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一五 吳勇報仇上  
   
一三一五 吳勇報仇上

其實葉空幫樸太爽一是因為洪夢妮請求,而是因為確實也是見這樸太爽和王珍珠真感人,倒沒想過有什麼回報.可誰知無心插柳,竟然得到了關于汪岳的消息.

最激動的是吳勇,他當初忍受非人痛苦,主動進入仙光熔爐,五年煎熬,這才換了修為大幅提升,所為不過就是報仇雪恨.可現在這汪岳就在舟中,卻遍尋不著,叫吳勇如何不懊惱?

所以一聽樸太爽起,吳勇立即問道:"什麼況,詳細來."

樸太爽還記得吳勇譏諷他姓名之事,不理他,卻是對葉空道:"我高麗星樸家也是種植藥材的名門,種出的人參乃是仙界很多高級丹藥必須的優質天材地寶年前種過一支羅參,那是仙界聞名啊……"

吳勇怒道:"問你逃犯之事,你啰啰嗦嗦這些作甚?"

葉空微一點頭,道:"高麗參確實是出名,我在老家就知道……恩,你還是長話短吧."

"遵命."樸太爽道:"我樸家以前有過輝煌,這才在聚寶巨舟上有一處房產,不過這些年我家經營不善家道中落,這次更是花錢買優質種子的錢都沒有,于是家中族長便讓我來將房產轉手,換錢回去買種子,這一來到,剛巧就遇到了一個買主,也不知姓甚名誰,總之是個穿著袈裟的僧人,他聲音尖細,目光陰冷,所以讓我記憶猶新."

吳勇點頭道:"正是此人!"

樸太爽繼續道:"這房產一共賣了五百萬仙玉,我家族長帶著大部分離開.那瑪尼教僧人當時只給了四百萬,還有一百萬就讓我在此追討."

樸太爽到這里長歎道:"也是我樸太爽實在糊塗,追討到的一百萬竟然全部都花在花魁樓……"

葉空心這還真是個敗家子,一百多萬仙玉都花在這,還居然一個姑娘都帶不走.

樸太爽又道:"早知如此,我一開始就給珍珠姑娘贖身了."

"的也是."葉空點頭又問:"那你最後一次追討是何時,可曾見到汪岳本人?"

"最後一次追討是七八日之前,地點就在那處房中,正是那聲音尖細之人給我,我當時就納悶,怎麼聲音一樣,相貌卻有些不同.而且他把最後一筆仙玉給我,就迫切將我趕出……"

葉空頓時大喜,這幾天鐵獄山獄卒到處查找,沒理由汪岳不知道,這子一定躲在房產中不出來,此刻怕是還在樓中!

這時,王珍珠姑娘已經拎著一個包裹回來,准備和樸太爽奔向新生活了.

葉空立即道:"樸公子帶我去指一下路,放心,我會派人護送你們離開瑪尼星."

樸太爽到有些義氣,道:"我相信大人安排,再大人無私助我,就算有些危險,在下也是願意的."

"好!"葉空立即命樸太爽帶路,一眾人直殺向最底層.

微風輕撫,翠鳥鳴叫.雖然這是聚寶巨舟中,可是環境卻弄得和外邊一般,有花草樹木,有橋流水,更有一幢幢的飛簷樓,別具特色.

"就是那間."樸太爽遠遠的抬手一指.

葉空目光森然,抬手一揮.頓時就有七八個獄卒奔了過去.這些獄卒都是捕人的老手,沖過道,就立即分成兩路,一路奔前門,一路奔後門.

"汪岳,受死吧!"吳勇咬咬厚嘴唇,一抬手,殺生雙斧已經握在手中,鐵塔一般,大步奔了過去.

"你們去那邊管事樓躲躲,別讓汪岳他們見到."葉空吩咐樸太爽,卻才現,洪夢妮也跟著來了.

"你們來干什麼,也去躲躲吧."葉空知道洪夢妮也是不放心,拍拍她,讓她和雪也離開這邊.

接著,葉空和狂鵬各帶兩個獄卒,堵住樓的圍牆兩側,防止汪岳那厮從圍牆逃走.

等大家全部站定,吳勇這才抬手拍門.里邊很快就有人問道:"誰?"

正是汪岳的聲音!

"汪岳賊!爺爺吳勇今日報仇來了!"吳勇大吼一聲,雙手巨斧連輪,噼噼啪啪就把那院門劈的稀爛.

里邊還真是汪岳.再有三天就是周佳俊渡劫的日子,只要師尊老人家成就仙君,他就徹底安全了.卻沒想到,這個時候竟然被人尋到了.

"定是那個賣屋之人!"汪岳眼中怒意閃過.

吳勇劈爛了門,卻進不去院.因為院還有禁制保護.要知道,這巨舟中房產最大的噱頭就是安全,除了主人同意,誰也別想非法進入!

而且這仙陣是禁止使用大部分仙術的,想要轟開禁制,也是難上加難.

"汪岳兒,你給我出來!"吳勇大斧又是連砍,可那虛空的一片中,卻是有一層彈力極大的海綿一般,斧頭砍在上面根本沒什麼效果.

"大家一起上!"葉空一聲令下,眾人都取出仙器轟擊,沒一會,樓的四面圍牆都給打爛,可那是仙陣禁制,他們此刻無法使用仙術,就跟凡人差不多.凡人想要破仙陣,無異于癡人夢.

"哈哈,一群蠢貨."那汪岳倒也囂張,竟然從屋中走出,大笑道:"來呀,來抓我呀!鐵獄山獄典葉空葉大人,汪某真是好害怕!好害怕呀!"

吳勇看見弄的他家破人亡的仇人就在眼前,可是卻有一層透明的禁制無法打破,這讓他急得抓耳擾腮,哇哇大叫!

那汪岳在里邊又道:"葉獄典,其實冤家宜解不宜結,我瑪尼教也不想和鐵獄山做對,不如這樣,吳勇的損失,我們照賠就是.你開個價,大家好."

葉空點頭道:"不錯."

汪岳大喜,忙道:"葉獄典果然識時務,人中俊傑啊!吧,要賠多少仙玉,汪某決不還價!"

陣外葉空卻是目光一厲,道:"汪大師太看人了,仙玉怎麼夠?我鐵獄山何時缺少仙玉?"

汪岳道:"那葉獄典你賠什麼,仙器仙甲,或者是其他珍稀的天材地寶,丹藥秘籍,只要我瑪尼教有,都可以賠!"

一陣微風拂動葉空的衣角,他雙目含著微微冷笑,一字一句道:"汪大師,你給我記好了!血債,只有血來賠!"

在場人等全部動容.

的不錯,血債只有血來賠,仙玉,仙寶,丹藥,材料……都不行!殺人命,還人命,世間道理,本該如此!

"哈哈!"汪岳站在院中放聲大笑,"葉獄典,你的很對.不過,你以為你殺得到我麼?不瞞你,我有辦法給大上師消息,我們瑪尼教的人很快就會來,到時候,不但我的命你們得不到,就連那些仙玉寶物,你們也得不到!你們就是愚蠢,你們注定是要竹籃打水一場空!"

葉空嘴角帶著些輕蔑,"你自己才愚蠢,你以為我們鐵獄山就沒辦法?你以為我就事先沒想到仙陣?你以為我沒有辦法破仙陣還來打草驚蛇?"

汪岳頓時一驚,心中有了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只見葉空氣定神閑一擺手,"給我把帶來的滅仙之水都澆上去!"

滅仙之水,正是鐵獄山天字號鐵獄外湖中之水,此水萬物不生,無法飛度,仙人遇到,全身仙力消失成為凡人一個;仙玉放在其中,瞬間成為廢玉一塊;陣法遇到,大陣仙力喪失,無法運轉……"得令!"那些個如狼似虎的獄卒一人手中多了一只黑漆水桶.這水桶廢了鐵獄山人等的不少心思.要知道這滅仙之水,仙器遇到立即成為凡鐵.而如果是凡鐵儲存,卻能很快將滅仙之水變成普通凡水.

因此用什麼器物裝著,讓鐵獄山人等費盡心思,不知道換了多少種材料.最後在葉空的提醒下,設計出一種真空包裝.在鐵桶里設下陣法,讓滅仙之水不接觸內壁,懸浮在鐵桶中央邊不靠,這就可以攜帶使用了.

嘩啦!當一桶滅仙之水澆到陣法之上,就看見那一塊透明的部位呈現出一種死灰色,流動運轉的陣法,這一塊已經被滅仙之水破壞,形成冰塊一樣的結晶體.

"繼續!"鐵獄山眾人一看有門,立即一桶又一桶的澆上,就看見灰白的區域越來越大……七八桶澆完,已經出現了假山一般大的區域.

陣中汪岳,面如死灰.

葉空這才喝道:"吳勇,索債去吧!"

吳勇牙齒一咬厚嘴唇,目光閃動,拎著巨斧大步走過去,抬腿就是一腳.

嘩啦!那塊灰色結晶瞬間散碎,一個鐵塔般的漢子略一低頭,走進陣內!

"吳勇,大哥!饒命啊!"汪岳知道不好,逃也沒法逃,陣法又被破,空有一身下等羅天上仙的法力又無法用,自己這是死路一條,必死無疑啊!

吳勇對磕頭求饒的汪岳毫無一點憐憫,"汪大師,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知道多少人害死在你的手中,我吳勇今天不只是為我家人索命,也是為那千千萬萬之人索命!子,死去吧!"

可就在這時,一道電光從遠處射來,空中一聲女人的大喝,"且慢!"

上篇:一三一四 高麗星樸公子     下篇:一三一六 都是來打群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