給弄撕了.

剛好有個侍女我來,就拿針線在狂鵬身上補.狂鵬就是怕人誤會,趕緊到我脫了補吧……想不到還是誤會了.

那侍女手也巧,沒一會就弄好了.侍女著臉,對葉空行了個禮就逃走了.

葉空笑道,"狂鵬,眼力不錯啊,幾個侍女中最漂亮的一個啊."

"唉,你以為我是你葉大人啊?"都是自己人的時候,狂鵬也用不著那麼恭敬,自顧自穿上褲子道,"就算這些丫頭有意思,我也不能啊……"

葉空歎道,"你倒是守身如玉."

"我哪里是守身如玉,我是……"狂鵬苦笑,難之隱一洗了之.當然了,狂鵬的問題,洗什麼玩意都不管用的.

葉空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忘了那茬."

"算了算了."狂鵬擺手道,"你剛才喊什麼大喜,莫非有了汪岳的消息?"

葉空頓時笑起來,"汪岳的消息呢倒是沒有,不過剛才仙主托人轉告,紫滄星有兩個人在三個月以後要飛升,讓我去做接引使."

"接引使?莫非這兩人是我們認識?"狂鵬疑道.

葉空道,"廢話,不認識仙主讓我去?我很閑嘛?"

所謂他鄉遇故知,又何況是仙界呢.狂鵬也是大喜道,"熟人?是誰,莫非是紫菱長老,當年她修為就和我差不多."

葉空搖頭賣關子,道,"非也.這兩人都是女子,都不是云遙人士,都是妖修,一個和你關系密切,一個和我關系親密."

"難道是……紫秋?"狂鵬臉上有無法置信的笑容.不過他在云遙之外也不認識幾個人,葉空的描述,能配上的,只有凌紫秋!

葉空微笑點頭.狂鵬立即站起來傻笑,在屋里來回走,喃喃道,"老婆來了,好啊,好啊!想不到她也飛升的這麼快!"

狂鵬突然停步,扭頭又問,"那個和你關系親密的飛升女妖修又是誰,唉,你那麼多道侶,好象沒有妖修啊."

葉空笑道,"關系親密就一定是夫妻不成?告訴你吧,另一個飛升者是大玉."

狂鵬奇道,"那條水龍?當年看她修為不過如此,怎麼能這麼快飛升?"

葉空心,八成是這丫頭從延家的傳承大石球里感悟到什麼了吧.

大玉雖然不是葉空的道侶,可是跟葉空一起不知道經曆了多少艱險,你拼死救過我,我也玩命救過你,兩人的感倒不比葉空跟哪個老婆淺.

葉空剛想提議下什麼,卻見狂鵬撲嗵坐下,雙手撓頭,煩躁道,"不行不行,她要來了.我下邊不行.我們那麼久沒見,想必見面就要……可如果她現我沒用……不行,我不能去見她."

葉空頓時也是泄了一口氣,狂鵬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男人這方面不行,女人會很不滿.就算女人揚休養生息的優良傳統,可男子自己過不去心里那關啊.就會覺得低人一等,就會心理BT.

"狂鵬大哥,你也別太擔心,等給吳勇報了仇,我們也別管其他事,先把你的問題給解決!反正她們還有三個月才上來,我們有時間."

狂鵬點頭,不過卻又道,"如果到時候不行,你就幫我去接,然後就我閉關了."

"好."葉空笑道,"不管怎麼樣,我想她們初來乍到,我們應該給她們准備些禮物才是."

狂鵬道,也好.

剛好這瑪尼星也是繁華無比,大家閑著沒事,倒不如出去轉轉.吳勇在那邊屋里也是憋悶的很,聽出門,當然也是跟著出來.

那些獄卒也早想出去逛逛,當下分了一半守家,另外十人則跟在葉空後邊,一眾人威風凜凜,出門而去.

要瑪尼教霸道,這些獄卒何嘗不霸道.都是幾百上千年的公門之人,一個個眼神銳利的很,目光凶狠,走路都帶著威風,那些邪僧如何能比?一路過去,所到之處,人人惟恐避之不及.

"佛器,賣佛器,剛剛出爐的好佛器,讓您吃一個想兩個."

葉空聽了好奇,疑道,"佛器理應是仙器法器之類,又怎麼是吃一個想兩個?過去看看!"

葉空三人在前邊帶路,後邊十多個如狼似虎的公差,稀里嘩啦奔過去.

那邊圍著的本來都是婦孺,一見這些人都來者不善,頓時個個低頭,蔫溜散去.

葉空一看那攤子,上邊放了一排番刀,禪杖,木魚,佛像等等,都是巴掌大,感覺不到其中仙力波動,卻有淡淡糖香.

"佛器食品?倒也是精致."葉空點頭,這些食品竟然跟真的做到一模一樣,若不仔細,還以為是真的一般.

葉空道,"這可是你自己做的?"

那賣貨的伙子被這些人驚到,心中正擔心惹麻煩,葉空問話,他竟然充耳不聞.

後邊奔上一個獄卒,抬腳一跺,震天價的一聲吼道,"貨郎!員外問話,答來!"

葉空忙道,"下去下去,把人都嚇到了."

那貨郎已撲嗵跪下,哀求道,"管城大人,我已經交過占道費了……"

葉空愕然,想不到把自己當城管了.不過在這里,城管叫管城,大城市都有管城衙門,瑪尼星叫管城寺.

葉空道,"貨郎,你誤會了,我是外星的商人,並非管城大人."

貨郎這才放心,問道,"你們有什麼事?"

葉空問這些東西做到以假亂真,可是貨郎做的.

貨郎不是,乃是某街某巷某號,某個姓莊的老先生制作.

葉空覺得這事可以取個巧.打比方,與人對戰,突然棄刀,對方一愣,隨即去搶奪寶刀.而那刀卻只是糖刀,而葉空則可以乘機抽出真刀,對其當頭一擊!

當然了,這種缺德帶冒煙的事也只有葉某人能想到,其他人不明就理,卻也只能跟著.都心,這葉大人怎麼對糖人也有興趣了?

沒一會,來到一處巷子,一間大屋,看上去很氣派.葉空心中生疑,一個捏糖人的老頭,能住這種房子?

已經有獄卒上去拍門,沒一會就有人應道,來了.隨後門一開,一個灰衣老管家站在門縫後.

"你們……有什麼事?"老管家看外邊不象好人,心中一抖.

獄卒怒道,"你一個管家下人,也配問我們什麼事?"

老管家被嗆得不出話,好一會才道,"我是不配,我,我……可是你們到底有什麼事?"

可憐老人家被嚇到話都不會了.葉空心這些獄卒也是作威作福慣了,以後自己可得多教育教育.

當下上前道,"老人家,在下是外星來的商人,想請莊老前輩給我制作一個糖人."那老管家這才點頭,心翼翼地打開門,引著葉空走進大屋內.只見這大屋內各種陳設古樸典雅,所用材料卻是精致無比,就連桌上一個香爐上都是雕刻精美,也不知道是不是莊老先生所制.

管家讓葉空等人稍候,他進去稟報,沒一會,後門上的幔簾一掀,一個穿著華貴員外服,頭戴員外帽的老員外微笑走出.

葉空本來就覺得一個制糖人的不應該住這樣的房子,此刻看此人穿著考究,氣勢非同一般,越看越覺得不象捏糖人的.

"見過老員外,在下商人葉野,敢問員外就是制作糖人的莊銘志前輩?"葉空抱拳問道.

"葉上仙,快請.老朽確實就是一個制糖人的,只因祖上有人為仙,家中這才不缺錢物,不過制糖人也是老朽的愛好."

這莊銘志解釋的清楚,葉空也就釋去懷疑,當下明來意.莊銘志表示完全可以做到以假亂真,隨後,葉空取出天道之刃,給莊銘志觀賞繪畫並記下尺寸.

最後莊銘志把葉空等人送出,遠遠道:"五日即可."

"謝老先生."葉空也遙遙抱拳離開.

走出了巷,狂鵬歎道:"想不到做糖人也能做到如此精致,若是此人去學煉器,想必天下無敵了,可惜了."

他們這一走,那大屋中的莊銘志卻是對著那張圖畫愣,口中喃喃道:"竟然是天道之刃!仙主的天道之刃竟然出現在此人手中!莫非……"隨即,他又是一聲長歎,"隱入人群中,二十萬年之久,每日捏制糖人,制器手法卻是精湛了,可修為卻……唉……"

正在他歎氣間,大屋的後門外邊卻又有一老一少敲門.老人干瘦,雙手空空.後邊青年卻是彪悍,穿著僧袍,可手中卻拿著一把二胡.

青年口中猶自罵道:"真是後悔啊,有你這個窩囊師傅,吃最丑的,住最差的,到處被人欺,還不敢還手.現在來敲門都是敲後門.我鄙視你!"

老人道一聲:"阿彌陀佛,休要呱噪,這莊銘志老前輩可不是一般人啊."

上篇:一三零五 下界有人飛升     下篇:一三零七 聚寶號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