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一三一八 決斗  
   
一三一八 決斗

財賭坊樓上,一間寬大的靜室中,到處都浮著明亮的屏幕一樣的光影,光影上顯示的是樓下的賭場中的況,站在其中就仿佛來到了一個放滿屏幕的監控室一般.

在漂亮侍女的帶領下,林銘智和汪銳洲走進房間.

汪銳洲好奇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仿佛來到了一個未知的神秘世界.

不過卻在此時,刷地一聲,光影全部消失無蹤,大屋中什麼都沒有,突然變得空曠無比.而在大屋中間,則已經站立著一個穿著長衫,蓄著整齊胡須的中年儒雅男子.

"財賭坊,祝君財."那個儒雅男人微微一笑,對著侍女一擺手,示意她出去.

等侍女離開,林銘智這才行了個佛禮,"阿彌陀佛,數萬年不見,霍前輩布陣的本事更大了,沒想到竟然有不需要仙力運行的仙陣,真是讓晚輩大開眼界."

那中年儒雅男人竟然就是林銘智要尋找的四大人王之幾十萬年前就進入仙君境的界王,霍敬東!

"其實這些上古神異文本來就具有強大的力量,不用仙力運行不算什麼,倒是大師修出金身法相,距離成佛,又近了一步呀."霍敬東微微一笑,很有風度地走過來,來到進前,才對林銘智和汪銳洲回了佛禮.汪銳洲趕忙也回了一個.

林銘智也是謙虛回道:"前輩謬贊,慚愧."

霍敬東哈哈笑道:"要慚愧的是我們這些老鬼,你師傅一木本來是我晚輩,可是卻早早飛升成佛,現在你又距離成佛不遠,而我卻原地踏足,你誰更應該慚愧呢?"

汪銳洲心里一驚,本來知道自己師尊修為不錯,卻沒想到竟然已經到了要成佛的境地.

霍敬東又道:"那不知大師這次來,所為何事呢?"

林銘智道:"正是為周佳俊渡劫而來.那周佳俊本來是我師父在下界救的一只流浪獸,後來竟也修成正果,飛升成仙.按道理他跟隨我師傅那麼久,應該明佛理知慈悲,可是他竟然伙同程義鵬盜用我師傅的名義,弄出什麼瑪尼教……"

汪銳洲還是第一次聽見這些隱秘之事,他萬沒想到,如日中天的周佳俊上師竟然曾經只是個落魄的獸妖修.

林銘智又道:"我當時也是受他們蒙蔽,還給他們搖旗吶喊,卻沒想到他們倒行逆施,為禍一方,不但弄出什麼隨心所欲的修煉方法害人,還引來藥石散制成丹劑,蒙蔽屠害仙界凡人……"

霍敬東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對世間事早就看淡,不感興趣的擺手道:"有生就應該有死,有人行善就應該有人作惡,世間道理本該如此.況且你佛門之事,與我何干?大師若是為一此事而來,就請回吧,我不會出手."

林銘智也不著急,笑笑,突然又問道:"霍前輩既然不問世事,為何不去偏僻的蠻星閉關就算百萬年也無人打擾,卻在這繁華之中開設賭坊呢?"

霍敬東有些惱,眉頭一皺道:"難道大師覺得我在這里開賭坊有不妥麼?其實我真的沒有其他目的,只是因為我手氣好,逢賭必贏,有一次偶然在這里賭,一不心,竟然把這賭坊贏下,索性就在這里隱居."

汪銳洲聽的大為羨慕,心我怎麼沒有這手氣?一不心就贏下這麼大個賭場,,我連個賭桌都贏不到.

不過霍敬東的解釋林銘智卻不認可.林銘智又道:"前些日子,我曾經見過器王前輩,我也問他類似問題,他回答的老實,他道,我既然隱居在人來人往的繁華之地,就是想觀看形勢,得到消息,等到有遭一日,重新出山."

被人出了心思,儒雅的霍敬東也是大惱,怒道:"大師是我不老實了?"出家人不打誑語."

"哼,我又不是出家人!"霍敬東怒哼一句,又道:"就算重新出山,也要等到合適良機,現在為時尚早,大師請吧."

人家下了逐客令,可林銘智卻依然不走,面上不喜不悲,道:"天道之刃都已經易主,還沒到合適機會嗎?"

"天道之刃易主?洪定方走了?"霍敬東倒是吃了一驚,這種消息可不是市井賭坊中就能聽的,他連忙又問道:"那現在在何人手中?"

林銘智道:"即將決斗的一方."

"難道是鐵獄山的葉空?"霍敬東一愣,鐵獄山上任了一個上等大羅金仙的獄典,這種事仙界早就傳遍,霍敬東早就懷疑,不過現在被證實,還是很吃驚.

霍敬東完,抬手一揮,房間內地面上的幾個灰白色符文頓時明亮起來,幾個光影屏幕也迅升起,正是顯示的決斗場中的場景,不過卻並沒有葉空.

霍敬東又一揮手,屏幕落下,附近又升起幾個,這次找到了葉空,他又是手指一勾,畫面立即變大,鎖定葉空,此人對這些傳影陣法的控制竟然已經到達隨心所欲的地步.

霍敬東又看了看葉空,回頭道:"就算如此,我也沒有幫你的理由."

林銘智卻是胸有成竹道:"難道界王前輩沒有看決斗的另一方是誰?"

霍敬東也是精明無比的老鬼,卻被林銘智算的死死的,心中有些惱火,怒道:"那我也不一定幫這子,憑什麼?洪定方當年對我不過如此,要不是他縱容包庇那五個混蛋,現在我也是一方仙帝!真是可惡,難道我就是下人的命?"

林銘智卻是又了一句,"我可聽,那個叫葉空的,也是天命者."

"天命者多了."

"可我感覺他成功的機會很大……"

"可是真的?"霍敬東先是一驚,不過隨後笑道:"我還感覺你是天命者呢,感覺,蒙誰呢."

林銘智道:"出家人不打誑語."

霍敬東這回一皺眉,開口道:"不如這樣,我們賭一場,你我各自選擇一方,若是你選的那方獲勝,我就幫你……"

他話沒完,林銘智就道:"我同意!"完又忙不迭道:"我選吳勇一方."

汪銳洲一驚,心師傅是不是傻了,一個中等大羅金仙挑戰下等羅天上仙,兩級之差啊!而且汪岳還可以使用滅誓佛印,再提升一級,那就是中等大羅金仙對中等羅天上仙!天吶,整整差三級!還能贏?

可是更讓他吃驚的是,那霍敬東竟然怒道:"大師,你一個出家人怎麼這麼無恥,我話還沒完!我本來也想選吳勇這邊的!"

林銘智卻是笑道:"阿彌陀佛,其實幫忙不幫忙,前輩心中早有決定."

而汪銳洲卻是低聲告罪道:"霍前輩,師傅,徒我吃壞了肚子,請允許我去方便一番."

溜出以後,汪銳洲哈哈一笑,連忙奔到樓下.既然兩個大人物都吳勇勝了,那還不趕緊買!

決斗場中.

這里已經人聲鼎沸了,不是所有的賭坊都有傳影陣法的,因此很多下了注的仙人都拿著賭票移步來到比武場,親眼觀看這場決斗.

決斗場的中央並不是很大,不過周圍卻有上萬張座椅,而在中間則有著幾個巨大的水影屏幕.決斗之人是進入中央的仙陣戰斗,所以對外邊沒有什麼影響,也不用擔心被波及.

"吳勇,你真的能行?"休息室中,狂鵬猶自問道.

"當然,我吳勇誓殺此獠,不殺不回!"吳勇倒是信心百倍.

"要不我看……"狂鵬還要什麼.

卻被葉空打斷,"我們要相信吳勇!"

雖然葉空這樣,可是心里還是很不放心.他也是被吳勇求的實在沒辦法,才只好同意.可是事到如今,那些擔心的話只會動搖吳勇的意志,還不如給他些鼓勵,讓他充滿必勝的念頭.

可是雖然如此,葉空還真看不到取勝的希望.當然了,也不是吳勇必敗,而是獲勝的希望不大!若是要數字量化一下,吳勇獲勝的可能性,不到一成!大約也就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的樣子.

而汪岳獲勝的可能卻是百分之九十以上!其實大家的況都清楚的很.吳勇這邊,罪仙索是無法使用的,排除在外.接著就是九品的仙器殺生之斧.這斧子的作用還是很大的,可以至少將吳勇的能力提升一個等級!能讓吳勇有一般上等大羅金仙的力量!

另外一個,吳勇的木之天道還是很強大,根據打探,決斗場中的仙陣是一片茂密森林!如果這樣,吳勇和一個下等羅天上仙也是有一拼之力的!

不過別忘了一點,那就是汪岳是瑪尼教僧人,他可以使用滅誓佛印,可以臨時提升一層!那時候汪岳就是中等羅天上仙了!還有,汪岳這些年都沒出手,有沒有其他天道之力還很難!再加上決斗時,瑪尼教可以要另外給他仙劍仙甲,如果他也拿出一把九品仙劍,那吳勇的優勢就損失殆盡了!

葉空恨不得把自己的仁王甲脫給吳勇穿,奈何這家伙不聽話,取不出.

最後臨行,狂鵬遞上一件仙甲道:"這是我前陣子得到的七品仙甲,要你穿的六品好,換上吧."

一個獄卒也上來道:"吳勇兄弟,這是我以前偶然得到的震爆天雷,只能使用一次,威力還是很大的,你帶著用吧."

大家都把自己認為最強大最有用的寶物送上,就連洪夢妮都送上一瓶丹藥道:"這是丹王老人家煉制的不死金丹,不但可以增強防禦,還能大幅提高力量,相信你用得上."

看著眼前眾人,吳勇心中感動,默默點頭.

最後葉空遞給他兩片玉符,拍拍他的肩.好兄弟,一切不中!

吳勇眼中已有淚光,咬咬厚嘴唇,對眾人使勁一抱拳,"諸位放心,吳勇必殺此獠!我,去了!

上篇:一三一七 發財賭坊     下篇:一三一九 紅線槍