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一七 發財賭坊  
   
一三一七 發財賭坊

聚寶巨舟.決斗場.

決斗場位于巨舟的上層,這一層以各種賭場為主,決斗場就在一角.

將決斗場設在這里,就是為了方便賭客們下注.

幾家歡樂幾家愁,你們仇來恨去,打生打死,可賭客們卻只想賺個盆盈缽滿.

"決斗場開啟,中等大羅金仙挑戰下等羅天上仙了啊!要買的來財賭坊,舟上實力最強大的賭坊,安全可靠,絕不賴帳!決斗即將開始,要買從!"舟上三大賭坊之一的財賭坊門口,一個厮正在大聲招攬生意.

"買了買了,大羅金仙如何戰得過羅天上仙,當然買羅天上仙,雖然賠率只有一比二,不過白賺,買一萬賺兩萬,太賺了,都買了!"一群仙人吆喝著奔進賭坊中,生怕慢一步就買不到一般.

鐵獄山吳勇挑戰瑪尼教汪岳的消息已經傳遍巨舟上,無數仙人蜂擁而來,大多數是看熱鬧,不過專門來投注的也是不少.

又有幾個仙人快步走來,領頭之人猶自道,"那鐵獄山的獄卒大概是癡傻的,那決斗場中又無法使用罪仙索,他這是犧牲自己,讓大家財啊!"

另一人躊躇道,"聽那叫吳勇的手中有一副九品仙斧,不可看."

領頭之人鼻音哧笑道,"他就是九品仙斧燒的!有一把九品仙器就了不得,竟然敢越兩級挑戰……也不看自己修為,對方是什麼人!"

大家都覺得有理,那對吳勇抱著幻想之人也點頭贊同,想想還是隨大流,也買了汪岳.

此刻,在陰暗的賭坊後街,又走出了一對男女,竟然正是樸太爽和王珍珠!

有人,這有什麼奇怪的?其實葉空等人離開下層的時候,就已經派人將他們送出巨舟.

可他們卻去而複返.

"公子,我們這是為何返回呢?難道你不想帶我去高麗星麼?"珍珠姑娘開口問道.

"珍珠,你多慮了."樸太爽抓住王珍珠手道,"我實在放心不下,葉大人是我們的恩人,那黑大個出不遜,可卻是忠義之人……"

王珍珠點頭道,"太爽,我知道了,其實我心中也為他們擔心,若是看不到結果就離開,怕是要記掛很久."王珍珠完,卻又道,"可是那吳壯士修為不如汪岳,我怕看見結果更是心里難過……"

樸太爽卻是搖頭,"我看那黑大個勇武的很,而那姓汪的和尚卻是細皮嫩肉,娘得很!所以我覺得吳勇必勝!"

樸太爽完,又一指前邊財賭坊,道,"聽這家給吳勇開出一賠五的盤口,你帶出多少積蓄,我們都買吳勇勝!"

王珍珠掩嘴笑道,"看你了半天義正辭嚴,原來竟然是帶我來賭."樸太爽臉色一,他留下是收尾款的,一百萬都被他花光了,哪有臉回去高麗星?

當然了,他也確實因為看好吳勇,因此決定返回,讓王珍珠把這些年的積蓄都買了吳勇,贏上一筆,就算不到一百萬,有個三五十萬也好交代.

可是他這點心眼卻被王珍珠覺了,正當他不知如何回答時,卻聽王珍珠又道,"其實我也想押吳壯士,若是贏了,當然開心.若是輸了,也不後悔!"

樸太爽大喜,點頭道,"我也是這樣想的,我們一起去買吧!"樸太爽和王珍珠走進財賭坊中.

他們剛走進,賭坊門口卻又走來一對老少.老的又瘦又,一身麻衣,悠閑自得,精明的眼睛東看西看.而的卻是又高又壯,是個光頭大僧人,不過衣衫卻有些髒破,臉上也不乾淨,好象被人打過,手拿一把舊胡琴,一副倒黴樣.

"師尊,又來這家賭坊拉琴啊,這家打人最凶了……"汪銳洲的腳下仿佛灌著鉛一般,這十來天里,就跟著林銘智在巨舟里轉悠了.

這林銘智也缺德,專門找那些妓院,賭坊,或者是什麼喜慶宴席,然後讓汪銳洲拉琴.這不是找打麼?所以這十多天,汪銳洲簡直過著非人的生活.

而這財賭坊,正是打人最凶的一家賭坊.可林銘智卻三番五次帶著汪銳洲來.

"阿彌陀佛,沒關系,今天我們不拉琴."林銘智安慰了徒弟一句.

汪銳洲頓時臉上露出開心的色彩,忙道:"師尊,那我們賭上兩手吧,我都很多年沒賭了!我看現在最近的賭局是我們瑪尼教汪岳和鐵獄山吳勇,不如我們買汪岳大師幾手,也順便賺些盤纏……"

"阿彌陀佛,我們出家人理應六更清淨,戒浮戒賭,怎麼能整天都惦記這些事呢?老衲真是後悔收了你這個孽徒!"

"切."汪銳洲哧了一聲,心我還後悔拜了你這個孽師呢!

兩人話間,已經來到了財賭坊門口.門口不但有招攬生意的厮,還有幾個大漢,那是防止輸錢鬧事的打手.

打手一看,那個拉琴的師徒最近來了好幾次,每次都被揍上幾拳趕走,今天怎麼又來了,難道有挨打的癖好麼?

"喂,你們干嘛堵著路?"既然師尊不是來拉琴的,汪銳洲覺得自己強大了很多.

"我們干嘛堵著路?你這個問題問得好."領頭的打手抱著胳膊,道:"那是因為你們是不受本賭坊歡迎的人!滾滾滾,你們閑得皮癢,老子們還沒空理你!要想挨打,去其他幾家賭坊!"

汪銳洲怒道:"喂,你什麼呢?有你這樣趕人的麼?告訴你,我們今天不是來拉琴的!"汪銳洲生怕對方沒聽清楚,又指著自己的胸脯,大聲囂張道:"老子不是來拉琴的!"

領頭的打手心,難道你們是來消費的?不像啊.

打手疑道:"那你們是來干什麼的?"

汪銳洲本想是來賭錢的,可是一想,師尊不准賭錢……他都搞不清師尊是要來干什麼的.所以汪銳洲連忙回頭問:"那我們是來干什麼的?"

林銘智道:"我們是來搗亂的."

汪銳洲也沒想,直接重複道:"我們是來搗亂……"啪!對方就是一拳打在他臉上,"子,敢戲耍老子,活得不耐煩了!"

汪銳洲捂著臉,心里叫苦,我怎麼拜了這麼個師尊,這不是要把我害死麼?每次都是我挨打,他先逃走,以前還以為他是個得道高僧呢,現在才知道是個*詐人.

不過這一次,林銘智卻沒有逃走.而是單掌豎立,宣了一聲佛號.

一聲過後,林銘智周身竟然顯出金身法相,不過只是一瞬,那光芒閃過,面前的幾個打手頓時如同泥塑木胎一般.

"愣著干什麼,趕緊進去唄."林銘智一招手,帶著汪銳洲從打手們中間走過.

"子,這才知道我師尊厲害吧."汪銳洲還不忘把一拳還給那打手,才跟上,問道:"師尊,這陣法之中無法使用仙法,你這是用的什麼仙法,將他們定住,你教教我好不?"

林銘智道:"我之所以不受仙陣的影響,是因為我已經修煉出金身法相,這是真正的佛門中人才能煉出,象周佳俊程義鵬之流沒有向佛之心,修為再高,也是煉不出金身法相.金身法相並不是一種法術,只是我的另一個投影,或者另一個我,因此仙陣是無法限制的."

"哦,師尊您還真是厲害啊."汪銳洲恍然點頭,不過他卻是似懂非懂.接著他又問道:"那我們來這里到底是什麼事呢?"

"找人,找一個叫霍敬東的前輩."

"霍敬東?這個人很有名麼?"

"有名,那是大大的有名,他的稱號叫界王,乃是仙陣方面的頂級高手,和那天拜訪的器王等人,並稱為四大人王……"

若是那些修為高深者,肯定會大吃一驚大人王是何等強大的角色,跟仙帝都能對著干的.不過汪銳洲卻是個仙界菜鳥,本來也沒什麼修煉資質,只是偶然撿到了十萬天道經中比較垃圾的一頁,這才成就金仙,哪知道那些上古典故呢?

汪銳洲又問道:"那我們來這個賭坊干什麼,你還是沒啊,如果照你那樣,界王應該是非常厲害,難道他喜歡賭?"

林銘智道:"他喜歡不喜歡賭,我不知道.不過我聽器王,界王就在巨舟之中厮混度日.而根據我這些日子來的觀察,這財賭坊中仙陣布置複雜,繁瑣,非常的精密,簡直是我聞所未聞,所以猜界王和這里必有聯系!"

汪銳洲左右看看,卻只看見大量瘋狂的賭客和穿梭其中的女服務員,並沒有看見任何的仙陣.

林銘智道:"別看了,如果界王布置的仙陣你都能現,他就不是界王了."

汪銳洲又問:"這賭坊中要布置那麼多仙陣干什麼?"

林銘智道:"賭場中當然要布置各種仙陣,那凡間的賭場還搞出很多名堂防人作弊出千,仙界的各種法術和天道之力層出不窮,仙界賭坊也是更加的複雜,所以一間賭坊是不是高檔,並不是看它的外表裝飾,而是看其中仙陣布置的是否到位!"

"原來如此,想不到師傅你連這些都懂."

正在著,有一個漂亮的女服務員上來問道:"敢問這位是不是林銘智上師?我們家霍老板有請."

上篇:一三一六 都是來打群架的     下篇:一三一八 決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